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712章 集体公寓(求月票)

第712章 集体公寓(求月票)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6:5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09
锦湖目前的头等大事就是技术扩张,但是技术扩张,一需要资金,二需要人才,三需要夯实相应的技术基础。张恪此时最急缺的就是中高级的研发人员,没有足够多的研发人员,他就是再多的资金砸到研发上,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没有足够多的研发人员、工程技术人员,就算引进再多、再先进的技术,也无法吸引、消化。 关键还是人,需要海量的工程技术人员与研发人员。 虽然杜飞他们搞这个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不可能批量培训出合格的中高级研发人员来,但是稍加努力,一些资质尚可、有一定基础的人经过培训进入那道门槛还是可以的。 比起创域网吧来说,张恪更注重杜飞他们搞这个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这个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真要能办起来,对橡树园体系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补充。 当然了,只要充分利用好东大的资源,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还是大有可为的。 趁着一起在办公室里吃快餐的时间,大家围在一起讨论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的细节。 要借东海大学的名义,就要跟学校交涉,最好能从橡树园拉到赞助,在课程设置上向橡树园倾斜,还聘请有经验的讲师,向有关部门申请办学许可,还要为一个半月之后就要正式开张的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打广告宣传、吸引生源。 离寒假就剩下一个半月的时间了,要做好这么多事,还真是非要快马加鞭的追赶才行。 大学生创业协会从十月初成立以来,招收的成员很多。但是骨干成员也就杜飞、蒙乐、时学斌、董跃华、施新飞、席若琳六个人。张恪一开始就声明自己是混吃等死地家伙,半个劳动力都算不上,至于筹建计算机网络培训学校的事情。他也挺多当个顾问;杜飞他们根本就没有奢望张恪能帮他们跑脚。其他人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分配好各自的工作,还要不耽搁学业,拿席若琳地话来说:“这段时间就要容颜惨淡了。” 张恪从裤兜里掏出两串钥匙,丢办公桌上:“我住的地方,蒙乐跟席学姐去了,这两圈钥匙是我楼下的两套房的,大家多半要熬夜之类的,半夜回宿舍也不方便。提个唯一的要求。不许带女孩或男人进去鬼混……” 时学斌兴奋的大叫,抢过一串钥匙,跟席若琳说道:“你是选择跟蒙乐同一屋檐下,还是考虑给我一个近水楼台的机会?不许带女孩或男人进去鬼混。我们可以互相鬼混的。” “不是男生一个屋、女生一个屋吗?”席若琳将另一串钥匙捏在手里,才不理会时学斌地挑畔。“忘说了一句,租金虽然不多,但还是要交的……”张恪又补充了一句。 “不会吧,这么扣门?那些住宅这么高档,租金得要多贵!时学斌他们从公司里每个月也就领六百块的津贴,付得起房租吗?” 蒙乐这话一出,董跃华、施新飞两人就联合起来一左一右的掐住他地脖:“我们给你做牛做马,每个月就拿六百元的津贴,你还想要从六百元里扣房租。你也太扣门了……”又扭过头问张恪。“房租多少,不会还要我们自己往里倒贴钱?” “这个我还真没有关心,四室两厅的公寓,一个月两千?”张恪回忆着,听赵鹏说起来,不过这些细微的地方,他就没有特别的留情,橡树园给员工的福利里有房贴,房贴就能抵一大半的房租。