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99节

龙魂曲_第99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

黑褐色的土壤夹着洁白的冰晶,让芙蕾拉想起掺着奶油的醇香咖啡,不过脚下一深一浅的路提醒她现在可不是幻想美食的时候。得知她准备翻越冰崖去萨肯后,精灵族长指给她一条冰崖内部的路,那是由雪洞延伸出去,并被以前探路的精灵开凿过的秘道。手持熠熠闪耀的妖精之目,全身包裹在火纹玛瑙制成的能抵御寒气的熔蜡般半流体膜内,他们已经在曲曲折折的秘道里走了很久。

“还好吗?”兰登放慢脚步回头问芙蕾拉。他同样裹在膜里,熔质随着他的动作不断起伏,使他看上去有些诡异,又有些可笑。

芙蕾拉点点头,忍住把他想成一只大虫蛹的笑意:“兰登,你跟族长坐了那么久,聊了些什么?”

兰登的手指似乎紧了下,他很快回答道:“没什么。精灵们对你真不错。”

“我以前帮过他们的忙,他们就对我好。精灵可比人类可爱多了,不会像那些贵族,拼了性命去保护他们,到头来还会踹你一脚。”

她的冷笑撞在冰冻的通道里,激起更广更深的寒意。兰登一时无语,默默牵了她的手。两边土壤里的白色冰晶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少,直到土壤透出湿润的黑亮色,再也看不到冰粒。忽然,两人同时顿住脚步,对视彼此。

“风……”他们说,带着激动。

有清新的风的味道扫过鼻端,那表示出口将近。略显疲倦的两人振奋起来,加快了步伐。通道的尽头是个斜向上的洞口,手足并用地爬过这段路,顶开头上松动的盖板,簌簌下掉的麦粒迷住兰登的眼。

“咳咳,这是什么地方?”芙蕾拉被兰登拉出来,一边咳嗽一边问。

“看上去像某个谷仓,精灵可真会挑地方。”

“精灵总是避免和人类接触。”芙蕾拉撸着袖子,那些膜一碰到阳光就硬化成屑粒,絮絮下落,“这东西真不错,应该多要点来,过冬多方便……”

兰登忽然掩住她的嘴,蹙眉道:“有人来了。”

话音刚落,高大的木门轰然开启,骤明的光线照亮每一个角落,有不少人举着锄头、铲子、长管等物,喧嚣着冲进来堵住门。

“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找这种地方躲藏,啊哈,奖金是我们的了!”

那些农夫打扮的人个个摩拳擦掌,用贪婪的眼光盯住两人。

“我们被发现了?”芙蕾拉吃惊道,“可是怎么会这么③üww.сōm快?”

“恐怕是其他事。”兰登踢踢脚边的粗绳。绳子看似随意地扔在地上,一端通过墙边一个小洞接着外面的大铃,这是简易的警报器。

“而且,还有件事,”兰登指指透过人墙看到的,远远站着的几个女人,“毡皮过膝裙,色彩艳丽的鞋袜,这不是萨肯的服装风格,而是特拉巴的。”

“我就知道,弯来弯去的路总会通到奇怪的地方!”芙蕾拉抚着脑门郁闷道。

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惹怒了门口的人,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执着弯刀指着他们喝道:“老实点,你们这两个该死的家伙!”

“通常这话都是我说的。”芙蕾拉更郁闷地看了兰登一眼,身体却异常灵活地动起来,火金短剑划破一袋麦子,兰登大脚将它踢向人群,然后两人飞快跃过混乱的人的头顶,在围观女人的惊叫声中消失在拐角。

“我们该跑去哪?”躲在一堆杂物的阴影后,感受着路因为男人恼火的跑动而产生的震动,芙蕾拉无奈地看着兰登。她还没搞清来到的地方就被一群人追打,这可真令人生气!

兰登只是朝她微笑,握紧她的手,凝起一双谨慎的眼侦察四周。

“到这里来。”

蓦然插进的声音让两人同时紧张地转身,他们躲藏的后方,本该是一间房子的后墙,现在却突然开了个矮小的洞,一张惨白的脸浮在中间,简直像个鬼。

“鬼”也吓了跳,白脸再褪几分血色,“它”的面前横着两把明晃晃的武器,还有两个目光凌厉的家伙。

“别,别紧张,我是来帮你们的。”那家伙再露出一只手,示好地摇晃几下,“那帮家伙想钱想疯了,追打着任何一对外来人。”

重重的脚步声逼近,夹杂重物落地的声音,看来那些家伙开始扫街了。兰登和芙蕾拉迅速交换下眼神,没有选择地钻进洞。洞里的家伙赶紧把木板往下一翻塞紧,木纹密合,不仔细看谁都不会发现这里有个秘密出口。

