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三.ABO位面.10

作者:盈凉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7
    事情一如云梵设想的那般顺利。贾斯帕把他送出边界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在云梵的催眠下,他不会对云梵有一丝一毫别样的情愫,只会当他是陌生人罢了。

    北幽帝国十分平静,就好像他们的皇从来没有失踪过一样。云梵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道这异样的感觉从何而来。

    始终干冷的空气,整洁肃穆的街巷,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群,金碧辉煌的高大建筑物……明明一切都是这么正常啊。

    为什么呢?究竟是哪里令他感受到了不对?

    云梵的目光落在近处的一尊石狮子上,恍然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自己马上就快要抓住其中的关键了,却一直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不得其解。

    是太安静了吗?

    就算北幽的风气一直都是沉郁的,但像这样的沉闷也是尤其少见的。

    云梵亮明了身份想要进入皇宫,却收获了侍卫惊异的眼神无数枚,然后就有一个侍卫就以见了鬼的速度飞快的跑进内殿了。

    ……这是什么情况?

    云梵直觉得自己应该什么都不想马上就走,却抵不过他爆棚的好奇心,选择了留下来等待。再怎么样,他也是北幽名正言顺的皇,就算有什么阴谋他也可以以绝对的权力镇压之。

    本来以云梵的猜测,走出来“迎接”他的应该是某一位一直不支持他登上王座的老贵族,这满满的阴谋的气息应该也是他搞出来的。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个自内殿缓缓步出的人居然是……

    华纳。

    金色的天光洒落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袍上,使他看上去既圣洁又禁欲,就连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俊脸仿佛都柔和了许多。

    但他的下一句话却生生地打破了这美好的假象。

    “来人,把今天守门的士兵押下去,”华纳的眼皮低垂着,浓密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圈阴影遮住了眸中的神色,语气中有种奇异的漠然:“在牢中就处决了吧。”

    云梵被惊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华纳算是他的半个老师,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自己想不到的地方,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就下达这样的指令。

    然后,华纳才转向云梵,微微低头行礼道:“欢迎皇回归,请跟我来。”

    等到进入云梵的寝殿,屏退了所有下属之后,他才有机会问华纳:“老师今日为何要那几个守卫的命?”

    “因为他们今日见到了皇,所以不能留。”

    “可是为什么?”云梵不禁皱了皱眉,追问。

    华纳原本低垂的头忽然抬起,一双漂亮的眼睛直视着云梵,缓慢地、一字一顿地道:“因为皇此刻应该身在河坊广场与民同乐,而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云梵想到了每一任新即位的皇为了表达出自己对臣民的重视都会举行类似的仪式,并一直会持续一周,莫名就有些心虚。

    战事已停,他的确是应该这样做……可他却跑到了希尔帝国了,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他的任性似乎是给华纳找了不少麻烦啊。

    “那……老师是怎么解决的?”云梵下意识错开华纳灼灼的视线,眼神飘忽到一旁。

    “还能怎么解决,找一个人伪装皇出现就行了。”华纳轻轻微笑,“皇不必在意,属下自会为您安排好一切,您只需要……好好享受就可以。如果您不想做皇,也可以让那个人一直替代您。”

    “……”真是忠心耿耿的下属啊,不过似乎有哪点不太对的样子。正常来说臣子不都是希望自己辅佐的帝王成为一代明君么……

    “那个替代孤的人呢?他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皇请放心,属下可以保证那个人的绝对忠诚。”华纳右手放在左胸口弯腰行礼,“不过,请恕属下冒犯……皇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您的失踪呢?”

    云梵没有半丝迟疑地答道:“孤不可能看着那么多人因为孤的原因丧生。若是为家为国,那么他们是死得其所。但若是因为孤,那就是死不瞑目了。”

    华纳却险些被气笑:“您要记住,您是皇,是我们北幽唯一的皇!谁敢说为您而死会死不瞑目?如果您落入敌人之手,北幽势必大乱,希尔帝国必然会借机攻入,这些难道您都没有想过吗?”

    但云梵却想也不想地道:“可是北幽还有老师。您不会眼看这种事情发生的,不是么?”

