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1节

龙魂曲_第91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太后声音骤冷,“若非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国王如此宠爱着的宗室公主居然会弑君!那些侍卫全部可以做证,芙蕾拉·芬顿利用进出王宫可携带武器的特权,用她那把短剑刺中国王心脏,国王他,他……”她呜咽起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位亲眼看见儿子被杀的母亲的悲痛。

“如果真是芙蕾拉,她完全可以用魔法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为什么会用武器?王太后殿下又怎么会正好在场?明知您在场,她还会下手吗?”兰登依然恭敬地垂着头,语气却是咄咄逼人。

“宫廷法师检查过,凶案现场布有禁魔装置,这在寝宫是很常见的,以芙蕾拉·芬顿常年生活在王宫的经验,她不会不知道。”人群中走出位中年贵族,也许是被兰登不逊的口气激怒,语气也非常犀利,“至于王太后殿下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

“因为母子的心灵感应。”王太后轻轻将话接过,“其实,国王之前曾跟我说过,芙蕾拉·芬顿对王室可能有嫌隙,我还安慰国王,她绝对不会做出于王室有害的事。今天的星星红得很诡异,我越看越觉得不安,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询问了几个国王的随身侍从,竟说国王支开了他们,独自待在房间。我匆匆赶到那里,正好看见,看见……”她举起手帕蒙住脸,肩膀剧烈起伏,再也说不下去。

“有嫌隙?”问话的是莱昂弗斯议会长,也只有他敢打扰王太后的悲伤。

王太后捂了一会面,像是平静下来了,正正色,说:“芙蕾拉·芬顿从萨肯回来后,就秘密面见国王,要求国王给她看先王的机密文件,目的是要为她的父亲,前龙魂将军芬顿先生找出牺牲的真相。虽然国王给她看了她要的东西,证明芬顿将军的死跟先王没有关系,可她似乎不太相信,觉得国王做假唬弄了她——她认为,是王室密谋害死了她的父亲。”

一语出,四下哗然,有了弑君的动机,半信半疑的人中又有一些倒向了相信的阵营。

“原来陛下那么孝顺,怕王太后一直在寝宫闷,发生的趣事奇事都会跟您说呢。”人群中,海因姆慢条斯理说了一句,不着主题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王太后当然知道他的用意,露出一个怀念的神情,淡淡说:“那件事我当然会知道,国王拿给芙蕾拉·芬顿看的,正是我保存着的先王的日记。”

哗然变成了群情激昂,有人高声指责芙蕾拉不知好歹,先王秘密的日记都破例让她看了,她居然还怀疑王室,甚至做出弑君之举。

“不管怎么样,必须找到芙蕾拉·芬顿,即便她不是凶手,也一定知道内情!”莱昂弗斯议会长激动地抖着胡子。

“兰登将军负责王宫的安全,搜捕凶手的事就交给莱昂弗斯吧。”王太后揉揉脑门,带着悲伤过度的疲倦缓缓起身。被她点到名的布伦特·莱昂弗斯从父亲身后转出来,大声领命,挑衅地瞥了兰登一眼。

“臣一定保卫好王宫安全,搜捕事宜臣会让雪魄副官负责。”兰登一眼都未看布伦特,平静地说。

王太后撑着皇座站直身,浮起高深莫测的笑:“雪魄的副官都是将军的心腹吧,还有一位应该是将军的伯父。”言下之意就是不再信任兰登,轻轻一句话就将权利交给了莱昂弗斯。

兰登握紧剑不再说话。王太后离开后,议事厅的讨论声顿时大响,兰登扫一眼空着的皇座,旋风般转身步出大厅。一路上接受的注目无数,而唯一敢与他并行的,只有海因姆一人。

“终于也轮到你了。”海因姆脸上依然是惯常的微笑,口气却是无奈至极。

兰登回他一个苦笑,轻轻说:“她……会在哪里呢?”

“是啊,她在哪里呢?”海因姆瞟一眼四周,“发生了这样的事,到现在都没看到王后,她会在哪里呢?”

兰登眼睛跳了下,与海因姆对视一眼,沉着脸匆匆疾行在慌乱的王宫中。

******

防御结界果然已经加强到一只鸟都飞不出去的地步了。芙蕾拉仰望夜空,不知该哭该笑的脸干脆一派平静,与此刻唯一能跟她对话的炙龙说道:“怎么办呢,炙龙,我可是第一次被通缉。”

“就算再活几万年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被通缉的主人。”这种时候,炙龙还有心情跟她嬉皮笑脸。

芙蕾拉闭了嘴不再跟它吵闹,国王满襟的鲜血将她的大脑搅得一片混乱。躲不是办法,再过一会全城就会戒严,她藏得再好迟早会被抓到。该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让神之金属现世,让圣卡利约文书流落到‘他’的手里,你们会后悔的……

