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07节

龙魂曲_第107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翻出几个红土般颜色的表面粗糙的小圆球,和一个魔法卷轴,“这个是雷震球,扔在地上可以制造火焰、雷声和烟雾;这个是能使用三次瞬移术的卷轴。这里只有一个魔法师,而且多半不会亲自动手,所以这两样东西应该就可以让你们顺利逃脱。”

芙蕾拉说完,把这两件老哈德的压箱宝贝毫不可惜地塞进呆愣的卡米罗手中。

“喂,听清楚我的话没?”

“你,你……”被摇晃了几下,卡米罗终于回过神来,“你这么细的腰,竟然藏了那么多东西啊……还有,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打雷球?遗……书?”

“是雷震球和瞬移术!哎呀名字就不用记了,记得用法就够了!这个球是制造状况转移别人视线的,这个卷轴是帮你逃跑的。”

“这个莫非是……魔法?”卡米罗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

“没错。”

卡米罗手一抖,差点把东西全掉到地上:“你是……魔法师?”

芙蕾拉望着花园,漫不经心回道:“是的。”

卡米罗哇的大叫一声,吓得芙蕾拉赶紧捂住他的嘴。

“我……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魔法师。”卡米罗小声说。

芙蕾拉显出“属于魔法师”的高深微笑:“你要使用这些东西还有个条件——帮我救一个人。”

“我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救你男人是吧?真是的,身为男人居然要一个女人救,真是太丢人了……”

“再啰嗦,把东西还给我!”

“好吧好吧,你说,我听。”

“他就关在桂树后面的房子里,大门左转再右转、右转、左转一个大圈,第三个房间。”绕来绕去的方位一点都没难倒卡米罗,确认了这一点芙蕾拉继续说道,“必须救出他是因为要想使用这个瞬移卷轴,就要由我的精神力驱动,只有兰……呃,温特的身上带有我的精神力。这个卷轴一次能让你移动到十米外,你得研究好逃跑方向。”

“魔法师不是可以一下子跑到几里外吗?”卡米罗困惑地端详着卷轴。

“那是传送阵,而且只能由魔法师使用。”芙蕾拉的目光漫散到桂树后面,轻轻说,“告诉他,当他离开时,我一定不会在房间里的。”

卡米罗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这时地板又一阵轻微晃动,餐桌开始下沉了。

“这个还你,这样你就可以自由进出府邸所有的结界了。”

接到扔回来的流星石,卡米罗愣了愣,问:“那你呢?”

“我对这里的人来说还有用,不用担心我,我也会帮你掩护的。”芙蕾拉笑道,把卡米罗推向桌子,“他就拜托你了,别忘了跟他说那句话,不然他不会走的。”

卡米罗坚定地一握拳,说:“放心吧,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当身体缓缓没入黑洞,只剩下头部时,他忽然暖暖地笑起来:“桑妮,和你——你们结伴而来的这一路,很开心。”

芙蕾拉也笑着,只有心脏剧烈的咚咚声响在耳边,直到地板缝合,房间恢复原样,她才使劲摇去这份惶恐,远眺着窗外,合着心脏跳动的声音默数时间。在这凝固一般的时间里,她忽然深吐一口气,对自己鼓劲说:“好了,开始吧。”

对自己使用幻术的魔法师恐怕是最倒霉的了。她啼笑皆非地想着,嘴里不停歇地念诵着咒语。一片金光在眼前漫开,渐渐氤氲她的意识。所有心底的恐惧都翻涌出来,红色的血,模糊的脸,凄婉的呼喊,无边的心痛……

“啊——!”一点也没留情的幻术起到了效果,芙蕾拉痛苦地卧在门后,紧紧揪住地毯,脊背不断撞击着房门,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声响。

守卫很快发现到不对劲,开门后的情景更是吓坏了他们。当伊利沙德和维格赶来时,芙蕾拉依然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上,没有人敢靠近颈部袅袅散出黑烟的她。

“暗黑力量!”维格惊呼道,立刻隔离开伊利沙德,为自己蒙上层圣光后,果断地横抱起芙蕾拉往地下室走去。

******

经过一段圣光治疗,芙蕾拉看上去安稳不少,伊利沙德看着她,依然不放心地问道:“怎么样?”

“已经抑制住了,只是……”

“怎么突然有暗黑力量出现?”伊利沙德在房间里仔细检查过,结界完好无损,看不出被侵蚀的痕迹。

“这正是我发现的奇怪现象,殿下,这股暗黑力量似乎不是被圣光净化掉的,而是……而是自己忽然消失了。”

“问题出在她身上吗?”

