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光明皇帝 > 第二十四章 摩尼殿

第二十四章 摩尼殿

作者:江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4-28 21:53:03 更新时间:2021-08-20 19:47:54
一灯如豆,苏秋炎坐在灯下。忘真楼的黑暗就像是夜色那么深,因为很少有阳光照进这里来。他的身边跪着泪流满面的年轻人,他的面前是一个道髻白发的老人,席地睡在一袭薄被中,仿佛已经失去了呼吸,整个躯壳干枯得像是空了,似乎能听见风从他身体里进进出出的声音。“秋真。”老人翕动嘴唇。年轻人膝行而前,把耳朵贴近老人的嘴边。他们在那里耳语,苏秋炎听不清楚。他静坐不动,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他不属于这个安静而神圣的小屋,他在这里不安得像是一头野兽,可是他不能咆哮,他只能等待。老人瘦骨嶙峋的手从身边提起剑,他挣扎着坐起来。年轻人哭泣着跪下,双手举过头顶接剑。苏秋炎默默地看着,他已经预料到了那一切,这柄剑不会属于他。因为野兽是不能持剑的,剑是雅器,是神物,是身畔青龙。苏秋炎想着自己应该离开了,于是他无声地站起来,转过身。“秋炎。”老人在他身后说。苏秋炎转身,神色讶异。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弟,觉得自己距离他们很遥远,如同等待判决的囚犯。“你过来。”老人说,他摇晃着,如同残烛的火焰。苏秋炎走近,微微昂着头,师父比他高,眼神空洞,这样站立,像是悬挂在墙上的布袍裹着的尸骸。“让我握你的手。”师父伸出了手。苏秋炎没有反抗,任师父枯骨一样的手握着他的手。他直视对面那双空洞的眼睛,他曾经是何等的畏惧这双眼睛,可是他现在明白这双眼睛里的余火即将熄灭。他用最大的努力笔直地看过去,让这个令他畏惧和尊崇的老人知道,苏秋炎是他的弟子,可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那双手上的力量忽然加大,像是铁钳在夹紧。空洞的眼睛里燃烧起了火焰,最后的光辉点燃起来,灼灼逼人。“秋真得我的剑,你却为继任掌教!我许你的,终会给你。你不需要剑,你自己就是兵器!”这是老人的最后一句话,他仰天倒下,摔在地上的声音像是浑身的骨骼都散架了。苏秋炎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忽地世界彻底黑了下去。油灯熄灭了。苏秋炎醒来,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悄无声息地起身,精舍的竹帘外隐约跪着人。“同玄么?”苏秋炎问。“参见掌教师伯。”谭同玄敬畏的声音。“让你准备的东西都怎么样了?”“五万斤木炭,已经采购完毕,一切都已经就绪,只等掌教一声令下。”“很好,你有意赎过么?”“如能有机会回到终南山,下辈弟子不胜感激,愿蹈死效命!”那是谭同玄激动惶恐的声音。“那么跟我一起来,你编入戊部,戊七百五十一号。”“谢掌教!”谭同玄叩头。“你不用谢我。”苏秋炎淡淡地说,他掀开竹帘走了出去,经过谭同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任何话。叶羽仰着头,透过头顶的窗格看,天空是铁色的。这是他被囚禁的第六日。天渐渐地冷了,先是朗日晴空变得晦暗,而后是起了风,最后细细的雪花飘了下来,穿过窗格落在他的手心,瞬息融化为一滴水。屈指算来即将是新年了,泉州竟然下起了雪,却绝不同于昆仑的雪。昆仑山的雪,深瑟高寒,落在手上,很快就会积成蓬松的一层。门“吱呀”一声响了,轻缓的脚步声从屋子另一头缓缓接近。进来的人跪坐在叶羽背后,叶羽并不回头。两个人沉默着,似乎只是水井栏边偶遇的陌生人,各自歇脚,却不互致问候。寂静的空气里两个人的呼吸此消彼长,缓缓轮转,却像是有默契。叶羽的心里忽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绷住了脸,还是仰头看天:“泉州经常下雪么?”“不,我印象里只有这么一次,总觉得是不祥的征兆。”风红低声说,语气里轻描淡写,波澜不惊。叶羽也习惯了她的冷漠:“以前跟着师公读书,看到相书上说,两军交战,兵杀之气沉郁,可以凝水为冰,所以阵前常有大雪纷飞。是你我双方即将大动兵戈了么?”“叶公子期望看见大动兵戈么?”叶羽沉默了一瞬,轻轻摇了摇头。“昆仑剑宗、重阳道统、白马禅教,还有朝廷。诸位担心的到底是光明圣皇帝的转生,光耀柱倾覆,天下尽归火焰呢?还是以上都是借口,其实诸位担心的是我教举事?”风红问。叶羽悚然,猛地回头:“举事?”风红不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她一身胜雪的宽袖白袍,跪坐在那里,袍子四摆展开,仿佛一朵风静处盛开的白色莲花。她没有像普通信徒那样着乌帽,而是将一头黛青色的长发披散在两侧,发丝如水,拢在耳背后,衬着苍白的肌肤,在暗处看来像是画卷中墨笔描出来的人物。叶羽的目光落到她胸前,她胸前以红色的丝绳挂着一枚火焰形的翡玉雕,鲜润得像是春天山野里的莓子。风红默默地从袖中取出一枚同样的玉雕放在地板上推了过去:“想不想出外走走看看?”“要挂上这个东西?”叶羽戒备地问,他心里觉得那必然是明尊教的某种信物,戴上这个,便好比成为明尊教徒。“接近庇麻节,很多人来草庵,所有人都配着这种坠子以示身份。他们中有谦谦君子,也有市井中狂热教众,若知道你是昆仑剑宗的人,我未必能控制局面。”叶羽凝视着地板上那枚坠子,端坐不动。“你是用剑的人,是否你剑下指着将死的对手,甚至不给他一个辩驳的机会?你要剿灭明尊教,你难道甚至连什么是真正的明尊教也不想知道?不问你剿灭的明尊教徒是什么人?那叶公子,你是闭眼杀人的剑客么?”风红低声问。叶羽抬起眼帘看她,风红垂眼看着地下,神色漠然。片刻,他拾起坠子挂在脖子上,起身出门。风红默默地跟在他背后,依旧垂着头,长袍的袍摆拖在身后。门口握剑戒备的教众看见了叶羽脖子上的坠子,提剑退后一步,让开了道路。一人把灯笼递给叶羽,手掌一比指清了道路。叶羽沿着那条幽深狭长的木廊前行,两侧隔不远便有一盏油灯照明。他一路上逐步拾级而上,每一处门禁都有武装的教众把守,而当他们看见叶羽胸前的坠子,无一例外地都扯起铁闸放行,不发一言。叶羽心中凛然,明尊教教令的森严,已经不下于朝廷。