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黄河鬼棺 > 第二十二章 黄河龙神

第二十二章 黄河龙神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16 09:40:54 更新时间:2021-08-20 19:39:11
这东西咋一看就像是一只骨头长在外面的黑色人手,但是显然他外面的白色骨片是软的,一时间我也很难去形容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它蛇一样就匍匐着从水下的破洞里钻了进来,看上去几乎没有骨头。 我当时就呆住了,脑子里闪过一连串念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应,刚才在水里就是这个东西吗,不对啊,水里那东西大多了啊,而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少爷在后面嘘了我两声,看我没有反应,跑上来,拖住我就往后拉,我一个没反应过来,就给他拉倒在地上。 那东西一下子感觉到我们移动时候的仓底震动,突然就扬了起来,做了一个收缩的动作,猛地就卷了过来。 我一看糟糕,忙一推少爷,两个人往边上一滚,触手一下子卷了个空。 我顺手抄起船底的一根铁管子,少爷也甩出了砍刀,要说和水下面那大家伙打,我们还不够下酒菜的,看这个东西,高又高不过,粗也粗不过我,我还怕你不成。 这个时候,我们却忽然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回头一看,却看见老才已经跑出了底仓,正在外面用力关底仓的密封门。 “你干什么!”少爷惊讶大叫,这种门就是为了船底破洞的时候救援争取时间用的,用的是密封的橡胶圈膨胀门,一但关上,在里面是打死也出不去了,水满上来,我们就会给困死。 老才听到少爷一叫,吓了一跳,马上加大力气继续拉铁门,好像真是想要把我们关死在里面,我们再也顾不上那触手,赶紧冲过来抓住门缝,不让门合上。 我们两个人的力气自然比他大,两人都憋红了脸,最终还是把门慢慢地拉开。那老才一看自己支持不住,立刻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就用头去撞我的手,用力极狠,一头下来他脑袋就破了,我的手指给撞得剧痛,下意识地一松。 少爷的位置站得不好,我手一松,他一下子吃不住力气,也松了手,这一瞬间,铁门就给关上了,我马上听到外面上锁的声音,大骂了一声,猛地用铁管敲门,可还没骂完一句,少爷就突然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就摔进了水里。 回头一看,原来是那触手卷住了他的腰,正死命将他往船底的破洞里拉,少爷死死拉住一边的一个船梁的铆钉缝,脚顶着船底,没有给他拉下水去。看我在那里发呆,大叫:“你个驴蛋我顶不住了,快救命!”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上去用铁棍狠狠地抽打那触手,很快从触手的皮肤里传出一股非常难闻的黄沙腥,但是越敲却拉得越紧,少爷朝我大叫:“用棒子没用,快用弩箭来射它!” 我看弩弓还在少爷的背上,赶快上去扯,可那东西似乎知道我的企图一样,竟然一下子放开了少爷,转向我卷来,我向边上一滚,手撞到壁上,铁棒子脱手摔了出去。 少爷到底是反应快,一解放出来,马上搭弓上弦,我一个翻滚的工夫他对着那东西就胡乱射了一箭,弩弓在这么近的距离威力太大了,竹箭几乎就全部没进了它的身体。 这东西显然吃痛,发出了一种让人无法言语的怪声,在船仓里胡乱撞了几下,然后几乎就在几秒内缩回了船底的破洞里。 我们两个人一下子瘫坐在水里,一看自己的手上,碰到那东西的地方,全是黄色的液体,满身都是黄沙的腥臭,这东西肯定是生活在猛江底下的黄沙里的。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老才要把我们关在里面,小心翼翼地走到船底的洞前,看了看,忽然发现洞口的铁皮破口,竟然是朝下卷曲的。 “妈了个b的,”我骂道,“这船底不是咱们的雷管炸的,看上去是从里面弄破的,恐怕是那老才干的。” 