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08节

龙魂曲_第108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气。她实在不明白伊利沙德的意思,要么在舒适的房间里挨饿,要么在简陋的囚室里饱餐,那个家伙好像不折磨下她就难受似的。

啃着暖呼呼的面包,她敏锐地听到脚步声。几口塞完面包,她整理好服饰端坐在石床上,摆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

伊利沙德假惺惺的笑脸果然出现在门外。他瞄了眼餐盘,又看看芙蕾拉,笑道:“处变不惊,果然是不错的姑娘。”

“葛南顿怎么样了?”她侧着身,故意不看伊利沙德。

伊利沙德微微一笑,动手打开牢门拉起芙蕾拉:“担心的话,自己去确认下好了。”

“你搞什么鬼啊!一会把我押到琼斯罗,一会又押回去!”芙蕾拉被他用力拖走,气愤地叫道。

“就是在这里确认。”

芙蕾拉不解地瞪大眼,而伊利沙德再也不多说一句。

日光有点强烈,芙蕾拉眯了一会眼,才发现刺痛她眼睛的光线是一排长矛尖端折射出来的反光,神情肃穆的士兵护卫着一车车装得鼓鼓囊囊的大包裹,缓缓地前进。

“这是……什么?”

“第二批救助物资。要恢复琼斯罗还需要一段时间。”

难过攥住了心脏,无言地看了会运货板车,芙蕾拉轻声问:“葛南顿……也会变成这样吗?”

伊利沙德大概没有听到,径直把她拉到一幢大房子。这里应该是他的据点,黑鹰队员持着一人多高的长弓守卫在周围。那些冷冰冰的弓箭让她想起了什么,扯了伊利沙德几下问道:“那个女法师,你为什么要杀她?”

“跟你无关。”

“你一定很恨她吧……不然以你的性格,一定会把她囚禁起来,想方设法让她归顺。”

“你是不是觉得很了解我?”伊利沙德忽然停下脚步,凑到芙蕾拉面前冷冷道,“为自己操心下吧,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

仿佛被冰水兜头浇下,芙蕾拉怔在当地。伊利沙德冷笑着把她推给佣人:“带下去。”

芙蕾拉懵懂地跟着女佣下去。当她清洗完毕又看到繁复的贵族服饰时,忍不住吼道:“伊利沙德你这个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让人穿这种衣服!”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骂我。”出乎意料的,浴室的幔纱被撩起,柱子上靠着懒洋洋的伊利沙德。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个变态!偷窥狂!”

伊利沙德掏掏耳朵:“这样可爱的你说出这样不可爱的话,还真是可惜呢。”

芙蕾拉气得把外衣掷过去:“把原来的衣服还我!”

“抱歉,不在这里。”伊利沙德捧着衣服,一双眼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只穿一件贴身单衣的芙蕾拉,“如果你不喜欢,也可以穿成现在这个样子走出去。”

芙蕾拉往下一瞄,脸就刷的红了,拉过一个女佣挡在身前,喝道:“滚出去!”

******

伊利沙德心情大好地昂首走着,无可奈何穿戴华丽的芙蕾拉气鼓鼓地跟在后面。她完全不知道伊利沙德的意图,他只是简短地下令让她跟着,就顾自走了。街上的商铺重新开张,一扫上次的“死城”感觉,远远的地方蒸腾着嘈杂。走了一阵,他们来到被士兵围起来的广场,一个官员模样的家伙看到这浩浩荡荡的一溜人,赶紧跑了过来。

“殿下,您来了。物资发放很顺利,民众全心地赞美着您。”

伊利沙德淡淡一颌首,忽然拉起芙蕾拉的手加快脚步登上搭建的高台。蓦然间看到大群衣裳灰暗的人挤在下面争抢着粮食衣物,乱哄哄的声音震得高台的木板一阵一阵跳动,就算芙蕾拉见惯大场面,也不由地呆怔。在她发愣时候,不知谁做了指令,在士兵的呼喝下,平民们很快安静下来,不解地抬头看上方。

“我是伊利沙德·特·莫法雷。”伊利沙德不动声色地振动起风元素开始讲话,只说了一句就被欢呼的人声打断。显然大家都知道这些物资是谁送来的。

伊利沙德噙着一抹满意的微笑作势让他们安静下来,他的话送入风中传到每个人的耳里:“我很难过,疫情如此严重,除了发放食物和药品,我没有办法为你们做得更多,我深深为我的无能感到羞愧。”

下面有人叫道:“这不是殿下的错!上面的人利用了我们,又抛弃了我们!”