莫名的,嗜血族的话忽然跳出来,大脑一惊,豁然间明白了什么。她起身,离开临时躲藏地,如风般窜过城市,喘息着停步在一幢雄伟庄严的建筑物前。

塔可莫夫大教堂。

远远传来马匹奔跑的蹄声,训练有素的军队开始戒严了吧。她深吸一口气,没有时间犹豫,为自己加上各种魔法保护,从隐在黑暗中的窗户翻身入内。

拿到神之金属秘方后,芙蕾拉曾担心回程中发生意外,在水晶球上加了自己的魔法印记,现在她正依靠印记的指引寻找着秘方。不管嗜血族的话是什么意思,既然王太后的目的也是神之金属,她就不可以让它留在赫格博斯。

走到第二忏悔室时,灯光大亮,骤然的光明让芙蕾拉不禁眯起了眼,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一个穿着魔法长袍的人。

芙蕾拉露出冷笑,手中悄悄握紧火金短剑:“我知道这里一定会有埋伏,但我没想到会遇见你,第七小队长布恩。其实我早该明白的,若非得到王太后的扶植,你就算对我再不敬,又哪敢煽动手下对我无礼,更哪敢陷害梅尔文。”

“对你不敬?芙蕾拉·芬顿,你认为一个弑君者还能得到什么尊敬?”

“哦?陛下被刺杀的消息应该传出来不久,你不仅知道,而且还在这里等候我许久,莫非你有先知能力?”芙蕾拉嘲讽一句,藏在披风里的火金短剑已被激亮。

布恩冷冷一笑,并不准备回答,挥动法杖上手就是厉害的水系魔法“冻结之雨”。芙蕾拉身边的空气都被压缩成小粒冰晶,把她围了一圈,在灯火折射下晶莹剔透,煞是好看。不过不能因为漂亮就小看它,每一粒冰晶都带上了强大的攻击力量,能一瞬间夺去普通人的性命。

当然,芙蕾拉不是普通人。她轻轻一挥短剑,一股龙卷风从她脚下生起,保护住她周身的同时,将冰晶吹散到威胁距离外。

“比这厉害的‘暴风雪’都杀不死我,这种程度的魔法想困住我吗?”她轻描淡写地抬抬眉,脸上的不屑一目了然。

布恩并没有被激怒,他的嘴依然在翕张念咒,被吹开的冰晶打着旋飞回来,在芙蕾拉头顶凝聚成几条小冰龙,龙嘴大张,寒气以一种要将她压扁的气势泻下。布恩噙着得意的笑,之前的“冻结之雨”只是为了迷惑她,来聚集构成这冰龙的冰晶。火系和风系都被水系克着,如此情势下,无论她使用哪种魔法防御,都无法完全抵消冰龙的伤害。

让她好好尝尝轻视别人的滋味。布恩看着冰龙罩住芙蕾拉,愉快地想着。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起来了,冰龙被魔法罩反弹起来,拼命挥舞着爪,还是无法逃脱被分解的命运。令布恩吃惊的不是冰龙被破,而是芙蕾拉撑开的魔法罩居然是蓝色的。

雷系的“雷神庇佑”!她难道会第三系魔法?他心里碾过惊慌和疑问,面上却不露声色,法杖辉耀依旧,准备起下一个魔法。

“不要白费力气比较好,我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身上。”一触冰冷搁上布恩的脖子,芙蕾拉冷淡的声音从耳后响起,惊讶下,他的法杖也立刻被搜走,然后很快,他就感到有缕缕热气缠住自己,不用看也知道,他被芙蕾拉的“炎炽之网”困住了。

“你……居然会第三系魔法!”到底是魔法师,即使这个样子,想到的依然是关于魔法的疑惑。

芙蕾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精神魔法让她跳出了五系魔法的相克关系,但是作为秘密武器,她还不能让他们知道她进修精神魔法这回事。所幸身体里有曼宁传给她的雷元素,她用幻术将精神系防御魔法改装成“雷神庇佑”的样子,再引导出雷元素附在上面,把诧异中的布恩骗了个彻底,而她则把幻象留在魔法罩内,自己潜到布恩的背后,轻易制住了他。

连番遭遇下她再也不是以前的芙蕾拉了,如果还是把她当成普通的年轻魔法师看待,输的当然是对方。

“本将军是个天才。”芙蕾拉带着讥讽骄傲宣布,将火金短剑的剑身贴紧布恩的脖子又往里压了几分,“看清楚这把武器,它应该作为凶器被专人看管着,可现在好好地握在本将军的手上。告诉王太后,我受的陷害,一定会加倍奉还!”

