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12节

龙魂曲_第112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利沙德终于低头看维格,怒意一闪而过,“是什么时候中了他的暗算?!”

伊利沙德扯着他的领口硬把他拉起来吼道:“什么时候与他交过手了,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这个笨蛋!”

“殿下……”黯淡的眼睛重新凝聚起欣喜的光彩,维格直直望进伊利沙德的眼里,“我不想让殿下为这种事分心,虽然挨了他一下攻击,但他很快跑了,我也只是让下面加强防御。您遭受诅咒时,我知道是我的大意害您成了那样,我……我不敢向您报告……对不起,殿下……”

他闭上眼,细长的眼线微微颤抖,结出晶莹的泪滴轻轻滑落到伊利沙德手上。

“但请您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背叛您!”

“你以为我会蠢到信那家伙的话吗?”伊利沙德扶住维格摇摇欲坠的身体,法杖滑到手中,准备已久的咒语引导着风元素卷起平地大风。狂风强劲地吹开浓雾,外面的景色一块块清晰起来。伊利沙德挑衅地回瞪黑术师,可是噙在嘴边的笑很快凝固了。

就算雾气散尽,他们所处的地方却不是蒙多哥城门前。

“没用的,这是我的空间。”黑术师带着猫戏老鼠的快意沙哑地大笑起来,“杰出的魔法师伊利沙德王子,也不过如此。”

维格咬紧牙弹去被黑术师引导出的秽气,再一次挡到伊利沙德身前。之前刮起的风只剩余劲在上空盘旋,一圈一圈,一下一下,徒劳地冲击着边壁。风带着呜咽,如困境中的野兽绝望地嘶吼,越来越大声……

越来越大?

像是察觉到异常,三人同时向上望,耳边炸开山石崩裂的巨响,地动山摇,暴风摧枯拉朽地侵袭这方天地,外界的自然元素流通进来,种种迹象表明,空间破裂了。然后,一个声音直刺刺地插进来。

“伊利沙德,你这个笨蛋在里面这么久搞什么啊!”

伪造的景物迅速褪色,红色的飞龙在弥漫雾气中显现,芙蕾拉横眉竖眼地瞪着他们,手中魔法不断打向黑术师。被逼无奈下,黑术师放出两个诅咒之火抵挡一下,一闪身消失不见。

环视周围,他们依旧在城门前,维格脸色苍白,还是不敢大意地护住伊利沙德,静静感知了一会,出声道:“不见了。”

伊利沙德按着他的肩淡淡道:“进城,你去休息吧。”

维格顿了一下,蓦的回身跪地说:“殿下,请惩罚我吧,让您接二连三遭遇危 3ǔωω.cōm险,实在是万死难咎。”

“叫你进去就进去。”伊利沙德不耐地拎起他,推搡了一把。维格踉跄了几步,深深看了伊利沙德一眼,垂下头默默转身。

“看什么,还想嘲笑我吗?”伊利沙德扫了芙蕾拉一眼,看上去心情极为恶劣。

“当然要嘲笑你,部队冲进去,主帅却被敌人抓了,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芙蕾拉望着维格离去的背影,语气忽然放缓,“但没想到像你这种自私冷酷的家伙,居然会去救他。”

伊利沙德只哼了一声,罕见地没有反击,沉着一张脸走向蒙多哥。

“那个黑术师还挺厉害的,如果不是察觉到那么一丁点你的波动,我还真找不到被他隐藏起来的结界呢。他是谁?那么危 3ǔωω.cōm险的邪法师怎么没见你们通报其他国家啊?这可是违反魔法师协议的——你在不在听啊,伊利沙德,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什么态度啊你!”

“女人就是女人,啰里啰唆,烦个不停。”伊利沙德忽然抓住她,手上一用劲,借助风把她推到前面。芙蕾拉“哇”了一声,失去平衡地与前方的维格撞到一起。

摔个四脚朝天的芙蕾拉正准备跳起来还击,却立刻变了脸色。土地不知何时陷下去,粘住她的行动,转头看维格也是一样的情况。发出火焰将土壤烤硬后两人扶持着站起来,灰色的雾气再次蔓延于眼前。那暗哑的笑声像亡灵一样飘散在四周。

“来来去去同一招,也不怕丢脸。”芙蕾拉讽刺了句,正准备施展魔法,边上已经响起维格祈祷的低语。圣光稀释了雾气,但他的脸色又白了一层。

“想用刚承受了诅咒的身体跟我对抗吗?不要太勉强自己哦,可怜的小牧师。”散布在雾气里的声音诡异得不真实。芙蕾拉赶紧抓住维格的手,满掌触目惊心的冰凉让她焦急起来。

“别动用神力了,交给我就行!”

