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接机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7:36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11
建邺的冬季有着尖锐刺骨的湿寒,梧桐树稀疏的枝梢遮着天空。 机场前的停车场开阔平坦,寒风肆虐的扫荡着,空气中振荡着呼啸的响声,在青年公寓用过餐,张恪与陈信生、丁槐、肖晋成等人一起到机场给德仪、斯高柏的高层接机。 张恪下车来,给陡峭的寒风吹了一身,骨头给细针扎似的寒冷,跟随后下车的陈信生笑着说:“没想到南方也有这么冷的冬天吧?” 陈信生刚要张嘴说话,一小股旋风挟着雪粒、枯叶吹来,给灌了一嘴的寒风呛得难受,闭紧嘴挥手示意赶紧进接机大厅再说话。张恪笑了笑,竖起领子、拢紧衣襟侧过身子背着风往接机大厅走去,走进宽敞明亮、温暖如春的接机大厅,意外的遇到两个熟人,科王高科的总裁郁萍与谢家的小魔头谢子嘉。 在暖气充足的接机大厅里,郁萍将柿黄的薄呢绒大衣拿在手里,紫色的紧身羊绒衫让她的身材看上去凹凸有致,胸、腰、臀的曲线不至于十分的夸张,但是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女人的体态便该是如此的风流有味道;羊绒衫的领子很低,虽然脖颈还系着杂色碎花的丝巾,但是偶尔露出的白嫩若凝脂的胸前肌肤却是格外有诱惑人心,不得不承认她还真是一个少有的美人。 不晓得这女人在获得科王高科的股权并担任要职之后还与周富明有没有一如既往的勾连,见她们站在大厅里,似乎要接待的客人马上就要下飞机了,张恪只是略一点头,并没有要主动去打招呼的意思,与陈信生他们往等候区域的咖啡厅走去。^^^^ 虽然谢子嘉也明丽秀美,但是经过的男人都把不自觉的目光往更具有女人味地郁萍身上砸,见张恪这家伙也是如此。谢子嘉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郁闷了,抱怨的说道:“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跟你一起出来真是个巨大的错误……” “都站在这里好一会儿可没听见你有什么抱怨,”郁萍笑着说,“要不要我将诱奸男人的手法都教给你?”拉着谢子嘉朝张恪他们走过去。 张恪他们可以姿态颇高的到等候区域找座位坐下,郁萍可不认为有资格对张恪他们的到来可以视若无睹,心里同时在想:什么样的大人物,才能让张恪、陈信生、丁槐这些人物到机场来接机? “能在机场遇到恪少您还真是荣幸呢!”郁萍伸出纤纤素手,又主动解释她与子嘉出现在机场的原因,“我们在建邺注册的手机设计公司从韩国聘了两名设计人员。航班还有二十分钟才抵达……本来陈静也要一起来接机地,她临时给海州那边的事情给耽搁了,要到晚上才能赶到建邺来。” 要仅仅是郁萍,张恪连站都不会站,但是有谢子嘉这个谢家常常不按规矩出牌的小魔女在,张恪不想给自己增加什么不可预测的麻烦,只有欠着身子请她们坐到对面的沙发说话。 科王高科这次虽然获得全部的数字手机制造技术授权,但是并没有能力消化所有的技术。陈静她们将手机整机设计与组装技术作为正式进入数字手机产业的切入点。 科王高科要提高在整机组装方面地能力,张恪曾授意要苏津东派人支援一下,事后也没有关心过。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实质性的进步。至于科王高科在建邺注册成立手机设计公司的事情,张恪还没有听下面人提起过----苏津东他们即使知道,也不会将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都事无巨细的跟他汇报。 听说陈静天黑之前也会赶到建邺来,想必她们对手机设计公司的事情十分重视,这对科王高科来说是一项明智的举措,张恪想起他近期在东大校园都没有碰到过谢子嘉她人。笑着跟谢子嘉说:“这个设计公司是你在负责?真是令人期待啊。” 听到张恪虚伪敷衍的话,谢子嘉睁大眼睛盯着张恪,说道:“要是我告诉你这家设计公司与创域公司隔巷相望。===昨天夜里我还看见你站在创域公司地窗户边跟两个女孩子眉飞色舞的**,你会有什么反应?” “呃……”张恪愣了一下,脑子有些僵滞,昨天夜里他的确站在窗户边跟唐婧、陈妃蓉闲扯,下意识地问了一声,“真的?” 杜飞他们决定将创域公司与网吧的管理彻底分离,将网吧楼上的第三层建筑租下来作为创域公司的办公室,虽然还没有正式启用,张恪也去看过三四回,真是没有注意到巷子对面的房间竟然是科王高科新近成立的手机设计公司。学府巷分外街内巷。内巷相对来说很狭窄,加上两侧的廊巷也只有十六米宽,二层以上就有穿街骑楼相通,两家公司算是紧挨着。 张恪哑然失笑,看来学府巷以后会相当热闹。谢子嘉这个人虽然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她在商业上耀眼的才华却是不容置疑的,只要时机合适就会绽放光华。张恪心想着回去得要告诉杜飞他们。就算在学府巷这么小地地盘上,他们也不会再是一枝独秀了。 郁萍与谢子嘉等候的两名韩国手机设计人员二十分钟之后准时走进接机大厅。