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02节

龙魂曲_第102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芙蕾拉一把抱住魔法使使劲亲了下,四只翅膀的麋鹿不乐意地晃晃脑袋,往来的方向返回。芙蕾拉挥散面前的金字,如获至宝地跑出去。

******

“我有办法了!你,需要你才行!”

维格挑起眉,不解地看着兴奋的芙蕾拉,她扑过来拉起他就往正殿跑。祈祷的人寥寥无几,有些被送去了病房,有些则永远地留在了神的身边。他们抬起形容枯槁的脸,奇怪这两个突然闯进来的人。

芙蕾拉把维格拉到圣台上,掏出火金短剑在空中飞快地画出符号。橙红的光线稍瞬即逝,地上倒映出同样的魔纹,在芙蕾拉的念咒下激起寸长的光芒。

“那个药需要圣光的力量才能发挥效用,所以只有你得救,对其他人都没用。这是增幅魔法阵,我知道你现在的力量很微弱,依靠这个魔法阵应该可以让圣光至少覆盖整个病区。我这就让他们配制出更多的药水,你现在就开始召唤你信仰的力量吧,赶快!”

维格眨巴了几下眼睛,不合时宜地问道:“你是魔法师?”

“赶快!”芙蕾拉没空回答,人远远地跑开了。因为放心不下而跟来的兰登看着维格,对方在他的注视下闭起眼,郑重地诵起咒文。

小小的教堂射出万钧的光芒,神的宽恕自云际下达。已经放弃生的希望的人们沐浴在圣洁的光芒下,他们忘记了呻吟,忘记了祈祷,整个教堂只回响着牧师肃穆的吟唱。

得救了……

在这古老乐曲般的诵声里,芙蕾拉涌出了喜极而泣的眼泪。

******

“咦,去葛南顿,为什么?”

忙碌整整一昼夜,确定大部分病人脱离危 3ǔωω.cōm险后,遵从兰登的建议准备尽快离开琼斯罗的芙蕾拉,却被维格拦住了,他请求她随他前往鲁阿·多郡的中心城市葛南顿。

“有消息说,那里也出现了相同的病例,必须要阻止瘟疫的扩散。”

还没有结束么?芙蕾拉跳了下眉毛。

“我不是医生,药水和使用方法你也都知道了,为什么要我同去?”

维格垂下头,有些落寞地看看自己的双手:“我需要魔法阵的帮助……我没有时间重新去找一个魔法师。”

因为这无法拒绝的请求,芙蕾拉他们改变了计划,登上驶向葛南顿的马车。

“维格,我记得有牧师跟我说过,牧师与魔法师的力量来源不同,只要有坚定的信仰,牧师的力量是源源不断的,为什么你却会衰歇呢?”

维格过了好一会,才睁开微微合着的眼,用有如肃杀秋风般淡漠的语气说:“也许,我已经被神遗弃了……”

芙蕾拉愣了愣,想起他曾下令射杀离城的无辜民众,心里生出厌恶和抽痛,别开脸不再说话。

气氛尴尬的旅途终于到了目的地,马车停在一幢大房子的后门,虽然房子外观平实,但规模气势都彰示它的主人不是平凡之辈。芙蕾拉和兰登都怔住了,芙蕾拉疑惑地问道:“是这里的人染上了病?”

维格不置可否地轻点下头,已经有人从后门出来迎接,看到这贵族式的迎接方式,芙蕾拉更觉诧异。到了宽敞的前厅,引领他们的其中一个女佣对芙蕾拉说:“请您随我们去沐浴更衣。”

芙蕾拉跺脚道:“我们是来救人的,这个时候还要什么礼节吗?!”

“我们从疫区过来,这是必要的消毒措施。”维格在一边说,“每个人都需要。”

芙蕾拉看向兰登,见他没有反对,才迟疑地跟着三个女佣离去。她们离开后,兰登不无讥讽地说:“原来生病的是个贵族,难怪扔下那么多病人,马不停蹄地赶了来。”

维格转身看他,一直平静的脸忽然浮起古怪的笑容。兰登心一惊,在这笑容里察觉到了熟悉的危 3ǔωω.cōm险的感觉,可他没有机会叫住已经离开的芙蕾拉,晕眩的感觉瞬间包围住了他。

******

芙蕾拉被带往的浴室很大。占据半个房间的玉石砌成的浴池蒸出袅袅的烟雾,散发难闻的药水的味道。不敢怠慢地仔细擦洗一番,看到摆在外间的换穿衣服时,芙蕾拉皱起了不解的眉。

那是一套正式的贵族的服装。

女佣听到动静,走进来帮她穿衣。芙蕾拉瞪大眼叫道:“把这个穿好,病人就要死啦!我原来的衣服呢?”

