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黄河鬼棺 > 第二十章 湛江

第二十章 湛江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16 09:40:43 更新时间:2021-08-20 19:39:11
火车经过湛江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紧急制动,停在了猫子岭的穿山隧道口子上,旅客们竞相将头探出窗外,想看看前面出了什么事情,可惜乌云遮月,前后望去,一片朦胧,好像处在一处诡秘的世界。 等了有十几分钟,车还不见开,旅客就有点按捺不住,开始咒骂起来,少爷也很不耐烦,对刘刚道:“我说你这个乘警他娘的是吃白饭的,还不给我们两个首长去探查探查,等着老百姓造反啊。” 刘刚也不知道前面的情况,通道里又挤满了人,只好打开车门,对着前面吆喝,前面几节车厢传来话,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我寻思着这事情有点怪了,按道理,临时停车,车里会广播两次,可是我们刚才都没听到,我和少爷在那里胡吹蛮侃的,说不定会听漏,但是王若男心细如丝,不可能会疏忽这样重要的广播。 话说回来,最起码,火车也不应该停在隧道口子上,这里就一条铁路,去寿光、北京、哈尔滨、西安、乌鲁木齐车都是这里经过的,再等下去,耽误一桩子买卖。 刘刚觉得事情可能不对,招呼我们先坐着,他自己到车头那里去看看。少爷正呆不住,就说一起一起,这一路过来脚都伸不直,正好活动一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我们从车上跳下来,刘刚打着大号的手电,沿着铁轨走到车头,发现是前面*山的山壁塌了,有什么东西压在铁轨上,我们走上前去查看,发现从山壁上塌下来大量的枯树枝,裹在石头和泥里,看样子是小型的泥石流塌方。 少爷在后面捅了他一下,轻声道:“刘刚,怎么样?向首长汇报一下,这里坍成这样,这火车还能开吗?” 刘刚摇摇头道:“开你个头,都坍成这样了,是重大事故,得赶紧给铁路局打报告,这事情麻烦,恐怕没一天时间还清理不干净。” 我听了暗骂一声,我们每一分钟都很珍贵,哪里还有一天时间好浪费,忙问他,那车上的乘客怎么办? 刘刚道:“要不就下车步行到前面的镇子,然后在那里等救援的车,要不就在车里等。反正车上有饭吃。” 我抬头看山上,漆黑的万丈高崖犹如猛兽的利齿,灰色的烟雾弥漫,只是似有似无的,好像一处山堑处,有几盏灯光,正在闪烁,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那里。 我盘算了一下,要是等一天时间就和汽车一样,太不值得了,就对刘刚道:“如果从这里步行去你说的那个渡头,需要多少时间?” 刘刚盘算了一下道:“大概得走四个小时,如果山路好走的话。” 我回头对少爷道:“咱们没时间和老刘在这里喝西北风呢?赶紧撤吧,” 刘刚还觉得奇怪:“你们三人怎么回事情,赶着去投胎了还是咋了,急成这样。” 少爷道:“那可不是,如果不抓紧时间,咱们可就真投胎去了。” 我们回到车上,刘刚就把这消息一宣布,车上哗地就开了锅了,有的大叫退票,有的就骂娘,刘刚见惯了这场面,对他们道:“要退票的到前面去找车长,我这里不给腿的啊。” 那些哗一声就下去办,就往车头跑去了,我笑道:“你小子够损的啊,这事情就推给你们车长了?” 谁叫他一个月多拿五块四啊,那是他的事儿。刘刚道,让我趁着这时候快收拾行李,不然等一下车长下来命令,谁也不能下车,那我们就走不了了。 我们搬起行李,正准备下去呢,忽然我们后面座位一黄牙中年人突然叫了一声,“几位等等。” 我一看不认识,以为他认错人了,没理会他,给刘刚抱了拳,道:“兄弟,我可走了,谢谢了。”说着和少爷他们就跳下火车,刘刚给我指了方向,我们一路快走就跑了过去。 刚跑了没几步,后面又有人叫:“几位等等!” 我回头一看,那黄牙竟然提着他自己的行李跟下来,一直向我们追来,少爷奇怪起来,道:“这人想干什么?” 我道:“别理他,这里大江南北的人都有,骗子多,咱们各走各的。” 我们不理会他的叫唤,他却在后面一溜小跑地跟上来,一下跑到我们边上,道:“我说你们几位是听不见呢?还是咋了?怎么不理人呢?” 少爷说:“你干啥的啊,我们又不认识你,干啥理你啊。” 那黄牙一听,乐着道:“我理解你,不过有人叫你们啊,有时候说不定也是好事情,你们至少也应该答应一声啊,我一个人,你们三个人,拉不长捏不扁你们,你们怕我做什么啊?”说着就递烟过来。 少爷是个烟鬼,一看烟手就忍不住去接了,放在手心里敲了敲,黄牙又给我,我问那黄牙道:“你别来这一套,你有什么事情快说。” 那黄牙道:“我刚才车上听着你们说话了,你们不是去前面那沙填峡口子吗?我正好也有急事情赶着去那儿,正想着一个人走山路不安全,正巧你们也是去那儿,就想搭个伴。” 