首发.真正要员工自己出的部分也就很有限。 “那就算一个月两千好了。一间房就要五百,你可以改名蒙扒皮了。”时学斌矛头依旧指着蒙乐,转过头来愤愤不平的掐他的脖,“兄弟们为你卖命,你就打算给兄弟每个月发一百块地零花钱啊!” “行了,行了,房租由公司补贴进去……”杜飞笑着将蒙乐解救出来,张恪这时候提出来倒不是这两套房地房租问题,以后创域投限有限公司要发展起来,除了从学生里骗些廉价劳动力,还是要招聘一批正式员工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杜飞能明白张恪的意思,这时候交了房租,创域也可以同等享用橡树园给员工配备的优质生活配套设施,就算要缴房租,相对如此完善的社区环境也是相当的低廉,这本是橡树园给下属员工的一项福利。 这时候,时学斌、董跃华要急着去看房。八人一间的宿舍热闹归热闹,但是跑到杜飞在研究生公寓的宿舍看过,就觉得他们这两年半来大学地人生是白过了,住进那样地宿舍才是大学生应该享受的生活,可惜国内地资源还远远不能如此优渥。这时候能拥有独立的房间,大家都还能聚在一起不分开,自然就很令人期待。 何况杜飞与蒙乐为了挤出更多的营业面积,分隔经理室、财务室以及虫俱乐部工作室时,都尽可能的瘦身,时学斌、董跃华他们只有在校内创协的办公室里有办公桌,当然不乐意挤在经理室里讨论事情,催促着去青年公寓边看房边讨论事情。 将吃剩的快餐收拾干净,都跑过去看房了。 都在一起厮混这么长时间了,时学斌、董跃华、施新飞他们也知道入学前就能将研究生公寓宿舍改造成“酒店商务间”的家伙家世不会简单,也知道橡树园与学府巷的开发商世纪锦湖总裁助理梁军是张恪的表兄,张恪他小叔还是世纪锦湖的大股东兼董事长,即使当众恶狠狠的教训了三个韩国棒给带到派出所也能安然无事的脱身----学校这边连声都没有吭一声,所以张恪在青年公寓里拥有自己的一套豪华公寓,他们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 校园友谊单纯地地方不会在乎对方的家世。只会在乎对方顺不顺眼,除了那些随便一个就惊世骇俗的美女都围着张恪转这一点之外,时学斌他们也看不出张恪有什么特别不顺眼地地方。时学斌他们也不会追根究底问张恪的家世。也不会主动将他们的家事拿出来说,大家快快乐乐的聚在一起,心甘情愿的为创域奉献年轻的汗水。 九七年,公寓里一个房间五百元的月租金对大学生这个群体来说还是相当昂贵的,但是看过之后,时学斌、董跃华就大呼值得,比留学生公寓楼的条件还要好,就留学生公寓楼地单间月租金还要八百。 青年公寓里交付的房间都是精装修过的,除了张恪那套房。其他房甚至连简单的家俱都配齐,家俱简单而不简陋,简洁时尚,空调厨卫设备一应俱全。属于那种拎包就能入住地酒店式公寓。...首.发差两名容颜靓丽的服务员,就堪比豪华酒店的商务套间。关键这里的公寓都提供光纤接入,九七年,国内有几家商务酒店提供光纤网络接入服务?有没有还是未知数。 施新飞当即大声决定要将他那个校女篮球队里的女友给拉进创协来----张恪说不可以带女孩或男孩进去鬼混,但是时学斌很快就“领会”张恪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可以内部相互鬼混。 张恪对此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事。 在国内,民营企业的技术资产很难从银行获得抵押贷款---这是民营企业受限的地方。额度不大的贷款项目还不是那么困难,但是像锦湖这样动则上亿地技术项目投资,就几乎没有从国内金融机构获得资金地可能;锦湖技术体系的扩张绝大多数只能依赖于自身的资金。但是只要有固定资产拿出去抵押贷款,以锦湖的影响力,还是有许多银行愿意上钩的。这些公寓楼在建成之后由橡树园回购。为了提高资金利用率。橡树园将公寓楼拿去抵押贷款提高资金利用率,所收取的房租,只需要能抵消贷款的利息就可以了。 虽然张恪无意房地产的投资,但是房地产在未来十年会大幅升值也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大手笔给旗下员工增加福利地行为,锦湖不但不需要为之增加额外地成本,还会从未来的房地产升值中大赚一笔。 