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19节

龙魂曲_第119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7: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畏的战士、智慧的人类——哼,不过是用血腥野蛮的手段靠着运气险胜而已。但是,败者为寇,我们魔族比人类优秀的地方是,我们从不否认自己的失败。百年前那些自以为是的魔法师以为将我和通道一起封印起来了,可惜,他们全被我的幻象骗了。”魔王冷笑着,手指小范围地曲张画圈,每一个圆圈的画成都令兰登的面色更灰一层。可是兰登一直竭力忍耐着,而芙蕾拉则完全被魔王的述说震住了。

“当时我用最后一点力量将自己的气息掩盖起来,反正时间对我来说不过是无聊的计数。直到有一天,我被一种鼓噪唤醒。香甜的气味充斥我的身体,感觉很快复苏,我明白,那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着的,能够帮助我重新强大的力量。当我循迹而去后,你猜我发现的源头是什么?”魔王微微侧头,露出优雅的笑容,眼神里饱含嘲讽,“是王宫,亚尔斯的王宫。水纹般的力量轻柔覆盖住整个宫室,仿若回到新生的舒畅。这种感觉你一定很熟悉,不久前,你刚刚做过同样的事。”

芙蕾拉闪过可怕的念头,禁不住张嘴要否定,被魔王伸出手指阻止,似乎不满意被打断而轻轻皱了下眉。

“没错,就是你们几百年都鬼鬼祟祟唯恐被别人发现了的,精灵血统压制仪式。”

芙蕾拉发出一声骇然的悲鸣,魔王欣赏地眯起眼。

“于是,我顺从了本能,钻进一个有孕宫女的胎盘,替代了那个未成熟的灵魂。”她得意地笑起来,“我记得那时的王后还温和地询问过胎儿何时出生,她怎么也无法想到,这个未出生的人类从那个时候起,就存了取代她的念头。人类实在是个太过容易掌控的种族,只要有了权势,即便不动用魔力,照样能让你们大乱。”

“我才不会上你的当。”芙蕾拉冷冷说,“你是根本没有力量作乱!如果压制咒语的力量能使你复原,这么多年你早就不会被困在人类的躯壳中了。自称魔王的家伙,居然要靠人类女子的躯壳,靠侍奉男人才能进行卑鄙的计划,真是为你们魔族感到羞愧!”

“我不认为那算什么,无法为我族复仇才是我觉得最羞愧的。”魔王淡淡道,“收起你的魔杖,小姑娘,你妄想搅乱我的心思用‘神泣’的话,很诚恳地奉劝你,那是没用的。”

魔王伸手抚着黑龙的脑袋,她手指画出的圆圈越来越密集,黑龙周身发出的黑色气雾掩盖了这些圆圈的轨迹。

“精灵族的压制咒语当然不可能让我复原,那句咒语并不是完整的,咒语的后半部记载在圣卡利约文书上,恐怕是连你们都不知道的,隐藏在封面纹路里的精灵文字——合起来就是精灵这种柔弱的种族秘传的‘溯源魔法’。所以我一定要成为王室成员,登上能接触圣卡利约文书的无上宝座。”

难怪压制仪式中止后,这个女人对自己说,你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芙蕾拉捏紧了手里的神之金属,谜团的逐一解开却令她心情无比沉重。

“但是还不够,你还需要一样东西,神之金属。”芙蕾拉慢慢说道。

魔王笑而不答,敛目问:“你还肯将它给我吗?”她微仰首,压沉了语调快意地说:“这由不得你。嗜血族那些叛徒头一回向人类发出的忠告却没人信,斯黛利这家伙一定也很苦闷吧,哼哼。”

——你会后悔的……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让神之金属现世,让圣卡利约文书流落到‘他’的手里,你们会后悔的……

斯黛利凄厉的叫喊又回到耳畔,芙蕾拉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

“所以你怂恿我父亲去寻访神之金属秘方。”

“但是斯黛利把他杀了,把泰拉也杀了,它们不愿意看到我复活;而我特地用圣卡利约文书将它们诱到卡韦,也被你们抢先一步坏了事。我和它争来斗去谁都没得好处,不过死了点人而已。”魔王眉眼一弯,笑道,“人类真是件好用的工具。”

火金短剑亮光骤闪,怒气被芙蕾拉生生压下去。她握紧了神之金属,抬起平静到冷漠的脸:“你不过是个占据身体的可怜亡灵,还没到你呼风唤雨无所匹敌的时候。”

“我承认你有点资质,可惜从小被人捧惯了,永远记不住一句话:千万别小看对手。”魔王手一扬,一道灰白色的光线从芙蕾拉这边直直向魔王飞去,身后的兰登沉闷地压到芙蕾拉的肩上,差点把她撞下龙背。

