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710章 孙静檬的威胁(求月票)

第710章 孙静檬的威胁(求月票)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6:44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09
别看王海粟吹嘘跟着科技部的考察团到印度考察了一圈,所谓的考察团只不过是科技部下属事业单拉科学技术交流中心组织的一次企业活动,只要是国内的软件公司都可以报名参加,王海粟咬咬牙报名邀了一笔不菲的费用参加考察团,不过是想看能不能借机与科技部的官员拉上关系,参加这次的活动,也希望籍此能为海粟科技镀一层金。 考察团由科学技术交流中心一名副主任领队,那名副主任,副局级的官员,给中软、东软的几家大软件公司的高层整天包围着夜夜旌歌,王海粟还只个小角色,根本就没有插足、接触的机会,人家的冷**,他的热脸根本就没有机会贴上去。 在王海粟看来,建邺市常务副市长胡宗庆就属于那种手眼通天的人物,这种人物只要瞥个眼色给下面的部门,说一句“应该照顾一下海粟科技”之类的话,海粟科技在建邺市的财务软件市场上就不用这么费力了。 政府部门与国有企业是国内当前财务软件市场的主要购买力。 在全国范围内,用友、金碟两大财务软件公司已成气候,但是区域财务软件市场,仍有极大的空间,恰恰胡宗庆分管市财税、国企改制等方面的工作,对王海粟的公司来说,是个极有用的人。 听张恪介绍起胡金星的身份。王海粟心里砰然直跳,转眼看过来,瞥眼多了看胡金星两眼,周身穿戴虽看不清牌,凭感觉就知道都不是低档货,心想这便好办。见他坐在那边没有像其他学生会地学生干部过来打招呼而是扭头看着别处,大概是感觉到这边在议论他,才转过头来看一眼,眼神里也说不出什么味道,很快又将头转向别处。 王海粟也没有轻浮到马上丢下这边、热脸去贴那边的冷**。而是暂时按下跃跃欲试的心思,还是要先将这边应付完。何况王海粟还不清楚胡宗庆有多看重这个侄,与胡金星搞好关系,未必能得到胡宗庆的待见,用心会受到胡宗庆的质疑也说不定。总之不能仓促行事。要好好筹划一番才行。 王海粟心里这么想着,对待这边的态度就发生微妙地变化,也许他自己也没有觉察到,他那些让人血脉贲张的话少了,饭局很快就结束----再说蒙乐、杜飞也放心不下网吧的事情----网吧第一天营业,他们恨不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在那里。 张恪与杜飞、蒙乐他们直接回网吧,王海粟倒没有跟着。说要回公司。他的车停在巷口地停车场。席若琳送他去取车。看着席若琳与王海粟神态亲昵的并肩离开,蒙乐惆怅的望着,张恪微微一叹,要是自己倾慕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热地走在一边,心情也不会好受,男人通常在这种事情容易犯贱,也容易理解蒙乐,与时学斌一左一右搂着他的肩膀将他拽进网吧里。时学斌还不忘劝导他想开些:“天涯何处无芳草,何苦要在东大找。东大本来草就少。今年收成还不好……” 张恪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才不管蒙乐的心头痛;经常性的痛一痛也就习惯。 网吧的经理室设在二楼。蒙乐忍着受伤的感觉在大厅里张落,张恪与杜飞到经理室休息闲扯,孙静檬看到他们回来,也不再上网,跟着进来,问张恪什么时间去看公寓。 张恪要等梁军给他电话,这时候又不急。=--首-发= 杜飞问张恪:“你怎么想着要诱导王海粟去跟胡金星胡接触?” “呵呵,”张恪笑了起来,双手抱着后脑勺,说道,“野心这东西,是很不稳定地东西,男人要没有这东西,是完全不行地……”侧过头问孙静檬,“这么说对不对?” 