最后一道门洞开,“砰”的放入一片光明,风卷着细细的雪扑了叶羽一脸。叶羽忽然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有一种胸怀打开的欢畅。他大步前进,用尽全身力量吸了一口气,而后面对着外面银装腊裹的世界,呆呆地看着。风红站在他身后,低声说:“这里就是华表山,草庵所在的地方。最初这里只有草顶的庵堂,后来成了我们的家园。而许多年前会昌法难,这里曾经死过我教无数的弟子。市井传闻说明尊子弟,即使死去,也会变为僵尸厉鬼。所以他们被铁链绞起,投入火焰中焚烧,直到烧成残骸,依旧不松开链子,而是一起埋在泥里,上面镇压铁板,洒上狗血铺上柳枝,防止他们作祟。所以这里也是我教的圣地,数百年来的庇麻节都有教众来这里哭泣下拜,而今天,我们重又有了这样的家园。”叶羽面前的是流淌的河水,奔流不息,一道上有屋顶的虹桥横跨河水,接着对面的山路拾级而上,直通那座雪白的圣山的顶峰。天空中雪花乱舞,白茫茫的看不清远处,有一对白衣乌帽的明尊教众,整齐地排成两列,口中低唱着古老晦涩的圣歌,双手在胸前握着佛像,步履轻盈地踏雪而来,经过虹桥、蜿蜒上山,最后他们的乌帽在风雪中隐没,只有有那缥缈的圣歌似乎还流淌在耳边。下山路上凌乱的屐齿印子,被雪慢慢地掩埋。叶羽呆呆地站着,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或者,是一卷画里。头顶的雪停了,是风红撑开一柄红骨白纸糊的竹伞挡在他的头顶。叶羽转头看她,风红对他微微点头:“随我来吧。”迎着山风,风红走在前面,叶羽默默地跟着。他们转过山石,经过那道虹桥,红桥上写着“避风桥”的牌匾。这是一座木板搭成的宽桥,两侧都是没有漆过的柱子,上接椽木,撑起了屋梁。叶羽踏在木板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更多的脚步声从他身后而来,叶羽回头,看见又是一队白衣乌帽的教众上山,为首的人举着乌杆,上面结着绘有万丈光明的长幡。“明尊普照,万魔不生。”每一个教众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以这句话行礼。而他们的脚步不停息,“嚓嚓”地登山而去,很快便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了。风红回头看着叶羽:“这是草庵的第一个建筑,只有通过这座桥才能登上华表山,我们花了十三年的时间建起这座桥,桥下落水而死的兄弟有七人。后来又花了三年的时候给它铺上宽板,三年的时间在上面搭起屋顶。现在它风雨不侵,所以叫做‘避风桥’。”叶羽点了点头。他们继续前行,河水的“哗哗”声被他们留在身后。风红引着他登上上山的石阶。台阶平缓,并不难爬。“建起这条山道花的时间最长,足足有三十五年。华表山并非一座大山,不过以前只有年轻力壮的教众可以从小路登山,朝觐圣地。而后我们建起这座山路,其中历经两代教众,共发动七百余人,终于建成。从那以后,即便年老体弱的人,也可以拾级登山。”风红走在前面,也不回头,似乎自顾自地说着。他们停在路边的一座简陋的小亭前,亭子里坐着老人,面前是一条长凳,长凳上一排瓷碗,碗中盛着热茶。风红也不说话,上前和老人相对点了点头,取了两只茶碗,一只递给叶羽,一只自己饮用。茶是粗制的陈茶,说不上香浓,可是在下雪的天气,饮来身上仍觉得温暖。叶羽饮了一口,看着那个沉默的老人。老人并不注意他们,只是低头烧水,又添入黄铜茶缸中,很快长凳上空缺的两碗茶又被补上了。一边看着火,老人的手里一边编着篾箩,长长的篾条在他手中灵巧如丝线。风红转身走出亭子继续登山:“这座问客亭,是七十五年前建造。每年庇麻节的时候,朝觐圣地的人太多,我们这里总是陈设茶水,迎候口渴的人。你刚才见到的人是陈重七伯,他是一个哑巴,二十五年前皈依我教,也在这里备了二十五年的茶,编出了全山所有人用的篾器。”山路蜿蜒,叠叠而升。一路上精巧却质朴的建筑渐渐多了起来,风红指点。接引廊、闻经馆、明光舍、大威宝光楼……每一座建筑都是历经风雨,却又被修葺一新。不断有教徒的队伍越过他们登山,无一人不是明尊教众。“这里不准外人踏入么?”叶羽问。“其实也不是,这座山整个都是一座寺院,称为摩尼云光堂。并没有任何一条戒律禁止不信我教的人踏入我教的寺院,不过整个泉州的人,只要不是我教中的兄弟姐妹,无一不知道这里是吃菜事魔者聚居的所在,所以你请他们,他们也不会来的。”风红道。“可是你也说过教徒中也不乏狂热的人。”“越是觉得自己已经被其他人都抛弃了,便越会只相信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就会越狂热。”风红停了一步看他,“其实所谓的狂热教徒,只是一些不敢去面对外面的可怜人。”他们立在转弯处的石碑之前,碑上刻着汉文、蒙古文和无法分辨的西域文字。汉文书写仿佛火焰飞腾,是“光明山“三个大字。“转过这里,是摩尼云光堂,这上面是汉文、蒙古文和古代西域叙利亚地方的文字,也是我教最初经典所用的文字。转过去你会看到我教草庵圣地真正的样子,是不是你心中要剿灭的那个吃菜事魔者的窝巢,我却不知道。其实有的时候,闭眼一剑杀了敌人,倒比了解他更容易些。也许当你真的明白了,就未必能够那么简单地了结一个敌人。世上本没有那么多的恶人,为善为恶,有的时候只是不得已。”风红并不看叶羽,“那么现在,叶公子,你准备好了么?”她说得郑重,叶羽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我和贵教裘先生见面,他说的可和风姑娘说的不同,他说人生来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光暗混杂在一起。而人心里的邪恶,惟有火焰方能消除。消灭邪恶,方能打开光明天宇。”风红摇了摇头:“教义我从来说不过他,只不过一枚铜钱的正反两面,正面是元统通宝四个字,背面是奔跑的马驹。他看到的是通宝,我看到的是马驹。”她微微地笑了笑,她极少笑,笑起来却有一种初花盛开的灿烂:“裘禅第一次看见人心里的恶的时候,应该是烈火焚心的感觉;而我第一次看见人心里的善和光明,却感到自己像是又活了过来。”叶羽呆呆地看着那笑容,恍惚间却觉得她随时会哭起来,话里的辛酸和温婉的笑容掺杂在一起,仿佛浓烈的酒。他心里像是有冰雪在一瞬间塌崩,那是风红明尊教五明子的冰壳在瓦解冰消。“愿得一见,叶羽一生,不肯错杀一人。”他顿了顿,“虽则我已经错过,终究不能一错再错。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风红点了点头:“那么请跟我来。”