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3节

龙魂曲_第93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我们进来,马上逃走了。如果将军认为我被人买通提供了假证词,可以去向别人对质!我……我也是发过誓要效忠王室的!”

“就算是这样,你们当时怎么会正好在外面?我记得王太后说过,国王是支开了随从单独留在那个房间的吧?”兰登看似平静的目光直直盯住侍卫。

“那是,那是因为……”侍卫吞了口唾沫,“是王太后殿下让我等严密保护陛下的。”

“哦?我记得你是不久前从王太后寝宫撤职的侍卫之一吧?那些人明明被调去了地方军指派往边境,你怎么还留在王宫,甚至换到了国王的身边?”

“那是,那是……”侍卫撑着地面的手开始发抖,重复了几声,却挤不出下面的话。

兰登不冷不热道:“在国王亲自督办下偷梁换柱,你的胆子还真不小。”

“不,不是的,将军……”

“既然证词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那么我就让人查一下你贿赂官员,违抗王命的事吧。”

“将军!”侍卫情急地唤了声,兰登虽然被王太后公开表示了不信任,但他的职务未除,依然拥有将军的权力,也依然掌管着首都和王宫安全事务,对付自己这么个小小侍卫易如反掌,两相权衡下,侍卫伏下身,低声说,“的,的确有奇怪的地方……”

他吸了口气,说:“刺杀国王的凶器是芬顿将军的火金短剑,可是我们冲进房间抓捕她时,那把短剑就在她的手上。而且她当时说了句很奇怪的话,她说,‘你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等着我来跳进这个陷阱’。”

兰登依然面无表情:“这件事,别人知道吗?”

“不,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说出去我就不清楚了。”

“你们进去的时候,王太后在哪里?”

“王太后殿下在……在床边,不过是在床尾的位置。”

“床尾的话,也应该有拉铃吧。你们是被铃声叫进去的?”

“是的。”侍卫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可他根本不敢往那里想。

“宫廷侍卫,听到召唤侍从的铃声全副武装冲进国王在的房间?”兰登一字一顿重复问了遍。

侍卫冷汗直下,兰登这么问等于确实了他的猜测,他又咽下一大口唾液,颤抖着回道:“是,是的……王太后要我们密切注意房间里的异常,有任何动静都要马上冲进去。”

又是一阵难熬的沉默,兰登像雕塑那样坐着,许久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你暂时留在这里,如果还想要命的话。”然后越过抖如筛网的侍卫,走到阳光明媚的室外。

“呦,兰登,你还能完好地到处走啊。” 从后面传来笑嘻嘻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我也觉得奇怪,怎么没把我当同犯看管起来,也许是怕打击过快引起部分人的怀疑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在莱昂弗斯和……她的阵营里。”兰登看了眼海因姆来的方向,问,“又去探望王后了?”

“是啊,不过还是不让见,那位忽然病重的王后陛下。”海因姆无奈地摊开手。

兰登冷笑一声:“这样的话,即便是死了也没人知道。”

“没错没错,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女人。”海因姆保持着平时的语调,只有兰登能听出隐藏其下的愤慨,“莱昂弗斯那家伙似乎想借此扳回决斗中受的侮辱呢,你说,我们的芙蕾拉会被这个笨小子抓到吗?”

“她逃出了。”兰登用耳语的声音说道,“莫里森大师帮她脱逃的,大师还说,魔法协会和教会都相信她。”

海因姆垂下眼帘盖住欣喜,用同样的音量回道:“真是个好消息。如果被军队、魔法协会、教会三方追捕,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而且,我找到了一些疑点,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那些‘救驾’侍卫的生命安全。”兰登转头看向边上的值班室。

“你觉得,他们会允许你自由展开调查吗?”

“你不就是来帮我的吗?”

海因姆做出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厚脸皮的时候。”

相视而笑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带着不祥向这边逼近,一名兰登麾下的骑士一脸严肃地跑来禀报:“将军,那些侍卫全部死了!”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一百零六章 逃亡(上)
(更新时间:2006-9-30 21:22:00  本章字数:6635)

凌乱的房间里塞满了奇奇怪怪的玩意,而且有个人正在毫不在意地加剧这种凌乱,他往堆得满满当当的“垃圾堆”底部使劲抽出东西,然后轰然倒塌一片,形成新的“垃圾堆”。
“哈哈,可被我找到了!哈德爷爷一直想给你的好东西!”老人笑嘻嘻地递过去团透明橡皮泥一样的东西,“让哈德爷爷给你变个什么?唔……变这条大狗怎么样?”他把橡皮泥揉进手里,然后故作神秘地闭上眼念叨几句,手一展,一个石膏狗雕塑立在面前。在它的边上,另一个石膏雕塑歪在地上。

“有意思吧?一模一样!”哈德把“本尊”扶起来,得意地拍拍两尊雕塑的狗头。

芙蕾拉不经意地瞄了几眼:“嗯,加持了幻象术吗?”

