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平行世界不平行的爱 > 第十二章 人去山空

第十二章 人去山空

作者:粗布生涯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第二天周六,金远仪早早便起了床,便跑到美术老师那儿去请求调课,连早餐都忘了吃。站了半天,看了半天美术老师那张苦涩的脸,好在他勉强的点了点头。

    她又去央求大胡子叔叔,让他也调休,然后陪自己上山。周一至周五的班要站岗,周六则只需上山打打猎,大胡子欣然应下。

    快到小屋时,金远仪叫大胡子不用送了,他一个人背起背包兴冲冲地赶过去,想给周雨一个惊喜。

    赶到熟悉的小地坪,金远仪正准备喊雨妹妹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地坪里乱七八槽,小菜园的菜都不见了,光秃秃的,他连忙赶到屋里,屋里的竹床竹桌子竹椅子也都不见了,只有一床破被子和两身破衣服胡乱地堆在稻草上。金远仪放下背包,跑出去喊:“周雨,金兀竺。”

    他边走边喊,从地坪到溪边,从菜园到竹林,可回答他的只有--只有自己的回声。

    东西都已不见?!被他们拿去卖了?想换地方?想到这里,金远仪忙朝市场跑去。他在市场找了一圈,还是没人,问过几位摊位老板,都说没见到。看来东西不是卖了。

    他还是回到小屋,去了捉泥鳅的田边,去了找蘑菇的山上,去了采桃子的桃树边,都没有人。金远仪站在桃树下,看着他们曾爬过的树,他伤心地爬到树上,想像周雨就在下面看着他,他摘了两个晚熟的桃子放在口袋里,等会可以给周雨吃。可是到哪儿才能找到她呢?

    他掏出桃子,拿在手里神情恍惚地走着,漫无目的。

    扑通一声,他掉进了陷阱里。这个陷阱正是金兀竺曾掉进过的陷阱,周雨曾提醒过他的,可今天他没注意这些。

    躺在陷阱里,金远仪感觉背部有点疼,心脏也有点疼,她拿出桃子咬了几口,望着头顶的艳阳,开始想一些事情。

    从有记忆开始,他从来都是穿着漂亮的衣服,吃着美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夸他。可是对于小朋友来说,吃饱穿暖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玩了。

    经常来家里的小朋友是李曦,她是妈妈闺蜜的女儿,和自己同岁,自然地他们经常一起玩,可是让他苦恼的是李曦玩的时候不投入,经常有些心不在焉。对于刚会走路喜欢跟在姐姐屁股后面的幼仪,她也不是很喜欢陪她玩。倒是他这个哥哥经常陪妹妹玩她喜欢的游戏。

    有一次,家里家宴接待别国的国王一家,李曦早早地打扮漂亮地来了他家,他们一起在书房下棋,还没下两盘她就有些坐不住了,说书房闷,要搬到大客厅去下,金远仪当然答应她,可是在客厅她也下得不专心。直到晚上客人都来了后,她才津津有味地下起棋来,特别是当记者用镜头对准他们俩时,她的神情更是投入,她托着下巴认真的思考,她优雅地拿起棋子犹豫不知往哪下。当记者问她时,她说她最喜欢和皇子一起下棋了,他们经常一起下棋。

    还有一年的元宵节,金远仪妈妈约好自己闺蜜一家一起逛元宵喜乐会。李曦一反常态,不停地逗幼仪玩,热情地抱她,记者拍照时还亲亲她,当晚的幼仪玩得很开心。而金远仪也终于明白,李曦并不是真心想和他们兄妹玩,她喜欢的只是他们的身份,她喜欢的只是光鲜亮丽地站在闪光灯下。

    进入学校后,终于一下有好多玩伴了,可是金远仪也渐渐地发现,大家更喜欢的是他头顶的光环,而不一定是他本人。他喜欢打篮球,可是只要他上场,女生们只要他得球就欢呼,抢走他球的人会被嘘,所以懦弱一点的队友就会把球都给他,懦弱一点的对手就不敢拦他,没多久男生也就不愿和他玩了,因为那不是真正的竞技,失去了投入玩耍的意义。

    至于女生,倒是有太多想靠近他的,但金远仪感觉她们的殷勤多半也是因为他是皇子,所以也没什么兴趣。而对于想靠近他的女生,只要有所行动,例如给他送礼物、要签名、坐在他身边等,李曦都会报复,弄得大家也不敢靠近,金远仪为了省却麻烦,对李曦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大约两个月前他碰到了周雨,只是一个和妹妹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却俨然成了他第一个真正的玩伴,真正的朋友。当然还有金兀竺,他们俩一起玩扳手腕、摔跤、去小溪水深的地方比游泳。由于金兀竺忙,他们在一起玩的时间并不多,但却让他尝到了投入玩耍的乐趣。

    而如今兄妹俩就这样消失了,没有和他打一起招呼就走了,怎能不叫他伤心。

    也不知道在陷阱里躺了多久,突然金远仪又重新燃起希望,他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六,以前他每次都是星期天来。那么,兄妹俩即使要走,明天他们应该会来和他告别吧!他连忙拿出哨子和大胡子联系,先回家再说。

    **

    第二天金远仪早早地就来了,屋子里只有昨天他放在这的背包,没有兄妹俩的影子。

    他坐在屋子里的稻草上,上面有周雨的旧衣服,他拿起来看了看,鼓鼓的口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一掏,是一张纸,看得出是他给周雨的本子上撕下的的纸。他兴奋地展开来看。

    纸的第一行是“金哥哥”,看来这纸条是周雨这周才写的,因为上周他走时才教会了她写“金”字。接下来的内容就不是文字了,金远仪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恨自己没早点教她写字。纸上的画很粗糙,依稀看得出有五个人,两人大点的手上有床和椅子,别一个大人提着的应该是篮子,两个小的应该是周雨和金兀竺吧,他们也提着篮子,里面好像有衣物,落款是周雨。

    难道他们被什么人接走了?是他们的亲人吗?金远仪盯着纸条,发现在离人较远的地方有一个东西应该是车吧?刚才他以为是画的小屋子,现在看又像是车,是不是这些人将东西搬到远处的车上,然后走的?金远仪好恨自己还没教会周雨拼音。现在,他只知道他们被接走了,可是是什么人接走了他们,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他懊恼极了。

    金远仪一步也不敢离开这里,怕兄妹俩来找不到他,他渴了就去小溪喝点水,饿了就吃带来的零食。可是太阳快下山时,也没等到兄妹俩。他有些失望,拿起笔写了三封差不多的信:

    亲爱的雨妹,亲爱的金兀竺朋友:

    你们去哪了呢?怎么没和我告别就走了呢?我好担心,也好伤心。背包里是我送你们的东西。来找我好吗?我的电话0006588,我在汉林学校三年一班,我家住在汉府一号。和我联系好吗?

    永远的朋友金远仪

    他怕一封信被别人拿走了他们看不见,就在背包里、周雨放纸条的衣服里和稻草上都放了一封。(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平行世界不平行的爱】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