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黄河鬼棺 > 第二十六章 混乱

第二十六章 混乱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16 09:41:15 更新时间:2021-08-20 19:39:11
我大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脖子,一下子把头转过去,去看那女尸的脸。就看到女尸体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眼窝一下子萎缩了下去,颧骨突了出来,神情更加的骇人。 尸变了! 我当时脑子就这一个念头。三个人连滚带爬地就退开好几步远。少爷发抖道:“这娘们就是善变,刚才开棺材的时候不是没变吗?怎么说变就变啊!” 我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我们有某一个关节弄错了,我所谓南爬子盗墓的那些知识,都是一段一段听来的,中间有没有遗漏,我还真不能肯定。 我用手电照了照棺材,那女尸竟然已经坐了起来。给手电一照,脑袋马上就转了过来。我忙把手电转到其他地方去,对另二人道:“别呼吸,这样老粽子就找不到你!” 他们干脆捏住自己的鼻子,我指了指一边的角落,示意我们到那里去躲一下! 我们走了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棺材那里发出东西落下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那尸体下来,忙转回去照一下,这一照却没有照到任何东西,棺材里果然没有。 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蒙了,只见那女尸,竟然像壁虎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情,你不是说我们不呼吸她找不到我们吗?怎么她知道我们的位置?” 我发抖道:“我*,我不知道,难道我们附近还有第四个人没闭住呼吸?” “不可能啊!”少爷道,的确是不可能啊,我们胡乱拿手电一照,四周哪里还有人啊。 少爷翻出弩弓,大叫着:“他娘的,反正咱们也死定了,妈的就会会这娘们,老许你给我照着,老子今天就和他卯上了。” 话刚说完,忽然脚下一软,脚底下的青砖陷了下去,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忽然脚下不稳,摔了下去。 这一下摔的我七晕八素,四处一照,这下面竟然也是一条甬道? 奇怪,怎么会有甬道在这个上面,难道这个古墓是双层的? 我纳闷地看着四周,少爷已经把我们拉了起来,大叫:“别看了,快跑。” 我赶紧爬起来快跑,一下子也不知道往哪里跑好,两边都是黑幽幽一片,一看少爷拉着丫头没头没脑地就往一边的黑暗里狂跑而去,一咬牙也就跟着上去。 狂奔跑之间也看看到这条甬道的两边都是色彩鲜艳的壁画,听到后面铁链条的急速拖拽声,根本没有机会停下来自己去看。 跑了不久就听到少爷大叫:“这里有扇门?” 我用手电一扫,只见一座巨大的墓门立在甬道的尽头,比我们刚才从外面下来看到的墓门还要大出一倍多,这木门是用汗白玉所雕,上面左右两条璃龙趴在门上,乍一看,竟然像活的一样。 后面的铁链拖拽声音看就到了,我们不做停留,少爷一甩弩弓就让我去开这道墓门,自己要和后面的女尸搏上一搏,拖延时间。 我此时候已经吓的手软脚软,万象钩都拿不住,闹了半天,连门的缝隙都插不进去。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道巨大的墓门的门缝隙实在是太窄了,而且里面灌了铜水,万象钩根本塞不进去。 一看心里就直叫糟糕,难道我们三条小命,就此断送在这里了吗? 正在慌乱之际,丫头忽然来拉我,道:“快看脚下!” 我低头一看,只见我们脚下甬道的砖面,到了这里已经变成大形的青石板,而且我们脚下的这一块青石板子,一踩之下竟然还有点松动,似乎是空心的。 我猛的想起那几个老南爬子和我说的故事,这叫做鸽子翻,下面有一条非常复杂的秘道,可以通到墓室里面,这道墓门其实是个摆设,压根就没有让人进出的意思,这墓门里面还有六七层石头封石头叠在一起,你就是用炸药去炸,他娘的把上头的甬道炸塌了,这墓门也炸不开。 我在书本上也看到过这种机关,没想到今日还有缘分的见真面目,这种机关在西汉墓非常常见,我脑子一个突兀--难道这里的,才是刘去的?那上面的南宋风格这么明显的古墓,是谁的? 一桥通六桥皆通,我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了,这他娘的是个墓中墓啊。当年老教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还是在“文革”之前,有一天他们接到举报,说是哪里发现了盗洞,他马上带着人到了现场,下去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被盗掘光了,四处一片狼藉,老教授痛心之余,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痕迹,原来棺材给人从棺床上挪到了一边。 老教授就奇怪了,让人把棺材搬开一看,我*,那棺材底下,也就是明墓**的墓底的砖头给人挖了大洞,下面黑幽幽是一个盗洞。老教授马上就纳闷了,怎么回事情,马上再派人下去一看,知道了怎么回事情,这明墓的正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南朝时候的小墓,这真是一个墓**套着一个墓**。 那盗墓贼就到下面的南朝小墓里,但窒息死了,老教授说可能是他的同伙让他下去后,把棺材推了过来,把他封死在里面了,但是那棺材有两吨重,他同伙怎么推得动,就没人能说的清楚了。 大脑里刹那间闪过大量的片段,一边的少爷已经翻开了下面的青石板子,这时候那股腥臭的味已经离我非常近了,我再也顾及不了什么东西,一个翻身就跳下了鸽子番下的密道。 下面的密道极其狭窄,人蹲着才能勉强立直了,少爷赶紧把上面的青石板子盖住,就听到嘣的一声,上面就猛地一震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站到了青石板子上面。 