“不。也许,这根本不是暗黑魔力,而是其它的东西——比如幻术。”

“可是结界里没有魔法使用的迹象……哈,我差点忘了,她可是亚尔斯的龙魂将军。她费尽心机这么做,是为了……”伊利沙德目光一凛,接着就听到地上几下沉闷的爆裂声。

“看好她!”伊利沙德恨声说道,飞快离开。事发地点弥漫着刺鼻烟幕,他挥来风卷走烟雾,手下在边上诚惶诚恐地禀告:“犯,犯人已经被劫走……”

“还有呢?”伊利沙德冷着一张脸问。那守卫顿时吓得无法开口,另一人匆忙地跑来:“殿,殿下,兰登·切诺雷逃走了!”

伊利沙德忽然发出荷荷的低笑,射进烟雾里的目光含着冰般的冷意。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一九章 求婚
(更新时间:2006-11-26 19:05:00  本章字数:5251)

芙蕾拉从昏沉中苏醒,触到伊利沙德阴森森的目光,不可抑制地泛出笑意,她知道,兰登和卡米罗他们顺利逃走了。
伊利沙德看着她舒展开的眉眼,相当不爽地哼了一声:“是不是该恭喜你计划成功?”

“什么计划?”芙蕾拉皱着眉困惑地问。这表情倒不是全装出来的,似乎下手重了点,脑袋依然余痛阵阵,有一下没一下地钝击着头部。

“我是低估了你还是高估了兰登·切诺雷呢?撇下女人自己逃跑——哼哼,亚尔斯的骑士原来是这样的。”

芙蕾拉翻翻眼睛不理他,她又不是骑士出身,犯不着为这种挑拨之语勃然大怒。

“你似乎很得意,芙蕾拉·芬顿,可你马上就会后悔的。”伊利沙德阴阴一笑,“葛南顿将被灾难笼罩。”

“你,你想干什么?!”芙蕾拉一震,想起伊利沙德冷酷的手段。

“这话该我来问你才对!”伊利沙德怒吼道,“你把那个从琼斯罗带来的强盗也放走了!他身上还带着热病!瞧瞧你干了什么,芙蕾拉·芬顿!”

芙蕾拉惊得跳起来:“什么!热病?那为什么不给他治疗?!”

“这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他在哪里?你一定知道他们在哪里!”

“我不知道,不知道!”芙蕾拉叫道。她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呻吟和呼喊仿佛就在耳畔,她急切地扯住伊利沙德问道:“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伊利沙德冷冷地说,“就算用全部人力去搜寻,也敌不过病毒扩散的速度。无论如何,葛南顿人民是躲不过这一劫了,唯一的区别只是死一部份人还是死全部的人。他们都是被你杀死的,芙蕾拉·芬顿。”

最后一句如霹雳般击中芙蕾拉,残留在大脑表层的幻术张扬卷来,她的眼神渐渐涣散,眼前忽然湮成血红一片,无数身影挟着冷风晃过她,消失在无法触摸到的彼方,血色的尽头慢慢滚出一个沉闷的声响,如巨石般碾过来,将她整个压住。

——都是被你杀死的,都是因为你而死的……

“不——!”她揪紧脑袋,在床上痛苦翻滚,那一声声嘶吼带着啼血般的悲恸。

伊利沙德起先只是有所意外地观察着,当发觉这不是演戏后,才紧张地唤来维格。圣光清凉的润泽下,芙蕾拉慢慢安静下来,嘴唇被咬出道道血痕,绽出星星点点的血珠。伊利沙德擦去这些血迹,若有所思地端详着染血的指尖。

******

寒气在湿润的雾里漂浮,恐惧在黑暗的幕后嗤笑,明明前方有着一定要抓住的目标,大地却粘住她的行动,让她与前方目标的距离越拉越大。一道插满刀刃的沟壑挡住她,她犹豫再三,决然地迈出脚时,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拉住了她。

——不,你还不能去。

她诧异了一下,侧首瞟身后,前方还是浓稠的黑暗,而后面却开始渗出一丝丝微弱的光线。

——可是,可是我必须过去……我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跟他们说……

——不需要,你只要好好地活着,就够了。

那声音似乎是光线发出的,随着话语光线逐渐扩大,艰难地冲破黑暗的束缚。

——可是,因为我他们才死的,是我……

——那么,就代替他们好好活下去。

——可是,又有人要因为我而死了……

——那么,就尽力去救他们。

光线蓄积足了力量,猛然扯散黑暗,黑色的浓雾在光明的照耀下化成团团碎絮四散飞舞,而她则被这股力量弹出了那里。

“醒了?”完全不同于刚才那温暖声音的冰冷,伊利沙德坐在床的对面,支着下巴平静地看着芙蕾拉,“就算为了兰登&#·切诺雷,有必要做到这样吗?”

