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5节

龙魂曲_第95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顺从地站起来,身后是简陋的几间木屋,那就是他们栖息的地方。风餐夜宿虽然也有过,但毕竟一直生活在等级森严的贵族阶层,要跟一群平民男人同睡,芙蕾拉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不过他们也明白这一点,特地为她留出了单独的小屋。

“您曾经对我说过,如果花点时间,就可以发现另一个不同的您。我……我确实托人询问了下,您的确是难得的,迥异于只会吃喝玩乐贵妇人的贵族小姐。我必须要向您道歉,听信了流言唆语,误解了您和领主大人为汶多瓦做的努力,刺杀您们还以为是在替天行道,实在无可饶恕!虽然出现了叛徒,但请您相信我们,留在这里的人都是真心愿意豁出性命保护您的。”

“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安慰,我接受你们的道歉。就算以后汶多瓦更换主人,也请你们好好擦亮眼睛,用心去辨别真的和假的,好的和坏的,因为汶多瓦是你们的家啊。”欣慰的笑容流星般掠过脸面,芙蕾拉垂下头,背影融在浓稠墨色中,“不过,请不要有‘豁出性命也要保护’的想法,这只会让我无法承担。不想再看到谁死去了,为了这样的我,而死……”

明明拥有力量,明明是龙魂的将军,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阻止不了,还要别人一次一次挡在前面抵住危 3ǔωω.cōm险。这样没用的,背负着那么多人的生命,苟且活下来的自己……拳渐渐握紧,转向掌心的戒面嵌进肉里,尖锐的疼痛遏止住眼泪的滴落,芙蕾拉顿了顿,落寞地走向小屋。

索思韦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话语里满溢的悲伤让他泛出心酸的疼惜。如此娇小到让人怜爱的少女,她的年龄不比自己的孩子大多少,却已经遭遇到太多同龄人无法承受的经历,而自己这颗愚蠢的脑袋居然还想过要杀了她。左手和右手狠狠撞到一起,即使芙蕾拉大度地表示原谅,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抬起头望着如幕的夜空,不知何时钻出来的红色亮星仿佛嘲笑他似的,眨着妖异的光。

******

“军队还是没找到她?”

“是的。她确实到了汶多瓦,现在消失得踪迹全无。”

“那么,至少她现在还是安全的。”手轻轻抚了下胸口的吊坠,声音里有一抹无奈的安慰。

“属下尽快找出芙蕾拉大人的行踪,一定会赶在那些人发现前。这段时间委屈将军待在如此荒凉的山里了。”

“你提供给了我最好的隐匿处。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将军,若是被人发现,你也逃不了牵连。”

“将军这么说,难道是对我不信任?就算已从雪魄退役,我也有着骑士骄傲的自尊哪。”

两人相视而笑,兰登大力拍打亚利克斯的肩:“汶多瓦——就交给你了!”

坠子突然抖动了一下,轻微得比土下种子的萌动还要不引人注意,兰登似乎察觉到的皱了下眉,又很快地做出了错觉的结论。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就像远在天边又近在心口的芙蕾拉的脉动,轻柔地,执着地昭示她的存在。

不管怎么样,没有消息就意味着好消息。兰登把视线转回桌上,那里搁着海因姆突破重重封锁传递来的情报,依赖此兰登才能获得首都的消息。他凝重地最后看了眼情报,把它捏成一团放在火上烧毁。

因为没有打上机密的标志,亚里克斯也看了上面的内容,他盯着蜷缩成灰黑一团的余烬,疑惑地问:“如此艰难传达到的情报,为什么说的是萨肯的事?”

亚里克斯一直待在西部,位阶又低,当然不可能明白其中的关系。兰登也不打算解释,将灰烬揉散后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维普琴斯行动了,萨肯的皇权之争终于到了一触而发的地步。脑袋自行开始运转分析,兰登竭力制止这样的思绪,这件事虽然也很重要,但眼下首要的是找到芙蕾拉。她果然是来了啊。兰登发出一声不知是庆幸还是无奈的叹息,然而凝视着吊坠的脸却浮现出微微的甜意。

******

看到女人辛苦地跟潮湿的柴火斗争许久还是无法让它燃烧,芙蕾拉不禁伸出手去帮忙,可是手指并没有顺畅地流动出精神力,她才(炫)恍(书)然(网)想起带着禁魔装置的自己是无法使用魔法的。

但是如果刚才真的施放出了火焰,追兵马上会接踵而至吧。她机伶伶地打个冷颤,深深责怪自己的不小心,在女人奇怪的注视下勉强一笑,说:“我去弄点干燥的柴火吧。”

“不好好躺在床上,您跑到厨房来干什么?!”女人双眉一竖,气呼呼道,“柴火什么的让男人们去干就是了,有那么多健康人,还轮不到一个病人做事。”

