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光明皇帝 > 第三章 月夜

第三章 月夜

作者:江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28 21:50:26 更新时间:2021-08-20 19:47:53
清辉遍地,黑衣少年仰头看着窗外的明月,静到了极点。可那一身黑色丝绸的长袍随着微风扬起,却又动到了极处,像是他披在肩上的一幅流水。叶羽轻轻地垂下头去看着自己的手,指间的剑气更加冷冽。叶羽看自己的手,少年看明月,就这么,两人一言不发,似乎各怀心事,彼此都忘记了对方的存在。很久,少年忽然低声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声音清寂悠远,仿佛叹息。“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叶羽低声重复,指间剑气尤盛。“这位兄台好强盛的剑气,莫不是终南山的高足?”“昆仑门下,叶羽。”叶羽平静地回答,他在少年的身上觉不出杀气。“剑道之宗?”少年似乎有些诧异,随即跳下窗台袖手作揖道,“想不到在此地见到昆仑高手,也是一场机缘。”随即少年缓步向叶羽走去,竟一直走到叶羽面前一丈左右仍不停步,叶羽眉头一挑,随着少年的步伐连退了七步,两人中间仍然是一丈的距离,隔着一张大桌子站在两侧。一个火苗亮起来,居然是少年拿火折子点燃了桌上的油灯。灯光温暖了整个屋子,也照亮了少年的脸,叶羽这才看清楚,那黑衣少年竟然是个清秀不可方物的男子,而且年纪很小,不过十六七岁大小。叶羽自己算得上俊朗,可是和这个少年比起来就少了那股不染尘埃的清气。而就是那股清气,让少年看起来份外柔弱,也让他几乎不像尘世中人。“出门在外,乍遇生人,兄台恐怕是有些拘束了,”少年揽衣坐下道,“不过在下此来绝没有恶意,只是夜里月光大好,出来走动走动,偏偏这里家家闭户,又有人朗诵经文,似乎是结社,令人不安,所以进来避避,还请兄台不要见疑。”叶羽轻轻把古剑纯钧横在桌上,也坐下和少年相对。少年虽然不露杀气,可他心里仍旧戒备。这样的深夜,这样的现身,行迹透着种种可疑,少年的微笑却粲然动人,言语温软,带着亲近之意。可是以叶羽的身手却不知道少年从何而来,少年的一身修为也非凡品。而他的年纪尚小,不过只能算是个大孩子,更让叶羽吃惊。少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给他平添了几分天真,却并不说话。“不知公子从何而来?”叶羽首先打破了沉默。“扬州。”“扬州离此地千里之遥,不知公子何以舟车劳顿远至此间呢?”叶羽语气平和,却是步步进逼。“兄台从哪里来?”这次少年笑起来有一丝狡黠。“昆仑。”“昆仑离此地千里之遥,不知公子何以舟车劳顿远至此间呢?”叶羽忽然语塞,竟愣住了。只听见一声浅笑,抬头看时,少年脸上满是孩子捉弄了大人的神气。“兄台刚才曾说名叫叶羽?”最终还是少年岔开了话题。“正是在下的名字。”“我也姓叶,那我称兄台为大哥可好?”少年轻声道。叶羽微微踌躇,少年一举一动都有亲近之意,对于初次相见的人显得太过亲昵。可是他话里却没有造作的感觉,仿佛依傍父兄似的。叶羽终于还是点头道:“随公子的便吧。”“那见过大哥。”少年轻轻叫了一声,悠悠而来,几不可闻。叶羽心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这声大哥叫出之前,他便和这个少年相识。“我名叫长容,如果大哥不嫌弃,就叫我小名阿容好了。”叶羽愣了一下,看着那个少年一双晶亮透彻的眼睛投在自己脸上。终于还是勉强地叫了一声:“阿容。”少年又是微微地笑,收回了目光。偏巧这时候一阵风来,油灯的火焰熄灭了,少年和叶羽对坐在黑暗里,各自无语。