“必须要净化……”维格紧紧闭着眼,平静的话语里带着勉力支撑的颤音,“不然的话,会伤害到殿下的……”

“你要是死了怎么办!”芙蕾拉恼火地偏转头,高举火金短剑与外面的炙龙取得联系,金光漫射,在纠缠的雾气中扯开一道口子,炙龙轰的闯进来,振动飞翼撕裂结界。

“快走!”芙蕾拉回身拉维格,却发现他定在地上纹丝不动,高声又唤了一次,“维格,快走!”

“没用的。”黑术师飘缈的笑声无处不在,“想用你那一点力量跟我对抗,真是愚蠢得可笑。”

肆狂的笑声闷雷般滚动,阴云迅速密集起来,黑术师的话缓缓地,冰冷地响起。

“血之玫瑰即将盛开。”

炙龙立刻把芙蕾拉扔到背上高高飞起,忍不住回头望了她一眼,而芙蕾拉的脸已经毫无血色。聚集万人的生命,倾灭城市的威力,从邪恶魔界带来的强力诅咒——“血之玫瑰”,这个百年前曾在大陆引起巨大恐慌的名字,再一次重现人间。

“他站的地方正好是阵心,不过,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抵挡不了多久。”炙龙望着维格说道,“你要怎么做,小家伙?”

城市周边已经升起层层叠叠的血色气团,像是慢慢绽放的花蕾,闪动着残忍的冷光。“玫瑰”之中亮着一点银光,顽强地与之抗衡,但是在血红的扩张凌压下逐渐暗淡下去。

“蒙多哥的不堪一击就是为了诱你进入,感谢你的合作,伊利沙德王子。”

“辛普斯居然堕落到和邪法师合作,特拉巴算是败在他手里了。”伊利沙德依然冷言冷语,但他微颤的手指暴露了内心的紧张。黑术师立在远远的山头,没有一击能毙的把握不能轻易攻击。他稍稍往上瞟了瞟,空中的芙蕾拉神情肃穆,应该也在想对策。目光再次投到前方,维格的身影在一片血光中已经模模糊糊,不断明灭的银色光芒就像他无声的挣扎。

笨蛋!伊利沙德狠狠攥紧拳。血色渐渐渗透他的视野,在窒息般的沉闷快要压痛他的胸口前,他举起法杖,准备不顾一切地救出维格,即便因此提前引发“血之玫瑰”。

“等等,伊利沙德。”脑中忽然响起芙蕾拉的声音,他愣了下,不动声色地听着,“诅咒其实就是挑拨起人心底最恐惧最绝望情绪的一种精神攻击,这样的话,我有与它对抗的信心。维格所处的正是诅咒的中心,等我压下诅咒后,你再去救他,不然魔法会立刻发动,而你也会让他的努力白费的。”

伊利沙德慢慢放下法杖。与此同时,龙声咆哮,阳光从堆积的阴云里成簇扎向大地,漂浮的血雾被镀上了金色,像积雪一样以不明显的速度消融着。维格身边的血雾也在慢慢被驱赶,伊利沙德一动不动地盯着那里,手中法杖紧了又紧。忽然,他微微皱了下眉,敏锐地发现诅咒的血雾在回弹。

百年前就恶名远扬的诅咒法术,果然不是能轻易压制的。

伊利沙德扬起法杖,苍岚之风平地翻卷,硬生生冲开血雾,将维格带离阵心。风中接连响起两声模糊的叫喊,血色和金色忽然激烈地撞在一起,爆发出震天的轰鸣。混乱中,伊利沙德撑开结界,将注意力全部放到面如金纸的维格身上。

“起来,维格!你是笨蛋吗,都不会跑!”他粗暴地抓着维格的肩使劲摇晃。维格轻轻喘出几口气,还未开口,一股鲜血先从嘴角流出。

“抱歉,殿下,我没有保护好您……”维格巍巍开合着嘴,眼睑剧烈抖动却没有力气睁开。

“我还没软弱到那种程度!”伊利沙德吼道,想要扶起维格,却发现维格脖子以下都布满了红斑。他全身软绵绵的,脸色和衣服一样白,只有鲜血画出惊心的轨迹。

“你,你把诅咒都吸到自己身上了吗……”震惊之下,伊利沙德的手指悬在维格皮肤上,颤抖着久久不能落下。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只需要你的忠诚,并不需要你的命!”

