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03节

龙魂曲_第103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用那种呆板的声音说道:“主人要见你。”

伊利沙德见到她时,两片薄唇抿起虚伪的笑,说道:“精神不错。”

芙蕾拉挺直背,冷冷说:“兰登在哪里?”

“我就是带你去见他的。”

他爽快的态度让芙蕾拉怀疑地蹙起眉,伊利沙德不在意地顾自前行,她始终谨慎地离他一个身位的距离。走进地下室阴冷的入口后,她更是警惕地在手掌中准备好攻击魔法。伊利沙德好象发觉一样回头扫了她一眼,留下淡淡嘲讽似的浅笑。

打开地下通道最后一堵厚实的石门,野兽般凄厉的咆哮一下涌过来,让芙蕾拉蓦然变了脸色——那是兰登的声音!她推开伊利沙德往前跑,直到一条石栏挡住了她。她站在约有二层楼高的走道上,底下是个宽敞的空间,银白色的光罩笼住中间一张石床。兰登的手脚都用链条锁在石床上,在光罩中如同遭受无比惨烈折磨般扭曲挣扎着,钢铁的意志也无法遏止一声更比一声痛苦的嚎叫。

“兰登!兰登!”芙蕾拉涌出眼泪,一把抓住伊利沙德,咬牙切齿地喝道:“你对兰登做了什么!我说过,你要是敢动兰登,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这次你冤枉我了,让他痛苦的不是我,是亚尔斯。”伊利沙德轻易地甩掉芙蕾拉的手,讥讽地笑道,“把如此优秀的骑士改造成‘血之骑士’,亚尔斯可真是舍得。”

“血之骑士?”芙蕾拉非常愕然地看看他,又看看下面的兰登。

“似乎你不知情。兰登·切诺雷曾经喝下过改造‘血之骑士’的药水,不知什么诱发了药效,我的人正在帮助他。”伊利沙德向下看去,明灭光芒照亮的是维格的脸。

芙蕾拉面上血色尽失,她想起离开落暮山时,兰登为了她喝下的某种药水,库珀确实说过,那是改造血之骑士的药水。她滑落到地上,跪伏在栏杆前泣道:“对不起,兰登,对不起……”

“我的牧师好象到极限了。”伊利沙德冷酷的声音插进来,“圣光一旦撤去,他很快就会变成血之骑士,你跟那些怪物打过交道,应该知道变成了血骑,接踵而来的就是死亡。”

“死亡”这个词在她脑里回旋,几乎击溃了她所有的意志。用最后一点意志支撑着,芙蕾拉站起来抹去眼泪,看进伊利沙德的眼睛:“你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他,不然你不会带我来看兰登这种遭遇。”

伊利沙德笑了下算是默认:“你知道我的条件。”

手指抽搐般颤动,理智与情感的斗争反应在她游移的手上,终于手挪到腰腹处,探进衣服里慢慢摸出墨绿色的水晶球。

“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她闭上眼,抖着手交过去。

伊利沙德接过水晶球左右查看,眼里没有狂热,声音也依旧冷淡:“怎么使用?”

“兰登没事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伊利沙德沉吟了下,回道:“好吧。不过你还是回原来的房间,这里不适合你待着。”

“我要留下。”

“那么我们走,你自己下去救你的丈夫。”

芙蕾拉握紧拳,冷冷道:“没有正确的办法,就算拿着秘方你也永远不知道里面记载了什么。”

“所以我更不敢怠慢。他现在是我们双方的人质,不是吗?”伊利沙德束手立着,似笑非笑。

两个仆人站到芙蕾拉前面做出请的动作,芙蕾拉恨恨地瞪了伊利沙德一眼,又忧虑地看了一会兰登,百般无奈地随着两人离开。

“听我说,小家伙,那家伙在骗你,刚才没有任何邪恶的气息,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在改造血之骑士。”一回到囚禁的房间,炙龙就迫不及待地钻出意识说话,“那个老法师不是也说了吗,只是改造血骑的其中一种药水,放心,那小子不会有事的。”

“谢谢你,炙龙。”芙蕾拉松了口气似的瘫坐到地上,紧紧揪住地毯厚厚的毛绒,“可是兰登受到的痛苦是真的……”

“所以你还是干脆地交了出去。”炙龙啧了几下,闭上嘴。

“有说废话的时间,还不如赶紧找找逃出去的办法。”芙蕾拉嘟哝了一句,抬起的脸已经换上肃然的表情。

******

水滴的声音敲醒昏沉的大脑,兰登用力挣脱黑暗的束缚,猛然睁开了眼。手脚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身体沉重得仿佛刚经历一场恶战,而他的记忆,从昏迷开始就中断了。他敏捷地坐起身,环顾一下周围。这是一个比较小的房间,仅有的几样家具,简洁的像个客房。兰登的眼里闪出精亮的光芒,锐利地扫视着房间,注意着一丁点微小的动静。把他囚禁在这里,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对方是谁?