过了很久,少年才说道:“难得今夜月色,又见到大哥这样的武林高手,真是小弟的福气。我刚才那首曲子还没有吹完,大哥是不是愿意听小弟吹完它?”“请。”叶羽已经是无可奈何了。黑暗里,少年似乎拿袖子擦了擦笛子口,随即柔若丝缕的笛声回响在叶羽身边。少年的笛声只是在一个调子上低回,婉转反复,仿佛没有尽头似的。叶羽听来,忽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是一个人把一片白色的羽毛慢慢撕成缕,又吹在四周的空气里。于是周围一片,都是绒绒的白色羽丝。而每一根羽丝都奏起同一首调子,千千万万的,再汇成一曲。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的笛声停下。“大哥认为这首曲子怎么样?”“好一首柔和的曲子。”叶羽点头,那确实是他所听过的最柔和的一首曲子。“大哥见笑了。”说到这里,少年低低的笑声倒是传来了。笑声落,两人还是对坐在黑暗里。“外面现在安静下来了,小弟也不便多打搅,家里人还在客栈里等我,先告辞了。”少年起身说道。“不送。”叶羽拱手道。“不必。”随着这句话,少年缓步走向窗户的方向。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肩背上,落下孤伶伶的背影,隐约有萧瑟之意。叶羽站起身来看他,不知不觉间,指间的剑气已经收回。就在这个时候,少年忽然回身道:“大哥可还记得我的名字?”“叶长容。”“此间一会,你我兄弟相称,下次见面的时候不要忘记叫我阿容吧。”“阿容。”叶羽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顺从少年的心意。“我们偶然相遇,便不要告诉别人吧。免得我父兄知道,责我深夜出来乱跑。”轻轻的笑声里,少年双手在嘴边凭空摆出吹笛的姿势,看他十指飞动,刚才那首羽丝般的曲子又回荡在叶羽脑海。黑袍飘荡,少年飞身跃出窗外,最后留给叶羽的是一个有些天真的笑容。还是叶羽独自站在月光里。许久他回首,目光扫过桌上,才发现少年的小竹笛已经留在了那里,笛上一串鲜红的流苏从桌旁垂下。白衣的队伍过去了,街头又恢复了一片寂静。魏枯雪这才从旁边的屋顶上探出头往下看了看,纵身跃下房顶。周围夜风呼啸,他却凭着敏锐的听觉在风声中分辨歌声远去的方向,直射镇子的西北角而去。只一刻,魏枯雪已经到了镇子西北角的小巷里。绵绵不断的颂经歌声传自小巷尽头,远处有一片朦胧的灯光和隐约的人影。这时候魏枯雪忽然变得悠闲自若,将龙渊剑倒提在身后,信步走过小巷,直向灯火处去行去。单调而诡异的颂经声里,魏枯雪忽然冷冷地一哼。哼声不大,数百人的颂经声却骤然停息。一片死寂,许久,一声大喝,颇为浑厚的声音:“何方妖人,胆敢搅乱本教的法会?”“妖人?”墙角的魏枯雪呵呵冷笑,却不现身。“护法,你且退下。”一个柔和绵软的声音取而代之响起,“何方高手,好生强劲的剑气!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青衣提剑的人迈着悠然的步子出现的墙角:“原来明尊教内还有高手,怪不得近来强盛如此呢。”那是魏枯雪,他听到后者的声音,知道对方修为也颇不寻常。“阁下是刚巧路过呢?还是有备而来?”一顶白色的轿子里传来声音,轿子旁边是一个白衣乌帽的人,身量魁梧,对魏枯雪怒目而视,周围数百个同样白衣乌帽的人席地而坐,六堆火焰分一大五小,以一个奇怪的阵形排开,照得巷子里通明一片。“在下是听见了众位颂经的歌声,所以冒昧前来,没想到打搅了众位的雅兴?”魏枯雪面带笑容地说,犀利的目光却扫过全场,一点一滴都不曾放过。“我教中法会,与阁下无关,还请阁下回避为好。否则……”轿子里的人缓缓说道。“听一听不可以么?在下还没有领教过贵教教众唱颂《下部赞》的盛况,想长一长见识。”魏枯雪不动声色。“你好大的胆子!”轿子旁边的白衣护法大怒,这就要上前来。