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黄河鬼棺 > 第三章敲锣震鬼

第三章敲锣震鬼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16 09:42:41 更新时间:2021-08-20 19:39:11
日落时分,老头再次来到我的房间,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许先生,那是什么蛇? 什么?我被老头问得糊涂了,什么蛇? 什么?我被老头问得糊涂了,什么蛇?我怎么知道,那蛇又不是我养的? 许先生,明人不说暗话,你心里明白,老头子一双眼睛还没有瞎,看得出来那蛇可不普通啊。老头嘿嘿怪笑了两声,摸出烟来慢悠悠的抽着。 我一听就急了,这老头大概是吃醋了药了,当即皱眉说:老人家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老人家怀疑那蛇是我家亲戚? 老头说,那不是普通的蛇,他在蛇身问道很重的死臭味,那蛇绝对是坟墓里出来的玩意,弄不好,黄智华的一双手只怕保不住了。我一听,不禁头的冷汗直冒,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蛇怎么看都像是化蛇,可是化蛇乃是传说中的洪荒之物,庞然无比,怎么会变成那么样的小蛇,化蛇有九条尾巴,那条蛇明明就只有一条尾巴。 我头大如斗,加昨天晚的事情,噩梦与凶杀,王全胜的死尸一天不弄走,我就一天 不能按心,这个老头我也得罪不起,只能陪着笑说:“老人家,你找我总不会就是问那条蛇?” 老头说,蛇是一个问题,他找我还有别的事情--老罗说了,财神要见我,否则不肯路,今天晚我陪着他一起过去送财神。 一瞬间我的背心被冷汗湿透--老头口中的送财神,自然是送走王全胜的尸体,真是哪壶不开他就要提哪壶,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王全胜的尸体,他偏偏还要我去见他。但是事情容不得我拒绝,晚饭过后,等到夜深人静时,老头叫我,我随着他一起向外走去。少爷准备了三轮车在门口等着。 我一看到那三轮车,就想到我用毯子裹着王全胜的尸体出去抛尸的事情,如今却换我要坐这三轮车,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型号还有老头陪着。老头已经爬三轮车坐了下来,少爷连连催促我车,我无奈也爬三轮车,坐在了老头的对面。 少爷立马发动舍己为人的精神,拼命的蹬着三轮车字,简直就比我抛尸的时候还要精神。老头一路指点着路线。渐渐地就出了南宫门,路也越来越偏僻,道路更是坑洼不平,颠得我的骨头差点就三架了。 由于已经是半夜时分,路更是没有行人,而少爷现在走的道路,更是荒凉,在老头的指挥下,终于的道路边停了下来。 “过来……”老头招呼着,点着一只烟,首先岔出道路,向旁边走去。我忙着跟随在他的深厚,刚刚走地几步,借着少爷手中昏黄的手电筒,我隐约看到前面立着两个人。 到了!老头说着就停下脚步,饿哦这个时候已经看的比较清楚,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老头子口中的老罗,一个就是王全胜。这老头活着一副老实模样,死后怎么这么难缠啊?我一边想着,一边已经转了过去,心中对王全胜还是非常恐惧,本能的躲在少爷的身后。 只是少爷也是两腿战战,显示出内心的害怕。我基本是不敢看忘全胜的,只是站在源源的,想看看老罗如何收拾王全胜的尸体。 可是我不过去,并不代表老头就愿意放过来,老头与老罗也不知道嘀咕了几句什么,向我招手,让我过去。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近前,越是害怕,越是忍不住瞄了王全胜的尸体一眼。 只看了一眼,我忍不住惊叫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少爷正好跟随在我身后,我向后一退,正好踩着他的脚,两人同时立足不稳,向地倒去。我倒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正好将少爷压在身底下,他成了现成的肉垫子。 本能的,我一手按在地,慌忙想要爬起来,猛然我手心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我心慌意乱的,也顾不观看,慌忙从地爬了起来,同时去拉了少爷。 原来我刚才匆忙地看了王全胜的尸体一眼,顿时就吓的魂飞魄散,王全胜的尸体身子没什么两样,只是死人还能站着,让人有点诡异的感觉。但是这个还不至于吓得我惊慌失措--王全胜的尸体,头部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扭到了背后,额头粘着一张黄纸符。 这模样……不正是我昨天晚在黄智华的办公室内看到的模样?难道昨天晚不是幻觉,我真的看到了王全胜的尸体?可是后来少爷来的时候,为什么办公室内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怎么这个样子?”老头抽了一口冷气,问道。 这样的问题我和少爷是回答不来的,老罗用一种死人腔调冷冷的说道:“昨天我把它封在办公室内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今天去看,七星灯熄了两盏,它的额头就成了这个模样……” 七星灯?难道他说的七星灯,就是昨天晚我看到的、点在底墒的七盏诡异的灯不成?老罗说着,又冷冷的看着我说:“啊心愿未了,不肯路,你们是他最后死的时候见过的人,送他一程。” 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感弥漫在我的心头,我背仿佛燃着一把火,可是手心里却是一片冰冷--怎么会这样?这简直就是太诡异、离奇了,王全胜的事情,彻底颠覆了我以前的信仰。 这世有鬼吗? 老头说,现在我们都来了,你可以开始了? 老罗也不说话,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从怀里摸出几张黄纸符--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老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长长的袍子,宽大的袖子,应该是道袍,背后还绣着老大的太极图案。 也不知道老罗使得什么法子,手一扬,抖了几下,也不用明火,几张黄纸符就直接点燃了。 黄纸符燃尽的同时,我明显的感觉原本晴朗的夜空中,无端的刮起了一股阴风,吹得人毛骨悚然,我忍不住就机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老罗手一扬,撒出大堆的冥币,顿时暗色的天空中,只见一只只黄色大蝴蝶飘舞着,在风中打转着,少爷不解的问我,这是做什么? 