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4节

龙魂曲_第94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年轻法师瞪大了眼惊呼道:“你真的拿走了神之金属秘方?!”



    “对。”芙蕾拉干脆承认道,“我不能让它留在那种人手里为非作歹。”



    “你怎么了?”站在布恩身边的一个红袍法师注意到布恩始终一言不发,觉得有些古怪,询问道。

    没想到布恩挥了下手,一枚绿色的魔法弹直飞上空。

这表示安全的信息。

    四位法师面面相觑,不明白布恩的意思,红袍法师刚想再问,布恩抢先开口:“走吧。”这两个字像是从齿缝里蹦出来,阴鸷无比,脸似乎僵硬着,又似乎微微扭曲,然而脚却是毫不疑迟地大步迈开。

    



    “队长……”其他的人莫名其妙,红袍法师想去拉布恩,被他大力甩开,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快速离开。

    



    “布恩,你忘了我们的任务了吗?”



    “我另有打算,走。”布恩还是头也不回地下令。大概是听出了什么,四位法师回望了眼悠闲坐在斜顶上的芙蕾拉,跟着小队长离开。

    

一直默默看着他们从视野里消失,手掌上尖锐的疼痛终于张牙舞爪袭来。

    为了抵制住

    “惑心术”的魔法反噬,她的手紧紧攀住瓦片,不受控制的精神力粉碎了瓦,小粒砾瓦深深嵌入皮肉,渗出细密的血丝,即使这样,芙蕾拉还是不得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胸口一阵翻涌,身体控制不住从斜顶滑下,重重摔在地上,雷击般的剧痛后身体失去了知觉,手指抠动土地试图找到起来的支点,可紧接着澎湃的昏沉淹没了她。

    

不可以,危3ǔωω.cōm险没有解除,不可以在这里……

一闪而过的念头无法阻止意识的坠落。

    

******

鼻子比脑袋更早恢复清醒,嗅着甘草的香味,芙蕾拉几乎以为又回到了哈德的小屋。

    眼睛唰的睁开,灰白的墙壁立刻告诉她,不是。

陌生的地方。

    

警惕心顿生,她一跃而起,一股甜腥味涌上喉间,她仓皇下咽,凉气冲入,引起猛烈的咳嗽。

    



    “夫人,您好好躺着吧,喝点水会舒服点。”墙角的阴影里移出来一个女人。

    尽管她的声音非常温和,却让芙蕾拉大大吃惊。

该死,我的感知这么差了,居然没发现屋里有人。

    

她下意识地往后一挪,却发现这么一个小举动都牵动起全身肌肉的酸痛,眼眸里盛满威胁,她沉声问:“你想怎么样?”



    “夫人,请放心,我们是来帮助您的。”女人端着水杯笑道。

芙蕾拉依然沉着脸,这句话在她听来暗示着别的意思。

    门开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背光走进来。



    “您应该相信我们,领主夫人。”

芙蕾拉沉默了一会,勉强从声音辨认出:“索思韦?”她并不因为遇见熟人欣慰,她现在可是背负通缉的犯人。

    



    “是我,夫人。您一昏迷,我们的人就将您送到了这里,请您放心,这里非常隐蔽。”汶多瓦平民中的领导人物索思韦微笑着说。

    



    “为什么要救我?你该知道这很危3ǔωω.cōm险。”



    “贵族的争权斗势跟我们平民有什么关系?您是保卫汶多瓦的英雄,只凭这一点,整个城市都愿意保护您。何况,”索思韦朝边上的女人看了眼,“被您特赦的人一直想找机会报答您。”

芙蕾拉终于垂下眼,疲倦的话语风一样轻飘:“是吗?你们也愿意相信我吗……”



    “我们可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我们有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城里现在戒备森严,得委屈您躲一阵子。”



    “谢谢你们的好意。”芙蕾拉露一个软软的感谢的笑容,“可是不行。他们马上会找到这里,我不能连累你们。”



    “连累?”索思韦高高挑起眉,“您以为平民只是胆小鬼吗?何况您还发着烧,我们会把这样的您扔回街上?别看轻了平民!”