脚刚触到地上,床的周沿就亮起一个圆形的魔法阵,他吃惊地抬离脚,光芒立刻暗了下去。兰登这才发现,木质地板上刻有细如发丝的魔纹。

“你最好别离开魔法阵的范围,不然你会后悔的。”门悄然打开,维格像幽灵一样立着。

兰登微微眯起了眼。从见到维格第一眼起,他就产生了一种像是由阴暗滋生出来的粘稠感觉——这不该是一个牧师带给人的感觉。他总是在注意着对方,可惜,还是被暗算了。此刻看到维格,他来不及生起愤怒,没有保护好芙蕾拉是他最为痛心的事。

“芙蕾拉呢?”兰登敛起所有情绪,沉声问道。

“不愧是夫妻,问的问题都一样。”维格依然立着不动,有所忌惮地与兰登保持着安全距离,“她比你的情况要好。”

“她在哪?”

“有人想见你。”维格转身欲离去,又回过头冷冷道,“再次提醒你,最好别离开魔法阵,如果你不想杀死你妻子的话。”

兰登惊了一下,正想追问,维格已经闪得不见人影。片刻后,有女佣进来给他送食物,她用带轮子的小木板搁着托盘从门口远远地滑到兰登那里,好象被事先警告过一样不敢靠近半步。兰登扫了眼食物,尽管饥肠辘辘,还是不屑地撇开头。

“放心吧,绝对没有下毒,兰登将军。”

兰登抬头看对面,与芙蕾拉不一样,他见过特拉巴皇族的画像,很快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用克制住的平静语气说:“原来是你,伊利沙德。”

伊利沙德做出礼节性的微笑:“请原谅我的唐突。”

兰登站了起来,魔法阵的光线映亮他坚毅的下巴:“这里不需要客套,你的目的也不可能达成。”

伊利沙德有点得意地笑道:“至少我已经达成了一个目的——神之金属就在我手上。”

“你对芙蕾拉做了什么!”兰登急步上前,刚迈了一步,魔法阵里旋起的风柱挡住了他。

“只要你不出这个魔法阵,她就能活得好好的。”伊利沙德手一挥,风柱立刻消失,“这个魔法阵与她房间里的魔法阵相连,如果你离开这里,那边的魔法阵就会起爆。”

“你!”兰登的眼神凌厉得几乎可以杀人,可伊利沙德只是漫不经心地眨了眨眼。

“我也接受着贵族教育长大,怎么可能对女人做出失礼的举动。秘方是她自愿交给我的,因为她选择了与我合作。”

兰登爆发出一阵大笑,冷冷盯住他:“你以为这种话能够骗住我,甚至说服我效忠你吗?”

“兰登将军,你是个有勇有谋的人,应该很明白现在的形势。就算你剑术了得,武艺超群,你可以保护心爱的女人周全吗?就是现下,只要我愿意,我马上可以杀了她,你,又能怎么办呢?”伊利沙德用平静的话语剖出严酷的事实,“神之金属就在芙蕾拉·芬顿身上的消息已经在西大陆传得沸沸扬扬,有多少眼睛在虎视眈眈,赤手空拳、毫无依靠的你们,能够侥幸躲过几次暗算?难道你想让你的女人过一辈子躲躲藏藏、战战兢兢的日子?”

“你的处境也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前皇太子殿下。”兰登故意将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

“我一直在等待,既然我得到了神之金属,接下来就是我的时代,你可以好好看着,当然,我更希望你能够参与进来,征服世界是每个男人的愿望。”伊利沙德的语调忽然变得鼓惑,“不是效忠什么人,是为自己而战,为自己想保护的人而战。而我,为你提供枪和盾。”

============================================>

写书需要鼓励,请不要吝啬您的留言,冷冷清清的讨论区真的很让人心灰。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一五章 病因
(更新时间:2006-10-31 22:50:00  本章字数:3816)

“太棒了!”芙蕾拉高兴地低呼一声。她用普通五系魔法无法屏蔽的精神魔法,终于探测到整个房间魔力最弱的地方——提供清水的水管。有了突破口,破除这个结界是迟早的事。
她兴奋地搓着手。理论上再强大的魔法结界也存在着弱点,在结界的某个地方有完全没有分布到力量的“盲点”,虽然魔法打到结界壁上会被消抹掉,但是盲点的地方就会残留下魔法的些微痕迹。只要找到这个盲点,就好比在装满水的牛皮囊上戳出一个洞,整个结界就会崩裂。这是每个魔法师都知道的理论,之所以结界能困住魔法师,是因为被困者往往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找到盲点。

