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01节

龙魂曲_第101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竟说不出话。兰登温热的手臂提供她站立的支撑,他代替她回答说:“是的。我们的家乡曾经爆发过一次这种瘟疫。”

牧师轻轻皱起了眉,露出难解的表情,但他明白什么是最关键的,保持着恳求的口吻说:“这药水能给我们吗?——任何代价我们都愿意付。”

“配方已经给你们的医生了。”兰登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有点冷淡地说道。

牧师微微欠身道谢,视线再次转向芙蕾拉:“这种病的死亡实在太快了,在药水没有配制出来前,这瓶药水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芙蕾拉将瓶子塞进牧师手里,眼睛只盯着他苍白的手指,微带着颤音说:“请……拿去吧……”然后仿佛再也没有勇气看这副人间地狱场景一样,默默地埋进兰登怀里。

药水陆续灌进几个病人嘴里,医护人员重新变得有干劲,围着病人擦汗递水,眼里跳动着希望的光芒。牧师巡视了一遍,转回来把还剩一格容量的药水还给兰登,对他说:“我带你们去非隔离区。”

走进教堂简朴的客房,到处弥漫着浓烈的熏草的气味。牧师静静看着兰登细心地安置好芙蕾拉,用不经意的口气说:“你们从哪里来?为什么非要跑到这个戒严的城市呢?”

“是神的旨意吧。”兰登淡淡回了句。

牧师牵起对付厉害角色时的会心的微笑:“感谢神,他虽然降下了惩罚,却也留下了希望。”

兰登也闪了下与他相同的浅笑,皱眉问:“这么严重的疫情,只派了你一个牧师?”

牧师转了视线,不动声色地说:“我只是碰巧路过。”

兰登似了然地点头不再接话,场面冷了下来,牧师也不再说什么,欠身告辞。脚步声远后,兰登蹲在芙蕾拉面前,担心地轻唤深窝在椅子上的芙蕾拉:“你还好吗?”

“凯尔……”芙蕾拉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哭泣着扑进兰登怀里。

兰登轻拍她的背,静听她的抽泣。她能忍到现在才哭,也算竭力克制了。兰登缓缓抱紧她,轻声说:“他不是凯尔。”

“我知道……我知道……”正因为不是,她才更加伤心。她紧紧揪住兰登的衣服,指甲隔着布料还硌得掌心微微的疼。她还能抓住些什么来排解恐慌,而死去的人,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也许是凯尔指引着我……让我替他救治这些病人,替他拯救这场瘟疫……”芙蕾拉喃喃地念着。阳光透过窗棂铺陈在白色的床单上有些刺眼,让她想起湖水和夕吻鱼。闭上眼,光线晕成橙红的一片,这温暖的颜色包裹着她,防止她沉沦在无休止的愧疚的黑幕中。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镀在皮肤上的暖意悄然离去,眼帘里的橙色一点一点消融,终究还是只剩下了墨般的黑。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房前嘎然而止,接着牧师站在打开的门处,脸因为阴影而看不清表情,声音和之前一样肃然。

“服下药水的人,死了。”

“怎么会!”芙蕾拉惊了一下,跳起来。明明救活了人的药水,怎么会无效?

兰登按住她,沉声问:“是不是病情太重,已经错过了治疗时机?”

牧师断然否定道:“我挑了不同程度的病人,没有一例起效。”

芙蕾拉挣脱了兰登,扑过去揪住牧师的衣服:“让我去看看,让我去看看!”

牧师皱眉说:“虽然你还没有症状,不代表你不会被传染。”

“我接受过疫苗。”芙蕾拉下意识地按住左手臂,肩下方有个小小的十字伤痕,是当时凯尔划开她的皮肤滴进病愈者的血液时留下的,“我不会有事的,但是你别去,兰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

刚燃起来的一点希望再次熄灭,病房里的空气因为恐惧而格外冰冷。芙蕾拉看着空出来的几张床位,垂头为死者哀悼一会,跟着牧师来到里间。拿走配方的男人轻轻晃着半瓶新制的药水,它救活过人,也失效过,男人一时无法决定它的存毁。几个女人凑在另一边抹着泪低声嘀咕:“明明有用的,怎么还是这样,怎么会这样……”

“也许传言是真的,因为有人触怒了神,神才会降下诅咒,我们被抛弃了……”有人绝望地呜咽起来。

“胡说!”一直平静的牧师第一次显出怒意,喝了一句后发觉自己的失态,转开头说,“神不会抛弃任何他的子民。”