“可以这么说,不过能达到很高级的幻术效果,而且不用任何精神力。”哈德又念了句咒语,一个雕塑立刻软成橡皮泥的样子,“它叫拟形凝胶!”

芙蕾拉把脸偏到边上,老哈德取名还是那么的……唔……

“拿去玩吧,只可惜不能拟成活物。”塞进芙蕾拉手里,老人又掘着屁股在杂物里扒拉一阵,掏出一个卷轴,从外表看与普通卷轴毫无区别,“看得出它的特别之处吗——当然,不知道也不奇怪,因为我故意把它做成一般卷轴的样子,哈哈!”笑完,看芙蕾拉没有反应,只得讪讪地摸了下头,继续说:“它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不像其他卷轴那样一次性,材料里混有奇摩月光石碎沙,奇摩月光石具有最优秀的储藏魔力功能,因此这个卷轴在记录魔法后能够反复使用——当然,要注入魔法这个人力量够强大。”

“不错的东西。”芙蕾拉抬抬眼皮说了句,卷轴立即塞到了自己手中。看看怀里的东西,她赶紧踱开,不然哈德怕是会把所有东西都塞给自己。

“哈德爷爷,这是什么?”她站在一排矮橱前,指指当中一个特别细长突出的瓶子。

“这是还没取名,就叫……唔,哈德药水。”老人见芙蕾拉主动发问,撇下一地零乱,乐颠颠跑过来解说,“去年你不是报告赫格博斯附近村镇出现热病吗?我做出来的治疗药水。不过后来热病被控制住了,除了送了份给教会,我就搁在一边,噜,配方还写在瓶子上呢。说起来,听说是一个小牧师帮忙抑制住了疫情,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错啊。”

芙蕾拉忽然红了眼圈,怕被哈德追问,赶紧扭头转到房间另一角。

“我的小乖乖,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无精打采的?”哈德憋不住,到底问了出来。

“我……哈德爷爷,我要离开这里。”芙蕾拉瞅着窗外,犹豫一下,说道。

“你要走?为什么?哈德爷爷这里不好吗?”哈德鼓起腮帮子,一脸惊讶。

“可是,我不能永远躲下去……像个真正的杀人犯那样。而且,他们迟早会找到这里的,跟芬顿家族关系密切的人不多,我不能连累你。”况且,待在这里不能获得外界的情况,兰登也好,姑妈也好,跟自己有关的人,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她迫切想知道。

“说什么连累!谁敢来我这里,我让他们后悔生出来……”

“哈德爷爷,”芙蕾拉苦笑着打断他豪气冲天的话,“留在这里,芙蕾拉·芬顿永远只是个杀人犯,弑君者。”

老人圆鼓鼓的眼睛瞪了一会,脸颊的肉松弛下来,无奈地说:“那么,你准备去哪里?”

“萨肯。”她远眺西方。克里斯琴曾经说过,他不会忘记芙蕾拉的救命之恩。不管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这是她目前唯一可能利用的势力。如果王太后要怂恿亚尔斯和萨肯间开战,至少她还有机会阻止。

“萨肯,萨肯吗……龙泽金石的国度……”哈德搔搔脑袋,对他来说,只有出产珍贵实验材料的地方他才记得,“那可是很远的地方啊……你之前不是在那里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那里有可以仰仗的人吗?”

“嗯,有的。”尽管心里完全没有把握,她还是做出自信满满的笑脸。

“我的小乖乖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哈德爷爷一定支持你!让我瞧瞧,有什么能让你用得上的……”哈德说着,往堆积如山的什物那里走去。

“哈德爷爷,你能给我再做个腰带吗?就像小时候你送给我的那条一样。”

“哦哦,那个啊,加持空间魔法的腰带,那个的话,可得费点时间呢。”哈德侧着脸,眼睛里依稀闪着莹莹微光,他眯起眼笑道,“不过小乖乖要的话,哈德爷爷马上做!”