芙蕾拉被喝得讪讪缩回手,由着女人一路把自己推回小屋。

“在晚饭没有做好前都不许下床,让我看见的话我可不会让您吃饭的!真是的,到底有没有病人的觉悟啊。”细心地为芙蕾拉盖好被子,嘴里还是气势汹汹地教训着。

芙蕾拉在心底叹口气。与负责照顾自己的性格温和的苏菲比,根本无法令人相信这个名叫米歇尔的女人居然是苏菲的妹妹。完全迥异的性格。

尽管脾气火爆,心地却和苏菲一样善良,正因为知道这个,被一个平民女人没大没小地呼喝教训也没有让芙蕾拉感到不快。她赶紧做出柔顺的保证,像哄姑妈一样哄住这个其实很担心自己身体的女人。

富有活力的脚步远去后,芙蕾拉伸出手端详起手链。这是让自己隐藏魔力,能作为普通人藏匿起来的装置。如果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如果也跟一般贵族小姐那样吃喝玩乐,快活地跳舞,应该能平平静静地过着日子,不至于落到这样的地步吧……她猛摇头,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是那样的人,早就被蚂蚁一样地踩死了。有这样的念头,简直是对给予自己天赋的父母,教导自己长大的王子的辜负。

还有,为了自己失去生命的人们……

高悬的手臂酸胀地抗议,这股酸痛迅速流遍全身。她把被子蒙上脸,在只有自己的幽闭空间里,流泻出呜咽。

******

体贴地对哭泣过的表情视而不见,苏菲仔细挑出兔子后腿上的精肉夹给芙蕾拉。芙蕾拉感激地向她微笑,低头继续不紧不慢地吃着。忽然盘子被夺走,一个大大的勺子不由分说塞到嘴里。

“看您的速度,即使到后半夜也一定吃不完!就算食物差也得闭着眼咽下去,不吃身体不会好!”米歇尔嘟嘟哝哝地又塞过去一勺,“而且这兔子又肥又嫩,还算不错。”

苏菲有些尴尬地别过脸,芙蕾拉翻着白眼接连吞下两口,为了安全着想往苏菲那里挪动了一点。

“那个,我,咳咳,不是嫌弃什么啦!”她拍打着胸口,帮助食物下咽,“只是……只是在想,拖累了你们……非常抱歉……”

米歇尔放下勺子,苏菲也转回头,她们对视了一眼,苏菲嗫嚅着想要说什么,芙蕾拉幽幽的声音再度响起。

“本来以为经历了那么多事,至少会成长一点,结果,还是拖着别人为我受累……”她垂下头,血液像逆流一样压迫着呼吸,持续低烧的脑袋有些恍惚,耳膜突动,仿佛听到金属线之类的东西绷紧欲断的挣扎声音,有东西想从身体里出来,可她顾不上这些异常,阴云一般的沮丧正在积攒,不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憋死的。

“有时候会想,不如死了好……”

苏菲发出声低低的呼叫,米歇尔的勺子砸到了餐盘上,两人的心跳都加快了几拍,一只手倏地抓住芙蕾拉。

“说什么呢!好不容易活着的生命怎么可以随便放弃!”是苏菲,她意外地激动,接着看到芙蕾拉不对劲的神情,才恢复平常的焦急的表情,“怎么了?是不是体温又高了?”

有一瞬间,芙蕾拉抬起的眼闪过异乎寻常的光,她眨了下眼,眸子依然乌黑,像是被苏菲吓了跳,急忙安慰她:“没有没有,我很好。”

可是苏菲并不信,使出力气把芙蕾拉按回床上,米歇尔也来帮忙。姐妹俩交换了下眼神,苏菲轻手轻脚地收拾好餐盘出去,米歇尔则坐到床边。

“我,我其实不是那么想的……”意识到自己说了如何任性的话,芙蕾拉急着辩解,与其认为是解释给米歇尔,不如说是在扭回自己逐渐偏转的念头,“虽然的确冒出过‘不如死掉’这样的想法,可不会当真的,就跟唠叨‘累得快死掉’、‘饿得快死掉’差不多的性质。想都不可以去想放弃生命这种事,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就对不起那些人,是不会被原谅的。”

“苏菲曾经有个儿子,可惜病死了,那个孩子,直到临死前都在哭着说‘想要活下去’,可是,生在我们这种家庭,没有那么多的钱买贵到吓死人的药,更别提接受牧师的治疗,就算是想活下去,也是件艰难的事。”米歇尔没有听进去芙蕾拉那些语无伦次的话,顾自叹气道,“所以苏菲才会那么激动,请您别见怪。”