我看着他的样子,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实话,不过他一个人,也拿我们三个人不能怎么样,就放下心来,道:“那行,我们还怕找不到路呢,那咱们就跟着老哥你了。” “好说,好说”他忙点头。说着还要帮我提东西。丫头狡猾得很,马上把东西递给他,就嘴巴甜着叫二大爷。 我们是先顺着铁路走,铁路的边上有路肩,比较平坦,我们走得还算ok,但是山路的转弯太多了,而且还要过隧道,隧道里那是一片漆黑,你就想不到那是怎么一个情形。 四个小时过得很快,不久我们看到了前面的灯光,村庄已经到了。 还真是幸亏了黄牙的带路,我们才能这么快走完这一段,期间他带着我们走了很多的小路,避开了危险的那几段,不过在一片漆黑里我们也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哪里是哪里。 我们跟着黄牙进入村里,他问我们几个有没有地方睡觉,不妨就到他那里去睡,我说不用了,找个小招待所就行了,他道:“找什么,要有招待所我就不把你们带我家去了,这方圆十几里,那个穷苦你就没看见了。你们如果不到我家,那就只能睡大街。” 我一看手表,没办法,半夜了,如果要是真一晚上不睡,那我们明天啥也不用干了。 于是来到黄牙家里,他是个瘰夫,老婆已经死了,还有个女儿,他让他女儿给我下了几个小菜。又开了几瓶酒。 我们一晚上没吃东西,饿坏了,也就不客气了,拿起来就吃。 一边吃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打听他们这里的事情,无论收古董还是盗墓,打风很重要,这都快成习惯了。 那黄牙也是会讲,酒喝下去,话也多了,讲了不少事情,但是也没听出什么消息和广川王刘去有关系。只是知道这里离沙填峡口镇已经非常近了,坐船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黄牙看我们不是本地人,就问我们去那小村子干什么? 我心说,怎么说啊,就道:“我们兄弟姐妹是来寻祖坟的,我们老家都是这一带,后来国民党抓壮丁,我老爸就给抓了,后来淮海战役的时候起义,解放后在苏州落的脚,不过祖坟在这里,这不老爷子老了,想着落叶归根,让我们来看看。”就问他,沙填峡口镇那里的坟地,一般哪里的风水比较好。 那黄牙摇头道他倒是听说过他们那里有风水好的地方,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不是这一行的人,这年头敏感,有些话他也不敢多说。 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来,又道:“那真想找风水好的地方,得去孔雀山那里,那里走深一点,可以去看看,风景很好,但是风水好不好,咱就不知道了。不过得小心点,这个季节野兽多,山路不好走,而且可能会碰到倒斗的。” 我一愣,啥叫倒斗啊? 黄牙一列嘴巴,神秘地一笑,道:“不是吧,在咱们河东府走的,连倒斗是啥您也不知道?你就别装了。” 少爷对我道:“倒斗就是盗墓,就是南爬子。” 我哦了一声,心说敢情这盗墓的称呼还真不少。 黄牙一听,发现我还真不知道,问道:“这位爷不是是这一带人吧?” 我说道:“我们是山西来的。” 他道:“那您是不知道,你们那边山势不对,不适宜葬人,和北边还是有差异的,咱们这里就不奇怪,你看这些山里,再进去,就是不少的古墓,'文革'的时候基本上都没动,现在又有人开始挖了。” 我一听,这家伙好像还挺懂行,我们虽然说也是搞古玩,但是盗墓是另一个范畴,我们不专业,就请教道:“您挺了解啊,研究过?” “谈不上研究,”他道笑道:“只是略懂一二。” 我给少爷使了个眼色,就问他,这附近出土过什么比较大的遗迹没有? 我判断地图上所表示的地方,不太可能就是一片空地什么,那里肯定应该有一些古代人工的建筑,或者是一个洞**,既然广川王有可能在这里修了陵墓,说不定这种地方已经被发现了。 黄牙看了我们一眼,道:“这我不清楚,不过我听家里老人讲,这孔雀山里面有一些古墓,夏天经常听到炸墓的声音,大概是那地方风水很好,不过就是不好去,传说最大一座古墓是沉在一个深潭之内,里面潭中有龙,绝对下不去。” 少爷问道:“这传说可是真的?您老哥哪里听来的啊?” 黄牙一看我们还真信了,大笑道:“哎呀!你们就是外地来的,你也看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真是,这种古墓的传说,咱们这种地方多得是,每个地方都有,你们就姑且听着。” 黄牙喝完了酒也累了,就拱手说他去睡觉了,他和他女儿睡一个屋里,我们三个人就睡在客厅里,我看着黄牙进了房间,就马上和少爷他们合计。决定明天就去孔雀山,那地图所指向的地方,肯定就在山里,说不定就是黄牙说的那个古墓,真的就是广川王陵,只要能到了那个范围,凭借我们手上的地图,和我三脚猫的风水,找到的机会就会是大大的了。 少爷问我道:“可是这传说可*不可*,别是地点搞错了,这种地方来去就是一天,我们没多少时间好浪费了。” 