他抿着唇走到男人面前,拿起一把薄薄的刀利索地划开自己的手腕,鲜红的血连珠滚落进盛药的瓶子。手忽然被人紧紧抓住,是芙蕾拉带着异样的恐惧按着他的伤口,血被阻挡,向边上蔓延开,把芙蕾拉的手掌濡红一片,再溅落到地上。

“你刚才提醒了我,既然我有幸活了下来,也许我的血液会有用。”牧师挪开她的手,解释道。

看到红艳的血盛开在白袍覆盖的手腕上时,芙蕾拉只觉大脑一空,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前,手已经伸过去想要抹去这些刺眼的红色。牧师清冷的声音晃进耳里,她回过神,夺过牧师手中的小刀,也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让血液滴进宽口的瓶子里。

“也许……我的血也有用……”手腕颤抖得厉害,她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扶住,才避免血偏离瓶口。

乳白色的药水混合了鲜血,呈现出迷人的粉红,而其他人因为太震惊,一时没有人说话,只是怔怔盯着两只不断涌血的手。看到芙蕾拉又要举刀将渐渐凝固的伤口划深点时,牧师阻止了她,手掌覆到她的伤口上为她治疗,一边说:“够了,先试试吧。”

他晃了晃药水,交给愣住的男人,男人这才(炫)恍(书)然(网)抓起瓶子冲去病房,后面跟着女人们。她们谁都没有勇气待在血腥弥漫的小房间中。

“疼吗?”牧师查看她的手腕,经过圣光治疗,伤口很快收缩,变成粉色的疤痕。也许被芙蕾拉感动了,他一直如玻璃般平静冷淡的语调带上了微微的柔和。

“不疼,凯尔。”芙蕾拉恍惚在圣光清凉的气息里,冲口而出那个人的名字。

牧师略略扫她一眼,松了她的手:“我叫维格。”

“对不起。”芙蕾拉轻轻收拢掌,垂下头。

“药水……是他研制的吗?”

“是他第一个发现这种热病和韦那非热病的不同。”

维格瞥了眼桌上的药水,冷冷说:“可是,我为得出这个结论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不是你的错……”芙蕾拉掩起面,深深为隐瞒疫情的亚尔斯国感到羞愧。

“内出血……”维格点着手上的紫斑,“最多三天的生命……这么说来,马上就要变死城了么……”

“不会的!”芙蕾拉仰起头叫道,“一定能得救的,大家都能得救的!谁也……谁也不会死的……”瞥到维格脸上忧伤的怀疑,她往外跑去:“我这就去看他们,如果我血液里的疫苗有用,如果还需要血,我……”

维格拍拍她的肩,轻不可闻地叹息了下,打断她:“一起去吧。”

又有一些病人喝下了药水。芙蕾拉站在一个小女孩的床边,躺着的小女孩紧紧搂住一个旧旧的布娃娃,她眯起黯淡的眼睛,笑着对芙蕾拉说:“等我好了,就让妈妈给阿黛尔缝件新衣服,阿黛尔也急着穿新衣服呢……”

无端地,芙蕾拉想起苏菲病死的孩子,这样充满着希望的刚刚开始的人生却要被画上终止符,心酸蔓开,在眼泪涌出来前,她逃一般地离开了小女孩。

“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作为一个人的无能和无力。”维格的目光掠过面前的年轻姑娘,“她就要结婚了,因为护理染病的未婚夫,结果自己也倒下了。”

姑娘姣好的肌肤绽着点点紫斑,干裂的嘴唇像濒死的鱼嘴吃力地张合。

“她刚病发,如果能救回她,这样的药水就是有效的,那么……”维格叹出一口气,伸掌到姑娘额头,银白色的圣光变得微弱,大负荷的使用力量已经让他到了极限。芙蕾拉合拢掌,难得虔诚地向神乞求起来。

******

整夜的祈祷没有起作用,也许神也无能为力地转开了身。没有挨到太阳爬出地平线,病人残喘的生命之息还是不甘心地灭了。

维格始终安静地坐在床边,当病人吐出最后一口气时也没有跳动一下眼珠。他面色平静地扳开死者紧捏的拳,让手交叉搁到胸前,就像他这几天一直在做的、重复在做的一样,轻轻诵起安魂祷告。

压抑的哭声从芙蕾拉掩面的掌下泻出。无法遏制的自责的泪水,刀子一样刮疼手臂。

“死亡对他们,未必不是解脱,比起这样痛苦地活着。”维格结束了祷告,像是安慰芙蕾拉,又像是自语地说道。

死亡,是解脱吗?她已经听到很多次这样的说法。她揪紧自己的心口,纷杂的念头轰炸着熬夜而昏沉的脑袋,她蜷着身体,答不上一句话。

“已经四天了……到支撑的极限了……”维格走到背阴处,阴暗爬上他的脸,使他的表情带着死灰般的暗色。

“我们再想办法!那药,那药不是救了你的命吗?”芙蕾拉从他话里听出了放弃,竭力喊道。

“来不及的……”维格微微闭起眼,一贯平静的声音带上了冷酷,“只能采取那个措施了。”