“且慢!”轿子里的人声音忽然变得飘渺难测,“阁下知道我教的《下部赞》,看来不是寻常人,莫非是有所图谋而来?何不直言?”“哈哈哈哈,”魏枯雪大笑道,“好,爽快!倒显得魏某人小气了。我来这里只为了你们点的这五堆火而已。”“五堆火?”轿中人沉吟道,“不知道区区五堆火为何让阁下如此关心呢?”“妙风、明力、妙水、妙火、清净气,”魏枯雪面带笑容缓缓说来,“这是业火,三界不安,有如火宅。魏某怕这五堆火烧尽了天下的苍生,不得已,只好来出这个头。”“我倒以为阁下真正关心的是中央的那一堆火焰吧?”“不错,”魏枯雪大笑,“真正能令天地俱焚的还不是五明子,而是贵教的光明皇帝。只可惜你小小一个明尊教的巡使,想来也不会知道。只要能得到一点五明子的消息,这一趟也就没有白跑了。”“阁下又为何要寻找我教光明圣主呢?”“为天下百姓除之!”话音未落,满场皆惊。“外道邪魔,寻死么?”一旁的白衣护法再也按捺不住,双手齐挥,两团银光耀人眼目,翻滚着直取魏枯雪的咽喉和小腹。“明尊教的回风刀轮?打的不是地方。”魏枯雪笑容不减,话尚未说到一半,他面前暴出两声清脆的振鸣。白衣护法的刀轮为一股大力激荡,逆射回去,回去的速度竟然比来时更快,绞起的寒风令两侧的人遍体生寒,眼看就要把白衣护法绞成碎片。此时轿帘急振,一股力道从轿子里涌出,凭空托住了刀轮。那两团银色的刀光尤然凌空旋转不止,发出凄厉的啸声。与此相应的是魏枯雪剑鞘里的一声龙吟--魏枯雪出剑收剑,居然没有一个人看清。“阁下剑气枯瑟冰寒,莫非来自昆仑山?”轿子里的人语气骤然变得阴森。“昆仑魏枯雪。”魏枯雪手抚剑柄,含笑为礼。“本座明白了!”轿子中的人发出一声冷笑,“不是冤家不聚头,阁下今天来,不是杀人就是送死喽?”“尊使这么说可就缺了风度,魏某人并没有杀人的兴趣。何况魏某人在江湖上颇有薄名,随意动剑只怕惹天下英雄耻笑。”魏枯雪摇手。“那阁下留下性命来罢!”魏枯雪嘿嘿笑了:“尊驾能接下魏某回射的刀轮,武功在明尊教的巡使中也算是上上之选,可惜以那区区的‘催光明使神力’就想要在下留下小命,恐怕也困难了些。”“狂妄!你胆敢小看我圣教十万光明众,今日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十二宝光,辉耀天地!众弟子,取那邪道妖人的命来,以献光明圣皇帝!”轿中人大喝,他原本声音柔和悠远,此时听来却是震耳欲聋。几乎就在同时,在场的明尊教弟子一跃而起,数百人均是交掌于胸前,手掌上泛起荧荧的光辉,缓缓向魏枯雪逼近。魏枯雪面对着数百双闪亮的眼睛,却只是微微摇头,长叹一声道:“说得如此威猛好听,不过是‘大家一起上’五个字。好生让人失望。”话音落下,魏枯雪已经被包围在层层人墙之中,四周尽是轿中人颤抖不息的催逼声:“清净光明、大力智慧,清净光明、大力智慧……”四周的明尊教众猛地发一声喊,一齐扑向魏枯雪身上,不知有多少荧光闪烁的手掌印向魏枯雪周身上下的要害,喊声震天。可是震天的喊杀声却没有压住魏枯雪的叹息,随即层层人墙都停滞在魏枯雪的周围,而魏枯雪此时居然动都没有动,只是默默地摇头。“雪煞天剑气!”轿中人的声音颤抖。远远地已经可以看见,魏枯雪头顶三尺高处隐隐升起了一道霜白色的雾气。魏枯雪缓步前行,手指轻轻点在自己面前那名明尊教弟子的额头上。那名弟子木然不动,仰面向地下倒去,重重地栽倒,嘴里汩汩地滚出两口鲜血,魏枯雪那一指竟然刺进了他的眉心里,如穿朽木。周围数百名明尊教的弟子一起仰面载倒,魏枯雪从容不迫地踩在尸体的空隙间走向那顶轿子。“好个妖人,你还我光明弟子的命来!”轿中人已经暴怒了。“怪不得魏某下手太狠,这些人大半还没有死,不过这一生休想再用明尊教的武功。归根到底是你害了他们,如果不是你把清净光明力这种邪术传给他们,他们又怎么会有这般的下场?如果不是你用法咒逼他们上前,他们也未必就会这样。如果不是你想取魏某的性命,魏某还真的没有心情出手伤人。”