他的话引来无数的回应,对当权者的不满瞬时被煽动出来。

“殿下才是最适合当国王的人选!现在的国王是个谋权篡位的卑鄙小人!”又有人喊道。这一次的回应更为热烈。

伊利沙德再次伸掌让场面安静一下:“我相信弥诺托神会做出公正的判决,正如伟大的弥诺托神为你们降下了驱走瘟疫的使者。”他一把将芙蕾拉推到前面:“这位就是带来神的宽恕的使者!”

总算明白为什么老这么倒霉了,肯定跟自己时不时自称或者被称为神脱不了干系。芙蕾拉无力地想着,看到下面那些认出自己的人欢呼雀跃甚至开始膜拜感到相当的郁闷。

神啊信仰啊什么的东西,果然是用来骗人的。她不自觉地抚摸手臂,那上面已经泛起小疙瘩。这一走神让她没有听到伊利沙德下面的演讲,忽然觉得他搭着自己肩的手用劲了一下,然后他严肃的话钻进耳里。

“……遵从弥诺托神的旨意,我将娶神的使者为妻。”

他飞快地揽住芙蕾拉,冰冷的唇压了上去。长长的一吻后,在呼声雷动中,伊利沙德抱起尚怔在惊愕中的芙蕾拉步下高台。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二十章 牵绊
(更新时间:2006-11-28 22:12:00  本章字数:4583)

“伊利沙德!你,你……”离开高台的芙蕾拉回过神来,愤怒地跺着脚,掌中火星四溅。可是伊利沙德毫不在意地轻笑着,手指虚划几下,把芙蕾拉推进凭地出现的传送阵里。
“亲爱的未婚妻,乖乖在房间等我。”

魔法光芒迅速裹住芙蕾拉,淹没她的恼怒。

到了晚上伊利沙德才转回来看她。一进门,芙蕾拉就以杀人的气势冲过来,伊利沙德笑着轻松挪开她揪住自己的手,轻浮道:“如此热烈的欢迎方式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呢。”

“不给你点教训,你以为我好欺负了?”芙蕾拉冷笑着,抹出一片金光直冲他胸口。预期中的效果没有出现,伊利沙德依然浅浅笑着,掸灰尘一样拂了拂衣襟。

“你知道,为什么辛普斯发疯一样地寻找这枚戒指吗?”他举起手,一枚暗灰色的指环套在他的中指上,“这不仅是国王权力的象【炫|书|网】征,还能吸收大部分的魔法攻击,是保命的宝物。虽然少了一部份,但对我来说,足够了。”

想起那个流星石,芙蕾拉可以想象戒指的威力。她慢慢退后拉开两人的距离,一面不甘示弱地说:“太相信魔法装备,终将被其所累。”

“承蒙教诲。”伊利沙德讪笑着走向她,把芙蕾拉逼得更往后退。

“我为之前的冒昧向你致歉,托你的福,我得到了绝对的民心。”

“只是这样吗?你还有其他的目的吧!想借此逼兰登出现。”

伊利沙德赞许地一笑:“算你猜对吧。”

“兰登不会上当的!”芙蕾拉沉声说道。腰部忽然被抵住,原来已经退到床尾,齐腰的床栏让她无路可退,而伊利沙德像阴云一般笼上来。

“那正好,”他绕住芙蕾拉的一束头发把玩着,“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

“什么乱七八糟!我已经……”

“你想说你已经结婚了吗?”伊利沙德微眯起眼,惩罚性地压得更紧,“这里是特拉巴,你们的婚姻是否合法由我说了算。”

“你,你别太过分!”胸口涌起一阵烦闷,精神力自动流转起来,火焰炸开在伊利沙德的前胸,空气里弥漫起焦灼的气味。

“不是说了这是没用的吗?”伊利沙德不悦地皱起眉,放开了芙蕾拉,扳着她的肩强行带到窗前,打开一人高的窗户。夜风掺着月光的清冷翻涌入室。

“月色真美,去赏月好吗?”

明明是命令,用什么商量的口吻。芙蕾拉的牙根有点痒,身体被伊利沙德附上飞翔术悠悠地浮起来。伊利沙德牵引着她往房顶露台飞去,附在她耳边轻语:“结界笼罩着整个府邸,与其做不必要的挣扎,还不如好好的赏月,别辜负了今夜的美景。”

“我才没心情呢!”芙蕾拉使劲扯着手腕,可惜力不如人,硬生生被他安在椅子上。伊利沙德挨着她坐下,仰望天空自顾自说起来。

“月亮是多么奇妙的存在,它皎洁美好,却布满瑕疵,虽然用明亮的光芒极力掩饰,还是被人不经意地发现斑点,就像人一样,无论如何的华服艳饰,光彩夺目,撤去所有光鲜的保护,丑恶的依然遮不去。即便纯洁如月亮,还是有着遗憾的黑斑,更何况人的心呢?表面上温婉善良的人,其实工于心计;表面上忠贞不二的人,其实见风使舵;表面上坚强无畏的人,其实软弱无能。裹在这虚伪皮囊下的心灵究竟肮脏到什么程度,恐怕只有伟大的神才能看得透。”

“别假惺惺地做出虔诚的样子,你这个渎神者!”