少爷道:“他疯了,这可是他自己的船,他把它弄沉干什么?” 我心说我怎么知道,道:“这里快淹了,我们得找个办法出去。” 水源源不断地从底下的洞里满上来,已经过了我们的膝盖,我们赶紧往回跑,跑去拉那道门,但是门给锁得死死的。我们用力地拍门,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用铁管砸,用撬杆撬,但是这门实在太结实,纹丝不动。 少爷看开门不成,就跑到仓里去找东西堵那的洞,我一看这船吃水已经很深了,水流太大,根本堵不住,对他道:“没用了!别浪费力气!” “那怎么办?等死?” 我皱了皱眉头,拼命地想了一下,道:“只有一个办法了,咱们得从洞里钻出去!然后顺着船底游出去,再上出水面!” “可是水里还有那玩意在呢!在水里弩弓是没用的,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说着,“总比淹死好。” 少爷一想也是,两个人把上衣脱了,系紧脚管和腰带子,我一马当先,也不犹豫往水里一钻,从船底的洞里钻了出去。 外面的水流强烈得吓人,但是大部分的力量还是向船底的破洞里涌,我使劲扒着破洞的边缘,固定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给吸回到船里。 少爷也跳了下来,我感觉到他的脚碰到了我的脑袋,我拉了他一下,表示我也在,然后一咬牙,放手一蹬船底破洞的边缘,借着蹬力就蹿出了船底的水流圈。 一切顺利,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着我正在向上浮起。那老才不管是处于什么目的想杀了我们,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胆子大到明知道水下有东西也会潜水下去。 就在我心里一安,准备游出水面的时候,忽然感觉脚踝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一下扯了下去。我马上感觉到耳朵发鼓,一下子就不知道给扯下去多深了。 混乱间我下意识就睁开了眼睛,原本以为在混浊的水里什么也不会看见,可是一睁开,竟然发现水下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混浊,甚至还可以说有几分清澈。 大概是这里混乱水流的关系,把大量的沙子都卷到了水面上,所以这里才会比黄河任何一段都要混浊,水面之下反而清澈了很多。 但是即使如此,裸眼在水里的视力非常有限,我在混乱间,看到一条模糊的巨大影子从水底盘绕上来,足足有十几米长,无数触角从那一条影子上延伸出来,就像一条巨大的蜈蚣,或者说是像一棵巨大的水草。 我四处一转头,发现这样的东西还不止一条,在我四周,几乎全是这种蜈蚣样子的模糊影子。他们一端都来自一片漆黑的水底,而另一端在水里不停地盘绕,我用力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好做个明白鬼,可是我无论怎么用眼睛,能看到的只有影子。 完了,我心里道,进了什么地方了?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溜达,出门没看黄历就是失策。 拉着我触手力量极大,一直就将我往深水里拉住,我只觉得肺里的氧气极度减少,眼前的东西也越来越模糊起来,正在绝望,忽然边上冒出了一个人影,一把抓住我,我一看这影子的轮廓,竟然是王若男。 正在疑惑她怎么下来了?只见她指了指下面,让我把身子蜷缩起来。 我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意思,还想问她拿刀,忽然整个水底一阵波动,一下子大量的水泡从水里炸出,我感觉到脚踝一松,接着一股极度强烈的水流冲击波,一下子把我们甩了出去。 我马上明白,又是那种雷管爆炸了。 我死死拉着王若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松,竟然给冲上了水面,因为一下子上升得太快,一摸耳朵和鼻子全是血,抹了抹眼睛一看,自己已经给冲得离船两三十米远。 王若男就在我身边,但是已经不醒人事,直往水下沉去,我赶紧托起她。然后拉着她,滑动单臂,拼命向船追了过去。 