魏枯雪仰天长笑,笑意生寒,“可惜现在都晚了,你也不必再叫,准备以你催光明使神力接魏某一剑吧!”周围一片寂静,魏枯雪话一出口,那轿中人竟真的沉默下去。随着魏枯雪的逼近,轿帘的震颤越来越剧烈,一旁的白衣护法冷汗滚滚而下,双眼几乎要瞪裂了眼眶。魏枯雪的剑还未到,可是他已经感觉到无数的寒芒已经刺在自己的眉心间。当魏枯雪逼近到三丈开外的时候,那护法再也忍受不住,惨叫一声,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夜风里,几乎要刺穿人的耳朵。与此同时,足长三丈的霜色剑痕透过轿子,魏枯雪的青衣也忽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静静地站在轿子背后了,正将长剑缓缓地送回剑鞘里。白衣护法的身子沉沉地倒地,轿子的下半截轿帘也同时落下,魏枯雪回头,冷漠地扫过满地的人。他们横着竖着躺在那里,都没有一丝声响。霜色的剑痕随着风扭曲飘散。魏枯雪抖手让龙渊落回剑鞘里。可是忽然又按住了剑柄,三四寸剑身尚在鞘外,魏枯雪对着墙角边低声喝道:“出来!不必让魏某拔剑了吧?”静悄悄的,无人回答,魏枯雪不动声色,剑上隐约的霜气越来越浓烈。就在霜气暴涨,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白衣人影蹒跚着走出了墙角的阴影。五六岁的小女孩瞪大了木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魏枯雪,踏在满地或晕或死的人身上向他走去。她衣服上绘制着一团火焰,头顶扎着一朵红绒花,也是扎成火焰的形状,是一个明尊教的小弟子。魏枯雪按剑的手微微震了一下。小女孩走着走着,踩到了一具尸体的胳膊上,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她如在梦魇中,不惊慌,不叫喊,看也不看地下的尸体,只是愣愣地看着魏枯雪,爬起来继续向他走去。魏枯雪目光触到她粉红的小脸,终于长叹一声,让龙渊滑进了剑鞘。小女孩走到魏枯雪面前,终于站住。魏枯雪蹲下身去看她,一件素淡的小白衣服裹着娇小的女孩儿,头顶的一朵红绒花轻轻地颤,恐惧的眼神掩盖不住她的温顺和可爱,魏枯雪轻轻对她笑了笑,而后张开臂膀将小女孩抱了起来。他直起身子,指尖轻轻弹在那小女孩的睡穴上,准备带她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小女孩忽然变了。睡穴上隐隐有一道真气弹开魏枯雪的手指,女孩儿空洞的大眼睛猛得亮了起来,好像是两团火焰燃烧在幽深的古井中。小女孩双手齐举,化作爪形对着魏枯雪的眼睛狠狠抓下。对于一个孩子,那速度简直快得如鬼神一般,或者说这一刻,小女孩身体里好像忽然有什么妖魂苏醒了!魏枯雪手指一弹,顺势划了出去,指尖有冷冽的剑气,小女孩的双手一齐被剑气斩断,剑气划过她娇嫩的脸,一道血痕划过了她的眼睛。凄厉的血色迷住了魏枯雪的眼睛,他闻见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魏枯雪手指悬空,默然良久。换作别人,也许已经重伤在小女孩的双爪下,可是她遇上了‘一剑雪枯’的魏枯雪。稚嫩的喊声还回荡在魏枯雪耳旁:“清净光明,大力智慧!”一切快得像是电光石火,可是小女孩已经死了,尸体就在他怀里。她死的时候居然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只是在魏枯雪怀里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魏枯雪伸手去摸她的头发。她头顶的红花似火,在风里微微地颤抖。“真要赌上千万人的命啊。”他低低叹了口气,“那大家只好接着这么玩下去了。”魏枯雪放下小女孩的尸骨,用自己的外袍遮盖了,转身离去。