“兰登!”芙蕾拉反身抱住兰登,他的身体刚才还是滚烫的,现在已经被冷汗淋透,体温直线下降。她赶紧把神之金属塞回兰登胸口,触及到胸口时,她骤然停手,颤抖的喉咙几乎发不出声音。

“你的……心跳……”

“他的灵魂在这里。”魔王提了提手中那缕灰白的光,毫不掩饰玩弄的神情,“保住神之金属还是他的命,你选择。”

数着兰登越来越微弱的心跳,芙蕾拉咬牙挥动火金短剑。金色的空间像被戳破的气囊迅速瘪下去,金光鱼鳞般飞扬消逝,天空本来的颜色笼在头顶。

她解除了空间。

被空间破裂的气流一震,魔王手中的灰白光线立时断裂,魂体扑面返回,兰登闷哼一声,脸上渐渐泛出生气。他虚弱地搭上她的手腕,芙蕾拉反手握住他,低语道:“没事的,我们去找牧师。”

可是魔王贴身缠了上来,阻断他们的退路。

“我没有给你第三条路走。”

“米尔德丽特,”芙蕾拉故意叫着魔王的人类名字,口气冷峻,“我们进行一对一决斗,别把无辜的人卷进来。”

魔王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提出决斗?碰上嗜血族就只会哭的卑微人类,你连我的一招都承受不了。”说着,她抬眼望望天空,诡秘而满意地荡漾起笑容。

芙蕾拉心里一惊,不用回头也感到了背后的阴冷,从逐渐扩大的魔族通道中散发出的腐臭气息让她全身的细胞敲响了警钟。

“炙龙,把兰登送回去。”她简短下令。

“幻象之类的把戏瞒不过它。”炙龙明白她的计划,认真劝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

兰登的手却悄悄环住她的腰,喘息隐在话语间,他努力使自己看上去没事:“不需要,我好多了。”

芙蕾拉惊讶地侧首看他,不明白他如何能听到她与炙龙间的意识交流,兰登回她一个微弱的笑容:“你咬住了右边的牙,通常这时候你就想冒险。两个人解决起来会快很多,然后……我们回家。”

酸楚抵住了芙蕾拉的鼻腔。回家,这个如此温馨而遥远的词,在她的舌尖打转,晕出夕阳的温暖,小心翼翼地逸出口:“好,我们回家,马上……”

十指相扣,那是无需言语的承诺。唇与唇的相触,仿佛两个寻觅千年的残缺灵魂融为一体。在这个幸福洋溢的吻中,芙蕾拉捏碎了卡米罗交给她的流星石,活跃的力量喷涌而出,如同精灵绕在他们身周喝彩。在温情绵绵中睁开眼,面前是一片星河般璀璨的浅流金色。

“还想用同样的方法把我困起来吗?不死心的小姑娘。”魔王的声音冷冷插进来。

“一对一的决斗,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兰登的吻和微笑给与她勇气,冷静和决断重新回到胸膛,“这里总要成为其中一方的坟地。”

金光和火焰咆哮扑向魔王,在这个空间里芙蕾拉的魔法威力更甚。魔王挥杖挡下这些攻击,黑雾吞噬了火焰,但有一束金光还是穿过了屏障擦破魔王的衣服。

“嗜血族曾经嘲笑人类的身体局限了魔法的发挥,这正是你的劣势。就算你是威震魔界的王,现在也不过是个稍微厉害的人类魔法师。我可从来不惧怕与魔法师对战。”芙蕾拉自信地微笑着,盯住脸色铁青的魔王,挥手又是一波凌厉的攻击。

******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久到让人觉得等待成了绝望;时间又仿佛没有流动过,一闪而过的红龙,两度消失的黑洞,在清澈明亮的天空笼罩下如同幻象。一切太过平静,“魔王”这个词湮灭在风中,让前一刻还厮斗在战场上的人们觉得(炫)恍(书)然(网)若梦,他们无措地仰望后方的至尊,却只看到一派平静,于是他们放下了心,默默暗示着自己:没事的。

没事的,你们一定能平安归来。海因姆捏紧了轻弓,把更多注意力转向对面的萨肯军队。后方突起骚动,他往后看去,五色长袍猎猎如旗,越来越多的魔法师显身在国王和莫里森边上,微微俯身向他们致意。

莫里森把赶来的魔法协会法师分配到魔法师的阵线上,取代已经竭尽全力,集体进入冥想的龙魂法师。另一种异常的波动忽然出现,他皱了皱眉,很快察觉到对方毫无敌意,放松了握着法杖的手指。

“莫里森,合作吧。”虚渺的空气逐渐凝出萨肯魔法协会会长的身影,他静静地望着莫里森,用朋友般的语气说道。而莫里森淡淡点头,非常自然地说:“好。”

