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0节

龙魂曲_第90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然不受控制流窜出的精神力震碎的,但令她惶恐的是,体内随之涌起的鼓噪感,像有什么东西撞击着要从血管里冲出来。

变异……精灵族长轻轻吐出来的词占据她整个大脑。

“炙龙,我会变成妖精吗?我会变成那么恐怖的生物吗?”她揪着头发,颤声不迭地问。感觉到身体的强烈异常,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血液里流动着如何危 3ǔωω.cōm险的不定因子。

一声身体深处涌出的龙吟压下躁动的血液,炙龙从意识里现身,带着长者的宽慰口气:“没事的,小家伙,蒂奇伯恩给你下过禁咒,你也有压制咒文,虽然身体会出现一些异常感觉,但是你不会变异的。”

“真的吗……真的吗……”

“别慌了,小家伙,泰拉的精灵血统比你还明显,他还不是个好好的人类。”

忽然有种泉水般清冽的感觉流过身体,淌上大脑,她的心慌被慢慢抚平,气息也平缓起来。芙蕾拉闭起眼,重重地瘫在床上,在这舒服的感觉里喃喃道。

“殿下……”

尽管炙龙保证过她不会有事,芙蕾拉还是不放心,当天晚上郑重向兰登提出分房的要求。兰登虽然诧异,但看她一脸无法明说的痛苦,和隐在眼底的丝丝恐惧,什么都没问。许久不曾使用的卧室暗门再度开启,这一次,芙蕾拉每晚入睡前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布上层层结界,如果真的在夜晚发生什么变故,至少这些结界还能阻挡失去理智的自己一会。

还有十二天……她在清冷的房间里辗转难眠。每隔十年,火星都会正相进入月亮宫,要在那一刻前念动压制咒语。距离这一次,还有十二天……

******

红色的星星在夜空妖冶地闪耀,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个平常如昔的夜晚。偌大的王宫也是一如继往的安静,只是原本该被簇拥着的国王却一个人待在寝宫的某间房里,凝视着天空的脸上带着一抹惆怅。听到房门被开启的声音,他缓缓回过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红色人影。

“十年前是你的母亲举行这个仪式,现在换成你了。”

被国王怅然若失的语气感染,芙蕾拉扯起一个淡淡的笑:“是啊,十年,发生了好多事呢……”

压制仪式并不复杂,所有带着王室血统的成员被各种理由留在宫中后,由传承了咒语的人用魔力或神力驱动咒文里的力量,把整个王宫笼进一个透明的结界里,将魔法效果悄无声息地送进每个人身体里。而确定继承了精灵血统的人要处在结界中心魔法效果最强的地方,为了保证压制万无一失。虽然王室每隔十年就要进行一次,但这个秘密只有历任国王和施法者知道,因此几百年下来秘密没有泄露一丝半点。

“时间快到了吧?开始吧。”国王最后望了眼火星,返身躺在床上。没有魔力的人在咒文的作用下很快就会陷入睡眠状态。

芙蕾拉引导了下精神力,精灵血统更为明显的她血液已经开始沸腾,只是体表仿佛是个铁铸的盖,将这些欲涌出来的不安分统统压回去。这应该就是蒂奇伯恩给自己加的禁咒了吧?转了下念头,芙蕾拉摒去所有不该出现的情绪,泰拉留下的咒文从脑海里浮现出来,被她轻轻念诵。

像是冰水浇在了沸腾的血液上,随着念诵,鼓噪不安的感觉淡去,人仿佛从一个紧紧束缚的茧里脱身出来,她感到由衷的轻松。然而这份从血液里传出来的轻松感没有持续多久,另一种不安的情绪悄然扩散。闭眼前的景象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好象曾经见过同样的场面。

芙蕾拉有点哑然失笑,寝宫的布置她当然熟悉,小时候有一半时间是睡在王宫里的呢,不过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种种像隔了层纱般模糊不清,很多事情倒似在做梦了。

做梦……做梦!

芙蕾拉大惊地睁开眼,精神力一激荡,结界抖动了几下消失了,幸好压制仪式已经接近尾声。她无暇去注意结界的事,此时的脑中清晰无比回忆起那晚的预示梦。梦里的场景正是这里!