魏枯雪的脚步声消失在远处,小巷另一侧的墙角里闪出一个飘忽的黑影,一身漆黑的衣服把那人从头到脚包裹着,只露出一双眼睛闪闪发亮。他先奔向明尊教倒地的教众,扶起其中的两个人,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的身上已经满是霜粉,身体一丝热气也不剩下。“主人,他们是被魏枯雪剑上的寒气逼杀的,全身都已经冻僵了,好像这些人的骨头都给冻得脆了些,难怪刚才魏枯雪的手指轻而易举就刺穿那人的额头,”黑衣人转身对着原先的墙角说道。“雪煞天剑气,名不虚传。”墙角的黑影中传来飘忽难测的声音。黑衣人又向白衣护法奔去,身后墙角里的人却道:“不必看他,他是给吓死的!”“吓死?”黑衣人愣了一会,又小心地掀开轿帘,只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白衣男子端坐在轿子里,死鱼一样的双眼瞪得很大,神情极其怪异可怖。黑衣人仔细了看了几眼,回头躬身行礼,小心地说道:“主人,属下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伤痕。”“你且推一推他。”黑衣人如言轻轻地推动那白衣男子的身体,刚刚用上一点力道,那白衣男子的尸身就向后倒去,好像身体里没有骨头,和一般的尸体完全不一样。倒下的身躯竟然把轿子也压成了碎片!“这!”黑衣人惊道。“传说昆仑魏枯雪不喜欢见血,所以刚才他以雪煞天剑气毁了轿子,同时剑气透体杀人。虽然身体外面看不出伤口,可以里面的脊骨已经被他剑气斩为碎片。数百年来昆仑无上剑气不曾真正出世,如今一看依然是剑仙一流的手段!”黑影里的人幽幽说道。“原来……”黑衣人骇然道。“你现在知道我方才为什么没有出手了吧?以我现在的样子和魏枯雪一拼未必胜券在握,要杀他,以后还有机会。”“属下明白,主人英明。多亏主人以神术制住了明尊教那小丫头的心神让她去送死,否则魏枯雪一定会找到我们,那时候一场恶战事小,保不住主人的安全属下就百死莫赎了!”一个人缓步走出了墙角的黑暗。他浑身从头到脚被一袭巨大的黑袍所遮蔽,看不见半分肌肤,他身材不高,身子也不臃肿,走路的声音却显得异常的沉重。那人走到小女孩的尸身旁边,蹲下身去,犹豫了很久,终于掀开魏枯雪的袍子。小女孩双眼被剑气划过,几乎透脑而过,脸上溅满她自己的鲜血,可奇怪的是,此时她圆润嫣红的脸蛋上却显出了几分天真,几乎就像睡着了似的。“主人,为防不测,属下以为我们应当速速离开此地。”旁边的黑衣人此时恭敬地半跪在地下。那主人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却道:“你听没听见魏枯雪刚才说的话”黑衣人不知道主人的心意,只好跪在那里一言不发。“真要赌上千万人的命啊!”主人背着手长叹。主人从黑袍里伸出一只手,那手上竟然裹着玄色铁甲,一只不知名的怪兽贴在他手背上,雕刻得精致华丽,却又极为狰狞,一团妖异的光华笼罩着那只铁手。他轻轻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摘下了她头顶的红绒花:“为了投生光明天宇,就连死也不怕了?光明天宇这般好么?为它死也值得么?”“属……属下不知道!”黑衣人见主人问得古怪,慌张得无所适从。“这个不是问你,乃是问我自己。”那主人低声道,随后他的声音骤然变得严厉,“我要问你的是,这次我出来原本无人知道,你又跟来做什么?”“主人饶命,主人饶命!”黑衣人双膝一软跪在地下,“不是属下擅自作主,而是几位长老的意思。”“你不说我也明白,只是让你知道小心,对你而言,最可怕的人不是长老,而是我!要杀你,也轮不到他们!“他的语意转柔:“好了,跟我走吧,在我身边听令,不必再理会那些长老了。”说到这里,主人已经重新遮蔽了小女孩的尸首,漫步着远去了,随手把那朵红色的绒花抛在风里。