“主人喜欢打扮周全的人。”女佣讷讷地回答。

“你们的主人会死的!”

“主人喜欢打扮周全的人。”

想到贵族希奇古怪的癖好,芙蕾拉只得由着女佣们忙碌。既然不爱惜自己的命,那么死了算了。她有些恶毒地想着。

幸好这套特拉巴的服装并不繁琐,手脚麻利的女佣们通力合作,很快穿戴完毕。芙蕾拉拉起长长的裙摆,不耐烦地喝道:“带路!”

女佣们把她带到一间摆放着丰盛餐点的,明显不是病房的房间后悄然鱼贯而出,在芙蕾拉反应过来之前,门就紧紧地关上了。

长长餐桌正首坐着一位男子,正用探究的眼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芙蕾拉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沉下脸问:“你想干什么?”

“一般不是都先问‘你是谁’的吗?”男人用戏弄的口吻懒懒地说道。

“兰登在哪里?”

男人双手重叠抵住下巴,发出低沉的笑声:“他另有人招待——没用的,你打不开这扇门。”

转身之前,芙蕾拉暗底摘下禁魔手链,回头冷笑道:“我是来治病的,既然这里没有病人,那么告辞了。”

手往门上打出火球,出乎她意料的是,门上居然有道魔法壁障,将她的火球吸收进去,而门依然纹丝不动。男人眯起有点冷酷的灰色眼睛,笑意更深:“不是说了吗,你打不开这扇门的。”

芙蕾拉嫣然一笑:“可不要小看魔法师哦。”身影一闪,从男人眼前消失,下一刻持着火金短剑出现在他背后,锋利的剑刃压住他的脖子。

“身手不错。”男人处变不惊地赞许一句。忽然从他身上涌出一股强大的气流,芙蕾拉骤然发现不对劲时,已经被这股气流弹开几米远,火金短剑也脱手掉落到地毯上。

“原来你也是个魔法师。”她尽量用平静的口气说道,其实心里十分震惊,如此近的距离她居然没有发现对方身上的魔法波动,不是这家伙比自己厉害,就是这房间被他施上了什么魔法。

刚才大意了。她暗暗咬住牙,禁魔手链让她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房间的古怪,先机尽被对方占去。尽管心底有些慌张,她还是装做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冷哼一声:“风系魔法师,那么我也用风系魔法跟你过招吧。”

男人弯腰捡起她的短剑把玩着,戏谑的表情和客气的话语完全不配:“我只是诚心想请你共进一宴,感谢你对琼斯罗人民的援救。”

“我可一点都看不出感谢的意思。”

“是你没有给我说明的机会。”男人摸了下剑身,感到满意地眯起眼,“你这身装束多么漂亮,刀剑实在不适合你这样娇柔的小姐,还是由我保管吧。”

芙蕾拉有些愤然地念动咒语要把火金短剑召唤回来,然而短剑居然没有一点反应,她怒道:“你做了什么!”

“对待魔法师的东西当然要小心点。”男人挪开掌,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薄膜一样覆盖着整把短剑,“请坐吧,尝尝这香草煎鹅肝味道如何?”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邀你共餐,聊表谢意。”男人有些无辜地看着她。

“扣留人质、设置屏障、抢夺物品,我不认为这是请客的诚意。”

“那是因为客人太不老实了。你说呢,芙蕾拉·芬顿·切诺雷小姐。”

芙蕾拉变了脸色,威胁的眼神盯住男人,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终于问了。”男人似乎感到高兴地微微一笑,“仔细回想下吧,我们的见面可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他收敛住表情,一双眼射出冰冷的光,声音忽然变得阴鸷无比:“亚尔斯的龙魂将军。”

他仿佛是掌管风雪的神灵,只一瞬间就让四周的空气降为阴寒,周身的气势发散而出,满室的灯光顿时如被刀锋切断一样掐灭,阴暗使他凌厉的眼眸更加寒光凛凛。

在这迫人的气势下,芙蕾拉却松了口气似的轻轻呼气,扬起没有温度的笑脸:“的确是令人难忘的见面,伊利沙德皇太子殿下。”

“记性不错,龙魂将军。”

“我已经不是将军了,皇太子殿下。”

“我也已经不是皇太子了。”

两人像老友重逢一样相视而笑,嘴角刚上扬出弧度,芙蕾拉就收起笑容,再度回到冷淡的声音:“你要的东西不在我这里。”

“你是想说你已经把它交给国家了吧。”伊利沙德的灰眼睛像要穿透她一样锁住她,“可是贵国王太后不久前亲口证实,它已经被你拿走了。”

