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15节

龙魂曲_第115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地把水晶球往怀里一塞准备小酣一会,沉重的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开门,有萨肯的紧急情报。”

======================================>

那个啥,抱歉我回来了,撒花,放假放假了!

话说,下面这个推荐是按什么判别的……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通牒
(更新时间:2007-2-1 18:03:00  本章字数:3545)

门外的谢尔曼带着一贯的冷漠,严峻地说:“萨肯向亚尔斯宣战了。”
一口气抽得几乎噎到自己,芙蕾拉叫起来:“这么③üww.сōm快!”

“萨肯声称亚尔斯绑架了克里斯琴,要求七天内交人,不然就向莱多发动进攻。”

“克里斯琴?绑架?”

“总之,先下楼。”

谢尔曼拽住她的胳膊不由分说把她拉出房间。楼下,兰登正读着一封信函,骤然间见到芙蕾拉,有些不自然地转开视线。谢尔曼没工夫让他们和好或者继续别扭,急促说道:“两国的大军都继续往边境调配。通牒虽然冠上萨肯国王的名义,但据确切的消息,那其实是维普琴斯发出的。”

兰登皱紧了眉,芙蕾拉却还浸在克里斯琴被绑架这一事里回不过神。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王太后到底是行动了,还是没能赶上阻止。

“克里斯琴在亚尔斯吗?”兰登问。

“没有这方面的报告,不过,如果有尼达尔帮忙的话,可能会避过夜息的情报网。”

想起那个道貌岸然的夜息副官,兰登轻蔑地哼了一声。

“信你看了,你的打算?”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现在的我根本不是什么可倚赖的对象。”

“信?什么信?”芙蕾拉发现自己听不懂,连忙插话问道。

兰登犹豫了下,把手中的信函递给她。谢尔曼却等不及她自己看完,简明扼要地说明:“这是从国内转到我手上,萨肯的安娜·阿德莱德公主写给兰登的密函,请求他能够帮她救出克里斯琴。”

“哈?她还真够信任兰登的。”芙蕾拉酸酸地说,“她难道不知道兰登现在在逃亡吗?”

“恐怕是不知道,真是个天真的公主。”谢尔曼冷静地评价,“看来我不得不返回亚尔斯了。”

“我也跟你回去!”芙蕾拉叫道。

“不行!”兰登和谢尔曼同时大声制止她。看她眨巴眨巴眼睛很无辜的样子,谢尔曼走上前摸摸她的脑袋:“你也很清楚一旦回去面临的是什么。回亚尔斯太危 3ǔωω.cōm险了,你和兰登一起去萨肯吧。”

“去……萨肯?”她莫名其妙地看着谢尔曼。虽说她曾计划跑去萨肯,可她是去找克里斯琴的,如今克里斯琴自身难保,她想不出再去萨肯的意义。

“你没仔细听我的话?给亚尔斯的通牒实际是由维普琴斯发出的……”

“那有什么奇怪的,萨肯国王不理朝政,政务早就被维普琴斯包揽了去。如果是那么懒的人,就算是找儿子这样重要的事,交给宰相去做也没什么不合逻辑啊。”芙蕾拉对萨肯上层有那么点了解,不客气地打断了谢尔曼,可是说完,自己也察觉到不对劲,“儿子……对了!克里斯琴是嫡子,皇后不会放任不管,怎么不是她签发的通牒?萨肯的政务,一半是由她在处理的啊!”

“这就是安娜·阿德莱德向兰登求助的原因吧。”谢尔曼扭头严肃地望了眼兰登,然后三个人同时沉了心。

“就算这样,我和兰登去萨肯又有什么用呢?”

谢尔曼简单回答道:“去找出克里斯琴。”

“诶?他应该是被王太后抓走了吧。”

“我只说可能躲过我的耳目而已,尼达尔再熟悉夜息的操作,也不可能把蛛丝马迹都擦去。我回亚尔斯,除了寻找克里斯琴是否在那外,更重要的是——”谢尔曼微微仰头,眼神慢慢透出凌厉,“该有人管管王太后的嚣张了。”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兰登捏紧密函,说。芙蕾拉嘟起嘴,别别扭扭就是不看他,兰登只好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独自上楼收拾行装。

谢尔曼一直静静看着他们,在兰登走后,才出声说:“要想成熟,第一步就是学会控制感情。”

“问你个问题,谢尔曼。”芙蕾拉显然不打算跟他谈论这个,吸了口气郑重问道,“你看过王太后的绝密档案吗?”

谢尔曼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王太后到底为什么那么憎恨亚尔斯,恨到要毁灭它呢?这和她的出身有关系吗?”