一男一女,长相普通,是那种典型的韩国面孔。 九十年代中后期,韩国的手机制造技术并非很强,但是他们很重视手机的产品设计,这是韩国手机在弥补与其他海外手机厂商差距方面做出的重要努力。^^ ^^这一点也是锦湖要借鉴的,锦湖在韩国设立产品设计中心。 谢子嘉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地大人物要张恪亲自出马到机场接机,但是她们接到人之后又不能死活赖在机场不走。进了车,谢子嘉用英语与两名从韩国聘请地设计人员交流着,脑子里还盘旋着这件事,背包里的手机响起,拿出来见陈静打来地电话:“……啊,你已经到建邺了。还以为你没这么早呢,接到人了,我们马上正在回市区的路上。” 从远在太平洋彼岸飞来的国际航班准时抵达建邺国际空港,倒是从北京出发的飞机延时了一个多小时,张恪接到德尔法西、艾默一行人,还要继续在机场等候德仪中国区总裁周正青。 德尔法西身为德仪地高级副总裁,他所负责开发与商业化运作的数字信号处理器相关业务长期以来都是德仪的核心业务,在德仪管理层的地位也仅仅次于首席执行官安吉伯等少数几人而已。 欧美人的身材通常都比较高大,张恪一米八、略显削瘦的身材站在艾默身边就跟小朋友似的,德尔法西却是一个例外。今年才三十七岁的德尔法西比张恪要矮上半头,深褐色蜷曲的短发,肤色与脸形倒是接近亚洲人的标准。 张恪在年初地美国达拉斯之行,与德尔法西有过简单的接触。看到德尔法西走在众人的前面进了接机大厅,张恪还考虑着要不要热情洋溢的来个老朋友式的拥抱,没想到接近两米的巨型生物艾默却从后面插上来给他来了个熊抱,拿腔调怪异的普通话说道:“每次过来你都能给我一个天塌下来的惊喜,希望这次也不要例外……” 天塌下来就是不惊喜了。张恪能感觉到经过地人群都投来诧异的目光,从艾默的怀抱里挣扎出来。艾默这家伙看上去很粗线条,要是认为他这个人好打交道,那就给他迷惑住了。让艾默一搅局,张恪只有克制的伸出手与德尔法西握手,说道:“欢迎你们到中国来,对您的到来,我与锦湖同仁都感到极大的荣幸……” “德仪总是喜欢跟快速成长的公司打交道,”德尔法西说起汉语来字正腔圆,让人叫绝的是。德尔法西从没有在汉语言环境里生活过,他礼节性的与张恪握手寒暄,为人略显古板。甚至有板有眼的说客套话,“锦湖在过去三年速度地成长令人惊叹,可以说是全球业绩增涨最迅速的公司之一,在我出发到中国之前,安吉伯还跟我说起他为能在三年前接受你的建议而感觉骄傲…陈信生差不多与德尔法西同期进入德仪任职,也同时在德仪数字信号处理器部门工作,在德仪内部地发展,德尔法西要远远强过陈信生,并不是意味着陈信生的能力要比德尔法西差。在德仪内部,陈信生做到中国区总裁。差不多是华人工程师或管理人员在德仪体系内获得的最高职务。 德尔法西与陈信生十分的熟悉,曾长期共事,相互拥抱着打招呼,德尔法西说道:“我就说过,你的离开,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项不容忽视的损失,甚至要拖延亚洲区市场的重新整合……” 当下全球的电子产业主要集中在欧美、日本等经济发达的地区。中国的市场在德仪地全球战略中还不占据显著的地位。甚至还远远不及韩国、台湾的市场。要是陈信生不离开德仪,德仪考虑到未来市场增涨的趋势。会将台湾、香港等地的业务并入大陆的子公司,设立大中华区。但是陈信生选择离开德仪加入锦湖,他的继任者周正青还没有资格去统辖大中华区地业务,所以德仪对亚洲市场地业务整合也就暂时拖延下来了。 陈信生笑着说:“就算我离开了德仪、加入锦湖,也是为德仪与锦湖的共同利益而努力,相信此行不会让你失望。” 德尔法西微微一笑,陈信生地话他当然是有保留的听一听,维护雇主的利益是职业经理人必须遵循的最基本准则, 等到德仪中国区总裁周正青抵达建邺国际机场之后,张恪就陪着德尔法西、艾默一行人乘车返回市里。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斯高柏公司驻广州办事处的负责人同时抵达建邺机场,他们都将由锦湖统一按排住进靠近东郊的希尔顿大酒店。 返回市区时,已经是黄昏了,风很大,挟着干雪在机场通往市区的道路扫过。雪中的水分给吹干,天气又冷,融化的速度会很缓慢,说不定等下一场雪来临之前,地上的积雪都还没有完全融化。 艾默借着老朋友的便利,与张恪挤一部车,陈信生、丁槐则陪同德尔法西乘坐另一部奔驰,这次接机总共安排了六辆轿车。 张恪晓得艾默这么热情的挤上车来,是有事情要抢在正式谈判前说。不论锦湖在国内多么耀眼,在国际上的地位还远远不能跟德仪相比,倒是与斯高柏可以相提交论了。 锦湖、斯高柏与德仪在SVC解码芯片上的合作,让三家公司的关系变得非常的紧密,但是三家公司在地位上是不对等的。虽然锦湖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还与德仪开展了多项合作,貌似锦湖与德仪的关系更应该密切些,但是在商业上,商业利益永远是需要优先考虑的要素,这一次的合作,锦湖要想从德仪那里取得更有利的合作条件,取得斯高柏的支持是很重要的。PS:好久没有求月票了,也请有能力的兄弟订阅正版支持更俗。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