这么说来,躺上床上毫无生气的人就是……血一下子涌到头顶,芙蕾拉惊慌地跑到床边查看。国王依然沉睡着,表情安详,气息平稳,没有什么异常。

那么,从背后出现的人是……

她猛一回头,幔帐微微晃荡,房间还是刚才那样,没有任何人突兀出现。

难道那不是预示梦?芙蕾拉疑惑地思考着,不放心地回头盯住国王。收尾魔法没有施展,国王无法从刚才的咒文效果里醒来,依然闭着眼,胸口微微起伏。她敲敲脑门,准备念咒将国王唤醒。

“辛苦你了,芙蕾拉·芬顿。”

安静的房间里蓦然响起一个平淡的声音,芙蕾拉跳起来,火金短剑横在胸前,紧张地锁住声源。淡雅的香水味拂来,一个身姿轻曼的女人从床尾垂地的幔帐后转出来,眉眼挂着淡淡讥讽。

“王太后!您,您怎么会……”芙蕾拉瞟了眼门,还是好好地关着,王太后是怎么进来的?

“身为王宫的主人,如果连宫中的暗道都不知道的话,怎么说的过去呢?”王太后轻淡回道。

“您想干什么?!”

“是来谢谢你,替我创造了绝好的时机。”王太后瞥了下国王,“压制仪式结束后本该立刻醒来的国王,到了你手里却出了这种状况,我真是没有看错你,芙蕾拉·芬顿。”

没有工夫为王太后话里的嘲笑生气,芙蕾拉只觉得寒气从脚蔓延到头。她知道压制仪式,还知道得那么清楚!

“你到底是什么人?”

王太后讪笑道:“你调查我那么久,一无所得吗?”

她果然知道。芙蕾拉咬了下唇,决定单刀直入:“你与特拉巴有勾结吧。”

王太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轻轻吐出:“没有。”

“哼,别再装了,你的寝宫外有结界,没有你的同意任何人不能进出,有谁能够绑架你?”

“是我放他们进来,又放他们出去,但是,他们并不知情。对于那些特拉巴人来说,我的确是他们的人质。”瞅见芙蕾拉明显的不以为然,王太后笑道,“我只是觉得,很有趣。”

这样天真的语气从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嘴里说出真是诡异无比,芙蕾拉打个冷颤,皱眉正欲反驳,王太后又慢悠悠地开口了。

“其实,与我合作的不是特拉巴皇太子,而是萨肯的维普琴斯。原本克里斯琴会命丧莱多,可惜,被你阻止了。”

“什么?!是你主使的!你想挑起两国战争吗?!”

王太后神闲气定地说:“是的。”

芙蕾拉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一国王太后说出来的话。张合了数次嘴,她终于艰难问道:“为什么……你是亚尔斯的王太后啊……”

“亚尔斯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我需要的只是一个乱世。既然现在的国王秉信和平,那么只能由我来推动了。”

“你要乱世干什么?!”

“乱世起,神的恩赐就会现身。”王太后轻挽起个嘲讽之笑,“这可是辛蒂大祭祀的预言。”

“你的目的也是神之金属?”芙蕾拉怒极反笑,“没想到一个深宫王太后也有称霸天下的野心。是古拉斯告诉你这个秘密的吧?”

“你错了,他什么都没说,倒是我告诉他王室的秘密,在他第一次谋反前。”

芙蕾拉眯起眼,缓缓道:“为了报答他将你改头换面的恩情?”

“呵,你果然也学会了‘神音之术’。”注意到芙蕾拉错愕的表情,王太后心情很好地笑起来,“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她到底是什么人?疑问再一次滑过芙蕾拉的心头,可她知道王太后不会回答的。用力捏下拳,干脆把心里的疑惑全部倒出来:“四大军队发生的事,跟你都脱不了干系吧。”

“恐怕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猜测。”王太后非常自信地笑道,“不过没错,多多少少我都出了力。即便你猜对了,会有多少人信你呢?不要说现在局势已经被我控制,就是没有,人们会相信一个一年不露几次面的王太后有这样的能耐吗?”

“没错,你隐藏的功夫的确让人佩服。”芙蕾拉也跟着冷笑,“唐特·古拉斯的两次谋反都在你的计算中吧?或者,你根本就是同谋?”

“我还不屑与这样的人合作,唐特·古拉斯希望的是国家恢复以往的强势,而我要的不过是个混乱的世界。”

“就算乱世开始,神之金属秘方出现又如何?人类是炼制不出来的。”

“炼制神之金属需要纯正的精神力,普通的人类确实无法做到。”注视着芙蕾拉张大的嘴,王太后轻蔑地说,“可是,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带有精灵血统吗?”

“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芙蕾拉无法承受地喃喃道,王室的秘密,精灵的秘密,自己的秘密,似乎没有什么是王太后不知道的。她究竟是什么人,是什么人?