“这是,呃,女人的智慧,既让闲居的妻子得到额外的快乐,又能保持她们贞洁的名声。”那家伙摊摊手轻快地说,“跟我来,在主人没回家前我们还能从容地离开这里。”

“你是个闯入者?”兰登警惕说道,停下脚步。

“只是为了解救两个无辜的人而借用了某些通道,我这不就要离开了吗?你看,一点东西都没拿,我可不是个顺手牵羊的人。”

“幸好也不是个鬼。”芙蕾拉轻声嘀咕一句,就着透过窗帘的光线端详那个人。嗓音是个男人,却有张堪比女人的清秀的脸,纤瘦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还有笑眯眯的眼。好象听见了芙蕾拉的自语,笑意又深了几分。

“跟我来,你们是两个人,真打起来我可敌不过这个大个子。”

略一思索,兰登率先迈开步。芙蕾拉微笑一下,跟上他。

如果处境很糟,那么行动总比等待好。

******

“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你为什么要帮我们,那些人又为什么要追我们?”

青年仿佛未卜先知地,总能适时带着他们躲开近在咫尺的追兵,在盘缠小路绕了许久,狂热的呼喊终于淡下去,他们在麦田里席地而坐,芙蕾拉喘着粗气问道。兰登在她边上一声不吭,挨着她的手臂绷紧着肌肉。

“最近关于一对雌雄大盗的悬赏令铺天盖地,那些人是被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奖金弄疯了,只要是外乡人,他们都要监视好一阵,至于你们这一男一女的组合,被他们追击是理所当然的。”

“雌雄大盗?”

“你们不知道吗……听你们的口音有点奇怪,你们不是特拉巴人吧?”

证实了所在地方确是特拉巴,芙蕾拉有些低落地偏转头,兰登缓缓点了点头。

“难怪不知道。那对家伙在几年前就很有名了,他们甚至偷过国家艺术馆——其实就是国王的私人藏宝地,没有什么地方能难倒他们,也没有什么人能抓住他们,虽然让上面的人很光火,但在平民眼里,他们可是为大家狠狠出口气的英雄,因为他们只偷富得流油的家伙们。不过他们这次玩太过火了,把国王的戒指给偷了,结果可想而知。史上最高的悬赏,只要不是傻瓜都会心动,一个虚幻的英雄和足以富裕三代的金钱,你说人们会选择哪样?”

“他们是通缉多年的强盗?”

“人们更愿意用神偷称呼他们。”青年笑了下,“应该活跃好多年了,不过最近全国才开始疯狂地注意起他们的行踪。”

“一枚戒指就签发那么高额的悬赏?”芙蕾拉还是对这恰时而至的通缉令深感怀疑,也许这是王太后的诡计?

青年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那可不是一般的戒指,谁得到了这枚戒指,谁就得到了国家。”

“当然,得是有王位继承权的人。”青年得意地看着对面两人蓦然睁大的眼睛,哈哈大笑,“别说平民为这笔奖金发疯,上位者比平民疯得更厉害。”

“这么重要的戒指,两个江洋大盗怎么偷得到手?”芙蕾拉懒洋洋地问道,假装因阳光强烈而闭上眼,遮住眼里的浓浓怀疑。

“街头巷尾传得可热烈呢,据可靠消息,被偷的戒指当时在皇家工匠那里,国王嫌戒指不够气派,要求换上更大更好的宝石。这说明贪心总是会带来灾祸的,这不,新戒指还没到手上,就被两个小偷先戴了,哈哈哈。”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难道你不怀疑我们就是那对雌雄大盗吗?”兰登慢悠悠地开口。

青年一愣,放声大笑:“不用试探我啦,人人都为那笔钱疯狂,可我不。我太明白那些官吏的嘴脸了,就算真的抓住了犯人,他们能找出一千种理由拒付奖金,运气糟点,他们还会说你是共犯抓起来关上一阵,谁让你比他们先抓到人,让他们丢了脸呢?”

“你看上去是个很激进的人,你被他们折磨过?”

“折磨倒没有,不过有些满脑子只有酒、羊肉和女人的家伙切断了我的翅膀。”接收到不解的目光,青年抿了下嘴,解释道,“我是个艺术家,却被完全不懂艺术的人控制着,这是非常痛苦的事,非常痛苦!”

“控制?”