说完,芙蕾拉将被施了“缄默术”的布恩推到地上,懒得再看他一眼,转身顺从魔法印记的指引继续前进。

她一直下到最底层,珍藏圣卡利约文书的秘室。迟疑地将左手按到门上的魔纹,也许是泰拉留在她手心的血和力量起了作用,魔纹闪现微弱的银光,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她慢慢走进去,惟恐遭遇过劫案的秘室装置了更严密的防御,然而一直走到放置秘方的石台前也没有任何机关启动。

秘室其实跟一般贵族家庭的收藏室布置差不多,只是收藏的无一不是王国至尊至贵的宝贝。正南方有个独立的石台,有点像教堂里搁置经文的经台。石台原本只搁着圣卡利约文书的华丽象牙盒,现在它有了伴,在它下方静静放着一个黑檀木正方体盒子,魔法印记的微弱力量正从这里面传出。

她凝出一个手臂的实体幻象指挥它去取盒子。幻象一伸到盒子上方,空气里忽然浮现一个半圆的防护罩,闪电般耀眼的银白光芒跳跃一下,幻象手臂立刻焦黑一片。

芙蕾拉吓了一跳,随之也起了疑惑。如果圣卡利约文书被这样厉害的魔法守护着,一年前怎么会被强盗团抢走?是圣文书失而复得后加上的魔法?或者……也跟王太后有关?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芙蕾拉看了看左手,短暂犹豫下,捏拳下定了决心,毅然张着掌心贴向盒子。她赌赢了,手掌安然无恙,防护罩也没有出现,她迅速抓出盒子,打开看了眼,墨绿色的水晶球散发着印记的气息,安稳地陷在厚厚的天鹅绒布垫中。

芙蕾拉又看了眼象牙盒,想阅读的欲望在心里抬头,越来越强烈。既然这里的魔法承认自己,那么取出圣文书也没有问题吧?眨眼间她做了决定,把秘方塞进怀里,左手再度伸入,灵巧地打开象牙盒,拿出那本黄旧牛皮包裹的圣卡利约文书。

记录历代皇室大祭祀的预言……记录母亲预言的圣文书……芙蕾拉忍不住激动起来,颤抖着手指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

吾奉神之恩助得创大业,神恩永泽我亚尔斯。领神之旨意,录神之预言,为我亚尔斯指明光辉万代之路。

这页纸张像是后来粘上去的。翻到下一页,这页的文字没有前面的那种庄重格调,倒像是一般的笔记。

“得到了天下,失去了双腿,这个代价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合算的。可是,我不能让她看到我这副模样,不想让一直等着我荣耀归去的她为我伤心。伦缇丝,我的爱,等我能在丹佛里克大师帮助下学会用魔法义肢行走后,我一定会骑上‘辉夜’,用你最憧憬的王者姿态迎你回国!”

——就和所有忘情负义的人类一样,他成为了国王,却也再没有回来。

精灵族长是这么跟她说的。原来,那位国王不是负心,而是无法回去!芙蕾拉唏嘘着,心里知道不是感叹的时候,翻到最后的文字,上面记载的正是她母亲作出的预言。她快速读着,看完全部后差点连圣文书都无法拿住。

这就是母亲用生命换来的预言——乱世预言!

那个黑暗、血腥的乱世……

微微抖动的地面将芙蕾拉从震惊中拉回意识。这是地面上马匹的跑动,骑士在展开包围圈,必须马上离开!嗜血族的话再度浮响,她迟疑了下,把圣文书也塞到怀里,抓紧火金短剑,无声退出秘室。

走出地下室后,危 3ǔωω.cōm险的直觉贯穿全身,芙蕾拉绷紧了身体,即使没有精灵的预感她也看到了,在朦胧月光下立着的白色人影。

“王太后。”她咬牙切齿地说着,属于王太后的香水味顺着风毫无顾忌地钻进她的鼻子。

“我知道布恩挡不住你,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没用。”王太后风姿绰约地立着,可是话语如提卡的风雪般寒冷。

“王太后带了多少人缉拿我归案呢?”

“龙魂将军难道察觉不出来吗?”王太后冷哼一声。

就是一个都没察觉到才奇怪。芙蕾拉心里说着。她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屏蔽了我的感知?正想着,一道强大的魔力扑面而来,芙蕾拉往边上躲去,愕然地张大了嘴。

那是比自己精纯上几倍的精神魔力!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带有精灵血统吗?”这句话,难道是这个意思?王太后,也是有精灵血统的魔法师?

隐藏如此之深!

“杀你,只要我一个就够了。”王太后语气轻松地像在说今晚月色不错,攻击却是一下比一下厉害,逼得毫无准备的芙蕾拉陷入狼狈的躲避境地。

该死,该死!芙蕾拉心里诅咒个不停,却无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