王太后冷笑一声,转头看国王,眼底的冷意慢慢渗出来,似刀子般扎向他。可惜国王睡得异常沉稳,对眼前的危 3ǔωω.cōm险一无所知。

那冷意也影响了芙蕾拉。她不笨,王太后把所有内幕告诉她,这绝非信任,而是……

“你把这些都告诉我,是你有充分的自信。对你来说,我不是什么威胁,甚至,我……”芙蕾拉迅速定神,握紧短剑冷冷说。

“没错,从你念完压制咒文,你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所以……”王太后露一个阴狠的笑,手快速一挥,从她宽大的袖袍里飞出一道橙红的光,在芙蕾拉下意识的惊呼中,狠狠扎向国王心口。

“陛下!”芙蕾拉飞身上前阻拦,然而凶器已经刺进皮肉,绛红的血团团濡湿国王的衣襟。有股微微刺痛的感觉从手指流出去,但是这一点异常感觉被接踵而至的惊慌淹没了。

“陛下!陛下!”她不敢贸然去拔那把匕首,只看到血源源不断涌出,浸染了衣服,她难以置信地回转头,死死盯住王太后,“为什么……他是你的儿子啊,是你的儿子啊!”

王太后只是噙了一抹残忍的浅笑,轻轻摇动床尾的铃绳。很快,门被撞开,一群全副武装的侍卫冲进来,只听到王太后用惊怒的声音大声下令。

“抓住她!她刺杀国王!”

芙蕾拉站直身体,惊愕地看着忽然涌进来的侍卫,而侍卫看到所谓的刺客居然是龙魂将军,也一下子愣住了。僵持的时候,王太后用悲痛愤怒的声音大喊:“你们在干什么!快抓住她!芙蕾拉·芬顿,她刺杀了国王!”

“陛下明明是你……”芙蕾拉眼角瞟到国王心脏上的那把凶器,心顿时冷了下来。橙红剑身,淡灰色的握柄,刚才她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却可以确定了。

那是她的火金短剑。或者说,是仿制她的火金短剑。

圈套。她的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侍卫们已经发现床上的不对劲,持械冲上来。情急下,芙蕾拉想挥出火墙阻挡一下,没想到魔法没有生效。举起短剑格挡开冲在最前面的侍卫,芙蕾拉往窗边闪去,不料后路被堵,她陷入了包围。

“禁魔装置,你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等着我来跳进这个陷阱。”芙蕾拉昂首看着王太后,冷冷说道。

王太后早不复刚才那冷酷的态度,俯在床上哭得两眼通红,不断叫着:“你杀了达瑞,你杀了我的孩子……”

有人冲出去叫御医,其他人看到这血淋淋的证据,仇恨的眼光全部盯住芙蕾拉。芙蕾拉自知现在有口难辩,只能赶紧逃离此地,把短剑一横,身体轻盈旋转起来,在后面那个侍卫的手臂上留下长长的伤口,技巧地踢开另一人,在包围圈空出缺口后,纵身一跃,从窗口跳出去。她会武技的事属于龙魂机密,没有多少人知晓,这些侍卫还抱着对魔法师常有的轻视,在她突然发难下,还没人反应过来,就让她逃脱了。

哭得天昏地暗的王太后抹去眼泪,望着敞开的窗户冷静下令道:“封锁城市,加强首都结界,全城搜捕弑君者芙蕾拉·芬顿。”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一百零四章 通缉
(更新时间:2006-9-14 22:06:00  本章字数:6281)

平静的夜晚被打破,所有的高级官员第一时间得到了国王被刺杀的惊天消息,不断有更确凿的证据传出宫外,当国王鲜血淋漓的身体送入塔可莫夫大教堂时,有资格进入王宫的贵族们全部聚集到了王宫议事大厅。
兰登赶到时,发现身边出现几张陌生面孔。高高皇座上再不是那个沉静的年轻国王,而是红肿着双眼的王太后。王太后扫一眼神色激动的兰登,虚弱着声音说:“兰登将军到了。”

一时间,所有视线都转向他。兰登握住佩剑,低沉有力的声音镇下所有喧杂。

“臣让陛下遭遇不测,罪该万死。臣将全力捉拿凶手,必严惩刺杀我王的残虐凶手。”

他的脸上布满悲愤之情,让边上人奇怪起来,莫非他不知道嫌犯是他的妻子?没人会笨到去提醒他,上首的王太后叹息一声,幽幽说道:“兰登将军刚入宫,想必还不知道情况,凶手已经逃走,她的本事我们都了解,想要抓她何其困难……为什么,她要这么做!”说到后来,王太后带上了悲切的语调。

兰登咬了下牙,通报的人明白无误地说是芙蕾拉下的手,他当然不能再装傻,抬头道:“臣以为其中必有蹊跷,芙蕾拉绝对不会对陛下怀有谋逆之心。”

“兰登将军会这么说并不奇怪。”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