“是!”黑衣人一个字也不敢多说,急忙去追赶那主人的步伐。六堆火焰依然飘忽不定。这样的夜,静得吓人。“徒弟!开门了!”魏枯雪长喝一声,却没有等叶羽开门的意思,一把推开客栈的大门大步直入屋里来。屋里的叶羽却也没有去开门的意思,只是站在漆黑的房间里摸索着一只小竹笛,看也不看魏枯雪一眼。魏枯雪一愣,兜转步子绕叶羽转了几圈,最后凑上去不声不响地盯着叶羽的脸。“师父如果以这个样子看人,世上能经得起师父看的人只怕不多。”叶羽挑起眉毛说道。“恐怕夜深人静不去睡觉,在漆黑的屋子里摸竹笛的徒弟世上也有限得很。”魏枯雪也是一本正经。叶羽想了想,把竹笛收进怀里,坐下来问道:“师父此去,不知道见到了多少明尊教妖人。”“妖人?很多。”魏枯雪唇边挂起一丝笑容,笑里可见隐隐的寒意。“还有呢?”“没什么好说的,无聊得很。”魏枯雪眉锋微挑,懒洋洋的。两个人相对沉默了片刻。“师父你莫非杀了人?”叶羽忽然问道。“不是准备杀人,我便也不会带剑。”魏枯雪说得坦然,声音却低了下去。叶羽愣了一下,微微点头:“我倒是见到了一个人。”“赶去看热闹的无聊而返,留下不动的却见了有趣的人物,这就是所谓守株待兔罢?说来听听。”魏枯雪兴致索然的样子。叶羽也不思索,当下把遇见黑衣少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魏枯雪。魏枯雪昏昏欲睡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最后睁大了眼睛一言不发地盯着叶羽。叶羽说完了,直看着魏枯雪的眼睛问道:“依师父看,叶长容可能是江湖上的什么门派呢?或者……是明尊教弟子?”魏枯雪看了叶羽许久,目光却黯淡下去,最后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打了个哈欠道:“你看见了都猜不出他的来历,师父没看见又怎么知道?”叶羽没想到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个结论,也只得摇头道:“叶姓的高手在江湖上不算很少,不过大部分还是出自洛水的叶家。可是阿容却说他来自扬州,就越发猜不出来了。”“阿容?”魏枯雪撇撇嘴,颇有滑稽的神色。“这次天相巨变,闻风行动的门派不只我们昆仑吧?我们在其中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大戏才刚刚开始,演下去才知道。”叶羽看见师父的一副模样,知道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起身道:“师父就先睡吧,明日早晨我来叫你上路。”可是趴在自己胳膊上昏昏欲睡的魏枯雪这个时候却摇头了:“师父不睡。”“不睡?”“出门依师父号令行事,我可曾说过我们要在这家客栈过夜?”“没有。”“答得不错。”魏枯雪点头,颇为满意的样子,“酒足饭饱,月黑风高,正是上路的好时候!”“现在上路?”叶羽吃了一惊。“不错,对我们武林中人来说,夜间走路再好也不过。路上不必顶着骄阳烈火。官道宽敞无人正好纵马奔驰,而且不容易被仇家盯梢,往往在路上还能遇见三五个小贼,正是锻炼武功的好机会,更不要说夜间纵马奔驰的风骨了。”魏枯雪大喝一声,“牵马来,随为师上路!”叶羽终于没了话说,自己去后院里牵了马来,师徒二人一跃上马。又是铁蹄如雷,两骑骏马直奔镇外而去。跑得远了,叶羽回望一眼,古镇已经模糊在夜色里,浓云遮天,四周一片黑暗。除了镇上的些许灯光,就是马上的火把。魏枯雪在前面骑马负剑而行,却忽地拉住了骏马,回过头来:“徒弟,‘今夜却有好月光’,我怎么没有看见?”叶羽猛地打了个寒噤,莫名的惊慌从心底泛起,脸色竟是苍白一片。他清楚地记得那扇窗外的月光澄澈如同十五。而以现在的天气,仅仅一个时辰前怎么可能满天无云月照大地呢?可是叶长容在月光下孤零零的背影又分明闪动在他眼前。