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三.ABO位面.12

作者:盈凉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7
    在没有确定心意之前,云梵对于这种目的不纯洁的人都是拒绝的。

    但眼前的人明显对他的拒绝接受无能。

    身体上的疼痛不仅没有令华纳退缩,反而使他心中灼烧的火焰更加焚腾不熄。他再度俯下.身子,把云梵困在床与他之间逼仄的空间里,眼睛紧紧盯着云梵清明剔透的双眸,目光中有着一种执拗和狠绝:“不。皇,您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也只能是属于我的!”

    在云梵无意的刺激下,他终于撕去了伪装的面具,开始显露出极具侵略性的本质。

    但云梵也不是弱到无法反抗的地步。虽然因为时空的限制他修习的所有东西都直接作用于灵魂的,对他每个世界穿越的身体改造有限,但毕竟还是有用处的。再怎么说,他历经几个世界的积累也足够应付这个身体不是太好的病弱军师。

    所以云梵面无表情毫不费力地一把推开他,敛了眸子淡淡地道:“老师未免太异想天开了。您似乎很喜欢孤的寝宫,那么就在这里好好清醒一下吧。”

    沉闷的关门声响起,隔绝了华纳的视线。漆黑的宫殿大得令人心生凄凉,只有葳蕤的灯火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发出萤火般微弱的亮光,给人以无言的安慰和陪伴。细小的火苗轻轻晃了晃,照亮了华纳半掩在黑暗里的半面脸颊。

    心之所向,虽荆棘密布前路未卜吾亦往。

    云梵和贾斯帕签订了互不相犯的协议之后就客客气气地请他们回去了。紧张的谈判结束后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休息一阵子了。

    但他忘记了还有一个麻烦在等着他。

    --

    贾斯帕他们离开后的第一个夜晚,云梵睡得特别沉。

    殊不知一觉醒来连天都换了。

    他在黑暗里徘徊,四处摸索不得其路。在那个空间里,没有天色没有人烟没有声音甚至没有一丝信息可以证明你是真正存在的而不是一抹居无定所飘荡无依的游魂。

    云梵挣扎着从这个不算噩梦的噩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眼前还是一片不变的黑暗。

    眼罩将一切都阻挡在外面,即使是最微弱的光芒也无法窥探到分毫。云梵想要稍微转转身体,却发现他几乎每一寸肌肤都被固定得死死的,甚至包括头颅。这种被什么完全掌控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云梵喜欢做掌控者,不喜欢任人宰割。

    即使是在床笫之间,他也不喜欢太过被动。

    更何况……是这种无可反抗无力阻止的完全的被动,以及他已经不习惯了的漆黑的压抑。

    在愤怒和羞耻占据他的思绪冲淡他的理智之前,云梵知道应该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再徐徐图逃脱的方法。如果他的心乱了,那么才是真正的插翅难逃。

    在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注意到了旁边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十足的和缓,不仔细听根本发现不了的那种微小。

    “你是谁?华纳?”云梵尽量克制住心中的怒气,企图用平静的语调无情的言语打击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你死心吧。即使……”

    说到一半,他突然愣住了。对于一个前世会不惜灭掉自己国家以折去所爱之人羽翼、把他困在自己身边的人,他能说些什么呢?即使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永远无法得到我的心么?怎么可能会有用。

    只恨他没有早一点发现华纳的危险,只恨他是真的相信了华纳已经放开了对原主的感情。毕竟,他们是不同的。

    这倒是一个可以拿来当作挡箭牌的借口。只希望他没有鬼畜到只要身体的地步……想到这里,云梵心里一冷,觉得这个似乎很有可能。

    “您想说什么?想说即使得到了你也无法救回我的爱人么?”果然是华纳的声音。他似乎轻笑了一声,“其实我很好奇。您究竟从哪里来?又为什么好像知道很多从前的事情呢?”

    从前的事情……云梵当然不会真的认为是普通的从前。

    他惊了一下之后反而快速冷静了下来,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是重生的?”

    系统滴滴了好一阵子之后才道:“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波动,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还有,他不是重生的。”

    云梵看不到它的身影,只能用嘴巴嫌弃:“不用说,你也不知道他的来路对吧?”