“我只是看多了被神遗弃的人,最终放弃了信仰而已。神也很势利,他只会降福给对他有用的人,依靠祷告就企图得到一切的家伙是愚蠢的,想要什么只能用自己的手去实现,即使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好过徒劳的等待。”

“所以你就入侵亚尔斯,为了得到神之金属,得到帝位?”芙蕾拉讽刺道。

伊利沙德忽然捏紧了拳,无形地发出低气压,他沉默了会,似乎缓和了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才缓缓道:“这是我最为后悔的事。”

“那是,要是知道回去后做不成国王了,是我我也会后悔的……”

“住嘴!”伊利沙德忽然吼道,阴鸷地盯着芙蕾拉,寒意越来越甚。

“被说穿心思恼羞成怒了吧。”芙蕾拉一昂首,针锋相对地冷哼。

伊利沙德的拳发出咯咯的声音,威胁的气息越来越重:“对你客气一点,你越来越忘形了。”

“那你杀了我好了,反正东西已经给你,我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他忽然低笑起来:“一副不怕死的模样,其实心里怕得要命吧,你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表面坚强,其实软弱无能的人。”

一句话说得芙蕾拉脸色大变。伊利沙德报复成功,仰天大笑,眼角却瞥到芙蕾拉的脸渐渐阴沉。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被不相称的担子压得过于勉强自己了。”

“你还是在嘲笑我无能。”芙蕾拉冷冷的说。

“同情的成分多一点吧。这不是你能适应的世界,对一个女人而言,你做得不错了。”

“看不起女人你会后悔的。”芙蕾拉起身说,“我要回去了。”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杀那个女法师吗?”伊利沙德冷不丁说道,“想知道的话,乖乖坐下。”

“谁稀罕听!杀一个人对你来说算什么。”芙蕾拉头也不回地走着。

“她曾经是我的未婚妻。”

如他所料,芙蕾拉顿住脚步。

“在辛普斯当上国王后,她转投了他的怀抱,并参与对我的围捕。”伊利沙德冷着声说,“女人就是这样的,身体是她们的武器,善变是她们的本性,谁能满足她们就投入谁的怀抱。”

“说出这样差劲的话,活该你没人爱。”芙蕾拉转回来,原本一点点同情因为他后面的话消失一空,反唇相讥道。

他在月光下惨然一笑:“是啊,我一直就是个惹人厌的人。母亲为了生我差点丢掉性命,从此极度厌恶我。当上皇太子后也始终遭受各种质疑非难。去年发生了严重的腐败案件,所有的证据都指证我是幕后人,上书废除我的人数不胜数……”

他吸了口气,语气再次发出小小的激动的颤音:“但父王相信我,只有父王相信我!所以我要得到神之金属,得到父王一心想要的神之金属!可是……如果我不去亚尔斯,父王也许就不会死……辛普斯如何跟我争权斗势我都无所谓,唯有暗杀父王这件事,我绝对不能饶恕!”

可是,杀了特拉巴国王的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吗……芙蕾拉小心翼翼地问:“那……如果你知道凶手是谁,你会怎么做?”

伊利沙德瞥她一眼:“你会怎么做?”

芙蕾拉噤声,有点心虚地转开目光。掠过萧条城市的风肆意钻进她的衣领,她下意识地抱起双臂,而伊利沙德忽然拥住她。

“伊利沙……”

“一会就好。”

听到他那比秋水还要寂寞的声音,芙蕾拉的心不禁也大片大片凉了下去,从他身体传来的温度暖融融的,柔和地抚慰着瞬间悲伤的她。

好吧,就一会。她劝着自己,轻轻阖上眼。

******

“赏月”的结果就是感染风寒。伊利沙德嘲笑她身体太差,芙蕾拉则一口咬定是他故意害自己。不管怎样争论,芙蕾拉终究还是病怏怏地靠在床上,维格捧着一堆书陪坐一旁。

“这个样子我又不可能逃跑,不用特意监视我。”

维格刷的翻过一页,没有理她。

“你为那些人做了安魂祷告了吗?那些……被射杀的人……”芙蕾拉平静的语气下隐着深深的愤怒。

“谁说他们死了?”维格盯着书忽然说了一句,“他们只是被集中到一处地方接受检查而已。”

“什么?!那你,你……”想到维格的确一个字都没表示要杀了那些人,本要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