我说:“既然是他们当地的传说,那你就是去问其他人还是同样的结果,不如就相信他一次,而且他说孔雀山里经常有人盗墓,肯定有原因,别的不说,那里应该有一条龙脉,我们必须去看看,如果真的有一个王陵在,说不定我们还能在里面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 若男非常兴奋,她到现在学到的东西全是书本上的,这一次可以亲身实践,还不开心得要死,而且这种王陵级别的古墓,不是给国家封锁了,就是无限期地给保密起来了,她这样的小女孩基本上一辈子都别想进入。加上这次是为了自己的命去的,没有道德上的束缚,自然是兴奋异常。 其实我和少爷又何常不是,卖了这么多的古玩,都是隔靴抓痒,做梦都想进王陵看看是个什么情形。 当下我进行了一番合计,如果真的有古墓,我们还得准备东西,我们根本不会盗墓,没有想过还真的有这么一天,所以什么都没有。 黄牙的传说太夸张了,我觉得是不太可能在水里,因为当时的技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非常有可能广川王的陵墓是开山而建的,那我们最起码得需要炸药。 这我们肯定是没有带,得在当地采购,这属于违禁品,我们在当地又不熟悉,到了明天还得找黄牙帮忙。也许他能给我们弄来一点炸鱼的雷管什么的。 进入地宫,我听南爬子说过有很多的危险,所以有列出了很多的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就去准备,几个人搞的真的是想去盗墓一样,也睡不着了。南爬子还有很多规矩,我都给他们交代了一下,这你不能说他是迷信,其实有很多是有道理的,比如说进去点香,那表里可能是为了拜祭死人,但是其实可能的作用就是计算时间,南爬子的香的长度是固定的,也就是在古墓里的活动时间是有限的,这样可以大大减少被发现的机会,而且这么短的时候,里面的人也没有办法将所有的东西都**来,避免了因为过于贪心而中墓气致死的机会。 这些东西我都是从来没有和他们两个说过的,现在一说,他们都对我刮目相看。 最后少爷就说,先别这么兴奋,有王陵还是推测,到那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呢,咱们还是睡觉实在,我们这才冷静下来,几个互相嘲笑倒头休息,不过,也没睡了多少时间天就亮了。 我其实也没睡着,起来黄牙给我们准备了早饭,我一看不能这么白吃了人家的,就让少爷给他送了点钱,然后商量一下买雷管和装备的事情。 黄牙一开始不肯卖给我们,我们给他塞了好多钱,还出示了王若男拿来的文物管理局的文件,说我们是先遣队,过来秘密考察古墓的,要让他配合,他一看我们俩的头衔都是主任,马上肃然起敬,不仅把雷管卖给了我们,还给我们介绍了当地几个山民,给我们买了很多山里需要用的装备。 我们整好东西,问清楚具体的路线,就来到渡口,准备先到沙填峡再说。 沙填峡是古黄河的一处峡口,现在已经变成了黄河的支流,叫做猛江,渡口充斥着水流的咆哮声,一眼看去,犹如一条缠绕的巨龙蜿蜒而上,我看到怒江对面的悬崖上还有很大一个墨鸦石刻:“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几簸自天涯。”看样子这里以前还是一个风景胜地。大概写这东西人作梦也想不到,黄河会改道。 渡口上有好几条船,可是一看,这些船都给拉到了岸上,我就奇怪。 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季节是大水期,运管局有规定沙镇峡口三吨以下的小船是不准开的。所以这些船就干脆不下水,在上面整修了。 我们出了很高的价钱,没有一个人肯帮我们,我看着有些人明显对价钱心动了,但是还是不肯定帮忙,急得我们团团转。 忙活了半天,一个船家说,你们要真的急着去哪个地方,就走山路吧,肯定比等船快,这里没人会给你们开船的,这沙镇峡口非常凶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这个季节绝对不会有船,大部分都是走山路。 没办法只得回到黄牙的家里,他正在喝酒,看见我们回来了,很奇怪,问道:“各位怎么了?” 我和他把情况一说,问他除了船外,还有什么路线可以去孔雀山。 黄牙想了想说:“真是,我早该想到,你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往外面跑,我也很久没摆渡了,山路有是有,不过这山路太花时间了,你们不是说很急吗?那肯定不合适,这样吧,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想想办法。” 我看到他这么热心,心里还真有几分感激,道:“那就谢谢你了。” 他答应着就跑了出去,可是这一跑就几乎跑了五个小时,我们在他家里一直呆到了下午,我都差不多绝望了。 正准备不等了,起来要走,黄牙就跑了回来,我们忙问他怎么样,只见他表情古怪道:“船是找到了,在三里碑那边,不过--”
书籍 【黄河鬼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