时学斌对居住环境相当地满意,感慨道:“之前就听说橡树园员工的待遇好的吓人,还真是名副其实啊,要是哪家公司能提供这么好的住宿条件。我毕业马上投奔过去……” “你这句真是废话啊!”蒙乐伸手扇了他一击后脑勺。“你现在就能住进来,你说你凭什么能住进来。你这时候就敢给我生二心?” 时学斌嘿然一笑,看着房间里甚至连被褥、床单都准备齐全,说道:“不如今天搬进来住吧?” 张恪摊摊手,说道:“随便你们。”他房里的家俱还没有添置,他总要等家俱添置好之后才能住进来。 张恪陪他们笑闹了一会儿,就先回研究生公寓了,即使再游手好闲,他每天要阅读的邮件转换纸质文件也是厚厚的一大叠。虽然很多邮件他看后都不会给出什么意见,最多回两个字“已阅”,却是要仔细的去读,以保证他对锦湖这个庞大的体系始终能做到了若指掌。也要给唐婧这小妮回邮件,告诉她青年公寓有三套房给他拿出来当“集体公寓”了,不过在自己房间的隔壁,给她专门留了一个房间---不晓得这样能不能将她给糊弄过去,许思也发了一封邮件过来,告诉他明天到建邺的行程时间。 张恪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半钟,还来得及打两通电话,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先与许思通了一会儿电话。给唐婧打电话是盛夏接的,唐婧正在洗澡,要他过一会儿再打过去。 张恪坐在藤椅上,可以清晰看见东南、仅一墙之隔的青年公寓。 青年公寓十二栋公寓楼划分三个独立的单元小区。 实验园正式启动起来,四百多名研发人员一下到位。这两天。南面、临东华大道的一个社区单元四栋小高层公寓楼里,实验园地新晋员工哗啦啦的住进去一大批,夜里灯火璀璨。让学府巷真正的有了繁荣地景象。 中间,也就是张恪他们公寓所在的单元四栋楼,暂时还没有安排人入住,就张恪他先行入住,看见孤零零只有十楼的东南角房间灯光还亮着,北面的玻璃窗上还映着不晓得时学斌还是董跃华高大的身影,这些家伙看样还真想今天夜里就住进去。 北面,与音乐学院一街之隔的那个单元,四栋楼里有两栋是要作为拆迁补偿交付给东大作为青年教师公寓使用的。东大的青年教师那么多。要如何分配也是归东大校领导他们头疼的事,张恪才不会去过问。还剩下两栋楼,获批进入创业园地创业企业的员工可以申请入住,也已经有许多人申请通过这两天正式入住。租金会略高一些,但比这样的居住品质,也是足够的低廉。橡树园创业园与创投基金已正式运营三个月了,获得批准入园地企业有近五十家,其中有半数科技型创业企业获得橡树园创投基金的风险注资。 张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为此差不多前后忙碌了一年,这才算有一个基础,四百多名研发人员可以说是锦湖未来崛起的核心动力。 根据谭云松的建议,橡树园将与东海大学、建邺理工大学、建邺师范大学、建邺邮电大学等高等院校进行研究生培养的双导师制合作。参加双导师制培养模式的研究生,除了在学校有一名导师之外。橡树园实验园还将派出一名中高级研究人员指导他们的学业。 这么做的好处。能加速人才的培养,也能培养出真正合乎需要地高素质研发与工程技术人员。橡树园也将暂时获得一批廉价地劳动力,也能够肯定这一批人毕业之后,没有特殊的原因是不会拒绝到橡树园工作的。当然,这么做,对橡树园也有不利的地方,商业技术泄密的可能性会大幅提高,管理成本会大幅提高,还要为这些研究生支付大量的培养成本。总体说来。还是利大于弊的。特别是正处于高速技术扩张期的锦湖,对合格研发与工程技术人员是那样的饥渴! 除了四百多名正式地研发人员之外。橡树园还将首次迎入四百名到六百名硕士、博士在读研究生进入实验园。 坐阳台上闲坐了一会儿,唐婧地电话打了进来。张恪最近没有去香港的机会,两人要见面还要等到圣诞前夕香港大学正式放假,还要熬过二十多天不见面,在电话里,张恪说着要带唐婧去新芜过冬。东海全境,冬季都湿寒难耐,唯有给天云山遮蔽住地新芜冬季的天候最是宜人,出现零度以下的天气就是反常。 