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121节

龙魂曲_第121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5: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3
摸索,凭着指尖的感觉抓住一个卷轴。

卷轴依然灰黄,没有一丝奇迹的迹象。她闭上眼,心里绷着一丁点绝望的企盼念动咒语。灰黄的轴面忽然射出耀眼的银白光芒,仿佛一个高阶牧师的治疗,泉水般清凉的感觉流入身体,狰狞的灰色在这样蓬勃的圣光中灰尘一样地湮灭。

这是……芙蕾拉惊讶地瞪着卷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镌刻着倒置长管的图案。芙蕾拉一下涌出欢欣的泪水,心里狂喜地叫喊着——

哈德爷爷,谢谢你!哈德爷爷,谢谢你!

老哈德塞给她的奇摩月光石卷轴被她一直丢诸脑后,在特拉巴混于普通卷轴中随便扔给维格注入圣属性魔法,没想到今时今地竟是它把他们两人带出绝望的深谷。

“兰登!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点?”她急切地扑上去询问,得到兰登肯定的回答后还不放心地扯开自己的衣服查看胸口的伤疤。肌肤一如平常地白皙,没有一丝一毫诅咒留下的痕迹。一只手伸来帮她扣好衣服,兰登把泪流满面的芙蕾拉揽进怀中。

“兰登……”沉默了半晌,芙蕾拉幽幽开口,“对不起,我们回不了家了……”

“没关系。”

“我们要永远留在这里,这才是真正的封印。”

“没关系。”

“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或者,还有没有未来,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死,也许我们要在这个连时间都没有的空间里活到厌倦活着为止……”

“没关系。”

“我知道我很自私,其实我不愿一个人留在这里,所以,我把你拉进来……”

兰登再也没耐心回答,挑起芙蕾拉的下颌俯首吻下去。他辗转在芙蕾拉温润的唇上,低低笑道:“你当然要由我陪着,你以为我还会放开你吗?”

“可这是……”趁着兰登说话,嘴唇得到解放,她急忙开口,没说几个字就被缠绵的深吻堵了回去。

“有你的地方,就是一切。”

意乱情迷中,她恍恍惚惚听到兰登如斯低喃。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她也会成为格里斯塔利大陆的传说,人们会把一切赞颂的词藻堆砌到她身上,把她神化为无与伦比的英雄,但是此刻,她只是个在爱人怀抱中倍感幸福的女人。不管生或者死,不管险抑或恶,这双黑色的眼睛永远蕴含着温柔和纵容,这个温暖的臂弯永远给予她安心和平静。她忽然觉得,摒弃外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在这个绝对的空间里,永永远远地相拥下去,是件极幸福的事。

====================================================>

貌似这样的结尾也不错,就这样吧……

某优状似解脱地想标上完结,被跳出来的芙蕾拉一脚踹翻。

“无良作者,不许偷懒,给我老老实实写结局!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在性格恶劣行为乖张喜怒无常粗鲁泼辣(还想继续堆形容词,被芙大小姐死光般的眼神电到,颤抖着停止)的龙魂将军的威逼下,某优收回爪子,大家明天待续~~

第六卷 西陆离乱 第一百三十三章 落幕
(更新时间:2007-5-3 12:27:00  本章字数:6015)

“在想什么?”兰登自然地搂住芙蕾拉的肩,让穿着裸肩晚礼服,被夜风冻得直皱眉头的芙蕾拉感到很舒服地向他怀里靠去。眼前淡金色的一片很让人怀念,她略略闭了眼,缩在兰登胸口,把金碧辉煌的王宫撇出眼帘。
“在想,有点后悔出来了。”默了半响,芙蕾拉闷闷地说。

兰登更紧地拥住她,和她一起沉默,久得芙蕾拉有些奇怪地仰头望他,才低声说:“不想去的话,我们回去。”

芙蕾拉苦笑一下,站直了身体拉好裙摆,反过来拉兰登前进:“现在才逃太晚了,要是我们不出现,国王会吃了我们的。”

******

在那片淡金色的空间里,芙蕾拉躺在兰登胸口,觉得幸福不过是件如此简单的事情。她凝视着指根的龙魂之心,看了许久许久,在心里默默与炙龙告别。

一红一金两种光忽然如彩虹般从体内横贯而出,光点飞舞,逐渐凝成光束,出现于她面前。

“芙蕾拉。”

芙蕾拉眨了眨眼,以为听到了幻觉。

“孩子。”

芙蕾拉仰起身,心里隐约怀了期望,却不敢相信,怔怔盯着这两束光。从那束金光中射出的光芒像极了某人温厚的抚摸,而另一束红光,却有着从心底透出的亲切。

“殿下……父亲……”

光束更亮一层,仿佛两人展开的笑容。

“殿下?父亲?……殿下!父亲!真的是你们吗?!”