幸好我们所处的水流是向着船的方向,一阵扑腾,我已经*到船边。 爬上船舷,我顾不得别的人,放下王若男,发现她竟然没有呼吸了,心里一下子慌了,赶紧给她解开内衣服,也不管什么忌讳不忌讳了,一双大手直接按下,将她肺里的水压了出来,然后低下头,向她嘴巴里吹气。 才吹了一下,她就猛烈地咳嗽起来,一股臭水吐到我的脸上,然后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呼吸。 我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一看她衣服散开,想着电视里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挨耳光,赶紧把她的衣服包起来扣好,结果一下子,她的身材如何,手感如何,竟然一点也没记住。 正在后悔,琢磨着要不要再解开看看,就听到一声门板踹裂的声音,那老才一身是血从仓里摔了出来,接着少爷拿着根半截篙子从里面出来,抄起来就打,一边打还一边骂:“我*你的,想害你爷爷我,老子今天就把你扔到黄汤里去。” 那老才一边退一边求饶:“李爷,我也不想,我要是不这么干俺们村里就要拿俺闺女去祭河,求你放过我。” 少爷是出名的天王操老子叫,这种话根本对他起不了作用,那老才还没说完,他又是一篙子敲过去,把那老才敲了一个跟头。我一看这样下去得给他敲死,忙把他叫住。 少爷这才看到我,一下子丢掉篙子跑过来,叫道:“我*,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死了,妈的,没事情吧?”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说应该没事情,问他:“你怎么搞的?若男怎么会下到水里?” 少爷道:“当时我看着你被什么东西给卷走了,就知道不妙,上船的时候,那老才正想对若男下手呢,给我一脚给踢趴下了,当时我和她一说情况,她想也没想就跳下去了。” 我听到这话,看了一眼面前脸色苍白如雪的女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心疼。 少爷摸了摸若男的额头,说她应该没什么大事情,大概就是喝了几口水,我将若男抱起来,对他道别把老才打死了,我还要问他话。接着就把她进客仓里。 老才给少爷拖进来,捆在凳子脚上,一脸都是血,这少爷下手是太狠了,他这样的人“文革”的时候得罪人太多,难怪现在混得这么次,我把王若男放下,打起暖灯给她取暖。然后踢了一脚老才,问他:“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是你村子里的人怎么干的?” 老才用无法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们,显然不明白我们两个是怎么活下来,听我一问,忙点头:“是啊,是啊!我也是没办法……” 话音未落少爷一篙子又打了过去,把他打得嗯了一下,我赶紧把他拉住,骂道:“你打人打上瘾了是怎么的,他娘的七八年的时候怎么就没把你这暴力狂办了,真他娘是放虎归山。” 少爷道:“我*,我是真来气了才打他,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们吗?你要知道了,你比我打得还狠。” 我道:“这种人,不是为财就是为色。还能为什么?” 少爷道:“要真是这样我就原谅他了,为财色,大家都是同道之人,可以理解,可是他娘的他想把我们和这船沉了,不是为了这个,他娘的是为了祭河!!你说憋屈不憋屈,哦,我大老爷们一个,老娘把我养活了三十年,你拿我来祭河,把我们当畜生了!” 说着又要打,我赶紧把他拦住,道:“好了,不就是拿你祭河吗?谁叫咱们给他们选上了,说明咱们的素质还是比较优良。”说着对老才道:“你们村怎么回事啊?这什么年头了还玩这个?不怕给枪毙了吗?” 老才看我比较和善,以为我是救星了,一下子就贴了过来道:“许爷,真对不住你,我也不想,你看这村里人人都这样,我也没办法,您放过我,我给你们开船,到哪里是哪里。钱我不要了。” 我冷笑一声说你拉倒吧,你这船都快成潜水艇了,你还开,开到奈何桥去吧你,对他说:“你要想活命,就把这事情原原本本给我说一遍是怎么回事,不然,该是您祭河的时候了。” 