尽管是责备的语气,却让芙蕾拉听得非常温暖。

    平时对她曲意逢迎的人们全都确信她是杀人犯,而以前厌恶她甚至要刺杀她的汶多瓦人,却在豁出性命地掩护她,因为她曾经保护过他们。

    

让她如何不感叹。

闭上眼逼回泪水,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

    既然一进城就被伏击,那么他们再次寻迹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刚才勉强用

    “惑心术”控制了布恩的行动迫使他们撤离,解除魔法效果后的布恩一定暴跳如雷,下次交手不容乐观,更糟糕的是,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四肢绵软,头脑昏沉,稍稍动弹就是一轮酸痛的碾压。

    也许是王太后攻击的伤害还余留在体内,从纷多奇斯到这里的一路上发作了好几次,这回大概是魔力消耗的缘故,不适感甚至夺去了她清醒的意识。

    

连老哈德的药水都无法根愈的魔法伤害……芙蕾拉抚摸着被王太后攻击到的地方。

    她苦笑一下,强撑着下地。



    “不是小看你们,可你们斗不过他们。”芙蕾拉费力地戴上禁魔手链,“再次感谢你们救了我,不过,我还是不能连累到你们……你不知道,不知道我的处境……”



    “贵族小姐的脾气果然都很倔强。站都站不稳的您要是被那些人抓到,不又得麻烦我们再救一次。”索思韦耸耸肩道。

    

没想到这触到了芙蕾拉的硬伤,她别开脸,近乎哀求的语气:“拜托,请不要这样,因为我,因为我……”

我不想再让无辜者为了我而死了!

    

潸然欲下的芙蕾拉让索思韦和边上的女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索思韦注视了一会芙蕾拉微微颤动的额发,用非常温和的语气说道:“就当是我们的报答吧,切诺雷夫人,能相信我吗?”

能相信吗?

    她仰起头,分辨索思韦隆隆心跳下的诚挚,回忆之前的交往。他或许不是个睿智的人,但他有他的骄傲和热忱。

    凝视着索思韦许久,芙蕾拉颌首说:“抱歉,索思韦先生,我现在不得不学习怀疑一切……不过,我决定相信你。”

******

布恩怒气冲天地反复踱着步,一败再败让他心情烦躁如同发狂的困兽。

    那个小姑娘居然会精神系魔法!嫉妒和不甘混合成蛇信,在他的心上吞吐。

    必须重新审度她。布恩恨恨想着。知己知彼的真理迫使他不得不正视芙蕾拉的实力,让他暗地心悸不已。

    

芙蕾拉·芬顿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做不好的代理队长,她已经真真正正成长为龙魂军队的指挥者。

    

布恩愤懑地挥出冰箭,在墙上刻出支离破碎的印痕。龙魂之心里肯定有秘密!

    不然那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里有如此神速的进步!

我要得到龙魂之心。

    布恩抓住右胸的龙魂标志。副官根本不是我的目的,我要的是整个军队,要的是那枚红宝石戒指!

    王太后答应过,如果我能想办法成为龙魂的副官,她就能让我掌控军队。

    

然后,得到龙魂之心。

他快意地想着,无意识地摩挲右手食指,仿佛那枚蕴涵无穷力量的戒指已经在他手上妖冶地闪亮。

    只要杀了芙蕾拉·芬顿,他就能得到龙魂之心,那个小姑娘都能戴上的戒指,自己不可能无法支配。

    

得意的微笑才露个影,就阴冷成向下弯曲的残酷嘴角。如果不是王太后的新命令,他早就能痛下杀手除掉那抹碍眼的红色。

    确定芙蕾拉逃出赫格博斯后,立毙令改成了必须活捉。他斗胆询问理由,王太后轻叩扶手,一双眼似幽深冰潭。

    



    “她带走了神之金属秘方。”



    “殿下,秘方的话,魔法协会不是已经抄录了一份吗?”



    “重要的不是秘方。”王太后冷哼一声,用布恩听不懂的语言轻声说了一句。

    



    “水晶球才是炼制神之金属的熔炉。”

虽然不明白王太后的用意,布恩还没有勇气违抗她,可是不出杀招的话,他永远无法逮住芙蕾拉,也永远无法得到龙魂之心。

    之前是通过对出入人员的严密监视才发现了芙蕾拉的行踪,现在,她大概戴上了什么禁魔装备,不管如何搜寻都无法找到一丁点属于她的魔法波动。

    让她在这里逃脱,茫茫人海中再揪出她何其困难!烦闷、焦心郁结在胸口,他再挥出一串冰箭,冰碴碎落一地,却无法让他降些许火气。

    



    “布恩!”明明室内的动静震天动地,红袍法师不仅敢进来,还带着一脸喜气,“悬赏有回应了,有人知道芙蕾拉·芬顿在哪里。”

第五卷魔族迷情第一百零七章逃亡(下)
(更新时间:2006-10-223:38:00本章字数:7062)

高烧没有消退的迹象,芙蕾拉绵软地靠着枕头眺望窗外狭窄的青空,拳隐在被褥下越握越紧。

    兰登,你在哪里……她涩涩地呼出一口气,身体滑下去,太阳穴突突跳动。

    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要见兰登,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任何人能找到他。兰登……她咬了下牙,强迫自己起床,眼前一阵发黑,她颤栗了下,俯下身就着床边的铜盆呕吐起来。