孙静檬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晓得?你这家伙整天想着在东大混吃等死,竟然混过来借指导女孩上网的机会来摸人家小手,你真是有野心啊,一上午占了几个女孩的便宜?要不要也指导我上网啊?” “咳,”不晓得虫俱乐部的那个混账家伙这么没有骨气竟然将这些不足为女人道的事情随便拿出来炫耀,见孙静檬眸闪烁着不屑与鄙视的眼神,张恪咳嗽了两声,便当没有问过她这话,撇过头跟杜飞继续说他们的事情,“野心过于膨胀,是福是祸就难以预料了……” “你是想送一颗地雷给胡宗庆他们……”杜飞心领神会的嘿然一笑,“物以类聚,他们要真是一类人,说不定还要感谢你地指引功劳啊。” “就怕王海粟这人地野心还不够大,搅不了多大的局面……” 张恪这么说地时候,脸上可没有什么密施阴谋的阴冷,笑起来还很有阳光的感觉,孙静檬睁眼看了一会儿,想多看一会儿,却又不会承认给张恪笑容吸引过去的情绪,不屑的说了一声:“神经病……”转身翻起办公桌上的杂志。 在官场这个奇怪的世界里,给人分类的规则很简单,要么是圈内,要么是圈外,简单而且粗暴,而且牵连极广。王海粟自以为巴结上胡金星就想要借着胡宗庆这条路从此飞黄腾达无异于异想天开。王海粟想投其所好,从胡宗庆分管的范围内接几笔油水丰厚的软件单,但是比王海粟更有分量、更能投其所好而且建邺经营多年的软件公司大有人在。 不过野心这东西是一个生命力很强的种,遇到什么土壤就发什么芽,谁晓得王海粟最后能不能搅出一番大局面来呢?张恪这么想着。也有这样地期待。 锦湖进入建邺,动作很大,重来都没有想着直接过深的搅和进建邺官场里去,但是这时候在这些方面却不得不提前做些准备,免得罗哪一天突然调往别处高升,锦湖在建邺就太被动了。 张恪考虑着这些事情。杜飞倒是想到另外一件事,说道:“我看席学姐跟这姓王的也不是一路人,让姓王的加快步伐走偏、走远,也好让她与这姓王的之间早有决断……” “我心思可没有你这么龌龊……”张恪不会承认他有这种心思,要不是因为蒙乐这个闷骚而单纯的家伙。他也许不会去做这种推波助澜地事情,多方面的因素促使他种下这粒种。 “哦,对了,虽然姓王的不招人喜欢,但是他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你觉得国内软件产业的前景如何?”杜飞认真地问张恪的意见。 “怎么说呢,”张恪想了一下,说道,“就拿锦湖来说,就一直都在为自己的产品做嵌入式软件的开发。今后几年,在软件开发上的持续投入力度都会非常地大,我甚至让橡树园专门成立一个课题组去移植Lin内核开发操作平台性质的基础软件。==首发==锦湖是将软件开发作为核心技术来发展的。最终。软件开发部门,将是锦湖研发体系里最重要的分支之一。但是锦湖对软件开发的投入,暂时还不是因为外部的市场,主要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扩大一些,也是满足相关产业地需求----这也是锦湖未来地目标。但是像锦湖这种以满足企业自身需求的软件开发行为,是不应该归划到软件产业中去的。这一块的投入与需求虽然会越来越大,而且这一部分的软件大多数是与硬件捆绑销售,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但是这一块的需求。外部的软件公司是很难插手进来的……这便是锦湖对未来软件产业发展地认知,至于其他地。你自己去思量吧!” “你还真是小气啊,”杜飞头疼的皱起眉头,“锦湖地模式对普通软件公司能有什么参考价值?” 蒙乐推门走进来,问道:“在谈什么呢?” “在讨论那个让你惆怅又心酸的家伙……”张恪没心没肺的就想着要去戳蒙乐的伤疤。 