老才马上道:“我说,我说。”接着就把那村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原来他们那村本来也没什么特别的,长在旧社会,活在春风里,除了穷苦一点,村里到还算安宁,村里和河边的所有村庄一样,以渡口为生,很多的人都是跑船的,这水里的营生他们都做足规矩。 本来年年相安无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四年前开始,形势就变了,本来这沙镇峡就不好走,洪水一来,不知道怎么的,出事的船特别的多,还有人看到水里有奇怪的东西在游动,个头巨大,那个年代农民都很迷信,一听就慌了,去问公安肯定不行,明摆着就是传播封建迷信,只有去问风水先生,那家伙真是缺德,一算就说是黄河龙神到了咱们这里了,可能是看上咱们这里风水好,要呆上一段时间,你要过这沙镇峡,你就得献祭。 他们那时候就往水里沉了不少的牛羊猪,但是不顶事情,还是出事情,后来再去问风水先生,那家伙一听,就说是牛羊没用,要人。 本来这事情太荒唐了,但是那时候这些人的行为真的很难去理解,那村长竟然就信了,这老才是他们村里最老实,杀人这事情谁也不敢干,一下子就推给他了,说让他做这个事情,如果他不做就把他闺女和他一起给填河。说起来,老才这几年也杀了好几个人,这本来老实的人就是单纯,一看这杀了人没事情,村里人还对他有几分畏惧,那些工长也不敢欺负他了,竟然还有几分得意。 这一次本来心想我们也是随便就弄死了,没想到碰上我们两个命硬的刺儿头。 我听完心里暗骂一声,心说那黄牙怎么说这村里每年都会死两个外地人,妈的那时候那表情这么怪,肯定也是一伙的,老子回去肯定把他牙全给打断!再把那风水先生给剁了,免得留在世上害人。 这时候船咯噔一声,开始倾斜,我转头一看外面,就知道糟糕了。 船的底仓应该已经全部都给水进满了,这时候船虽然还是勉强在水面上浮着,但是吃水线非常高,几乎和船舷平行,这样的船虽然短时间内不会沉但是经不起风浪,只要浪头打进来,船很快就会入水。我们必须尽快找个地方*岸,离开这船。 我问老才,他沉了这船后准备怎么办?他说前面会有一地方能够通到这山上去,那是他小时候发现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少爷爬上船的桅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是一根东西)看了看前面,对着我大叫,猛江这一道的两边都是悬崖,但是前面的悬崖上,果然有一块突出的地方。 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远离水面,对于我们来说就无可挑剔了。 少爷爬了下来,马上发动引擎,朝那块突出的地方拼命开去,因为水流的流向,船开得非常慢,而且一动之后颠簸更厉害,水从船舷灌进船内。 我把船里可有可无的东西全部都扔了,但是吃水线大概只上升了两个毫米,剩下的都是我们的装备,我一下手凉,少爷大叫,扔吧,还心疼个什么劲。 我一琢磨,从最没必要的开始扔吧,先是不锈钢罗纹管,可以用木头的来代替,扔了,绳子,扔了,武装带,扔了,这些东西都是刚买的,扔了还真是心疼。但是我马上发现这么扔完全没有作用,船斗的水很快到我了的脚脖子了,少爷看到的悬崖上的突起就在眼前,不过远看似乎和船的桅杆高,但是近看却比桅杆还高了很多。 少爷朝我大叫:“把绳子给我!” 我赶紧去找绳子,一找一回忆,哎呀了一声对他道:“我*,我刚才给扔了!” 少爷一听脸就绿了,大骂:“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敢扔!” 我大怒:“他娘的不是你让我扔的吗?还怨我?” 眼看着船就要通过这区域了,我急中生智,抄起一钩篙就丢给少爷,少爷用篙子上的铁钩子卡住石头,扯了扯,还真是结实,一纵身,几下就爬了上去。 上到那凸起的峭壁之后,他把篙子翻了跟身,钩住船的桅杆,用了吃奶的力气将船拉到一边,然后我将装备一件一件地丢给他,还砍下船上的缆绳替代绳子,接着到客仓,突然却发现王若男已经醒了,正在换自己湿衣服,正换到一半,扣子还没全扣上了。半抹酥胸几乎坦在了我的面前。
书籍 【黄河鬼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