“对,他们规定了表演的时间、表演的地点,他们甚至约束着表演的内容,只要你不符合他们的胃口,监狱的小房间就等着你。没有人能容忍这样的事,特别是我……”他跳到田埂上,双脚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轻快地跳跃,“一个有梦想,同时也杰出的踢踏舞者。”

“踢踏舞?”芙蕾拉被他两条快速变幻的腿弄得头晕目眩。

“什么,你们竟然没有见识过最伟大最空灵的艺术之魂?难以想象,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乡巴佬!”青年忿忿叫着,迈着长腿跑到石板路上。被叫成乡巴佬的芙蕾拉恼火地跟在他后面。

“好好看着。”青年优雅一笑,双手叉腰仰头深吸了一口混合阳光和麦香的空气,右脚轻点几下地示意他们注意了,然后一顿,开始用脚敲击出欢快的节奏。他的黑色厚底鞋像蝴蝶轻盈的翅膀,纷飞出眩目的轨迹,快乐从他的脚底流泻而出,感染了整片土地。清脆的叩击声组成美妙的音乐,伴随着他兴奋之时的口哨声,清朗入云。

“被迷住了吧!见识过踢踏舞,你们此生了却了一个遗憾。”青年用一个繁复的空中八连击腿技巧结束表演,以艺术家的风范凛凛站着。

芙蕾拉不由鼓起掌来。踢踏舞在亚尔斯并不风靡,即使有也只是流浪艺人的街头表演,她和兰登当然不可能看到。然而此时此景,天蓝风清,麦香绵绵,衬得舞风姿卓越,朗朗映景,这异国艺术深深让他们折服,许久不曾拥有的无虑心境又回到胸膛。

“我叫桑妮,你呢?”

“卡米罗,很荣幸认识您。”青年忽然走到芙蕾拉面前,执起她的手,极其绅士地在手背上轻吻。

“你好象很习惯这种礼节。”卡米罗调皮地朝她眨眨眼,马上被兰登高大的身体挤到了一边,他满不在乎地笑笑,问,“你们是在这荒郊野地自谋出路,还是跟我去热闹的地方?”

“离萨肯最近的城市在哪里?”芙蕾拉问完,顺便回敬了下兰登的瞪视。

“你要去萨肯?如果是选那种方法的话,得先到什维镇。啊哈,正好跟我同路,你们需要个向导吗?——嘿,大个子,我可是真心实意想帮你们的。”

芙蕾拉有意无意地挤开兰登,友好地向卡米罗伸出手:“谢谢你。”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章 疫区
(更新时间:2006-10-15 17:15:00  本章字数:3976)

正值农闲时分,每个镇子都有热闹的集市,延续着新年下来的喜庆。广场上人声鼎沸,吆喝、讨论、嬉闹混成杂乱的一片,却让人感到由衷的快乐气氛。姑娘们穿着短帮平跟的黑皮鞋,宽松摇曳的裙摆离足踝有四到六英寸,露出一截色彩明艳的条纹长袜,她们毫无羞涩地扯起裙摆,就着街头艺人欢快的音乐,高兴地舞出漂亮的身姿。随时可见一对对陌生青年男女旋转共舞,离开时手拉手,脸上洋溢着爱情的光彩。
“真是一个快乐的地方。”坐在人群不远的台阶上,芙蕾拉轻跺着脚,摇头晃脑地说道。华尔兹显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尽管有些心痒,她只得乖乖地坐在一边当旁观者。

“我还是不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兰登绷着一张脸,紧紧盯着翩飞在姑娘中间的卡米罗。他华丽的技巧吸引着姑娘们爱慕的视线,不时拉出一位姑娘共舞一段,然后在她颊上轻吻一下,惹得这些热情奔放的女孩尖叫连连。

“这话你说了很多遍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芙蕾拉不在意地继续随着音乐轻晃脑袋,“别再怪我把目的地告诉他了,自从我们结伴后,受到的怀疑大大减少,我们甚至可以混迹在集市中看热闹。难道你喜欢过被人喊追喊打的日子?”

兰登不吭声。芙蕾拉说的不错,三个外乡人走在路上虽然还是受到怀疑盘问,至少不会像第一次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追捕,靠着卡米罗“艺术家的方式”,大部分人在踢踏舞的清脆声音中对他们报以善意的微笑。

“我觉得我和流浪卖艺缘分不浅,在萨肯也是这样。”芙蕾拉笑着靠在兰登肩头,“也许以后我们可以试试这样的生活。对了,兰登,你会唱歌吗?海因姆唱得还不错,你也会的吧?唱给我听,唱给我听呀!”

两人嘻嘻哈哈闹在一起,芙蕾拉忽然环住兰登的脖子,目光漫射到人群深处,显得有些幽幽。

“这样的日子,可以拥有多久……”

兰登把她拉回身边坐好,一丝一丝细心为她整理乱发:“还记得你第一次从死亡峡谷失踪,回到家被关在房间里养伤的时候吗?你大发脾气,我答应等你伤好后陪你周游世界,结果事情接连发生,根本找不到这样的机会。现在,就当是在履行这承诺,你想怎么样就尽情去做吧,我也不会再抱怨什么。”

想怎么样就尽情去做吧,而我,会保护你。

“真的想做什么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