他们转过了石碑,在路口折弯。叶羽站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卷大画在他眼前忽然卷开,显露出一座城市。整个世界白而透明,恢宏浩大。大雪里,鳞次梯比的屋宇是白色的,纵横交错的道路是白色的,立着炊烟的天空也是白色的,屹立在山顶的金人身高十丈,默默垂首,带着一丝垂怜的笑俯视苍生,手中托着的金盘上落满了雪。白衣的少女跪在金盘下,以瓷瓶滴滴接着融化的雪水。无数白衣的人在这里结队而行,有的捧着朱红色的匣子,有的扛着满篓的木炭,有的提着新鲜的瓜果,他们向着山顶威严的殿堂汇聚,各自举着纸伞。他们相遇的时候微笑着互相行礼,而后擦肩而过,并不多说什么。迎候在路口的人步伐轻轻地走近,用新鲜的纸条沾着瓷瓶里的水,洒在叶羽和风红的头顶。洒水的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细白的手在雪中冻得通红,而她微微含笑,仿佛迎接自己的亲人回家。“明尊普照,暗魔不生。”少女低声说,像是要用这种柔和关怀的声音解除人的一切罪恶。“明尊普照,暗魔不生。”风红回应。她轻轻握住女孩的手,似乎相识很久。两个人对面微笑,女孩低头捧着水瓶退了下去。又一对白衣的教徒越过他们身边,女孩为他们洒水祝福,教徒们领受了圣洁的水,低头低声唱颂,沿着道路去向山顶的殿堂。“这就是所谓的草庵,有人叫它光明山,有人叫它摩尼云光堂,不过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这里是我们的家。可惜这里不能容纳很多的人,所以绝大多数人只能在庇麻节这一天来到这里拜谒,生着火,一起围成圈子,一起唱我们的歌。这一天是我们一年中最期待的节日。”风红说。叶羽迷茫地踏前几步,摇头喃喃地说:“原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还能是如何的呢?对于正教而言,我们明尊教的人该过着何等的日子呢?我们藏在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不断地磨砺杀人的兵器、狂热地围着火堆俯拜、把人一个接一个的投入火焰么?叶公子,你也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有十万的兄弟姐妹,叶公子以为我们是十万个魔鬼么?”风红问,“我们也想很多人一样喜欢阳光,喜欢安静的居所,喜欢看见笑容,喜欢生病的时候有人帮助,疲倦的时候有人问候,悲伤的时候有人安慰。我们花了那么多年建这座寺庙,就是要建立这样一个草庵。”“跟我来。”她说。叶羽跟在风红的身后,沿着白色的道路走向远方。道路经过三层的楼宇,风红说那是经图堂,藏着所有的典籍和笔记,任何人都可以进去阅览,只要他们认识字。他们经过面积广大的方殿,风红说那是教授堂,在这里即使不曾听闻经义的教众也可以聆听教义,循序渐进,直到感悟到明尊的光辉。他们又经过成排的精致斋舍,风红说那是病僧堂,这里是山上居住最好的地方,所以安排给生病的教众,他们住在这里,有懂医理的僧侣采集草药为他们治疗。叶羽不说话,他环视周围,只觉得自己身在一场白而明亮的梦里。他们最后停在山顶圣堂的阶梯前,风红仰着头,迎着风雪说:“那就是摩尼殿,我们在这里忏悔自省,当心底的魔鬼蠢蠢欲动的时候,我们来到这里,便不再畏惧。”他们沿着长石阶梯走到圣堂的目前,风红挡住了叶羽:“这里惟有我教的教众才可以进入,请公子留步吧。”叶羽默默地点头,看见圣堂里白衣的教徒跪在蒲团上,以手指轻轻点着自己的眉心冥想,一炉檀香静静地腾起香烟。“这边走。”风红说。叶羽跟着她走入廊下,转过了几个弯,隔着窗户隐隐约约传来童声念诵的声音。风红停下脚步,贴在窗棂上往里看去,叶羽有些诧异,也跟着她往里看。里面是一间安静的大屋,一位先生模样的人在屋里缓缓踱步,听着孩子们大声朗诵经文。几十个孩子坐在简洁干净的小桌边,摊开经卷和墨笔,摇晃着戴了乌帽的圆圆脑袋。“这是幼读堂,教友的遗孤会被接到这里来,有先生教授他们文字和经义。他们多半会在长大之后皈依我教,有的也会离开这里,但是他们还会在庇麻节回来朝觐。”风红轻声说,她伸出一截玉白色的手指指点着里面的孩子,“那个独辫子的女孩是猪儿,那个生得很美的、辫子上扎红的是猫儿,那个脸圆圆的男孩子是狗儿,那个生得很小的女孩儿是兔儿……看她,正在回头偷看我们。”叶羽侧过头去看她,看见风红的脸贴在窗上,凝然望着里面,唇边带着一丝丝笑,跟那个回头的女孩兔儿轻轻地挥了挥手。叶羽心里一动,觉得那个瞬间其实里外的都是孩子,风红和兔儿,不过是两个小小的女孩儿隔着窗悄悄招手。风红离开了窗户:“叶公子,你一生中有对你很重要的人么?”叶羽怔了一下。“也许是你的师父和谢姑娘吧?”风红轻声说。叶羽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有什么地方是你所怀念的么?当你回到那里,你就觉得安全,没来由的再不会害怕,觉得尽管自己弱小也能得到保全,觉得即便死在那里也是温暖的。”叶羽想了想:“也许是月照山庄吧,不过那里很冷,终年都是雪。”“如果月照山庄里住着魏宗主和谢姑娘,那么不远千里都要回去的吧?”叶羽点了点头。“草庵对于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我不知道光明天宇是不是真的存在,这天地会不会焚烧。可是离开了这里,我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在这里,即便我死了,他们烧了我,我的身体也是温暖的。”风红说着,自顾自地走远了。叶羽的目光追着她,也追着她一截如玉的指头,轻轻划过墙壁上一根一根的木条,像是拨动琴弦。叶羽忽然想起魏枯雪总说的那句话:“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只是很寂寞。”叶羽一怔的功夫,风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叶羽疾行几步,冲出廊下想要去找寻风红。可是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白衣的人一队一队地行走在白色的天地中,一时间他再也找不到那个眼神孤单的女子。他没有内息,没有剑,他想到要趁着这个绝好的机会逃离,可是又觉得疲惫。