蒙乐也不是没有一点承受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说王海粟啊,我觉得他这个人,今天找我们的心机有些不纯,不过撇开他不纯的心机不说,还是有一些眼光的……” “呵呵,”张恪笑了起来,说道,“你要夸他就夸他,不要先打人家一棍,这话,席师姐估计不爱听。” “也不会在她面前说,咱不是自家兄弟吗,我跟你们说话还要遮遮掩掩?”蒙乐腆着脸拉一张椅坐下来,“王海粟说的软件市场,现在不是开始提倡企业信息化管理吗?企业管理软件的市场也应该要启动;至于财务软件,虽然说用友、金碟已经成了气候,但是在区域市场内,还是有一定市场的留给地方企业……” 杜飞看了张恪一会儿,见张恪不吭声,晓得他还真是要坚决的惜字如金,无奈的说道:“这两块的软件细分市场,暗藏的风险不少,绝不像姓王的说得那么无限光明……总之,我们也有虫俱乐部工作室在做这方面的相关工作,边做边摸索吧。” 梁军打电话过来,要张恪去看他的新公寓。张恪让杜飞、蒙乐跟着一起去看看,不需要这么紧张的盯在这里。下楼时,遇到席若琳送王海粟回来,她晓得蒙乐他们不喜欢王海粟,想解释一两句,又觉得有些话难以出 张恪是要将这边的公寓当成他在建邺的公开据点,至少平日亲近的人,都会邀去住处聚会什么的;网吧这边下午也没有安排席若琳值班,便邀她一起去玩。席若琳也没有推辞,还解释了一下:“海粟他是自己主动想找创协合作,既然你们没有这个意思,也就算了,我也没有跟他说什么……” “什么你们、我们的,席学姐不承认自己也是创协地一分?”张恪笑着问。 张恪这么说。席若琳心里好受一些,莫明其妙的,她突然害怕给这边排斥在外,看了蒙乐一眼。 青年公寓前后十二栋公寓楼,每四栋楼一个单元,世纪锦湖给张恪准备的公寓在东大东大门北侧。紧挨着东大研究生公寓楼前的网球场。 直接进了小区,梁军在公寓楼前等他们,一起进了最东侧的公寓楼,说是顶层,但是上楼时。梁军在电梯里按的数字是“11”,蒙乐奇怪地问:“这里的公寓楼不都是十二层吗?” “哦,从十一层可以上到十二楼,还可以直接上到楼顶的露台……”梁军解释道。 “啊……”蒙乐一时也想象不出十一楼到十二楼再到楼顶露台的情形。九七年,别墅、洋楼都不是什么陌生的概念。华东富裕地区地农村、城乡结合部,自家建小洋楼的人家就很多,但是高级电梯公寓内的复式套房,却不常见。 电梯在十一层前停下,打开门进入房间,看到大厅里内侧的转角扶梯,蒙乐才晓得怎么从十一楼走到十二楼上。回过头来捶了张恪一拳头。说道:“你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间房,也太奢侈了吧?” 这边的家俱都还没有布置,房间里空荡荡地,就这么看着,没有特别的感觉。孙静檬见惯奢华的生活,比起蒙乐、席若琳他们所感受到的震憾,她对这些豪华的装潢风格都司空见惯了,转了一圈,说道:“也没怎么花心思啊。比丹井巷那边的房差老远。还以为你会给自己俗气的在房间整一个游泳池……” 张恪不管孙静檬地批评,笑着说:“我觉得挺好。又没让你住进来,你地评价,没什么参考价值……行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推着孙静檬的肩膀就要往外走,“这栋楼里其他的公寓,你自己去选一套吧!” “这么急着想我们走?”孙静檬狐疑的看了张恪一眼,又问梁军,“在电梯里,你说这里还直通楼顶的露台,露台还没有去看一下……” “露台啊,听说从露台能看到东大的合欢山,我考虑是不是在露台上装一架带夜视的望远镜……这大白天的,也没有什么看头,”张恪笑着说,回头看了席若琳一眼,若无其事地说道,“其他倒没有什么了。” 席若琳听了脸微微一红,蒙乐却给张恪看似没心没肺地话戳得内心流血,看着张恪挤眉弄眼朝他在笑,也没法计较什么;杜飞也没心没肺的跟着笑。 “男人都你这德性,”孙静檬当然也听说过东大合欢山地盛名,见张恪笑容委琐,还想说“不看也罢”,转身刚要走,又停住脚步,对张恪说道,“你不想我看,我偏要看看……”也不理会张恪那付大事不好的表情,径直咚咚咚的跳着木制楼梯上了楼顶。 