    系统沉默装死中。

    看来,这个人的身份需要他来套了。

    虽然现在的情况对他极为不利,但云梵久积的上.位者的“老师想知道孤的身份,但出于礼节,在此之前您是不是要先自报家门呢?”

    出乎云梵所料,华纳居然就这样直接说出来了:“属下从现实中来。相信您应该也是吧。”

    现实中?

    “你说的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华纳从云梵低低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难尽的意味,仿佛有着难言之隐,又仿佛那只是音色低沉带来的幻觉。

    他心里觉得不对劲,又不知道具体表现在哪里,只能顺着云梵的话接下去:“当然是有这本小说的现实。有什么不对吗?”

    果然。云梵弄不清自己心中究竟是失望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点。

    他不是来自梦念之界,不是和他一样的任务者,只是一个小位面的普通穿书人而已。

    “难道你不是么?”华纳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你了解我身体的每一寸,包括背上的胎记,却没有杀意或者怨恨,所以一定不是重生的,那就只剩下同为穿越这一种情况了不是吗?”

    云梵突然轻笑了一声,唇角弯成一个微妙的弧度。他的嗓音淳淳流淌,听在华纳耳中就中有一种莫名的意味,令他心慌异常。

    “是么?那可不一定。”

    华纳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他不知道云梵这句话的意思,却抑制不住内心忽然升起的恐慌。不过……只要得到了他,这个人应该就永远不会离开了吧。

    华纳忽然沉淀了眼神,朝着面前被缚的人探出一只还在微微颤抖着的手。

    黑暗中,云梵看不到他的动作,只能凭借直觉感受到一丝丝威胁。

    那双手冷不防就抚摸上了他的脸颊,温度有些烫人。然后是更加炽.热的唇.舌,它们稍显急切的舔.舐.着云梵的眉眼五官,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云梵仍旧感觉到透过来印在他睫毛和眼皮的濡.湿之意。

    那唇不等他呵斥就直接压下来封住了他的所有声音,叩开牙关辗转深入,炽烈的呼吸喷洒在他面上,鼻息暧昧交融,令他有些许的眩晕。

    他无可躲避,也无法反抗。

    “撕拉”一声衣帛破裂的声音猛然惊醒了云梵的神智。裸.露的肌肤沾染到外界冰凉的空气,鸡皮疙瘩瞬间就冒了出来。他微微打了个冷颤,清醒过来。

    他不知道华纳到底是用什么东西锁住他的,不是冰冷的锁链,不是易破的布帛,更不是粗糙的绳索,他的身体没有半分不适感,只是无法动弹。

    “你这样子对待孤,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云梵终于在华纳的唇转而覆上他的脖颈胸膛的时候得到了一点喘息的机会。他强忍着因为身体被触碰撩.拨带来的躁动,只希望抬出自己的身份可以让他有所顾虑。

    但听耳边隐隐有一声模糊的轻笑。随即那声音开始变得清晰,紧贴着他的耳畔:“我伟大的皇……从今以后,您不再是北幽的王,而是只属于属下一人的帝王。”华纳忍不住轻轻.舔.吻着云梵的耳.垂,闭上了眼睛满足而含糊地喟叹,“属下会辅佐大皇子守好北幽的江山,绝不会让皇的心血白费。您……只需要属于我一个人就够了……”

    衣物坠地的声音分外清晰,清晰得刺耳。

    那双手不得其章的在他身上抚.弄,每过一个地方就带出一阵阵并不陌生的颤栗。

    室内的空气干燥暧昧。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贴在他身上的躯体有些微微的汗意,蹭的他的身体也有些潮.湿。

    但云梵却只觉得冷。

    华纳似乎注意到了他不正常的颤抖,安抚性地亲吻他的睫毛,手指游走企图唤起云梵的回应。

    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只有云梵的身体,而是所有的感情。无论是喜怒哀乐还是平平淡淡的早晚问候,他都想要霸占。

    他想要承载云梵的所有。不着痕迹的浸透行不通就强势抢夺。总之,要他放手是不可能的了。只是……如果这一次之后云梵还是没有接受他,那就很难再取得原谅了啊。

    真到了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也只能囚禁他一生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系统快穿之达成成就高逼格人生】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