“你知道王太后的出身?”话语里,是不加掩饰的惊讶。

芙蕾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我看过她的档案,用不太光明的手段。”

谢尔曼不再多问,肃然道:“毁灭亚尔斯,她这么说?”

“差不多吧,”芙蕾拉闭上眼,那一晚的经历让她依然心有余悸,“她说她根本不在乎亚尔斯的存亡。”

谢尔曼绷紧了脸,沉声说:“我会往这方面查。去萨肯后,小心点。”

“放心吧,怎么说,我也算故地重游了。”芙蕾拉绽给他一个笑脸。

******

“呐,先说好,我还没有消气,看在事态紧急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不过这笔账我记着呢!”

这样声明后,芙蕾拉才算给自己找到台阶下,和兰登相安无事地赶到萨肯。按照安娜在密函上的指示,他们找到位于齐格纳郡的,安娜所在的府邸。往拜访托盘里放上随函附上的小纸片,不一会,就有下人面色谨慎地将他们迎进去。

“兰登将军——”

地板都在震动,一个白色身影从楼梯上飞奔而来,若不是兰登适时后退了半步,安娜就直接撞进他怀里了。

“我寄出信后才知道您的遭遇,可没想到您还是来了!真是太感谢您了!”安娜抓紧兰登的手臂,一双美目里隐约有泪花滚动。

果然目的不纯吧,一般人得知求助不成不是该沮丧么?芙蕾拉撇撇嘴角,不动声色地靠到兰登身旁。兰登尴尬地轻轻拉开安娜的手,正色说:“承蒙公主信任,只是惭愧并不能帮助到公主。”

“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我……我真的好害怕……”安娜语带哽咽地,顺势倒进兰登怀里。

“不仅是公主您的忧虑,也是亚尔斯的大危机啊,我们正是为此而来的。”芙蕾拉把安娜拉离兰登,笑得格外真诚,“我们快点商量对策吧。”

******

“从亚尔斯回来后,皇兄说莫捷里克危 3ǔωω.cōm险,让我留在这里,没想到他真的出事了……”精致的小客厅里,安娜缓缓述说着,搅着红茶的手指和声音一样瑟瑟发抖。

“等等,为什么认定是亚尔斯绑架了克里斯琴殿下呢?”芙蕾拉喝着香喷喷的茶,问道。

明明坐得那么近,安娜就是不扫她一眼,只是紧紧锁住兰登,回答说:“绑架者的语言,现场掉落的武器,都证明是亚尔斯人干的。”

“就凭这个?!”萨肯人都是白痴吗?芙蕾拉在心里翻个白眼。

“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与皇宫的联系已经切断了。”安娜悲伤地低下声音,忽又带上些许激动,“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亚尔斯什么回复都没有,却派遣出军队呢?”

拜托,是你们先打上门来的,难道坐以待毙?芙蕾拉正要开口,兰登先她一步出声说:“您刚才说与皇宫的联系被切断了?”

“是的,简单传出消息说为了安全,父王和母后暂时迁到离宫。”安娜愠怒道,“谁都知道这不过是维普琴斯的借口,他想趁机掌权!”

“也有可能是维普琴斯囚禁了皇储殿下,栽赃到亚尔斯头上。”兰登冷静地说。

“如果是这样,亚尔斯方面会忍气吞声吗?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不承认也不否认。”安娜盈盈双目望住兰登,婉切道,“兰登将军,我知道在您面前如此评论亚尔斯让你很不快,可是求您帮我救出皇兄!”

“恕我冒昧,”芙蕾拉冷冷插嘴,“公主殿下为什么相信我们呢?”

安娜微微睁大眼,红晕迅速浮上脸颊,垂下头无言以对。

“我们已经在国内搜寻皇储殿下的踪迹,如果他真的在亚尔斯,一定会把他平安救出。”兰登打破冷场,语调还是一样的冷静和公事化,“但如此看来,除了皇储殿下外,两位陛下的安危也不容忽视吧?”

“是,可是……”

芙蕾拉看一眼吞吞吐吐的安娜,奇怪地问:“王室和维普琴斯派的斗争早不是什么秘密了,维普琴斯胆敢如此胆大妄为,就没有保皇派吗?”

安娜摇头说:“理由冠冕堂皇,没有人能够指责他。因为皇兄就是在皇宫被绑走的。”

芙蕾拉和兰登对视一眼,越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那么,站在公主这边的有……”

安娜凄楚一笑:“只有这里,母后的庞密斯家族。因为战争的关系,势力被打混了。”

“有可以用的人手吗?”

“有,可是,”安娜疑惑地问,“您想做什么呢,兰登将军?”