僵尸是不会开门的吧,我心里祈祷。 那一震动之后,一下子四周就安静了起来,我们得意地喘息一口,四处一看发现这密道有大概四人宽,这样的道路基本上不是给人走,而是称呼为先路,也就是说,让里面死人升天的时候走的路,所有人根本就很难走,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在墓门的上面,叫做开先门,也有走地上,这刘去喜欢刨地,大概这样选在了地上。 少爷催出我向里面走去,为了防盗,先到里面有时候也会设下流沙之类的机关,这里行动不便,一旦中招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几个人半匍匐着就往秘道的另一边爬去,爬了大概有一支烟的时间,那一边到了头了,秘道的尽头雕刻着一个兽头,两边有一些浮雕,是百官出送的情形,意思是你的魂魄从这里出来,百官在送你上天成仙。 兽头的上方有一块石头,大概五六百斤重,我们两个用肩膀往上抬,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把这块板子撬出一条缝隙。 我探出半个头,用手电照了照,然后陆续爬了出来,四处一看,四个人已经被这墓室的气势所折服。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墓室,足足有半个足球场这么大,我看到四周十二根巨大的柱子立在墓室的两边,撑起了冥殿顶部(冥殿是修建在墓室里面的楼阁,一般是参照墓主人生前生活的样子修建。)每根柱子的中间是一盏长明灯,现在已经熄灭了,墓室的中间,有一座金字塔一样的高台,高台的四面都是四二阶台阶,高台上面四个角落各有一顶宝藏,将高台上的东西掩盖得洋洋洒洒。 高台的四周,竟然有一圈类似于护城河一样的凹陷,我们跑去一看,深不见底,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 这条“护棺河”大概有六人宽,就算是装张弹簧估计也跳不过去,我们一合计,丫头指了指头顶道:“只有一个办法了,从上面的横梁过去。” 我往上一看,上面的梁子呈现放射性结构,两根柱子都有一条楞横支撑,六条在中间交叉形成一把雨伞的形状,上面雕镶画中,都是十分精美的彩绘。 少爷拿出绳子,叫了一声:“看我的'飞火流星勾'。”套上铁钩子往里一甩,绳子飞上半空,可是还没有到达横梁就开始下降,然后一下子掉进了“护棺河”里。 看样子扔这个东西还真没有电影放的这么容易,我帮着少爷把绳子扯了上来,没想到拉了两下,竟然好像卡住了,拉不上来。 我们扯着绳子到了护棺河边往下一看,只见绳子给拉得笔直,下面好像钩住了什么东西。 没有绳子我们就过不了这棺河,我和少爷用力一拉,那东西竟然给我们拉上来了一点,于是两个卯足了劲,用力去扯。一个黑色的东西,竟然给我们从“护棺河”的下面拉了上来。 我们把这黑色东西拉到岸上,立马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腐臭味道,是一具尸体,而且还不是古尸,我看到尸体身上的蓝色工作服装。 我们把尸体翻了过来,只见他的身上全是沙子,带着一股我好像哪里闻过的黄沙臭,我拿出水壶,把里面的水往尸体的脸上一冲,忽然丫头就惊叫了起来:“教授!” 我一看那尸体的脸,顿时也是脸色惨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尸体,竟然就是在四天前死在东华镇的王老教授,可是,他的尸体怎么会在这里? 教授的尸体上还带着背包,我们翻开他的背包,发现里面全是盗墓用的工具,顿时明白了一切。 难道教授的追悼会没有遗体告别仪式,大家没去瞻仰遗容?教授那个时候根本没死?那他带这么多的工具死在这古墓里面,难道也是和我们的想法一样,想来盗墓? 我又想起在外面潭壁上缝隙里的尸体,顿时明白了一切,肯定是教授发现了古棺的诅咒是真的之后,用假死来赢得时间,尔后带着一些人过来寻找刘去的墓**,但这个秘密给老卞发现了,老卞在临死前给我们写下的条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可是教授怎么会死在这里的呢?我看着教授已经给腐烂的脸,也判断不出他是死于诅咒,还是失足掉入“护棺河”而死。或许教授已经把镇河印拿到手了? 少爷这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叫了一声糟糕,忙扯下教授身上的钩子,甩上房梁,然后招呼我们爬上去! 我不知道他突然这么紧张干什么,马上跟着也爬了上去,几个人爬到房梁上,再往下一看,乖乖,护棺河里已经爬满了我们在沙镇下见到的那种奇怪的触手,在下面缠绕成一团一团的,同时触手的中间,依稀长着一张巨大的人脸。 我一看到这情景,一下子就认出了下面是什么东西,心里直叫哎呀,这不是我们在黄河里看到的那种奇怪的章鱼一样的东西吗。 高台的中间是一白玉的棺材床。令我们觉得奇怪的是,棺床上面,竟然不是棺椁,而似乎是躺着一个穿着盔甲的尸体。 少爷见得多了,这时候也吃了一惊,问我道:“我*,怎么回事情,尸体怎么跑出来了?”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葬法,一下子也不敢下什么结论。 我心里想,这座放在地宫里的高台,很可能是一个墓中风,刘去的棺椁可能是在这高台的里面,而上面的盔甲尸,可能只是一个噱头,说不定是个假人。 招呼了他们一下,让他们小心点,三个人往高台上走去。 一路走得几乎每一脚就要抖三抖,小心翼翼提防着这里设置的机关,但是少爷告诉我们,在墓室的里面一般就很少有机关,因为墓室的所有布局讲究一种祥和平静,在这里设置机关,有违天人合一的基本准则。 我们来到玉台之上,不由屏住了呼吸,想看看上面的尸体。到底是真人,还是假人。 尸体带着一具六眼面具,面具的眼空里面,什么都看不到,一片漆黑,似乎盔甲里面已经全部都腐烂了,只剩下了一个空盔甲壳。 我们拿掉他的面具,一看果然里面的尸体已经没了,可是在他大脑的位置上有一个小圆环,看上去和青铜古棺材上图案挺像。 难道这就是镇河印?
书籍 【黄河鬼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