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觉得一切都错了,为什么要离开月照山庄,离开那个家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要杀人?剑刃上吕鹤延的血在流淌。为什么又要灭魔,到底什么是魔?一切都乱得如麻,他的脑子里空白,只想要慢慢地坐在雪地里。这时候他看见一个了灰衣的僧侣站在雪地正中,摩尼殿前,合十矗立。在一片白衣的世界里,这样一个灰衣的人显得分外明显,可是他静静地站着,又似乎半融在了雪里,并不容易分出来。令叶羽吃惊的是,那不是一个明尊教的僧侣,他身上的衣服,分明是一袭袈裟。僧侣站着不动,头顶斗笠,看不清面容。渐渐的周围经过的明尊教众也注意到了他,纷纷停了下来。周围注意到僧侣的人越来越多,像是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池,层层涟漪泛开。一个人站在了叶羽身边,叶羽扭头,看见风红精致的侧脸。她神色平静,手已经探入了长袍,势必是握住了里面的束衣刀刀柄。没有人动,僧侣也不动。摩尼殿前开阔的雪地上静得令人不安。“阿弥佗佛。”僧侣最终唱颂一声,调头离去。明尊教众中武功出色的已经健步而出,直逼他的背后。而僧侣不回头,离去的速度越来越快,谁也看不见他飞奔,可是他行于雪上,如一丝轻云,不留一点痕迹地滑了出去。明尊教的高手追不上他,风红一推面前的人,就要排众而出。可是就在这个瞬间,灰衣僧侣忽然停下。他身后的明尊教徒刹足不住,已经逼近他面前,急切中刀轮呼啸着射出。可是那些旋转的银光到了僧侣面前仿佛被一堵气墙挡住,空悬着却无法逼近。僧侣大袖挥舞,把近身的几名明尊教徒都甩了出去。他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远处的摩尼殿,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原来师兄也来了。”所有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摩尼殿下方才僧侣所站的地方,竟然站着另一个灰衣僧侣,一样的衣着和斗笠,一样的低头默立,仿佛同一个人的两个影子。风红按刀等待。摩尼殿下的灰衣僧侣也是唱了一声佛,转身和远处的僧人遥遥相对。“大道,你来是为什么?”他问。“师兄漏尽空禅精进如此,竟然元神不灭。可是从洛阳千里而来也很不容易吧?师兄又是为何而来?”对面的灰衣僧问。“我佛说三千大千世界,无数小世界。我来看此一方世界。”“我也是来看此一方世界。”“你是来看此一方世界的焚灭。”“此地不灭,天下将亡。”“师弟你有杀戮之心。”摩尼殿下的僧侣说。“我也有降魔之志。”远处的僧侣说。“罗汉亦降魔。而罗汉降魔,谓之‘杀贼’,非杀外魔,而是杀内贼,心中之贼。师弟你心中的不是降魔之志,是杀戮之心。你不动手,指间已有历历血迹。”“论禅机,我不如师兄。”远处的僧侣恭恭敬敬地合十,“降魔本义,还请师兄教我。”“待到你愿意降心中之魔的那一天,你自然明白降魔本义。你去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逢么?”“此去便是永诀。”摩尼殿下的僧侣合十躬身。沉默了许久,远处的僧侣也合十躬身,两人遥遥对拜。远处的僧侣忽然长啸拔起,仿佛一朵轻云浮空,一折二折三折,仿佛踏空升腾一般,越过人群远去。离去速度之快,目光都不及追赶。他的背影越来越小,一瞬间就消失在山道上了。所有人只能把目光转回到摩尼殿下的僧侣身上,他依旧屹立不动。一名明尊教年轻高手从人群中踏出一步,风红忽然闪出,按在他肩膀上止住了他。风红拔出束衣刀,清光流溢。她提刀缓步接近了那个僧侣,雪花落得越来越密了,她走在雪地上,此时也全无脚印,只有长长的束衣刀拖在雪里,划下深深的印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这场大战的爆发。叶羽觉得自己心跳加剧,手心已有冷汗。风红忽然动了,她抖去外面的白袍,仿佛鸟儿褪去白羽。她白袍下是那身贴身的红裙,奔行起来如一道红雷,她手中束衣刀猛地绷直,旋斩出去。她知道对手的可怕,出手就是水部最刚劲的招数。而束衣刀似乎只是划破了空气,它从僧侣胸口切过,僧侣却没有动。风红凑得很近,看见一张老而慈和的脸在斗笠下对她微微一笑。风红默立当地,看着那个老僧的灰色身影在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她看向手中的刀,刀似乎只切中了一个影子。“世间之事,历经万劫,方见莲华。”僧侣轻声对她说,只有她能够听得见。“这话我以前我对一个人说过,他还未懂,你的悟性高于他,也许能明白得比他早。”老僧微笑。他忽然动了起来,挥舞着僧袍的大袖,在雪地上做金刚明王持杵舞蹈的姿态,威风十万却又轻若流云。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个老和尚的舞蹈,刚劲处像是金刚力士,柔和处像是散花天女,癫狂处又仿佛着魔。他舞蹈着,身影渐渐变得稀薄,仿佛逐渐融入了雪里。忽地他立住了,低声而笑,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笑声高亢如云,仿佛龙吟大海,震耳欲聋。他已经稀薄得几乎看不见了,才停了笑,低声说:“‘君有宝剑一枚,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此一句师尊所说,容易解。宝剑发硎,总是三尺光明,久不用则锈蚀。若要尘尽光生,还需再行磨砺。施主,为何你心中有剑,却久不动剑呢?你的锈迹从何而来,施主自己知道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就不必我再解说了。”叶羽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句话似乎再什么地方听人说起过。他身旁一个乌帽压顶的明尊教徒忽然踏出一步,低声道:“原来如此啊。”这个声音惊得叶羽心里一震,急忙扭头,看见一双熟悉的眼睛在旁边一闪。在场所有的人此时都发出了倒抽冷气的声音,叶羽跟着他们看过去,看见那个灰衣老僧凭空消失在原地,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留下的惟一的痕迹是雪地上一双淡淡的僧鞋脚印,似乎只是有一个人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也不曾舞蹈,然后便被风雪融了。