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6节

龙魂曲_第96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1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时,没有谁告诉她,她却一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精灵血统变异了。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一百零八章 变异
(更新时间:2006-10-5 22:02:00  本章字数:7852)

生与死的边缘,存与泯的挣扎,“魔族”、“变异”,这两个词反复在脑海里明灭,芙蕾拉的心揪紧成一团,越加难以呼吸。炙龙的咒语帮助她一点点挽回意识,体内的两股清凉的力量也在与鼓躁的血液抗争。
可是这是毫无作用的。

从心里浮上来的念头无可抑制地呐喊,刻印在血液里的记忆清楚昭示,这些反抗最终将被强悍的半精灵血统力量压制。

然后,成为无心无智,无情无感的妖精。

不——!

纠缠许久的金红两股光芒似乎力量耗尽般淡下去,重新获得主动的树根纹路再次盘错到皮肤上。感知模糊成白茫的一团,与外界的连接仅靠一点难以明喻的执念维持,连之前深入骨髓的疼痛都像被厚厚的硬物隔断,一下一下不真实地跳动。

作为人的存在要消失了吗……她惊恐地想着,全部的意志都在呼喊着炙龙。

“救救我,炙龙,救救我!”

“不能输,小家伙,这只能靠你自己……”炙龙的声音听起来遥远又飘渺,“记起压制咒文,快记起来!”

压制咒文……迟钝的大脑隔了一会才明白意思,艰难地翻检起记忆。一点一点挤出音节,并不复杂的咒语现在却比最高深的魔法还要拗口。

“……不行!”她在心里哭泣道,挤出来的咒语就像画在沙滩上的图案,总是在快要完成时被海浪无情冲刷一空,“救我,炙龙,救我……”

龙啸再起,但就似被遮掩在阴云下的太阳,完全不足以点明逐渐泯灭的神智。堕进无边黑暗里的意识,只有一星游丝般的意念顽强如狂风中摇曳的烛火,拒绝黑暗的融合,执着地悬在属于人的这一边,细微地、不懈地传达递给大脑——

不能放弃,如果丧失了做人的资格,就再也见不到,再也、再也见不到了!

心里朦胧的影子淡烟似的晃荡,这份执念的源头她没有精力去深究,手以一种要捏碎自己的劲头死死握住,仿佛要保护着掌心里的什么,但是掌中却明明什么都没有,只剩让她心痛的虚无。

用全部身体记住的那个人……虽然意识不清,发不出声音的嘴唇却已经自动地张合出那人的名字,然后,死命保护着一团虚无的手被比太阳还要炽热的温度包裹住。

父亲……殿下……

金色和红色的光芒从黑暗深处迸射出来,护住快要断裂的唯一清醒的那丝意念,吸收了能量的意念努力地扩大数倍,如锥子般在浓稠的黑暗中刺出一道裂缝,仿佛强烈薄荷味道的刺激让脑袋恢复几分清明,仅仅是那一小会的清明,足够她完成压制咒文的念诵。

“没事了,小家伙……”

伴随着炙龙如释重负的声音,芙蕾拉像是从幽深的地牢重回到地面,在眩目的光明中紧闭着眼,全部毛孔都在欢呼告别噩梦,微弱的声音终于从不断翕张的嘴唇里轻轻释出。

“兰登……”

接着,她听到不可能听到的回答,低柔温暖地笼住自己。

“是我。”

不顾强烈到灼目的光亮,芙蕾拉猛然睁开眼,强行恢复的视力让大脑激起一阵突突的疼痛。结界火焰般的照耀下,兰登的脸不可思议地、确切无凿地俯在上方,他的额上渗出密密的汗,眼里交织着奇怪的神色,嘴角紧绷出常有的心疼和爱怜。

“兰登……”她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伸出手去确认他的存在,虚弱的手伸到一半,她瞥到恐怖的景象,惊呼一声,从兰登的怀抱里翻滚出去。

“不要看!”她大声嘶叫着,浑身的小裂口沾上沙土,激出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的眼泪。

“芙蕾拉……”兰登想上前,却被一片巨大的龙翼挡住路。炙龙垂下飞翼护住芙蕾拉,深黑的眼珠看住兰登,传递“不要勉强她”的讯息,然后低头说着只有芙蕾拉能听到的话。

“别怕,小家伙,变异暂时被压制了,你再看看,皮肤上的纹路在渐渐淡下去。”

芙蕾拉鼓起勇气,颤抖着举起手臂。刚才瞥到的墨绿色皮肤的确正像积雪一样化去,慢慢显出原本的白皙,盘缠交错的树根纹褪成灰色,让人魂飞魄散的身体正在恢复正常。但是想到刚才那一瞬的可怖景象,她团紧身子,无法遏止地哭泣。

“你想把自己哭死吗?”炙龙撇撇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把我也召唤出来,这下那些人马上就能知道你在哪了,你再死命地哭,被抓走我可不会救你!”