兰登为芙蕾拉突如其来的激动感到困惑,下意识地圈紧快要跳起来的芙蕾拉。光束照射到他脸上,一种威严的感觉笼住他,那纯粹的光芒表明,它们并无恶意。

只是这一瞬的疑惑,芙蕾拉已经窜了出去,奔到光束面前,搂住它们哭叫道:“殿下、父亲!我知道是你们,我知道是你们!”

“瞧你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嫁为人妇的气度。”温和的嗓音透过意识传来,满含一个父亲的宠溺。

“父亲!父亲!”她偏头看看金色的光束,又叫道,“殿下,殿下!”在两人的宽许下,她这样又哭又笑了半天,才抹了抹眼泪奇怪地问:“难道这个空间和龙魂之心的空间是相连的吗?我怎么能见到你们?”她低头看看自己,仍然具有人的体型,越加奇怪:“我都不用变成魂体?”

“不是的,芙蕾拉,这不是龙魂之心的空间,我们也并不算是魂体。”泰拉温柔地说道,“在你第二次离开龙魂之心后,老师和我就融入了你的魂体。”

芙蕾拉惊呼出声,难以置信地轮流看着两个光束。芬顿有些苦涩地说:“父亲没有能力让你不再哭泣,至少,我想在你难过的时候让你感觉到,父亲就在你身边。”

——父亲,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知道你们在我身边,我知道……”芙蕾拉搂着光束,哭得稀里哗啦。

“孩子,这里不该是你们待的地方,你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你们甚至还没有生儿育女。”看到芙蕾拉一下子愣住的表情,芬顿宽容地笑了下,“这里由我和泰拉来代替你完成空间结成,你们快回到你们的世界去吧。”

“父亲……”

“去吧,替我向玛格丽特问好。”光束忽然生出一股反弹力,将芙蕾拉推开。

“那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不要,我不要!”芙蕾拉哭叫着上前,面前却横出一道透明的墙,走不过去半分。

“抱歉,让你这么小就必须承担重任。谢谢你,芙蕾拉,尽管我用那么沉重的责任绑住你,你仍然很努力地替我守护住了亚尔斯。接下来,请你好好活下去,快乐幸福地活下去,答应我,好吗?”

泪光迷离中,两束光朦胧成金红一片。她哽咽着,努力想抹干眼泪看清楚,却怎么也抹不干净。

“我答应你,殿下,我答应你。”

兰登似乎搂住了她,炙龙似乎在冲破什么东西,这些都不重要了。在她总也抹不干的泪水中,温润如玉的面孔慢慢模糊、模糊,氤氲成汽,只有他的话语,一直一直萦绕耳边,沉淀心底,融刻入骨。

好好活下去,快乐幸福地活下去。

“兰登……”

“我在。”

“我们可以回家了。”

“嗯。”

******

圣战还没正式开始,就湮灭在尘嚣中。这一役后,亚尔斯、萨肯、特拉巴各有内政忧患,西大陆最大三国之间的关系再度回到了互相制约的微妙局面,以最快速度签订结盟协议,暂时保持了和平。时隔两个星辰期,萨肯和特拉巴的使者团访问赫格博斯,国王举行盛大的舞会接待来使,皇族贵胄齐聚一堂,四位将军当然也在出席名单中。芙蕾拉刚刚捞到几天休假,又被拖出来参与这种虚伪的交际,有多不爽就多不爽。

甫一进门,芙蕾拉和兰登就被人流包围。在通缉期间态度冷淡的贵族此时极为热络,而当时落井下石的人更是换上无比献媚的嘴脸凑上前套近乎。芙蕾拉打心底看不起他们,扯了下兰登的手臂,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地昂首越过人群。两位将军周身散发出明显的不耐,趋炎附势的人只好悻悻地让道。

“真的后悔出来了。”芙蕾拉又嘀咕了一句。

“那就回去吧,陛下会谅解的。”兰登小心翼翼地圈住她来到一个角落,目光不觉下移到她腹部,嘴角勾出弧度。

芙蕾拉顿时满脸通红,垂下头有点语无伦次:“你,你已经傻笑一天了,能不能歇会……”

“大庭广众下你们两人就这么卿卿我我的,考虑下我这个孤家寡人的心情吧!”大煞风景的话斜刺传来,海因姆勾着谢尔曼,见兰登和芙蕾拉望过来,立即夸张地大摇起头,“聚少离多就是这样。谢尔曼,你是不是怕女人对你这样,才一直不娶妻的啊?”