叶羽再回头,已经看不见方才那个明尊教徒妆扮的人了。一灯如豆,苏秋炎坐在灯下。忘真楼的黑暗就像是夜色那么深,因为很少有阳光照进这里来。他的身边跪着泪流满面的年轻人,他的面前是一个道髻白发的老人,席地睡在一袭薄被中,仿佛已经失去了呼吸,整个躯壳干枯得像是空了,似乎能听见风从他身体里进进出出的声音。“秋真。”老人翕动嘴唇。年轻人膝行而前,把耳朵贴近老人的嘴边。他们在那里耳语,苏秋炎听不清楚。他静坐不动,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他不属于这个安静而神圣的小屋,他在这里不安得像是一头野兽,可是他不能咆哮,他只能等待。老人瘦骨嶙峋的手从身边提起剑,他挣扎着坐起来。年轻人哭泣着跪下,双手举过头顶接剑。苏秋炎默默地看着,他已经预料到了那一切,这柄剑不会属于他。因为野兽是不能持剑的,剑是雅器,是神物,是身畔青龙。苏秋炎想着自己应该离开了,于是他无声地站起来,转过身。“秋炎。”老人在他身后说。苏秋炎转身,神色讶异。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弟,觉得自己距离他们很遥远,如同等待判决的囚犯。“你过来。”老人说,他摇晃着,如同残烛的火焰。苏秋炎走近,微微昂着头,师父比他高,眼神空洞,这样站立,像是悬挂在墙上的布袍裹着的尸骸。“让我握你的手。”师父伸出了手。苏秋炎没有反抗,任师父枯骨一样的手握着他的手。他直视对面那双空洞的眼睛,他曾经是何等的畏惧这双眼睛,可是他现在明白这双眼睛里的余火即将熄灭。他用最大的努力笔直地看过去,让这个令他畏惧和尊崇的老人知道,苏秋炎是他的弟子,可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那双手上的力量忽然加大,像是铁钳在夹紧。空洞的眼睛里燃烧起了火焰,最后的光辉点燃起来,灼灼逼人。“秋真得我的剑,你却为继任掌教!我许你的,终会给你。你不需要剑,你自己就是兵器!”这是老人的最后一句话,他仰天倒下,摔在地上的声音像是浑身的骨骼都散架了。苏秋炎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忽地世界彻底黑了下去。油灯熄灭了。苏秋炎醒来,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悄无声息地起身,精舍的竹帘外隐约跪着人。“同玄么?”苏秋炎问。“参见掌教师伯。”谭同玄敬畏的声音。“让你准备的东西都怎么样了?”“五万斤木炭,已经采购完毕,一切都已经就绪,只等掌教一声令下。”“很好,你有意赎过么?”“如能有机会回到终南山,下辈弟子不胜感激,愿蹈死效命!”那是谭同玄激动惶恐的声音。“那么跟我一起来,你编入戊部,戊七百五十一号。”“谢掌教!”谭同玄叩头。“你不用谢我。”苏秋炎淡淡地说,他掀开竹帘走了出去,经过谭同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任何话。叶羽仰着头,透过头顶的窗格看,天空是铁色的。这是他被囚禁的第六日。天渐渐地冷了,先是朗日晴空变得晦暗,而后是起了风,最后细细的雪花飘了下来,穿过窗格落在他的手心,瞬息融化为一滴水。屈指算来即将是新年了,泉州竟然下起了雪,却绝不同于昆仑的雪。昆仑山的雪,深瑟高寒,落在手上,很快就会积成蓬松的一层。门“吱呀”一声响了,轻缓的脚步声从屋子另一头缓缓接近。进来的人跪坐在叶羽背后,叶羽并不回头。两个人沉默着,似乎只是水井栏边偶遇的陌生人,各自歇脚,却不互致问候。寂静的空气里两个人的呼吸此消彼长,缓缓轮转,却像是有默契。叶羽的心里忽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绷住了脸,还是仰头看天:“泉州经常下雪么?”“不,我印象里只有这么一次,总觉得是不祥的征兆。”风红低声说,语气里轻描淡写,波澜不惊。叶羽也习惯了她的冷漠:“以前跟着师公读书,看到相书上说,两军交战,兵杀之气沉郁,可以凝水为冰,所以阵前常有大雪纷飞。是你我双方即将大动兵戈了么?”“叶公子期望看见大动兵戈么?”叶羽沉默了一瞬,轻轻摇了摇头。“昆仑剑宗、重阳道统、白马禅教,还有朝廷。诸位担心的到底是光明圣皇帝的转生,光耀柱倾覆,天下尽归火焰呢?还是以上都是借口,其实诸位担心的是我教举事?”风红问。叶羽悚然,猛地回头:“举事?”风红不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她一身胜雪的宽袖白袍,跪坐在那里,袍子四摆展开,仿佛一朵风静处盛开的白色莲花。她没有像普通信徒那样着乌帽,而是将一头黛青色的长发披散在两侧,发丝如水,拢在耳背后,衬着苍白的肌肤,在暗处看来像是画卷中墨笔描出来的人物。叶羽的目光落到她胸前,她胸前以红色的丝绳挂着一枚火焰形的翡玉雕,鲜润得像是春天山野里的莓子。风红默默地从袖中取出一枚同样的玉雕放在地板上推了过去:“想不想出外走走看看?”“要挂上这个东西?”叶羽戒备地问,他心里觉得那必然是明尊教的某种信物,戴上这个,便好比成为明尊教徒。“接近庇麻节,很多人来草庵,所有人都配着这种坠子以示身份。他们中有谦谦君子,也有市井中狂热教众,若知道你是昆仑剑宗的人,我未必能控制局面。”叶羽凝视着地板上那枚坠子,端坐不动。“你是用剑的人,是否你剑下指着将死的对手,甚至不给他一个辩驳的机会?你要剿灭明尊教,你难道甚至连什么是真正的明尊教也不想知道?不问你剿灭的明尊教徒是什么人?那叶公子,你是闭眼杀人的剑客么?”风红低声问。叶羽抬起眼帘看她,风红垂眼看着地下,神色漠然。片刻,他拾起坠子挂在脖子上,起身出门。风红默默地跟在他背后,依旧垂着头,长袍的袍摆拖在身后。门口握剑戒备的教众看见了叶羽脖子上的坠子,提剑退后一步,让开了道路。一人把灯笼递给叶羽,手掌一比指清了道路。叶羽沿着那条幽深狭长的木廊前行,两侧隔不远便有一盏油灯照明。他一路上逐步拾级而上,每一处门禁都有武装的教众把守,而当他们看见叶羽胸前的坠子,无一例外地都扯起铁闸放行,不发一言。叶羽心中凛然,明尊教教令的森严,已经不下于朝廷。最后一道门洞开,“砰”的放入一片光明,风卷着细细的雪扑了叶羽一脸。叶羽忽然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有一种胸怀打开的欢畅。