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744章 芳踪初显

第744章 芳踪初显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7:52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12
离开酒会还不到夜里十点钟,带着些微的醉意,谢剑南驾车从学府巷经过驶入东大校园西北角上的教职工住宅区。经过灯火璀璨的学府巷与青年公寓,谢剑南开车的速度更慢,看到灯火通明的创域网吧,谢剑南晓得除了那个大概永远都不会给人超越的人之外,自己背后还有许多追赶者。 “我住宾馆里去吧……”车子进东校门,身边的女人带着些担忧与不安对谢剑南说。 “我大舅这人很好相处,”谢剑南安慰道,“他们家要没有空房间,我就跟你一起住宾馆去,怎么舍得将你一个人丢宾馆里?” 开车驶入东大教职员的住宅区,许多人家都在家属楼垒了鸡窝养些鸡鸭,给汽车的声音惊动,鸡鸭在狭仄的空间里扑腾鸣叫,还杂夹着犬吠声,冷寂的小区顿时热闹了许多。车前灯扫过,能够看见小区的花园也多给刨了种上葱蒜疏菜。 在很多人印象里东海大学教职员与他们的家属们都是高知分子,在这个年代一定属于国内生活品味很高的一个群体。其实不然,从解放初到改革开放前的这段时间知识分子是臭老九,许多大学讲师、教授都娶农村妇女为妻,加上许多军队上下来的官员及家属混迹进来,东大整个教授高干楼小区里就给整得像农家大院似的。谢剑南将车子停在楼前,跟身边的女人解释这是东大的四大怪现象之一。 周瑾玺家在第二栋教授楼的三楼,就夫妇两人加一个从老家请来的保姆住着。 谢剑南进了屋,打过招呼,就与他舅周瑾玺进书房说事。 “锦湖手里可能又掌握着一项新的产品技术……”进书房,谢剑南就将从李在洙那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他舅周瑾玺,“今晚与三星的人见面,知道一些消息,他们说的很含糊,不过能看出他们也很重视这项产品技术。正着手开发相关技术。很担心给锦湖捷足先登了……” 谢剑南看着他舅凝视着冷寂幽暗的窗外,说道:“眼下似乎只能寄望他们自己犯错误了……” “你对我们国家地体系了解还不够透彻,”周瑾玺转过身来。淡淡地一笑,说道。“没有那么简单的事情。有些事情,或许我们会感到力有未逮,但是锦湖在体制内会遇到的障碍要比一般人想象地要多……” “……”谢剑南自知对于产业面的认识地确谈不上很深刻。 “过了今夜就是九八年了,等赵济东真正执掌国务院之后,一定会大力推动国务院机构改制。现在已经有些消息传出来了。邮电部可能会给分拆,邮电部的电信业务将与电子工业部合并,这似乎也是大势所趋,”周瑾玺说道,“锦湖今年能游刃有余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是他们钻了邮电部与电子工业部搞对立的空子。一旦国务院机构改制,两个矛盾重重的部委给强行合并到一个山头之下,你说这个山头会希望看到一家民营企业强大到影响他们对整个国内信息产业地控制?锦湖眼下的格局是很大,但是他们的格局越大,可能就越不讨某些人的喜欢……” 周瑾玺多少感到些落寞,不管怎么来说,他面对今日的锦湖,总有些力不从心、力有未逮地感觉,局面似乎早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这感觉还真不叫人好受。 涉及到整个国家产业体制。锦湖所面临的困境与障碍,却已经不是科王能参与进去的游戏。谢剑南神色有些黯然,想起一件事,说道:“肖明建、胡宗庆都参加今天的酒会了,他们对软件产业园项目很用心,言语间也期待三星能做些什么……” “这件事上次跟你在电话说过,没有详细的说。海粟科技的创办人王海粟在东大读完博士后留校任教了两年时间才辞职创办了公司,还以为这样的角色要磨历一段时间才可能成才,没想到悄然声息的就搞出这样地动静,还真是让人看走了眼。”周瑾玺说道。 “今天在酒会上遇到胡宗庆,倒是听他提起王海粟这个人,他对王海粟这人比较看重……”谢剑南想起今晚酒会上胡宗庆稍显得有些殷勤地姿态,有些疑惑不解,“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 “海粟科技有能力联合了中科院软件研究所与省科技厅下属的金鼎科技集团一起推软件产业园项目,一定有人在幕后推动,直到胡宗庆前些天找到我,我才晓得原来是国家计委副主任葛建德在幕后策划,精典地产对海粟海技控股……”周瑾玺说道,“具体怎么回事,也不大清楚,真要藏着什么猫腻,又怎么可能让事外人知道?虽然你们谢家与精典地产在海州有着密切地合作,但是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想必也不可能让那个女人主动吐露出来……” “胡宗庆找你做什么?”谢剑南到建邺原来没有打算与林雪见面,总觉得那个女人的眼神有着啃噬人的**在里头,与她妖艳的外表很不谐调。 “肖明建与胡宗庆支持软件产业园,罗君的态度模棱两可---对不是他亲自推动的项目,罗君的态度总是模棱两可,干成了,有他一份功劳,干砸了,也与他没什么干系;王维均的态度就有些消极,希望能再研究一下。王维均在市里的地位低,毕竟在高新区大权在握,软件产业园始终绕不过王维均,特别是王维均如此的态度,让其他常委也多少有些迟疑,不大肯表态,这大概是肖明建、胡宗庆他们今天对三星比较热切的原因吧,三星在建邺投资的研究中心也包括软件产品的开发吧?”周瑾玺笑了笑,说道,“这时候,我们这些废人总算能派上些用场……” 谢剑南明白了,在态势暧昧不明时,学术界的声音就可以用来造势。他问道:“大舅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软件产业园项目?” “是有些大而不当,”周瑾玺在外甥面前没有什么好讳言的,又笑着说道。“但是。规模小了,与锦湖的橡树园计划相比都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肖明建、胡宗庆费那么大劲跳出来蹦达做什么?” 这一切不过是好大喜功罢了。谢剑南心里想着。 周瑾玺又说道:“文章还没有来得及帮他们写,资料还在我这里。你有兴趣晚上可以抽空看一下……” 德尔法西站在希尔顿大酒店二十八层的豪华套间书房里,这是他在中国临时的工作间。 透明地落地窗外就是这座城市欣欣向荣地夜晚,璀璨若繁星的街灯像光带一些横卧在楼前,中间还缀饰着灯红酒绿的奢靡气息。 德尔法西拿着红酒杯,朝着他在中国地同事周正青举起来。大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到中国来,他妈的感觉过来晚了,没想到这个国家竟然在这个领域还能有给人惊喜地东西……” 德仪中国区总裁周正青微微一笑,不晓得德尔法西的汉语在哪里、跟谁学的,国骂的咬字尤其得其中的三味。 锦湖提前一个月就提供MP3硬件播放器地一些技术资料。但是直到德尔法西到中国之后,才提供样机给他们。每天用过晚餐之后还要回房间拆解锦湖的样机,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好差事。坐上管理岗位之后,手里的技术活未免就放松掉了,说实话还不如从北京直接调两名工程师干这活合适,又不能在德尔法西面前流露这种念头,只有硬着头皮与德尔法西还有德尔法西从总部带过来的技术人员一起拆解分析样机技术。 在紫檀木地大书桌上,零零散散的摆了许多电子元器件。 “锦湖向我们购卖数字手机技术的余款还差一半才付清呢,他们今年却往ESS投入近亿美元的资金。安吉伯那家伙早就说锦湖是一家野心勃勃的企业。安吉伯这家伙看问题一向很准,真他妈的糟糕。这次又让他说中了,”德尔法西像持红酒杯那样的拿起桌上的一枚电子元件凑到眼前似乎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完美的双芯片硬件架构,就算我手下那班兔崽子来干,也不会比这更完美。不得不承认,锦湖总是给人意外地惊喜。” 旁人很难理解德尔法西为什么会对一枚电路板会有如此痴迷地眼神,技术出身的人总是能发现一般人无法发现地单纯的美。 单纯从外观来看,桌上还有一只没有给拆解的播放器似乎更符合人的审美观点,女人娇小手掌大小的乳白色长方形机壳,蓝色背光的显示屏大约占到四分之一的正面,五枚条形凸出的功能按键呈环形分布。锦湖从爱达i19手机开始在工艺设计方面就给人惊艳的感觉,这款MP3硬件播放器的外观设计一样的简约而近似完美,周正青拿同样色系的耳机塞到耳朵里,堪与CD媲美的音质,这说明锦湖在音频解码方面的技术已经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准。陈信生选择去锦湖,看来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啊,就是这样,你手里拿着这个,还差一只斟满红酒的玻璃杯,”德尔法西将手里的高脚杯塞到周正青手里,拉着周正青站起来,“你应该跟着音乐轻轻摇摆……”又皱着眉头看着周正青,似乎有些地方不对劲,“你给人的印象太古板了,我要是那个小子,一定不希望你来给这款对音响市场有着划时代意义的电子产品代言……”“我又没有这想法……”周正青抱怨的说道。 德尔法西对周正青的抱怨视若无睹,将MP3硬件播放器与红酒杯从他手里夺过来,朝着坐在一旁娇小美丽的秘书说道:“你过来帮帮忙,将头发弄得再凌乱一些,要有点街头少女的感觉……跟着音乐摇摆起来……” “就这么一款可以直接从计算机下载音乐来听的电子产品,就应该是这种形象问世,”德尔法西又回过头来问周正青,“我是不是该主动跟锦湖要一些广告咨询费?” 周正青无奈的笑了起来,跟德尔法西说道:“要是张恪或者陈信生在这里,你还这么兴奋。对我们的谈判可是很不利啊……”以前还真是没有见到德尔法西兴奋得忘形的时候。德尔法西给人的印象总是过于一本正经。锦湖的这个玩艺儿真是击中他的命门了,才让他稍有些失常。换作斯高柏地艾默如此表现就再正常不过,不晓得陈信生与德尔法西在德仪总裁共事地那段简短时间。有没有机会看到德尔法西此时的另一面。 “不要这么一本正经,陈信生年初选择离开德仪。