芙蕾拉也垂下眼,假装没看到哈德凝在眼眶里的泪水,轻声道了谢。

******

汶多瓦,西部的明珠,用血肉捍卫住的城市。战乱后的汶多瓦正在忙碌恢复中,所幸有军队的顽强抵抗,战火并没有蔓延到城中,在新领主代理人亚里克斯领导下,一度混乱的商业活动逐渐步上正轨。在城市的中央,一群工匠正在忙碌地修饰一尊垩白石雕像,边上围着不少讨论未完工雕像的热心人。雕像展示的是一个站在抽象飞龙背上的少女,少女面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显示出坚毅和平和。

这是汶多瓦人民献给他们的守护圣女,芙蕾拉·切诺雷的雕像。

即使芙蕾拉的通缉令铺天盖地,也影响不了这个边远西部城市的民众。关于那起震惊全国的血案的谣言纷纷杂杂,这里的人民只认定曾经倾力保护过自己家园的那个红衣少女。远处的阴影里站着一个全身裹着厚斗篷的纤细身影,她垂下如翅的睫毛,盖住眼里千般感慨。

紧紧领口,她离开热闹的人群,独立走进孤凉铺席一地的小街道。这里并不在她的预定路线中,从北部纷多奇斯出发,她完全可以在搜捕线没有更严密地构建起来前偷渡到萨肯。让她改变主意的是在途中听到的一个消息。

最有力的证人,当晚冲进房间的侍卫们死了,在此之前,只有兰登利用权限私自提见了他们。兰登被认为是弑君案的从犯,与芙蕾拉一起上了通缉榜。

芙蕾拉知道汶多瓦分布着不逊于首都的兵力,时刻等待着她自投罗网。但明知是个陷阱,她还是不得不往里跳。

因为兰登在这里。

一直瞅着地面的视野里出现更深的阴暗,芙蕾拉顿住脚步,抚摸了下右腕的手链,果然,就算是哈德做的禁魔装备,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隐藏起龙魂之心那强大的精神波动。

“果然能在这里等到你。”面前站着五个龙魂法师,不用想也知道,王太后放心派出来狙杀自己的一定是布恩那个小队。“很可惜,这里没有你要见的人。”布恩的声音里听起来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错了,他在这里。芙蕾拉在心底冷笑一声,头也不抬缓缓说道:“你们散布出的消息看上去的确很可信,但是,我会是那么笨的人吗?”

布恩只是挑了挑眉毛,他有充分的自信能在这里解决芙蕾拉,没有人敢小看五位龙魂法师的联合攻击,何况整个汶多瓦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铜墙铁壁,芙蕾拉·芬顿只要进入这里,就绝无逃离的可能。

虽然布恩信心满满,他身后的法师们还是对龙魂将军这一称呼有所(炫)畏(书)惧(网),听到芙蕾拉冷淡的话,不由生出些许不安。察觉到队员的紧张心理,布恩斜了他们一眼,用同样的语气回道:“只要你召唤炙龙,全王国的魔法师都会即刻奔赴这里。”

芙蕾拉眼也不眨,慢慢摘去手链,带着鄙夷说:“就算没有炙龙,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布恩想起那天晚上轻易被制服,脸色不由白了白,但他很快恢复常态,只是简单地举起法杖,攻击一瞬间就开始。

街道显然被事先戒备过,芙蕾拉往边上一避,魔法弹炸穿了一侧的墙壁,却没有人尖叫着跑出来。这里有什么陷阱吗?芙蕾拉散发出意识四下侦测,眼睛盯住布恩,只是消极地做着闪躲。斗篷滑落到肩上,她黑色的眼睛流水般掠过昔日的下属,低垂的嘴角露出悲伤的神情。

看到芙蕾拉为了躲避攻击渐渐逼退到预定的位置,布恩牵起一抹得意的冷笑,给了队员一个眼色,他们各自将法杖插到地上,五条颜色各异的光带迅疾向芙蕾拉蹿去,到她脚前倏然隐没进土里,然后一个魔法阵伴着啸声启动,可以烧融石头的炽热光芒骤然笼住芙蕾拉。魔法启动成功时,一道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晃过,一瞬而逝。

“你的标志镶上了银苜丝,你终于坐到了梦寐以求的位置上,布恩。”坐在低矮房屋的斜顶上,芙蕾拉抚了下龙魂之心,淡淡说道。奇怪的是,布恩听到这充满讽刺的话,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明踩进了陷阱,却能不着痕迹地逃脱,其他四个魔法师心里的(炫)畏(书)惧(网)更加扩大。年龄最小的那个龙魂法师咽了几口唾液,鼓起勇气道:“将……将军,您也看到了,这只是个困住人的魔法,我们,我们并不是想对您动手,只是希望您能够回到赫格博斯,有什么误会的话解释清楚不就没事了吗?”

芙蕾拉平平瞟了眼这个明显不谙世事的年轻法师,冷哼一声:“你们不杀我,是因为我带走了那个东西。”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