“我……不敢出去……”芙蕾拉窝在龙翼的阴影下抽泣道。

“我向你保证,你现在的样子很正常,非常正常。而且,你也得为其他人着想下,是不是?”

摇落眼眶中最后的泪水,芙蕾拉咬牙挥退炙龙,隔断里外的结界顿时消失,杂乱的喧闹倏然涌入。木屋崩塌后,保护她的人都围了过来,却只看到一个不透明的红色光罩笼在原本屋子的地方。一开始以为有人偷袭,但他们很快发现龙头龙翼伸展在外的炙龙,这条被汶多瓦人民视为保护神的龙消除了他们的紧张。不知道光罩里的芙蕾拉发生了什么情况的人们只能担心地守在外面,直到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人飞快地跑进理应没有人可以进入的光罩。

现在这个人正站在芙蕾拉的后面,看到结界骤然消失,衣杉褴褛到近乎赤裸的芙蕾拉忽然暴露在众目睽睽下,连忙脱下外衣裹住她,警觉地来回巡视着对面。

“是你们劫持了芙蕾拉?”他声音低沉地掠过众人,带着明显的危 3ǔωω.cōm险。

芙蕾拉扯了下包在外面的衣服,轻声说:“不,是他们保护了我。”

与此同时,眼尖的人也认出了那个不速之客的身份,惊讶地叫了出来:“领主大人?!”

两边的气氛都放松下来,参与过刺杀的人有些尴尬地往后缩去,而兰登也在为误会他们而有些歉意。沉默中,芙蕾拉低低的声音穿风而来。

“谢谢你们大家拼尽性命地保护我,索思韦先生,请让大家离开这里,马上。”

“为什么?”最先喊出声的是米歇尔,她冲动地往前走了几步,被索思韦拦住。他微微摇头,示意她听下去。

“之前靠着禁锢魔力没有让追兵发现我的踪迹,其实整个国家都在用魔法手段搜寻我,没有被发现也许能算是侥幸。但是刚才使用了那种程度的魔法,等于是将我的位置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们。真是非常对不起,大家费尽心思把我藏到这么隐蔽的地方,我却辜负了大家。”芙蕾拉愧疚地垂下头,短短一瞬又抬起来,晶亮的眼睛闪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很感激你们迄今为止给予我的恩情。在他们还没有来前,大家快离开这里!”

众人还没有开口,一道闪电般的白光就出现在中间空地。那是传送之阵的光芒!芙蕾拉心脏骤缩。

来得那么快!

突如其来的光芒让大家都呆了一下,当西部魔法协会会长库珀的身影显出来时,迎接他的是一片安静。

“……库珀……大师……”既然总会长莫里森都表示相信自己,那么魔法协会没理由参与追捕,库珀的出现让芙蕾拉大惑不解,疑虑地盯着他。

“人就在后面,我设的小小障碍阻挡不了他们多少时间,不要在这里拖拖拉拉了,龙魂将军,兰登,赶紧走!”与一贯沉稳的神情不同,库珀急促地说道。

可芙蕾拉还是沉默着。连龙魂都参与了追捕,她实在无法相信任何魔法师。

“谢谢您,大师。”兰登却很快回答道,察觉到芙蕾拉不解地看着自己,他低头说,“库珀大师是可以信任的。”

库珀并不介意芙蕾拉的怀疑,他双手一展,在脚边显出传送阵的图纹:“莫里森已经秘密通知了魔法协会各分会,我们都会帮助你的,龙魂将军。”

听到莫里森的名字,芙蕾拉眨了几下眼,迟疑着说:“传送阵只能由魔法师使用,兰登没办法一起走。”

库珀摸出一小瓶亮紫色的药水,眼睛看住兰登:“这是能让你暂时拥有部分魔力的药水,你愿意喝吗?”

“有这样的药水?”看着那美丽到诡异的液体,芙蕾拉对这种老哈德从来没有说起过的药水充满怀疑。

库珀忽然显出类似苦笑的笑容:“其实,这是改造血之骑士的药水之一。”

“什么?!”芙蕾拉跳了起来,冲上前要夺过药水销毁。有只手先于她抢过了瓶子,兰登回视库珀,平静的声音听不到一丝犹豫。

“谢谢,库珀大师。”然后抬头很快喝完。

“喂,兰登,快吐出来!”芙蕾拉急着踮起脚扳开兰登的嘴,这大幅度的动作牵动无数伤口,身体一软,倒伏在兰登身上。兰登想揽住她,可是胸口燃起了一团火,仅仅抬起手臂就如同与千斤重的铅团抗争。互相倚靠的两人大口喘着气,只听库珀再度催促着快走。