国王瞄了他们一眼,把目光投向原本黑洞在的空中。

******

接连不断发出的攻击蓄积起强大的魔力,如狂浪在这片淡金色的空间中撞击,光芒凝出实质,结成一张铺天盖地的网罩向魔王和黑龙。这巨大的网一触到他们就立即缩小,紧紧勒住他们全身。黑龙像是忆起了之前的那场惨败,当金网裹住身躯,将双翼硬生生折拢时,它惶恐地惨吟,不受控制地在空中颠腾,企图挣开束缚。在黑龙发狂前,魔王当机立断地飞离它停在上空,带着隐隐嘲讽的表情静静注视着它。

金光看似华丽地铺陈在龙身上,实则一点一点将恐惧翻离出来。这条曾经自诩高贵的黑龙毫无形象地四处翻滚,把空间中的气息搅得一团混乱。魔王微微皱了眉,右手向黑龙作势一挥,黑龙立时止了喊叫,如一团阴云全无生气地飘在空中。

“诅咒。”魔王抬头平视芙蕾拉,虽然身上缠绕着金网,却一点不在意,反而很高兴地笑道,“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龙魂将军的手段真的很有趣。”

芙蕾拉咬紧唇,对魔王的讽刺置若罔闻,死死盯住对方的手。那是示威——敌人清清楚楚地表示着根本不把金网放在眼里,只要她愿意,她可以让芙蕾拉也和黑龙一样霎时安静下来。

她挺了挺背,芬顿家越危 3ǔωω.cōm险越兴奋的毛病一丝不落地传给了她。腰上蓦然多了把力道,她瞥了眼兰登,绷紧身体,微不可闻地说了句:“开始。”

炙龙在一瞬间移动起来,喷着火焰攻到魔王正面。魔王冷笑着,一手扯下身上的网,把金光揉成一面盾,吸收了火焰,盾上又突起无数小刺,向前拉伸,如矛阵般拦住炙龙。盾的下半部向脚下延伸,形成一个弧度护住下部。脚下一阵振荡,然后是隐约的抽气声,魔王笑得越加开心。

“这种用滥了的声东击西是没用的……”

她很快不能开心了。背后有风强劲地掠过,一种冷硬的触感羽毛似的拂上她的脖颈,有个陌生的感觉从颈部蔓延向全身,甚至有点麻痹四肢。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叫痛感。

她的思维仍然很清晰,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瘫软下去,眼睛盯住又出现在她面前的炙龙、芙蕾拉,和沉默地站在后面,手中匕首还在滴淌着红色液体的兰登,顿时明白一切。

正面的龙是假的,下方的芙蕾拉是佯攻,真正的炙龙载着兰登从上部偷袭,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这位亚尔斯第一武者有自信取得任何一个魔法师的性命。

人类的身体果然卑微。她想抿出冷笑,可是发现除了思考,她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人类的死亡——她带着置身事外的超脱想着——竟然会被这样卑微的身体拖累。

上方胜利者的目光刀一般插向她,她忽然发现自己不再下坠。余光瞟到身旁一团漆黑,竟是被自己弄晕的黑龙托住了她,免得她在这虚无的空间里无休止地飘荡。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蓦地涌向她,仿佛要把她的人类外壳碾碎。这样狂烈又熟悉的力量让魔王禁不住要纵声大笑起来。

她没有输!连运势都倒向她这一边。

与此同时,芙蕾拉也惊恐地大叫起来。尽管光芒一闪而过,她依然清楚地看见,神之金属自兰登的胸口滑落,掉到黑龙身上,此刻正被米尔德丽特的身体压住。

“炙龙!”芙蕾拉带着无比的恐惧高声叫道。炙龙吐出火焰,将黑龙翻了个个,神之金属继续往下方坠落,被飞扑下去的芙蕾拉紧紧攥在手中。

可还是来不及了。再度落到黑龙身上的魔王刹时又恢复了生气,憋在心里的狂笑慢慢逸出,在空间里混出隆隆的巨响。黑龙的身体如同烧熔的蜡软出一个洞,一片戾气自洞中散发,米尔德丽特的身体也缓缓融入这片黑暗,更深的一些黑色向上飘逸,自发螺旋上盘,渐渐凑出人形。压迫感前所未有地袭来,不稳定的空间在晃荡中扭曲,一丝丝裂缝横贯成闪电,尽管芙蕾拉竭力压制,还是挡不住破裂的速度。

“空间被破了!”在炙龙的吼叫中,芙蕾拉仅仅来得及闭上眼,其余感觉在晕眩中模糊成一片。

====================================================>

五一……恢复日更……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封印
(更新时间:2007-5-2 19:58:00  本章字数:6419)

“笨女人。”熟悉的嘲讽口气掠过耳边,呼呼下坠的身体被某样东西接住。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