“殿下……”在伊利沙德的怒喝中,维格却微微笑着,眼睛终于睁开一条缝,眼里跳跃着与死灰面色完全不同的,灿烂的光芒,“我一直有着为您而死的觉悟,但真到了这时候,却发现我并不想死,我想一直一直地留在你身边……”

他努力伸直手,去够逐渐看不清的伊利沙德的脸,温柔的笑在生气渐褪的脸上凄婉绽放:“可惜,我做不到了……”

殿下,谢谢您来救我,我想这是神对我唯一的恩赐。

殿下,请带着我的祝福戴上属于您的王冠。

我,爱你。

永远不可能说出来的话凝成最后的笑,流逝在悲鸣的风中,剩余的神力化成小小的光球,轻轻没进伊利沙德的胸口,代替牧师沉默地,执着地,守护王子殿下。

====================================================>

【哇,我写了,我居然写了,我真的写了,一直在想要不要把那三个字那么不含蓄地写出来,果然还是控制不了邪恶的手指。战争写得挺乱,反正打得很容易就是了,我就顾着YY最后几行了^-^小小地恶趣味下,本小说不是耽美文哦!】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二十四章 嫉妒
(更新时间:2006-12-17 17:50:00  本章字数:5891)

两股力量相撞的冲力将芙蕾拉从空中掀落,本能向炙龙伸出的手抓了个空,她惊慌地闭上眼,身体沉沉地穿过风,自行流转的精神力终于在触地前那刻聚集起风元素托住身子,然后一团温暖忽然裹住她。
“兰登?!”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稳稳地把她接在怀里的人正是兰登。两人在这时重逢,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相视许久后,兰登小心扶起她,轻声问:“摔疼了吗?”

“没有。”芙蕾拉惊喜地望着兰登,“你,你怎么来了?”

兰登抬头望向远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黑术师原本立着的地方,站着一个熟悉到令她不敢相信的身影。

“谢尔曼……”她喃喃道,使劲扯动兰登,“那是谢尔曼吗?是他吧,是他吧!”

“是的。”兰登低头看了她一眼,很快转开视线。

芙蕾拉忽然惊叫道:“那里有黑术师啊!谢尔曼危 3ǔωω.cōm险!”

“没事的。”兰登捞回想要跑过去的芙蕾拉,“法师已经死了。”

她眨了几下眼,轻轻说:“这样啊……”

难怪“血之玫瑰”会忽然失控,又那么迅速地被她的魔法压制住,原来引导魔法的黑术师死了。就算擅长运用各种诅咒,还是敌不过一把小小的匕首,力量这东西,真的没有绝对的大小。

兰登异常冷漠地扫了眼风暴中的伊利沙德,箍住芙蕾拉的腰,低声说:“走。”

“诶?可是……”

兰登扳回她看向伊利沙德的头,夹紧胳膊,不容置疑地迈开步。

“等等,兰登,我现在和伊利沙德是合作关系,所以……”芙蕾拉瞟了下兰登绷紧的下巴,立即敏感地意识到不对劲,“你怎么了,兰登?”

“先去和谢尔曼汇合。”

“可是,蒙多哥……我答应伊利沙德……”她踉跄地跟着,风不断灌进嘴里,让她气息不顺。

“那是特拉巴的事,你掺和进去算什么!”

兰登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责备,芙蕾拉愣了下,温声道:“那只是交易,我并没有背叛亚尔斯的想法。还有,兰登……”

兰登不搭理她,脚步越来越快,芙蕾拉脚下一绊,险些摔倒,这才让兰登停下来。芙蕾拉呼呼喘着气,指着谢尔曼在的山头说:“这么远,你准备走到什么时候去。”

“夜息在前面接应我们。”

“根本不用那么辛苦的。”芙蕾拉踮起脚拉出兰登脖子上的魔法吊坠,在上面画了个魔纹,轻声念诵咒语。吊坠发出淡淡的白光笼住兰登,风声啸啸,两边景物飞速变幻,等停止下来,他们已然站在那座山脚下。

“你身上有我的精神力,可以跟我一起使用短距离的瞬移术。”芙蕾拉唤来炙龙,笑着和兰登招手,“我先上去了。”

山顶上卧着具干瘦的尸体,边上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淡漠注视着刚进行过激烈战斗的寥然战场。风声渐厉,他冷硬的唇角露出一丝罕见的微笑,预知般地转身轻轻抬起双臂。

“谢尔曼——!”从空中跃下的芙蕾拉准确无误地扑进谢尔曼的怀里,毫无顾忌地揉着这位以冷漠出名的夜息将军的脸,声音里带上了哽咽,“终于见到你了……”

谢尔曼轻拍她的背,柔声道:“我知道发生了很多事,很抱歉,没办法帮到你。”

“看到你好好的太好了……”在这个浑身散发冰冷的人的怀抱里,芙蕾拉却感到由衷的温暖,索性放声大哭起来,“那么那么久没你的消息,我真怕……真怕你……”

谢尔曼不再说什么,任由冰冷的眼泪慢慢渗透自己的胸口,一直到兰登出现。谢尔曼对兰登苦笑了下,拭去芙蕾拉的泪:“这里不是哭的地方。”

芙蕾拉听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