“他们……”既然兰登已经吞下了那个古怪的药水,她也无可奈何,转而担心对面的平民。

库珀看了眼那些人,这位老法师好象完全明白他们的心思,微笑道:“她由我来保护,放心吧。”

备受汶多瓦人敬重的老法师开了口,索思韦等人也只能同意,再说,既然追兵以魔法师为主,怎么想库珀大师都比自己这些人适合当保镖。索思韦与众人交换了下眼神,点头道:“拜托大师了……夫人,请您多保重。”

“夫人……”米歇尔非常担忧地看着芙蕾拉虚弱的样子,惧于库珀脚边的魔法图纹不敢上前,只能远远说道,“要按时吃饭,您的身体可一定要调养好,不然以后生孩子都会很困难的!”苏菲本来在她边上默默抹泪,听到这句无视众多男人当面说出来的话,不由吃惊地抬头看了米歇尔一眼。

同样窘迫的是芙蕾拉,这话甚至让她忘记了疼痛,偏转脸看着米歇尔小声道:“米,米歇尔……”

药水产生的不适终于被兰登克服,他向前方鞠躬道:“谢谢。”来自高贵骑士的至高谢礼让一直处在贵族统治下的平民们都怔住了。在他们失神的时候,兰登攥紧芙蕾拉走到传送阵的中央,朝库珀垂首说:“麻烦您了。”

“不用担心,药水稀释过,只能维持短暂的效果,你不会有事的。”库珀说道,启动了传送阵。白色的光芒吞噬了两人的身影后,库珀转向被魔法光芒拉回神的人们,长长的袍子飘动起来,向左前方走去。

“跟我来。”

******

传送阵的尽头是一座精致的乡村别墅。芙蕾拉惊奇地看看兰登,兰登回给她安心的一笑,俯在她耳边说:“这里是慕特,奶奶的家。”

“老夫人?!”芙蕾拉张大了嘴,终于相信库珀确实在帮他们。可是,库珀怎么会特地设置一个传到此地的传送阵?

“兰登,为什么你这么相信库珀?他可是拿改造血之骑士的药水给你喝啊!万一,万一……”她忽然红了眼圈。

“库珀大师不会害我的,他与切诺雷家的交情非常深厚。”兰登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说,小心地抱起芙蕾拉,在万籁俱寂中敲开切诺雷老夫人的门。

******

“表哥!”接到通报的蕾内披着晨衣就冲了下来,难以置信地喊道。看见样子狼狈的芙蕾拉,她慌忙命人拿护理箱来,让芙蕾拉在起居室的沙发上处理伤口。早有机灵的仆人拉起窗帘,遮掩住别墅的异常动静。

不一会,老夫人也出现在起居室,她望见浑身伤口的芙蕾拉,低低惊呼一声。晕血的蕾内根本不敢回头看沙发上的景象,赶紧把老夫人扶到外边。确定芙蕾拉的伤没有生命危 3ǔωω.cōm险后,兰登走出房间,站在老夫人面前。

“抱歉,奶奶,这么晚打扰您。”

老夫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声音微颤:“你没事就好,你们没事就好……”

“表哥,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会被通缉……”蕾内咬住嘴唇。从接到消息后,她和老夫人整天在惶恐中度过,不知道兰登的情况,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算询问汶多瓦城的人也得不到更详细的信息,她们所能做的只有不停地向神祈祷,祈祷他的平安。

“这事,一时说不清楚。”兰登踟躇了一下。其中的惊涛怒潮又岂是这两个柔弱的女性承受的了的?

“什么都不愿意跟奶奶说吗?”

“不,奶奶。”兰登顿了顿,“不知道的话,比较好。”

如此大的阴谋,自然是知晓得越少越安全,老夫人明白兰登是在保护她们,叹了口气,不再逼问。但是蕾内憋不住,继续问:“他们说,表嫂杀了……杀了国王,是真的吗?”

老夫人责备地按了下蕾内的手,兰登看了她一眼,反问道:“你相信吗?”

“对不起,表哥。”蕾内被兰登淡淡的语调吓住,心慌地垂下头,“为什么会这样……谁在陷害你们……”

“给我准备些牛奶和蜂蜜好吗?”兰登不再说这事,安慰地拍拍蕾内的头,转身回到起居室。

女佣正在给芙蕾拉的腿擦药,纵横密布的可怖伤口让女佣吓得脸色苍白,手不停颤抖。兰登接过药膏,让女佣出去,自己给芙蕾拉上药。

药膏的清凉缓解了伤口的疼痛,芙蕾拉看一眼残留着变异痕迹的身体,抽着冷气问:“你都看见了?”

“是谁把你害成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