芙蕾拉恍惚地喃喃了几下“救人”,忽地跳下床,冲到伊利沙德面前喊道:“救人,赶紧救人!药水还有多少?!”

伊利沙德目光闪了几下,依然是平淡的语调:“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光有药水是没有用的。”

“不是有牧师吗?”

“琼斯罗不是维格一个人拯救的。”

芙蕾拉愣了愣,随即喊道:“你也是魔法师,为什么不去救人?!增幅魔法阵你不可能不知道!”

“这正是我在这里等你醒来的原因。卢比庞托山是因为有重重结界隔断,在城里使用魔法的话,马上会让人发现我的踪迹。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目前的确仍是新王陛下的通缉犯。”

芙蕾拉气愤地握紧拳,吼道:“带路!”

“哈哈哈,你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做错事后会尽力去弥补。”伊利沙德忽然大笑起来,“别那么慌张,目前还没接到任何病例报告。”

“一旦热病爆发就来不及了!”

“那你有预防的办法吗?”

芙蕾拉下意识地按住手臂上的小十字疤:“病愈者的血……我的血应该也有用。”她难过地闭上眼,想起那个告诉她这些方法的年轻牧师。蓦地微风刮过,有东西箍住她,然后,一片灼热覆住她的唇,唇与唇的缝间渗进微微甜腥的味道。

大脑没有反应过来前,身体自动做出了反抗。被火球打退的伊利沙德轻抚着嘴唇笑道:“这样我就不会染病了,是吗?”

“伊利沙德——你这个混蛋!”芙蕾拉狠狠擦去唇上恶心的感觉。

“反应也很可爱。”伊利沙德哈哈笑道,扬长而去,“准备一下,去琼斯罗。”

“为什么?”

“病愈者的血——我们不是最需要这个吗?”

******

猜到伊利沙德放她一个人去琼斯罗另有所谋,对于一到目的地就被关押起来这种事,芙蕾拉并不觉得意外。现在的待遇就没葛南顿那么好,她被关在正式的监狱里,外面有几个魔法师看管,虽然从法杖看都是些低阶法师,但他们维持着一个强大的魔法阵,也让芙蕾拉一下子没法逃脱。

一到琼斯罗,医生们就分散到居住区采血,现在他们应该在快马回程的路上,这一点让芙蕾拉有所安心。她抱膝坐在冷硬的石床上,不吵不闹安静地待着。

“为什么不走呢,小家伙?外面的魔法阵麻烦是麻烦了点,但还难不倒我。”

“我还……不能走……”芙蕾拉靠着墙壁,低声说,“在确定没有酿成大错前,不能走。”

“先是连锁阵,再是罪恶感,那男人真是把你吃得死死的。”炙龙嘟哝着。

“我不想再增加我的罪孽了……”芙蕾拉轻轻闭上眼,“兰登……他没事吧……”

“被关起来的人可是你。”

“必须赶紧通知他,别让卡米罗跑到别的地方……瘟疫……怎么会这样……”

******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葛南顿正进行着一场兵不刃血的斗争。大批平民持械冲进市政厅,将市政官员扣为人质,一部分贵族的府邸也遭到冲击,全家被赶到地下室,财产则被哄抢一空。治安队根本没有出动——实际上,在暴动开始前,部队就全副武装镇守在城门和交通要道,阻止企图向其他郡报信的人。

昨天前还是葛南顿最不可一世的贵族官员全部沦为阶下囚,治安长办公室的大皮椅上坐着表情淡漠的伊利沙德,他静静看着窗外混乱的大街,维格在边上同样平静地报告:“市政厅已得到完全控制,不合作的人全部关押在重犯监狱,商会正在控制街上的局面。休斯敦男爵等人要求会见……”

伊利沙德抬手打断他:“论功行赏的时候还没到,告诉他们,想品到最美味的酒就需要耐心。戴维森的情况呢?”

“戴维森将军已经带领骑兵和‘黑鹰’攻下穆索弗。葛南顿、穆索弗、琼斯罗这三座城池落入我们手中,鲁阿·多郡基本已经到手。”

“这里结束了,去琼斯罗。辛普斯既然想出神谴的主意,我也来还击下。”伊利沙德踌躇满志地淡淡一笑,离开喧杂的市政厅。

******

在冰冷的监狱里捱了一夜,看着门口算是丰富的早餐,芙蕾拉长长叹了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