那个措施是什么,他没有说。他走到床榻边静静注视了死去的人一会,目光游移开去,漫散到窗外。空气拧出了寒意,侵得人心肺发疼,芙蕾拉愣愣地随着维格转动着视线,她感到千头万绪都梗在胸口,一时竟没有追问“那个措施”。

迟滞的空气轻轻抖了下,她确定自己听到了堵在维格嘴唇里的叹息,那是人们面对天灾人祸无可奈何的叹息。她忽然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叹息,昏沉的头脑徒然跳出史志上记载的,二十多年前亚尔斯那场热病肆虐前期,一些地方官的做法。

“你要……你要烧城吗?”她手心发凉,盯着维格身穿牧师外袍的背影有一阵恍惚,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已经问出了这句话。

维格转回头看她,误解了她话里的绝望,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我会安排没有染病的人集体离开。”

芙蕾拉并没有感到一丁点活命的喜悦,她只是怔怔地盯了维格浅金色的头发,目光盘绕在他光洁的额头,一个灵魂淡了下去,维格有些冷漠的眉眼渐渐渗进视野。

“……到葛南顿接受一个月的观察,确定没事的人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会耽误你的行程,不过非常时期,安全是第一位的……”在芙蕾拉发愣的时候,维格兀自说道。

“有很多人已经跑出城了。”芙蕾拉下意识地说道。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个,她的脑袋明明沉浸在另一种极震撼的情绪中,对话的口气却像两个公事公办的官吏在讨论瘟疫的处理方法。

“他们没能够跑出多远,在半里外有弓箭手。”维格说道,没发现芙蕾拉的脸色又白了一层。

“……你的指令?”带着难以置信的情绪,芙蕾拉把梗在喉咙的话艰难挤了出来,“你不是牧师吗……”

“难道牧师就是无所不能的吗?我做了所有的努力,可是我救不了他们,我不能让整个鲁阿·多郡都被瘟疫吞噬!如果杀一个人能够救下十个人,我会做的,就算因此被神抛弃,被神惩罚!”

当年烧城的地方官在接受审判时也这样说,他们也是用低沉的声音表述自己的无奈。然后,他们被判无罪。

然而,二十年前的热病并不因此被阻止,它依然气势汹汹地席卷了亚尔斯大半国土。

芙蕾拉无法承受地阖上眼皮。那个不停吻着孩子坐马车逃离死亡之城的女人,那个被后辈按在座位上往后喊着不忍离别话语的老妇,那个睁着恐慌的眼对她喊“诅咒”的老人……雨一样的箭从空中倾泻,黑暗中乍起的绛红色的血花迷糊了这一切,洇行成扭曲的红色液体,从白皙的颈部喷涌出的血液,在肩头湿成阴冷的一片。

年轻的牧师在她的肩上阖起温柔的双眼。

“你不是凯尔……”她一字一顿,和无可名状的情愫艰难拉锯,眼前挥之不去的血化成利剑,决然地斩断错误的坚持。

仿佛压在心尖上的石头轰然破碎,说出这句话后,芙蕾拉抬起眼,再也没有恐慌的灰色,眸中的光芒比盛夏池面的粼光更胜。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一定会找出办法。”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一三章 陷阱
(更新时间:2006-10-26 22:44:00  本章字数:4333)

芙蕾拉通红的眼着实把兰登吓了跳,他轻抚一会她的头发,才小心地询问。芙蕾拉只是牵出勉强的笑让他不用担心。合拢她的双手,兰登突然发现她手腕上的禁魔手链不见了,着慌地追问,芙蕾拉只是淡淡地说。
“没关系的,这里是特拉巴了。”

“可你说过,王太后是个比你还厉害的魔法师!”

“没关系的,”她攀到兰登身上,捡了最舒服的姿势窝着,幽幽地说,“比起瘟疫,这个不算什么……”

“那药水要靠魔法师的力量才能发挥作用吗?”

“不是……”突如其来的扑哧声渐近,一只奇怪的长着两对翅膀的只有手掌大小的麋鹿穿窗而来,在芙蕾拉头顶盘旋几圈,扑的吐出一个小金球。芙蕾拉急忙抓到手里捏开,来自哈德的信息这么写着:

“需要牧师神圣的力量才能使药水生效。没想到这药水还有用武之地,是哪里出现了这种病?”

“告诉哈德爷爷,谢谢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