“不必想,也想不得。”魏枯雪面无表情,猛地鞭策坐马,长嘶而去。几天的日夜兼程,又换了十几匹骏马,师徒两人终于一身旅尘地赶到了开封。魏枯雪遥遥望见开封城高大的城墙,不禁长笑一声,胯下夹马的力道又大了些,一骠飞骑冲过守城的官兵,直闯入城里去,后面的叶羽也只好带马紧紧跟上。铁蹄到处,一片烟尘,魏枯雪居然是带马直接在开封繁华的延庆大道上奔跑,四周行人无数,都是慌忙地躲避着不知来自何处的疯子。连后面跟随的叶羽也是心惊胆战。两人也是直跑到延庆观的“七曜楼”,两人才死死地勒住马匹,周围一圈围观者无数,都不敢靠上前来。叶羽摇着头道:“师父,你若总是这么纵马狂奔,我们总有一天会惹下麻烦来的。”“果真?”魏枯雪笑着翻身下马,摸着骏马的头道,“马儿啊马儿,跑得好。”这时候人群里大乱,几个捕快带着铁链腰牌挤了进来,一个圈子把魏枯雪师徒围在中央,为首一人大喝道:“何方乱党?胆敢在开封城内放肆!且随我们回衙门去!”“如何?”叶羽看向魏枯雪。“入乡随俗,来了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我们还是随各位官差走一趟的好。”这时候的魏枯雪居然本分起来。两人也不反抗,被套上了铁链,一直拉进开封大牢里。“师父你可知道这里囚徒的饭食是什么?”叶羽坐在开封大牢的稻草上问身边端坐练气的魏枯雪。“不知道。”魏枯雪回答得干脆。“据我刚才听一个老偷儿说,一日两顿,尽是粗麦面粥,据说十天半月一次能吃到萝卜条。”“不错了,去年四月京畿大雷雨,水深丈余,饥民四十余万,朝廷颁下四万锭钞,饥民一天还是只能吃一顿。还有泾河淮河两处水溢,关中河南都是大灾,饿死百姓七千多人,两淮又是大旱,百姓只好以树皮草根充饥。”叶羽点头:“看来师父对这里的饭食还是颇为满意了。”“至少还不至于饿死。”“明白。”叶羽闭嘴了。两人端坐在那里各自养气,一派随遇而安的样子,牢门“咣铛”一声打开了。来的正是早晨关押魏枯雪师徒的捕快,那捕快居然笑容可掬地问道:“两位可是魏枯雪魏先生和叶羽叶公子?”“正是在下,”魏枯雪气定神闲。“两位可以走了,有贵客保两位出去。”“那么多谢捕快大哥,不知道贵客何在呢?”魏枯雪好像没有起身的意思。“奴婢莹儿,不敢称贵字,是我家谢童谢公子要奴婢来保两位昆仑派大侠出去的。”一个湖水色绿衣衫,梳双鬟作汉妆的女子轻笑着从捕快身后走出来,甚为清秀动人。“可是重阳门下有‘天落银’之称的谢童谢公子?”魏枯雪问道。“正是!”莹儿吃了一惊,“想不到我家公子的名字连昆仑魏先生也曾耳闻。”“谢公子虽然深居简出,可是名声在外,昆仑山虽然荒远,也不至于一无所知,但不知道贵公子是怎么知道我们师徒二人的呢?”莹儿忽然掩着嘴吃吃笑了起来:“掌教早有飞鸽传书到来,说得两位的相貌衣着,何况还有那纵马无忌的风采。两位就差在身后绑一面大旗,上面书写昆仑剑侠四个大字了。”莹儿笑得虽然可爱,却分明有嘲笑他们师徒的意思,叶羽暗想这谢童手下一个丫鬟尚且这样伶牙利齿,那本人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是了,”魏枯雪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听说贵公子很少见外人,常常行踪不定。”“正是,公子不太喜欢见外人。”“那么我们师徒如果不这样,又怎么能惊动贵公子呢?难道真的要敝师徒在身后插一面大旗,上面书写‘昆仑剑侠’四个大字么?”魏枯雪似乎颇为诚恳,一脸笑意融融。“在下生来是个懒人,懒得去找人。不过我想重阳掌教安排下来,谢公子应该在开封已经等我们等得很心急了。以谢家在开封的声势,区区一个大牢挡不住谢公子的。我们坐等,顺便定定心思。”魏枯雪含笑,施施然出了牢门。
书籍 【光明皇帝】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