他大步前进,用尽全身力量吸了一口气,而后面对着外面银装腊裹的世界,呆呆地看着。风红站在他身后,低声说:“这里就是华表山,草庵所在的地方。最初这里只有草顶的庵堂,后来成了我们的家园。而许多年前会昌法难,这里曾经死过我教无数的弟子。市井传闻说明尊子弟,即使死去,也会变为僵尸厉鬼。所以他们被铁链绞起,投入火焰中焚烧,直到烧成残骸,依旧不松开链子,而是一起埋在泥里,上面镇压铁板,洒上狗血铺上柳枝,防止他们作祟。所以这里也是我教的圣地,数百年来的庇麻节都有教众来这里哭泣下拜,而今天,我们重又有了这样的家园。”叶羽面前的是流淌的河水,奔流不息,一道上有屋顶的虹桥横跨河水,接着对面的山路拾级而上,直通那座雪白的圣山的顶峰。天空中雪花乱舞,白茫茫的看不清远处,有一对白衣乌帽的明尊教众,整齐地排成两列,口中低唱着古老晦涩的圣歌,双手在胸前握着佛像,步履轻盈地踏雪而来,经过虹桥、蜿蜒上山,最后他们的乌帽在风雪中隐没,只有有那缥缈的圣歌似乎还流淌在耳边。下山路上凌乱的屐齿印子,被雪慢慢地掩埋。叶羽呆呆地站着,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或者,是一卷画里。头顶的雪停了,是风红撑开一柄红骨白纸糊的竹伞挡在他的头顶。叶羽转头看她,风红对他微微点头:“随我来吧。”迎着山风,风红走在前面,叶羽默默地跟着。他们转过山石,经过那道虹桥,红桥上写着“避风桥”的牌匾。这是一座木板搭成的宽桥,两侧都是没有漆过的柱子,上接椽木,撑起了屋梁。叶羽踏在木板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更多的脚步声从他身后而来,叶羽回头,看见又是一队白衣乌帽的教众上山,为首的人举着乌杆,上面结着绘有万丈光明的长幡。“明尊普照,万魔不生。”每一个教众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以这句话行礼。而他们的脚步不停息,“嚓嚓”地登山而去,很快便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了。风红回头看着叶羽:“这是草庵的第一个建筑,只有通过这座桥才能登上华表山,我们花了十三年的时间建起这座桥,桥下落水而死的兄弟有七人。后来又花了三年的时候给它铺上宽板,三年的时间在上面搭起屋顶。现在它风雨不侵,所以叫做‘避风桥’。”叶羽点了点头。他们继续前行,河水的“哗哗”声被他们留在身后。风红引着他登上上山的石阶。台阶平缓,并不难爬。“建起这条山道花的时间最长,足足有三十五年。华表山并非一座大山,不过以前只有年轻力壮的教众可以从小路登山,朝觐圣地。而后我们建起这座山路,其中历经两代教众,共发动七百余人,终于建成。从那以后,即便年老体弱的人,也可以拾级登山。”风红走在前面,也不回头,似乎自顾自地说着。他们停在路边的一座简陋的小亭前,亭子里坐着老人,面前是一条长凳,长凳上一排瓷碗,碗中盛着热茶。风红也不说话,上前和老人相对点了点头,取了两只茶碗,一只递给叶羽,一只自己饮用。茶是粗制的陈茶,说不上香浓,可是在下雪的天气,饮来身上仍觉得温暖。叶羽饮了一口,看着那个沉默的老人。老人并不注意他们,只是低头烧水,又添入黄铜茶缸中,很快长凳上空缺的两碗茶又被补上了。一边看着火,老人的手里一边编着篾箩,长长的篾条在他手中灵巧如丝线。风红转身走出亭子继续登山:“这座问客亭,是七十五年前建造。每年庇麻节的时候,朝觐圣地的人太多,我们这里总是陈设茶水,迎候口渴的人。你刚才见到的人是陈重七伯,他是一个哑巴,二十五年前皈依我教,也在这里备了二十五年的茶,编出了全山所有人用的篾器。”山路蜿蜒,叠叠而升。一路上精巧却质朴的建筑渐渐多了起来,风红指点。接引廊、闻经馆、明光舍、大威宝光楼……每一座建筑都是历经风雨,却又被修葺一新。不断有教徒的队伍越过他们登山,无一人不是明尊教众。“这里不准外人踏入么?”叶羽问。“其实也不是,这座山整个都是一座寺院,称为摩尼云光堂。并没有任何一条戒律禁止不信我教的人踏入我教的寺院,不过整个泉州的人,只要不是我教中的兄弟姐妹,无一不知道这里是吃菜事魔者聚居的所在,所以你请他们,他们也不会来的。”风红道。“可是你也说过教徒中也不乏狂热的人。”“越是觉得自己已经被其他人都抛弃了,便越会只相信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就会越狂热。”风红停了一步看他,“其实所谓的狂热教徒,只是一些不敢去面对外面的可怜人。”他们立在转弯处的石碑之前,碑上刻着汉文、蒙古文和无法分辨的西域文字。汉文书写仿佛火焰飞腾,是“光明山“三个大字。“转过这里,是摩尼云光堂,这上面是汉文、蒙古文和古代西域叙利亚地方的文字,也是我教最初经典所用的文字。转过去你会看到我教草庵圣地真正的样子,是不是你心中要剿灭的那个吃菜事魔者的窝巢,我却不知道。其实有的时候,闭眼一剑杀了敌人,倒比了解他更容易些。也许当你真的明白了,就未必能够那么简单地了结一个敌人。世上本没有那么多的恶人,为善为恶,有的时候只是不得已。”风红并不看叶羽,“那么现在,叶公子,你准备好了么?”她说得郑重,叶羽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我和贵教裘先生见面,他说的可和风姑娘说的不同,他说人生来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光暗混杂在一起。而人心里的邪恶,惟有火焰方能消除。消灭邪恶,方能打开光明天宇。”风红摇了摇头:“教义我从来说不过他,只不过一枚铜钱的正反两面,正面是元统通宝四个字,背面是奔跑的马驹。他看到的是通宝,我看到的是马驹。”她微微地笑了笑,她极少笑,笑起来却有一种初花盛开的灿烂:“裘禅第一次看见人心里的恶的时候,应该是烈火焚心的感觉;而我第一次看见人心里的善和光明,却感到自己像是又活了过来。”叶羽呆呆地看着那笑容,恍惚间却觉得她随时会哭起来,话里的辛酸和温婉的笑容掺杂在一起,仿佛浓烈的酒。他心里像是有冰雪在一瞬间塌崩,那是风红明尊教五明子的冰壳在瓦解冰消。“愿得一见,叶羽一生,不肯错杀一人。”他顿了顿,“虽则我已经错过,终究不能一错再错。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风红点了点头:“那么请跟我来。”他们转过了石碑,在路口折弯。叶羽站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卷大画在他眼前忽然卷开,显露出一座城市。