    华纳一时缄口不言,神色有些奇怪。许久,他才轻轻自语:“原来,你竟然这么相信我……么。”

    可是你却不知道吧,我最近还在盘算着如何把你拉下神坛,让你无垢的心灵沾染俗世的尘埃,让你干净的双瞳中染上迷.情的色彩。雾气弥漫的紫色……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颜色吧。

    他再也不想要过这种默默在身后漫长守望的生活了。

    --

    等云梵再次回归皇座之后就开始雷厉风行地肃清朝政,把那些有怨言的、总是持反对意见和他对着干的、墨守成规的年纪普遍大了些的贵族全部送回家颐养天年,老贵族几乎只留下了一小部分中流砥柱。

    他在努力学做一个明君。小到开垦土壤寻找耐寒的作物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大到制衡新老贵族的矛盾、交远好以防近敌,终于令北幽逐渐成为几国中比较强大的国家,至少没有人敢来主动招惹了。

    就这样几年的时光飞逝而过。

    一天,沉寂了许久的系统突然说话了:“主角攻受婚姻已成,修复世界任务完成。”

    云梵有些诧异:“他们现在才成婚吗?可是我的催眠明明是把我送回来之后就……”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被冻住一般僵冷冰寒,全身直打颤,连牙齿都有些哆嗦。

    “宿主,你被鬼织衣反噬了。”系统平静地陈述。

    “所以呢?”云梵站立不稳跌坐在榻上,只感到无边的阴寒的力量源源不断地侵袭着他,不是*的伤害,却是十足的痛苦。

    系统的声音还是四平八稳,不见一点慌张:“宿主下给受体的禁制被打破,这痛苦无法缓解,只能靠宿主自己的意志撑过去。不过宿主放心,不会太久的。”

    这个坑货。

    云梵闭上眼睛运转这几年修习的功法,却没有一点用处。在他睁眼时,似乎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静静站在他面前,穿堂而过的风刮起了他未束起的长发,带来一阵熟悉的清澈冷香。

    这味道,他几乎每日都能闻到。

    华纳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他一般是不会径自到他的寝殿里来的。但是他这几年明明已经把北幽打理得不错了啊,按理说不会有连华纳自己都无法决断必须要他亲自敲定的大事出现吧。更何况,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他现在也无法回应了啊……希望不要吓到他才是。在意识消失的一刹那,云梵还在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个问题。

    ……

    与此同时,丹尼一身洁白的婚衣低垂着头暗自羞涩着,面颊上一片粉红。

    他们终于成婚了。即使不知道贾斯帕为什么一直推脱,不过他们还是结为了伴侣,只等待晚上的时候标记了。

    这样,他以后就永远是贾斯帕的人了。

    丹尼心中既羞怯又忐忑。

    毕竟是帝国第一将军的婚宴,来庆贺的贵族络绎不绝。但他们都秉持着食不言的餐桌礼仪,即使少有交谈也是极小声的细语,整个宴会会场一片肃静,只有音乐的声音缓缓流淌。

    几乎每个人都暗暗注意着他。

    丹尼心中有几分恐慌。

    礼成之后贾斯帕就仿佛很痛苦一般捂着头倒在了地上被送去紧急救治了,现在他虽然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却还是不太敢真的招呼这些贵族。

    所以只能坐视不理任由他们自己招待自己。丹尼现在无比想念贾斯帕,希望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拉着自己的手,带自己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去到只有他们两人的独立空间。

    他这样祈祷着,奇迹也就真的出现了。

    丹尼看着拂开人群遮挡正向这里走来的贾斯帕,激动得连眼圈都有些微微发红--这人是他的,他们也只有彼此!

    贾斯帕走到他身边,拉过他的胳膊就向外走。丹尼丝毫不在意被拽的生疼,反而一脸幸福--他真的带我走了!他真的不忍看我尴尬无措所以特地回来救我了!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是要标记了吗?真是害羞呢~

    正当丹尼胡思乱想得正high的时候,贾斯帕就把他甩到了一个房间,丢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没事不要出来,更不要来烦本将军!”

    只留下丹尼跌坐在床上一脸不可置信的怔忡。(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系统快穿之达成成就高逼格人生】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