王太后!在战争没有爆发前,用神之金属来引起西大陆混乱吗?芙蕾拉又暗暗咬了下牙,她永远无法估计到那个疯狂女人要采取的举动。

“就算在我这里,我也不会给你的。”

伊利沙德不觉意外地耸耸肩,淡定的浅笑里掺着一丝冷酷:“也许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你对兰登做了什么!”芙蕾拉忽然大喊道,扑上来攻击伊利沙德,可惜被早有准备的他轻易躲开。

“真是令人感动的伉俪深情。”伊利沙德呵呵笑道,“你已经脱离了亚尔斯,神之金属对现在的你来说除了招致追杀还有什么用?你应该找个能够保护你的现在,又能保证你的未来的合作者,你说是吗?芙蕾拉小姐。”

“保护我?你吗?我记得你的处境不比我好到哪里去。”芙蕾拉冷笑道。

伊利沙德抿着漫不经心的浅笑,淡淡道:“这是暂时的。”

“抱歉,我对你的提议完全没有兴趣。不过——你要是敢动兰登,你就什么也别想得到!”

伊利沙德走到门边,回头说:“考虑下对你没有坏处,就算我不下手,迟早也会有人对你们不利。”

他带着自信满怀的笑打开门,在他走后,房间又变成了密闭的囚室。芙蕾拉扶着椅子,力气尽失地跌坐下,细碎的低喃铺落一地。

“兰登……”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一四章 胁迫
(更新时间:2006-10-28 19:07:00  本章字数:4436)

牧师古井般波澜不兴的目光静静凝视着躺在囚栏里昏迷不醒的兰登。比风拂过还要轻的脚步声渐近,他回转身恭敬地行礼。
“如何?瘟疫跟他们有关系吗?”

“没有查出,但我查出了另一样您可能感兴趣的事——他的血液里有改造‘血之骑士’的药物。”维格举起呈现深灰色药物反应的试剂瓶。

伊利沙德挑挑眉,视线转到囚笼里的兰登身上。

“能催化吗?”

“不能,含量太少了,当时古拉斯也没有告诉我们具体的操作过程。”

伊利沙德微微点头:“没关系,让她以为能就够了。”

******

芙蕾拉坐在地毯上,皱紧眉头研究正中一个矩形魔法阵。那天伊利沙德离开后,气愤的她把餐桌上的餐具狠砸一通。这时房间开始晃动,脚下传出沉闷的轰鸣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她定睛一看,原来放置长餐桌的那块地板整个下落,空出一个黝黑的大洞。滑轮机关带着餐桌慢慢没入大洞,两块地板从边上合拢,取代了空空的洞口。机关运行完毕后,除了地毯中央换了个花色,竟看不出什么异常。

芙蕾拉小心地伸脚踩踩新出现的地毯。机关一开始运行,那块空间就展开了透明的保护结界,阻断她从这个洞口逃走的念头,现在结界撤除,人才可以进入其中。她站在新地毯上面,魔法师的敏感让她很快看出地毯繁复精美的花纹之中,混有用纯白羊毛勾勒出的魔法阵。在寻遍房间都没有找到能破除结界的突破口后,她把注意转回地毯上的魔法阵,想着也 许破解了它就能破坏整个房间的魔法禁制。

“炙龙,你研究出来了没呀?”她打个哈欠,支着脑袋的手臂已经麻木。

“不是跟你说过了,这个魔法阵绝对不是用来控制禁锢结界的,要逃出去得找其他办法。”

“可你也说不出其他脱逃的办法啊,你这条笨龙!”

“哼,我一出来就看到某个笨蛋被人拐进陷阱,现在倒怨起别人来了。”

“我怎么知道那个女人会给我弄出那么多敌人。”芙蕾拉仰面倒在地上,哼唧着,“啊啊,我快饿扁了,伊利沙德是不是打算饿死我啊!”

她摸索着从腰带里拿出补充体力的药丸,胡乱嚼了嚼就往下咽。她在房间里至少待了有十几个太阳时和月亮时,居然没有人给她送任何食物,除了房间一角一根从外面接进来的水管提供清水。她咂巴了几下嘴,开始可惜起被她砸掉的那一桌盛宴。

“机关也好,魔法阵也好,包括这个房间建造的时间都挺长了,这里看起来像是专门玩弄阴谋的房间。”炙龙用异乎冷静的声音下结论,“所以,你很难逃出去。”

“我怎么听出幸灾乐祸的味道。”芙蕾拉依然不甚雅观地躺着,瞟着用洁白石膏花纹装饰的天花板,不无担忧地说,“不知道兰登怎么样了……”

她遮住眼睛,用哭泣一般的声音,幽幽道:“我果然是个带来厄运的人呢……”

久闭的门终于打开,女佣对芙蕾拉的不雅视而不见,还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