“当然是救人了。”芙蕾拉代替他回答。

安娜诧异地几乎打翻茶杯:“你们,你们知道皇兄在哪里了?”

“与其找,不如问来得快吧。”芙蕾拉抬起眼,微微一笑,“请公主准备下,我们去莫捷里克。以公主的身份,进宫单独见维普琴斯不是难事。”

“去见维普琴斯?”安娜愣了愣,“你们还是认为是维普琴斯绑架了皇兄吗?”

芙蕾拉闪了闪目光,移开了视线,下意识地遮住龙魂之心。她打的是另一个主意。我可是个精神系魔法师呢。她笑着在心里补充。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中计
(更新时间:2007-2-4 16:39:00  本章字数:3398)

前方严阵以待,莫捷里克暗地也是鸡飞狗跳,安娜公主的豪华马车一进城门就成为焦点,人们压低了声音互相议论:瞧,这个在别国丢了脸,藏了好一阵的公主居然在这时候露面了。
马车大摇大摆地直接进了宫门,把流言蜚语统统挡在高高宫墙外。一个小侍女利落地下了车,伸手扶安娜下来。安娜轻轻点着小侍女的胳膊,整整衣容,在侍从们看不到的角度毫不掩饰她的不耐烦。

“为什么是你,你哪里像我的贴身侍女了。”

“对啊,我这么高贵的气质确实不像侍女,不过我会努力隐藏的。”

安娜抿紧嘴,提起裙裾就走。芙蕾拉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眼神不由瞟向另个方向。今天凌晨,兰登与她们在城外分开,带着庞密斯家族的私人卫队前往离宫解救被软禁的国王和皇后。也许是顾忌到其他人在场,兰登临别前只是简单拥抱了下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啰里啰唆一大堆,他要是存个心眼仔细问问她的打算,自己的计划肯定瞒不了他。一会要做的事情如果被兰登知道,他那骑士的正义感一定会发作。

“芙蕾拉,你真是胡闹!”

她缩缩脑袋,仿佛已经听到兰登的吼声。此时,安娜已经带着她进入内殿。传达来意后,她们等候了没多久,就被侍从引到政事厅。在进门前,安娜忽然扭了下脚,芙蕾拉下意识的去扶她,掌中顿时被塞进一团柔滑的东西。

听了太多维普琴斯的坏话,他本人的形象让芙蕾拉很是吃惊。维普琴斯出奇的年轻,只有额上几道常年图谋划策刻出的深深皱纹暴露他的真实年龄。他的面容干净,唇边始终带着一抹浅浅的笑,仿佛自家和蔼可亲的叔叔。不过,笑面虎同样会吃人不吐骨,更加大意不得。

“安娜公主,好{炫&书&网}久不见了,您瘦了许多呢,没有好好吃东西吗?”维普琴斯态度恭敬地离开公案,微皱起眉仔细端详安娜。安娜却不吃他这一套,别开脸生硬地开口。

“少套近乎,维普琴斯。照约定说的,我已经做到了。”

浑身的细胞都警觉起来,安娜的话更是让芙蕾拉觉得莫名其妙。背对她的安娜骤然陌生得异常,冷冷淡淡地说道。

“原来你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也会被嫉妒冲昏头脑。你把兰登从我身边赶走,却没想到是把自己推进了危 3ǔωω.cōm险中。”

扬手正要唤出火金短剑,两条冰气从角落喷薄而出,分别缠住芙蕾拉的手脚。芙蕾拉冷笑着,正要挣脱,却听安娜用比刚才更为冰冷的声音说:“人我已经带来了,快点放了皇兄!”

这句话让芙蕾拉怔住了,任由冰气麻痹身体,软软地跪倒在地。隐在帷幕后的侍卫一把将她扛起,直到她被带出房间,安娜始终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似乎不敢相信芙蕾拉如此容易被制服,维普琴斯抿紧嘴,略略垂下眼角看着安娜。安娜毫不(炫)畏(书)惧(网)地回瞪着,狠狠发话:“放了皇兄——听到没有!”

维普琴斯微笑着望着远处,轻轻拍了拍手,立即有两个侍卫进来,一左一右挟住安娜。安娜惊怒叫道:“维普琴斯!你……”

“抱歉,公主殿下,为了国家的利益,您和王子殿下暂时委屈一阵子,当下‘亚尔斯的人质’吧。”维普琴斯平静地说完,侍卫们就把愤怒的安娜拖拉出门。他含了一抹讥讽的笑,回身看桌上的文书,那是一份详细的战略计划,上面清楚标明进攻日期是——今天。

******

因为精英都抽调去了战场,软禁国王和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