谢尔曼堪比匕首的眼神横过,海因姆缩了下脑袋,转转眼珠,又贼兮兮地凑过来:“陛下太会剥削人了,我们罢工几天吧!我发现个好地方……”

面对没点正经的海因姆,芙蕾拉翻着白眼撇开头。兰登抚着她光滑的发髻,微笑着说:“我们确实要去汶多瓦休养一段时间,芙蕾拉的身体不能再劳累了。”

脸又红几分,芙蕾拉拧他一把,扭过头藏起表情。

“生病了?很严重?”海因姆果然追问。

兰登浮起温柔的神情,整个脸光华烁烁,带着骄傲,郑重宣布道:“我要当父亲了。”

在海因姆的惊呼声中,芙蕾拉打定主意绝不转回头来。下一句话,就让她立即扑上去捶打海因姆。

“天哪,芙蕾拉的孩子!赫格博斯又要出小妖孽了!”

兰登赶紧拦住她,把她箍进自己的胸口保护好,俯在她耳边用充满宠溺的语调轻轻责备道:“怎么还能这么不注意,你可不是一个人了。”

“拜托!牧师都说不必那么夸张了啦!”

“那是她不知道你半夜会跳窗,不知道你天天摸爬滚打,不知道危 3ǔωω.cōm险的事你一件都不落下。”兰登慢悠悠地揭发。

海因姆已经笑得金发乱颤。谢尔曼深井般的眼里也透出笑意,认真地说:“恭喜你们,汶多瓦的安全交给我。”

“我才不要去!”芙蕾拉惨声叫道,“今天牧师刚宣布,他就连楼也不让我下了!牧师说还要九个星辰期,九个呀!再加上姑妈的话,我的日子可怎么过!”

宏伟的宫廷乐奏响,打断他们的笑闹,舞会正式开始。芙蕾拉果然被兰登看得死死的,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严格规定,不识相前来邀舞的统统让他给冷眼打发走,她不止一次地哀嚎以后的苦难日子。

最后一曲弗戈拉圆圈舞的音乐欢快响起,人们纷纷停下交谈,聚首舞池中央。这是由国王和王后领携的交际舞,男人和女人站成内圈和外圈,随着音乐转动队形,不断交换舞伴,参加的莫不是最显赫的贵族。听到弗戈拉的前奏,兰登小心翼翼地把芙蕾拉护进舞池。

“兰登,没那么夸张吧,就算我摔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的……”手被抓得有点疼,芙蕾拉苦着脸抗议道,马上接收到一个“你敢这样”的警告眼色,急忙改口,“我当然不会让自己摔倒,可是你这样也太……会被人笑话的……”

兰登刚想开口,海因姆的脑袋凑过来,有趣地看着两人:“让让,兰登,你该到前面去了,放心,我不会让芙蕾拉出意外的。”

兰登扫了眼已经移位的队形,无奈地松开手。

“全天下只有兰登能管住你了,哈哈,我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海因姆一边带着芙蕾拉优雅地旋转,一边用毫无形象可言的戏弄表情扬眉吐气地说道。

“用用小魔法还是没问题的,你想换发色吗?”芙蕾拉故意淡淡地说。这话用来威胁海因姆百试百灵,他的笑容更大,嘴倒是乖乖闭起来了。

“芽还好吗?”为了避免海因姆再打趣自己,芙蕾拉决定化被动为主动——转移话题。

“至少衣食无忧。”

“刚才你不是还哀叹自己孤家寡人吗?芽现在是神职人员,也算有身份了,不如你娶了她吧!你看你把人家小姑娘拖累得。”

“她还是个孩子,亲爱的芙蕾拉,而且,我喜欢身材有致的女人。”海因姆轻咳一下,忽然笑得有点狡猾,“不如我让她来照顾你吧,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不是需要耐心细致的照顾吗?神姐姐。”

躲过芙蕾拉冷不丁踹出的脚,海因姆报复成功地大笑着向左滑去,克里斯琴接替了他的位置。

“气色不错,将军。”克里斯琴微笑着打招呼。芙蕾拉也尴尬地回笑,心里明白红润脸色是被海因姆气出来的。

“殿下这时候离开莫捷里克没问题吗?”

“我想当面向您感谢相救之恩,不过,您似乎很难见到。”

“抱歉,我不知殿下要见我。在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工作堆积如山,呵呵,呵呵。”想到狼藉一片的办公桌,芙蕾拉的心狠狠抽痛了下。该死的布恩,抢她的位子就算了,还不好好工作,把烂摊子扔给她处理。

克里斯琴又是微微一笑,沉默了一会,皱着眉有些为难地说:“安娜下个星辰期要结婚了,她希望……您能在百忙中抽空参加。”

“安娜公主要结婚了?”芙蕾拉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