整个世界白而透明,恢宏浩大。大雪里,鳞次梯比的屋宇是白色的,纵横交错的道路是白色的,立着炊烟的天空也是白色的,屹立在山顶的金人身高十丈,默默垂首,带着一丝垂怜的笑俯视苍生,手中托着的金盘上落满了雪。白衣的少女跪在金盘下,以瓷瓶滴滴接着融化的雪水。无数白衣的人在这里结队而行,有的捧着朱红色的匣子,有的扛着满篓的木炭,有的提着新鲜的瓜果,他们向着山顶威严的殿堂汇聚,各自举着纸伞。他们相遇的时候微笑着互相行礼,而后擦肩而过,并不多说什么。迎候在路口的人步伐轻轻地走近,用新鲜的纸条沾着瓷瓶里的水,洒在叶羽和风红的头顶。洒水的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细白的手在雪中冻得通红,而她微微含笑,仿佛迎接自己的亲人回家。“明尊普照,暗魔不生。”少女低声说,像是要用这种柔和关怀的声音解除人的一切罪恶。“明尊普照,暗魔不生。”风红回应。她轻轻握住女孩的手,似乎相识很久。两个人对面微笑,女孩低头捧着水瓶退了下去。又一对白衣的教徒越过他们身边,女孩为他们洒水祝福,教徒们领受了圣洁的水,低头低声唱颂,沿着道路去向山顶的殿堂。“这就是所谓的草庵,有人叫它光明山,有人叫它摩尼云光堂,不过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这里是我们的家。可惜这里不能容纳很多的人,所以绝大多数人只能在庇麻节这一天来到这里拜谒,生着火,一起围成圈子,一起唱我们的歌。这一天是我们一年中最期待的节日。”风红说。叶羽迷茫地踏前几步,摇头喃喃地说:“原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还能是如何的呢?对于正教而言,我们明尊教的人该过着何等的日子呢?我们藏在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不断地磨砺杀人的兵器、狂热地围着火堆俯拜、把人一个接一个的投入火焰么?叶公子,你也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有十万的兄弟姐妹,叶公子以为我们是十万个魔鬼么?”风红问,“我们也想很多人一样喜欢阳光,喜欢安静的居所,喜欢看见笑容,喜欢生病的时候有人帮助,疲倦的时候有人问候,悲伤的时候有人安慰。我们花了那么多年建这座寺庙,就是要建立这样一个草庵。”“跟我来。”她说。叶羽跟在风红的身后,沿着白色的道路走向远方。道路经过三层的楼宇,风红说那是经图堂,藏着所有的典籍和笔记,任何人都可以进去阅览,只要他们认识字。他们经过面积广大的方殿,风红说那是教授堂,在这里即使不曾听闻经义的教众也可以聆听教义,循序渐进,直到感悟到明尊的光辉。他们又经过成排的精致斋舍,风红说那是病僧堂,这里是山上居住最好的地方,所以安排给生病的教众,他们住在这里,有懂医理的僧侣采集草药为他们治疗。叶羽不说话,他环视周围,只觉得自己身在一场白而明亮的梦里。他们最后停在山顶圣堂的阶梯前,风红仰着头,迎着风雪说:“那就是摩尼殿,我们在这里忏悔自省,当心底的魔鬼蠢蠢欲动的时候,我们来到这里,便不再畏惧。”他们沿着长石阶梯走到圣堂的目前,风红挡住了叶羽:“这里惟有我教的教众才可以进入,请公子留步吧。”叶羽默默地点头,看见圣堂里白衣的教徒跪在蒲团上,以手指轻轻点着自己的眉心冥想,一炉檀香静静地腾起香烟。“这边走。”风红说。叶羽跟着她走入廊下,转过了几个弯,隔着窗户隐隐约约传来童声念诵的声音。风红停下脚步,贴在窗棂上往里看去,叶羽有些诧异,也跟着她往里看。里面是一间安静的大屋,一位先生模样的人在屋里缓缓踱步,听着孩子们大声朗诵经文。几十个孩子坐在简洁干净的小桌边,摊开经卷和墨笔,摇晃着戴了乌帽的圆圆脑袋。“这是幼读堂,教友的遗孤会被接到这里来,有先生教授他们文字和经义。他们多半会在长大之后皈依我教,有的也会离开这里,但是他们还会在庇麻节回来朝觐。”风红轻声说,她伸出一截玉白色的手指指点着里面的孩子,“那个独辫子的女孩是猪儿,那个生得很美的、辫子上扎红的是猫儿,那个脸圆圆的男孩子是狗儿,那个生得很小的女孩儿是兔儿……看她,正在回头偷看我们。”叶羽侧过头去看她,看见风红的脸贴在窗上,凝然望着里面,唇边带着一丝丝笑,跟那个回头的女孩兔儿轻轻地挥了挥手。叶羽心里一动,觉得那个瞬间其实里外的都是孩子,风红和兔儿,不过是两个小小的女孩儿隔着窗悄悄招手。风红离开了窗户:“叶公子,你一生中有对你很重要的人么?”叶羽怔了一下。“也许是你的师父和谢姑娘吧?”风红轻声说。叶羽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有什么地方是你所怀念的么?当你回到那里,你就觉得安全,没来由的再不会害怕,觉得尽管自己弱小也能得到保全,觉得即便死在那里也是温暖的。”叶羽想了想:“也许是月照山庄吧,不过那里很冷,终年都是雪。”“如果月照山庄里住着魏宗主和谢姑娘,那么不远千里都要回去的吧?”叶羽点了点头。“草庵对于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我不知道光明天宇是不是真的存在,这天地会不会焚烧。可是离开了这里,我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在这里,即便我死了,他们烧了我,我的身体也是温暖的。”风红说着,自顾自地走远了。叶羽的目光追着她,也追着她一截如玉的指头,轻轻划过墙壁上一根一根的木条,像是拨动琴弦。叶羽忽然想起魏枯雪总说的那句话:“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只是很寂寞。”叶羽一怔的功夫,风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叶羽疾行几步,冲出廊下想要去找寻风红。可是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白衣的人一队一队地行走在白色的天地中,一时间他再也找不到那个眼神孤单的女子。他没有内息,没有剑,他想到要趁着这个绝好的机会逃离,可是又觉得疲惫。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觉得一切都错了,为什么要离开月照山庄,离开那个家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要杀人?