张恪无奈的苦笑,没能将孙静檬这妮给骗走,只得也邀蒙乐、席若琳也去楼顶的露台看一眼。 露台才是这栋房的精华所在,完全就是一座精致微型的园林式植物园,映眼是盎然繁盛的绿色植物,虽然节季已经入冬,然而不晓得从哪里收集来的奇花异草正繁盛的生长其间,也没有入冬后的萧条,露台上有木架凉亭、有水瀑、有占了近半露台面积的浅水潭、有湖石假山、有染着青苔的卵石小径迂回其间,四周栏杆处围着齐颈高的闭合式的木栏杆,这左右没有超过十二层高的建筑,很难想象这一处公寓楼的楼顶藏着一座极具原生态的微型园林。 从这面往东南望去,不仅能看到东大校园内的合欢山,还能看到远处的燕归湖与青巍巍的燕归山。燕归湖与合欢山之间的杂乱街景,恰好让合欢山尽数遮去,留在眼里只是一幅一尘不染的山水画。 选择这栋公寓楼也是有这种考究,这栋楼的角度最好,既在青年公寓社区的内部,没有临近东华大道的喧嚣,又将完美的将湖山风景摄入眼帘。 席若琳、蒙乐这才真正给这栋房的奢华之处唬住,杜飞憋了半天,忍不住说了一句:“奶奶的,真是奢侈,有这地方,谁高兴去合欢山啊?” 将一座微型的中式园林完整的建在楼顶,要考虑到楼宇的承重结构,花费的代价,可不仅仅是这座楼顶园林自身的造价。 望了一碧如洗的青空,孙静檬伸了一个懒腰,双手向后极力张开,好像要将这青空拥在怀里,过了片半晌,突然转过头来睁眼看着张恪:“我决定了,我只要一个房间!” “啊!”让孙静檬做邻居已经是张恪忍耐的极限了,同住一个屋檐,谁受得这精灵一样的妮诱惑,张恪愣了有两秒钟,正要坚决的拒绝掉,孙静檬却转头对杜飞说:“这栋房里有四间卧室,要不你也选一间?” “完全没意见,”杜飞还愁怎么开口呢,朝张恪摊摊手,说道,“这样你也不用愁没法跟唐婧解释了……” “把你们都赶出去,我谁都不用解释!”张恪没好气的说。 “那样也不行,这么大的房,没人看着,谁晓得你会不会带乌七八糟的女孩回来过夜!”孙静檬呲牙咧嘴的说道,又换作一付无辜的神色看着张恪,“要不你给那个公共关系学院的某某人也留个房间,将她拉进来,大家热热闹闹的住在一起多开心,你也没必要将自己搞成孤家寡人一个吧……” 要是晚晴、许思、唐婧能热热闹闹的住在一起,张恪做梦都能笑醒,这时候却要极力避免这处花了许多心思的住处沦陷为合租公寓,想着说什么话让孙静檬知难而退,没想到孙静檬摆头说了一句:“我先下去选房间了,你们两个大男人也不会好意思跟我争吧?”这么说着,头又伸过来附到张恪耳边轻声说道,“你要不同意,我就告诉我爸那天夜里是你主动吻我的!”说罢就下去选房间了,再也不理会张恪脸上怪异的神情。 就那天给莫明其妙的吻了一下,这时候就要“丧权辱国”?张恪心想绝不能让孙尚义跟自己翻脸,只能暗自决定,决不能让孙静檬知道湖畔小屋的存在,不然都无法跟许思解释。 杜飞朝张恪摊摊手,说道:“你一定要将我赶走,我也是没有意见的,要是唐婧到建邺来,我还是可以搬过来客串几天,当作这里真的不止你们俩人在住……” “快滚下去吧,东面那间带书房的房间你们谁也不许跟我抢……”张恪苦笑着伸腿去踢杜飞,拍了拍给奢华庭园给唬住的蒙乐,笑着说,“没必要这么一付没见识的模样,创域网吧经营得好,这里看上去奢华,也就创域网吧两个月的现金流量而已,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 听张恪这么说,蒙乐这时候很想顺口跟席若琳说一句:“跟我吧,我也会让你住进这样的房。”可惜没有勇气说出口,只是灰溜溜的、失魂落魄的跟着张恪走了下去,也没有无耻的要求将最后一个房间让给他。 PS:六千字保底,请投月票,加更章节,凌晨送上,兄弟们可以明天早晨再看。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