但是她会找出来。

芙蕾拉站在水管前,平举的手掌亮起淡淡红色的光芒,这些光芒附到墙上,慢慢显出一个不断波动的圆圈,红光如水一样流转着,她耐心地等待盲点的出现。

突然传来门把转动的金属声,她一惊,赶紧把魔法撤去,心慌下用力过猛,上半身扑进蓄有水的水池里,从头到腰一片湿迹,很是狼狈。

伊利沙德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他似乎觉得好笑般扯了下嘴角,慢悠悠地说:“出去散下心吧,芙蕾拉小姐。”

芙蕾拉慢慢抹着脸上的水珠,借以掩饰情不自禁流露出的微笑。居然有这么好的事!她正在想办法探测外面的情况寻找逃跑路线,伊利沙德竟主动邀请她走出囚笼。她故意做出很冷淡的样子,仰首回答:“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兰登怎么样了!”

“逐渐康复中。他可是我换取神之金属的重要的人,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伊利沙德露出让她讨厌的假笑,“如果你美丽的容颜在这封闭的空气里像花儿一样枯萎,我的罪孽就大了。请吧,芙蕾拉小姐。”

芙蕾拉抿紧了唇。至少在她说出方法前,兰登是安全的,得在那之前把他救出来。她深深呼吸一下,妥协般的松下戒备的身体,就在挪动脚步前,伊利沙德却抬掌阻止了她。

“这样是会生病的。”他皱了下眉,头微微一侧,身后的三个女佣乖巧地上前,每个人人都托着华丽的服饰,把芙蕾拉团团围住。芙蕾拉狠狠瞪了伊利沙德一眼,认命地跟着女佣转到幔帐后去更衣。

“特拉巴的服装真的很适合你。”看到换装后的芙蕾拉,伊利沙德满意地眯起眼,“尤其配这张冷冰冰的脸。”

芙蕾拉干脆扭过头去不理他,在伊利沙德和女佣们的圆箍包围下第二次迈出这间关了她不知多久的房间。门外的随从一下子靠过来,他们个个精悍,可是不一定抵御得了魔法师的突袭。除了伊利沙德,这些人中再无另一个魔法师,这显然是对芙蕾拉的一种轻视。

“你不怕我跑了吗?跑了以后再回来救兰登。”芙蕾拉冷笑道,“至于神之金属,我也有办法重新拿回来。”

伊利沙德扬起嘴角,傲然说:“你一旦跑了,就不可能救回你的丈夫——地毯上那个魔法阵和他房间里的那个相连,只要你离开,那边就会爆炸,反之也一样。”

“什么?!”芙蕾拉惊慌地往后看去,伊利沙德隐着笑意的声音缓缓传来。

“不用担心,我已经停止了魔法阵。不过未经我允许离开这房间的话……”说着威胁的话,转回来却是一张神情优雅的脸,“请吧。”

骤然涌入的强烈光线让芙蕾拉不由遮住了脸,一个黑影孤兀地立在光亮中,她看清了对方,发怔地停住了脚步。

“殿下,已经准备完毕。”那黑影欠下身卑敬地说。

伊利沙德恍若无视地越过他,芙蕾拉被身后某人推搡了下,只能继续前进,走到那人身边时,忍不住停下来,凝视着灰白色的地面,声音平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原来如此。”

维格依然敛目屏息,不发一言。

伊利沙德靠着车厢椅背,把一切收在眼底,默默看了会进到车厢后不停抹平衣服上褶皱的芙蕾拉,忽然发问:“你恨他吗?”

“要恨的话,不是该恨身为主谋的你吗?”芙蕾拉尖锐回了句,“我会来这里……不完全是他的错……”

说完,她转头看窗外,再也不愿搭理伊利沙德一句。喷泉池漫射出来的阳光映入眼中,她被这黄金般的光泽刺痛了眼,骤然盖上眼帘。

因为那映射着阳光的低垂的头,让她无法拒绝。柔软的随风飘荡的金色,却是她心底永远的伤痕。

******

马车在城中心不远处停下,伊利沙德兴致很好地邀芙蕾拉下车散步。慢慢踱在主干道上,芙蕾拉在心里默记道路分布,物色合适的逃跑路线,一边敷衍地听伊利沙德的介绍。

“……这里原来是个大集市,可算是本国最热闹的边境交易场所,不少人跋山涉水、赌上一切地来到这里,就想掘到一桶金。不过实行新国王颁布的所谓整治方案后,这个市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