芙蕾拉的脸刷的红了,在眼看孩子拼命求生却无能为力的母亲面前,自己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一定很伤苏菲的心。

“对不起。”她小声道歉,“苏菲对我那么好,我却伤她的心……”

“真是奇怪,我以为贵族都是死命推卸责任的家伙,可您总是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米歇尔难得温柔地拂开芙蕾拉的额发,“您不知道这事,当然谈不上伤她的心,她也不会生您气的。对于她来说,您可是她的恩人呢,当然,也是我的。”

芙蕾拉奇怪地睁大眼:“如果是保卫汶多瓦,那是大家的功劳……”

“不,是特赦杀人犯。”米歇尔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视线,“您赦免了那些笨蛋的罪,其中就有苏菲的丈夫,对已经绝望的我们而言,看到他们能够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时没有机会表达谢意,但我们都非常非常地感激您。后来响应号召,男人们加入自卫队,尽管想着就算牺牲了也是光荣的,毕竟还是害怕着死亡,可是您和那些大人们并没有把平民当成肉盾,谁都知道了那些关于您们不好的传言都是假的。我们虽然见识少,但不是没有良心,对我们好的人,我们一定会报答。所以不要说拖累我们,能为您尽到力,大家都很高兴。真要说被谁拖累,也是那个该下地狱的出卖您的人,真是看走眼了,就算上面的人不惩罚他,他也一定会被男人们揍死!”

“他只是被什么逼迫了吧……”收到米歇尔一个瞪眼,芙蕾拉赶紧转了话头,“赦免也好,打仗也好,都是我份内的事,实在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伟大……”

“别以为我们不在前线不知道,索思韦先生说了,决定性的一局就是您以一人之力挡住了敌人的攻击。那个时候我也看到了,您真美得像女神呢!对了,广场中央的雕像看到没?争吵了很久才选出塑像的人,把那老家伙得意地翘了好几天胡子呢。”

“这种时候还大张旗鼓地塑我的像,不会有麻烦吗?”

“放心,有亚里克斯大人护着呢!那些诬陷您的人敢怎么样,一定把他们揍得不敢进城!”

芙蕾拉怔了怔,忽然暖暖地笑了,刚才的抑郁也消散不见。米歇尔一直在说让我开心的话呢。她握住米歇尔的手:“谢谢,我感觉好多了,去忙你的事吧,我想休息了。”

米歇尔摸摸芙蕾拉的额头,替她掖好被角,这才关上木门。

努力过后得到的回报,是格外让人快乐的吧。芙蕾拉眺望着窗外明朗的星空,心底忽然轻快起来,连逃亡到现在的抑愤都被压到感觉不到的角落。原来自己的存在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怎么能有“不如死掉”这样可笑的想法。

深邃的星空向她展现明朗的笑容,她忽然兴起,想像小时候那样辩识星座,便兴致勃勃地趴在窗口,开始寻找最明亮的北极星。

最明亮的……

红色的……

星星。

那颗妖异的红星一进入眼帘,芙蕾拉就感到脑袋轰的炸开,类似玻璃的东西在体内粉碎,然后无穷无尽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精神力从不知名的地方流窜而出,仿佛冻僵的手开始活血的针刺痛感扎遍全身。她承受不住地向后倒去,手上捏着从窗沿上揪下的一块木板,可她已经无法注意到这种小事,雷鸣海涛一样的嘈杂之音压住意志,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在地上翻滚,可是就算如此的痛苦,嘴似被剥夺了功能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残余的意识大声呐喊,她不停呼唤炙龙,根本忘了带着禁魔手链的自己无法召唤它。她迷离的眼睛无从发现,自己的手指在渐渐变长,深深抠进地里,每一次翻滚都在地上留下细小的洞,而裸露的皮肤浮现出盘错树根一样的纹路,最初只是浅浅的灰色,在星光照拂下渐渐转成深褐色。肉体包裹不住使劲往外涌动的精神力,在体表裂出无数小缝,肌肤浸润了鲜血,原本白皙的肤色转向苔藓的颜色,小伤口延展到一起,形成恐怖的龟裂纹。

在与剔骨剥肉的痛苦和逐渐泯灭的意识搏斗中,芙蕾拉无意间扯断了手链,炙龙立刻现身,简陋的木屋无法包容它庞大的身体,顿时破裂成碎片。炙龙无暇顾及散落在身上的木头残片,快速撑开一个鲜红的结界,低头将清亮的龙啸传进芙蕾拉的意识里。

“小家伙,可不要被打败了!”它焦急地叫着,咏诵起神秘的远古咒语。

龙啸让芙蕾拉几近丧失的意识清醒些许,金红光芒泛起在体表,竭力阻止纹路的变深变多。几乎就在龙啸的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