剑刃上吕鹤延的血在流淌。为什么又要灭魔,到底什么是魔?一切都乱得如麻,他的脑子里空白,只想要慢慢地坐在雪地里。这时候他看见一个了灰衣的僧侣站在雪地正中,摩尼殿前,合十矗立。在一片白衣的世界里,这样一个灰衣的人显得分外明显,可是他静静地站着,又似乎半融在了雪里,并不容易分出来。令叶羽吃惊的是,那不是一个明尊教的僧侣,他身上的衣服,分明是一袭袈裟。僧侣站着不动,头顶斗笠,看不清面容。渐渐的周围经过的明尊教众也注意到了他,纷纷停了下来。周围注意到僧侣的人越来越多,像是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池,层层涟漪泛开。一个人站在了叶羽身边,叶羽扭头,看见风红精致的侧脸。她神色平静,手已经探入了长袍,势必是握住了里面的束衣刀刀柄。没有人动,僧侣也不动。摩尼殿前开阔的雪地上静得令人不安。“阿弥佗佛。”僧侣最终唱颂一声,调头离去。明尊教众中武功出色的已经健步而出,直逼他的背后。而僧侣不回头,离去的速度越来越快,谁也看不见他飞奔,可是他行于雪上,如一丝轻云,不留一点痕迹地滑了出去。明尊教的高手追不上他,风红一推面前的人,就要排众而出。可是就在这个瞬间,灰衣僧侣忽然停下。他身后的明尊教徒刹足不住,已经逼近他面前,急切中刀轮呼啸着射出。可是那些旋转的银光到了僧侣面前仿佛被一堵气墙挡住,空悬着却无法逼近。僧侣大袖挥舞,把近身的几名明尊教徒都甩了出去。他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远处的摩尼殿,幽幽地叹息了一声:“原来师兄也来了。”所有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摩尼殿下方才僧侣所站的地方,竟然站着另一个灰衣僧侣,一样的衣着和斗笠,一样的低头默立,仿佛同一个人的两个影子。风红按刀等待。摩尼殿下的灰衣僧侣也是唱了一声佛,转身和远处的僧人遥遥相对。“大道,你来是为什么?”他问。“师兄漏尽空禅精进如此,竟然元神不灭。可是从洛阳千里而来也很不容易吧?师兄又是为何而来?”对面的灰衣僧问。“我佛说三千大千世界,无数小世界。我来看此一方世界。”“我也是来看此一方世界。”“你是来看此一方世界的焚灭。”“此地不灭,天下将亡。”“师弟你有杀戮之心。”摩尼殿下的僧侣说。“我也有降魔之志。”远处的僧侣说。“罗汉亦降魔。而罗汉降魔,谓之‘杀贼’,非杀外魔,而是杀内贼,心中之贼。师弟你心中的不是降魔之志,是杀戮之心。你不动手,指间已有历历血迹。”“论禅机,我不如师兄。”远处的僧侣恭恭敬敬地合十,“降魔本义,还请师兄教我。”“待到你愿意降心中之魔的那一天,你自然明白降魔本义。你去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逢么?”“此去便是永诀。”摩尼殿下的僧侣合十躬身。沉默了许久,远处的僧侣也合十躬身,两人遥遥对拜。远处的僧侣忽然长啸拔起,仿佛一朵轻云浮空,一折二折三折,仿佛踏空升腾一般,越过人群远去。离去速度之快,目光都不及追赶。他的背影越来越小,一瞬间就消失在山道上了。所有人只能把目光转回到摩尼殿下的僧侣身上,他依旧屹立不动。一名明尊教年轻高手从人群中踏出一步,风红忽然闪出,按在他肩膀上止住了他。风红拔出束衣刀,清光流溢。她提刀缓步接近了那个僧侣,雪花落得越来越密了,她走在雪地上,此时也全无脚印,只有长长的束衣刀拖在雪里,划下深深的印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这场大战的爆发。叶羽觉得自己心跳加剧,手心已有冷汗。风红忽然动了,她抖去外面的白袍,仿佛鸟儿褪去白羽。她白袍下是那身贴身的红裙,奔行起来如一道红雷,她手中束衣刀猛地绷直,旋斩出去。她知道对手的可怕,出手就是水部最刚劲的招数。而束衣刀似乎只是划破了空气,它从僧侣胸口切过,僧侣却没有动。风红凑得很近,看见一张老而慈和的脸在斗笠下对她微微一笑。风红默立当地,看着那个老僧的灰色身影在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她看向手中的刀,刀似乎只切中了一个影子。“世间之事,历经万劫,方见莲华。”僧侣轻声对她说,只有她能够听得见。“这话我以前我对一个人说过,他还未懂,你的悟性高于他,也许能明白得比他早。”老僧微笑。他忽然动了起来,挥舞着僧袍的大袖,在雪地上做金刚明王持杵舞蹈的姿态,威风十万却又轻若流云。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个老和尚的舞蹈,刚劲处像是金刚力士,柔和处像是散花天女,癫狂处又仿佛着魔。他舞蹈着,身影渐渐变得稀薄,仿佛逐渐融入了雪里。忽地他立住了,低声而笑,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笑声高亢如云,仿佛龙吟大海,震耳欲聋。他已经稀薄得几乎看不见了,才停了笑,低声说:“‘君有宝剑一枚,久被尘劳关锁。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此一句师尊所说,容易解。宝剑发硎,总是三尺光明,久不用则锈蚀。若要尘尽光生,还需再行磨砺。施主,为何你心中有剑,却久不动剑呢?你的锈迹从何而来,施主自己知道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就不必我再解说了。”叶羽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句话似乎再什么地方听人说起过。他身旁一个乌帽压顶的明尊教徒忽然踏出一步,低声道:“原来如此啊。”这个声音惊得叶羽心里一震,急忙扭头,看见一双熟悉的眼睛在旁边一闪。在场所有的人此时都发出了倒抽冷气的声音,叶羽跟着他们看过去,看见那个灰衣老僧凭空消失在原地,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留下的惟一的痕迹是雪地上一双淡淡的僧鞋脚印,似乎只是有一个人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也不曾舞蹈,然后便被风雪融了。叶羽再回头,已经看不见方才那个明尊教徒妆扮的人了。
书籍 【光明皇帝】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