我多少有点明白,老罗的职业是赶尸的,中国人很是讲究的,树高万丈,叶落归根,客死他乡的人,总得将尸体运回家乡安葬,可是在中国古代,很多客死他乡之人,连一口棺材都买不起,更请不起人运棺回家,于是,赶尸人就适时而生。 赶尸人--顾名思义,就是直接把尸体赶回家,让它们自己走着回家,现在听来,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我曾经听说过赶尸人赶尸前,常常要拜祭四方,然后撒钱买路,自然是阴间路,所以用的自然也是冥纸。 可是老罗散冥纸,买了阴路,王全胜的尸体却是动也没有动一下,我不禁有点好笑,暗想这姓罗的老该不是什么鬼地方找来的骗子,根本不动赶尸?出来装神弄鬼骗钱的?一念未了,赶尸人老罗如同是变戏法一样,手中已经多了一面小小的锣,我心中好奇,忍不住盯着那锣使劲的瞧了一眼,我又是大不解,自古以来,锣鼓是最讲究圆满,可是如今老罗手中的这面锣,却是中心镂空......这样的锣,怎么能敲得响? 我心中想着的同时,只听得“当”的一声轻响,仿佛敲在人的心坎一样,声音不大,却是震撼心魄。阴锣?我忍不住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阴锣--敲锣震鬼?“财神起步......走”老罗的声音在夜空中拖得老长,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 我们三个活人,六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全胜,希望它能够有所表示,可是出乎我们的意料,老罗的吆喝过后,“财神”王全胜还是一动都不动。老罗站在我旁边,轻轻地推了我一把,低声的说道:“你去和他说点什么,让他好早早路”。我顿时就头大如斗,王全胜虽然不是我杀的,却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如今被老头一推,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在距离尸体不到三步距离的时候站定,看着那具古怪之极的尸体--头反装在背。 “王全胜......你的死怨得不到别人,咱们可是公平买卖,你愿意卖我愿意买,如果要怨,你就得怨黄河河神爷爷......”我心中想着,王全胜身前是“黄河水怪”,自然是信奉黄河河神的,死后做鬼,大概还是保留着生前的信仰?我话音刚落,王全胜原本扭曲着的脑袋,猛然咯咯作响,居然向着我这边转了过来,一双隐隐带着红光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我,嘴角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裂开,狰狞可怖的笑着,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口中发黄的牙齿。 “当”阴锣再次敲了下,王全胜的尸体还是没有董,只是冷冷的盯着我。老罗擦了下汗水,看着我,我心中不明白,冲他翻了个白眼,心中咒骂你自己没有本事,却要带累老子受罪?连一具都搞不定?诺是依着我的意思,直接把尸体送去火葬场烧了,看他还能不能作怪? 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他生前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你说说”?妈的--我和那王全胜仅仅是一面之缘,哪里知道他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为什么他们都找我,不找少爷去?要不是少爷那乌鸦嘴,我也不会找他买青铜器,也就不会闹出这凳子麻烦。 我想了想,那天晚和王全胜喝酒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他,不久就去他家乡,将他家余下的青铜器全部收过来,难道他还惦记着这个?想到这里,我也只能试试,硬着头皮说道:“王全胜,你的心意我也明白,大概是舍不得家里的老婆孩子受苦,还想给他们留一点钱好过日子?你放心,我这就去河,找到你家,把你家所有的青铜器全部收过来,价钱就照我们原本商议好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全胜原本扭曲着的脑袋彻底的回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看我,我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活人让一个死人盯着还真不好受。“当”阴锣敲响,“财神”起步,在老罗的指挥下,王全胜两脚并拢,直直的向前跳去,我原本距离他就近,如今他一动,再次把我着实吓了老大一跳,慌忙闪开,让出道路,可别挡了“财神”的道路。 看着老罗与王全胜的尸体去远,我忍不住长长的吹了口气,妈的......,总算把这老小子打发掉了,我也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回去的路,我忍不住问老头,这老罗是什么人,现在还有赶尸这个行业吗?现在实行火葬制度,一般来说尸体死后都是直接火化。老头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这一夜,我睡得很是踏实,第二天天刚刚亮,少爷就跑来敲开我的房门,说是黄智华找我们,匆匆赶到黄智华的办公室,这位解放军叔叔的脸色很是不好,苍白得很,正坐在椅子,见到我们,连话也不说,只是抬了抬手,示意我们坐下,我也不可以,和少爷一起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来,不久老头和丫头也走了进来,黄智华他就直接盯着老头。 老头抽着烟,一屋子的烟雾缭绕,丫头坐在他的旁边只皱眉头,却也没有说话。“去影昆仑风眼,也是时候了--六十一年了!”老头说着,微微颤颤地站起来,迟疑了半响又说:“黄先生,既然你让我负责这件案子,如今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黄智华如今只要破了黄河龙棺的诅咒,别的也不想管了,所有的禁忌全部都破开,皱眉说,老人家有事请直接说,这家伙对老头如今很客气,也不知道老头使了什么妖法。老头说,那柄青铜古剑,让这小子带去影昆仑风眼,说着他指了指我。青铜古剑--老头口中的青铜古剑,自然就是我们从广川王陵里麽出来的那柄神器,我一听不禁大喜,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摸不到青铜古剑了,没想到老头居然帮我提出这个要求,虽然不能够将青铜古剑据为己有,但诺是能够再使用一次,我也满足了。 我原本以为黄智华要拒绝,没想到他居然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又问老头还需要什么东西?老头找了张纸来,开出一些工具,让黄智华准备,并且丁下午的后车票。
书籍 【黄河鬼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