第二天是星期天,许思乘坐的飞机下午四点钟到建邺国际机场。 下午报有雨,天空一直都阴云密布,等了好久,却没有雨落下来,北风吹来,天气愈发的冷了,建邺的冬更具模样。 张恪单独驾了车去机场接许思,有些迫切,他赶到机场时,才三点过一点,便将车停在机场跑道外的林荫道里,这时候,天空昏暗,就像入夜一样,林荫道两侧的路灯也亮了起来,张恪就坐在车里看着远处机场跑道上空的灯火闪烁。 见时间差不多,张恪便将车开到机场接机大厅外的停车场里,给许思打电话,第一趟还是关机,过了片刻,许思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张恪接通电话的同时,也看到朝思暮想的许思出现在接机大厅前的台阶上。许思穿着浅紫色的短风衣,咖啡色的牛仔裤与黑色高路长靴,衬得身材高挑匀称,娇艳无端的站在那里寻找张恪的车停在那里,这般风情无端的模样自然也吸引众人瞩目,要不是有周逸与另一名助手的存在,只怕好些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家伙就要凑过来递名片了。 许思钻进车来,张恪有些迫不及待的拥她入怀,看着她美丽得销蚀人心魂的眼睛,轻声问道:“想不想我?”许思没有说话,只是用尽全身力气似的抓着张恪的手心,要将苦苦压抑了许久的思念在这一刻渲泄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坐到副驾驶位上,说道:“等了好久?” “下午就没心事做什么,不过还是熬到三点过一些才到这里,到机场后,就感觉到跟你在一起似的,没觉得在等,看到一架飞机过来,就在想,你或许就在这架飞机上,感觉蛮奇怪的。”张恪反侧过身帮许思将安全带扣上,忍不住贴过脸去在许思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 “真喜欢听你的甜言蜜语……”许思紧紧抱着张恪的腰,简单的话语,就让她听得动情不己。 世纪锦湖也派出车来接许思她们,周逸与许思的另一名助理就坐那部车回市区,张恪单独开车载许思回市区。 刚到燕归山南麓时,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建邺道路两侧的梧桐树很多,虽然已经入秋的天气,枝叶也没有稀疏下来,在林荫道里,光线更加的昏暗。 “湖边的房,我还没有去过,你先带我去那里?”张恪抓过许思细软柔滑似美玉的小手放在大腿摩挲着。 湖畔小屋从建设到装潢都是许思亲自设计的,十一月,她还特意为装潢的事情跑回建邺两次。可惜那两次,张恪一次在北京,一次在海州,都没能赶回建邺。想一想,距上回见面,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好像好久没见。许思将张恪看着自己的脸拨向正前方,让他专心开车,自己却专注的凝视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小男人。 “哦,就前两天,我在中环逛街碰到唐婧、盛夏,先躲开了,就是不晓得有没有给她看到……”许思担忧的说起几天在香港碰到唐婧的事情。 “呃……”张恪心想这种事要不是见到面,谁也不会跟自己提起,昨天夜里跟唐婧打电话,也没有听出她语气里有什么异样,也不能就肯定说唐婧没有看到许思,这妮心思灵巧,这般的小心翼翼,却是让人更疼惜,眼下却要先安慰许思的不安,笑着说道,“没有关系,你们几个,大不了都由我来肉债肉偿……” “胡说八道什么?”许思羞赧的轻轻掐张恪一下,又恍然听出张恪话里的语病,“你刚才说几个?几个是几个?除了唐婧、晚晴姐,还有谁?” 张恪的心脏咯噔一下,女人的心思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这次只怕不能领许思去1978了。张恪还正想着要怎么辩解,许思娇笑了一声:“眼珠不要乱转,小心开车,我才不管你这个花心的家伙,你不要惹唐婧伤心就行了。”我说满四千张月票就要更新一万两千字,月票就噌噌噌的前往四千张这个目标上涨。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