    
听到动静,负责服侍她的女人急忙开门走进来,抚着芙蕾拉的背让她好受些。

    刚开始她还以为芙蕾拉怀孕了,但医生否认了这一可能。医生无法诊断芙蕾拉得了什么病,只能开给她退烧止吐的药,可是芙蕾拉拒绝端上来的药,坚持服用自己的药水,不过这些效果神奇的药水竟也对她的病束手无措。

    

女人虽然不善言辞,动作却轻柔如乳母,她皱起眉带着心疼看芙蕾拉结束呕吐,趴在床沿虚弱地喘气,犹豫着开口:“其实……其实吉恩先生的本事不错,很多大医生看不好的病他都能治好……”

芙蕾拉明白她是在劝固执的自己接受医生开的药,可她摇摇头,坚决地拒绝。

    就算那个医生的医术再高明,也无法治愈魔法造成的伤害。芙蕾拉就着女人的手喝了几口水,攀住她的肩竭力坐直身体。

    



    “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我要见索思韦。”



    “您又来了,索思韦先生不会答应您离开的。”女人用手试芙蕾拉额头的温度,“把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难道不明白魔法师的恐怖吗?等他们找到这里,没有一个人能逃命,没有!”



    “他们找不到这里,这里很安全,非常安全。”

对方手眼通天,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

    刚才那句大吼耗尽她勉强聚起的力气,芙蕾拉调整着呼吸,抬起头刚想这么说,就听到慌乱的脚步声接连窜进屋里。

    索思韦带着两个健壮的青年,神色惶乱地大声叫道:“我们得马上走。军队来了。”

到底是来了。

    芙蕾拉泛出丝苦笑,调动起散乱的精神力。忽然一个青年背朝她蹲下,女人用不符合她体格的力气一下把芙蕾拉拽到青年的背上。

    



    “这是干什么?”芙蕾拉挣扎了下,被女人牢牢按住。



    “这里已经暴露了,我们送您去落暮山。”索思韦急促地解释。



    “那你们呢?他们抓不到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放心吧,这里是我们的地盘。”索思韦朝她宽慰一笑,催促青年快走。

    



    “不,不!他们是魔法师,你们斗不过的,你们会死的!”芙蕾拉大喊,可是背她的青年手臂像铁圈一样环住她,她微弱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

    她听到呼啸风声里夹杂着跑动的喧闹,铁器的撞击,血液渐渐冰凉,凝成无能为力的伤心,从迷乱的眼里滴落。

    



    “不要……死……”她做着绝望的祈祷。

******

呼吸着浸透夜露的山风,芙蕾拉收回无法在山峭树影间看到任何光亮的视线,头顶零散的星星狰狞成魔界的磷火。

    



    “会有多少人被牵连?会有人,会有人……”死吗?舌头颤抖了几下,还是无法吐出那个词。

    



    “就算被牵连也是咎由自取,是我们中间出现了叛徒。”站在她身后的索思韦用一种冷静到残酷的声音说,“你的悬赏金很丰厚。”他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我很惭愧,您相信了我们,结果却……”



    “是这样么……”芙蕾拉俯下头,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只是为自己不是因为魔力波动暴露而松了口气。

    



    “让您看笑话了,一直对自己的兄弟那么自信和骄傲,向你夸耀平民们的真挚和淳朴,却发生这种无法原谅的背叛。”索思韦平静的话像锯子,割开湿润的夜。

    



    “比起为了一己之私把整个国家、人民都随便推到水深火热里去的那种人,为了拿到能养活一家老小而去告发一个陌生人的行为就不算什么了。虽然我也不能原谅那个人,可我能理解他。”她无意识地按了下放置秘方的位置,“人都是有欲念的,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那么,您还愿意相信我们吗?这是最后的隐匿地了,再一次的出卖会彻底毁灭您。”



    “请不要这么说,索思韦先生,是你们救下我,不顾安危地保护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对大家说谢谢呢。”她闭了下眼,像是翻过一个艰难的坎,“告诉我,没有及时逃走的人……怎么样了?”



    “您当时,哭了吧?”并不需要回答,索思韦望向她的侧影,“您是我知道的,第一个为平民流泪,也愿意跟平民握手的人。”[手机电子书网Http://Www.3uww.cc]

听到终于被肯定的话,芙蕾拉却只是重复着:“告诉我,那些人的情况。”



    “放心吧,没有人被捕被杀,那里本来就是个废弃的谷仓,人从暗路撤离后不会留下一点追查的蛛丝马迹。逃避官兵可是穷人们除了填饱肚子外另一项不得不会的技能。”



    “太好了。”芙蕾拉团紧了身体,这一举动让索思韦出声催促她休息。夜风确实浸凉入骨,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