多少人希望看到他会因此而感觉后悔莫及,我不否认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事实证明陈信生地眼光并不差,”德尔法西似乎一点都不想掩饰自己的心彻底地给锦湖开发出来的MP3硬件播放器俘获去了,神情兴奋的说道。“不否认这是一款非常伟大的电子产品,但是一家在技术上很不受重视的公司能有如此杰作,这本身不是更精彩吗?好吧,我们来好好地想一想,我们有什么东西是锦湖迫切希望得到的……” 见德尔法西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周正青自然不会扫他的兴,这只会让锦湖在谈判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但是比起能共同参与一款伟大地电子产品的问世,在谈判中稍微吃点亏,似乎并不是什么需要一直挂在心上的事情。 陈信生与苏津东、丁槐、肖晋成等人这些天在建邺为了谈判方面,也一并住进希尔顿大酒店,就住在德尔法西一行人的楼下,他们自然不晓得德尔法西在楼上兴奋的反应。 丁槐还有些担忧的说道:“一枚多媒体应用领域的专用型微处理器在消费类电子产业的应用前景广阔,不晓得德仪这次会不会轻易松口?” 陈信生更自信一些。他说道:“我们要求并不高。在多媒体应用领域的专用型微处理器目前还没有发展到非常专业地地步,技术来源也不是仅仅就德仪一家。我们甚至还要先从ARM公司先获得ARM微处理器基本架构地授权,才能构成完整的技术授权……比起未来MP3播放器庞大地硬件市场,德仪其实付出的并不多。但是除了德仪,我们这时候在硬件架构上找不到更合适的合作对象了……” “或许再有三五年的时间,我们可以对德仪要求更多,”肖晋成说道,“可惜等不了三五年的时间……” “就算等三五年,德仪也是不多的选择对象之一,谈判就是这样,大家都会觉得吃亏,偏偏恪少看得开,放着德尔法西不管,与艾默出去喝花酒了。”苏津东笑着说。 谁都晓得此时的斯高柏对锦湖说来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在MP3硬件播放器的产品技术领域,锦湖可以在欧美找到更多合适的合作对象,只要获得德仪在硬件架构上的支持,锦湖可以授权更多的电子厂商生产MP3硬件播放器。 斯高柏既不是最合适的一家,也不会是唯一的一家。 当然,只要斯高柏能答应锦湖的合作条件,可以为后来者提供一个合作的标准。 李在洙能意识到锦湖在日本的子公司收购网上音乐商店、又与德仪、斯高柏三方高层在建邺密切接触极可能是为推出新的数字音频产品在秘密磋商做些准备工作,这是因为三星电子旗下也有人提出相类似的产品设想。提案被隔置了四个月之久,这可能是极为关键的四个月,李在洙追查到韩国总部,才晓得提案递交人竟然列入下个月的裁员名单之中。李在洙不得不将报告直接递交到他叔叔李健熙那里,三星电子还缺乏拿得出手的音频音响产品,要是让这样的人才从三星流失出去,绝对无法估量的损失。 国内的媒体却总是在追逐表面性的新闻,谁能注意到静伏平静海面下波涛汹涌的潜流? 元旦前夕的午夜钟声敲过,一般人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怎样悄无声息的变化? 人们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新闻联播后,等着天气预报时的最初5秒钟将看不到熟悉了一年的科王碟机广告,香雪海变频冰箱却首次出现在央视的荧屏上。 为了这则广告,科王前后支付了三亿五千万的巨额,咬着牙苦苦支撑下来,香雪海花费的代价甚至都不到科王的一半,这本身就是足得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对于当事者来说却有着别人尝不到的苦涩。 就在九八年元旦前夕,爱达集团发给电子工业部的信函中以爱达电子从五月香港证券市场借款上市、实际从爱达集团脱离出去为由,要求电子工业部在统计九七年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经济数据时,将四月之后爱达电子的碟机业务营收从爱达集团总营收数据中剔除出去,爱达集团绝不会以虚假的数据欺骗公众。 剔除了四月之后的碟机业务数据,爱达集团九七年的产品销售收入只有三十亿,比九六年大幅下降25%。 元旦是国内法定的假日,很多人却无法享受法定的假期。 张恪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显示的最新做出来的集团营收数据,抬头问陈信生:“这个数据会不会比较让某些人满意?” “科王九七年营业收入为二十六亿,新元营业收入为十二亿,三十亿的确不会太起眼,可能要落到三十名之外。不过其他数据呢,盈利能力、创新投入、申请专利数量,这些数据是不是也要现编?”陈信生问道。 苏津东笑着说:“三十亿的营收,将元器件产生的利润归入锦湖研究院,但是产品销售上产生的十亿净利,这个数据拿出去似乎有些不妥吧?就算摒除海外的研发投入,国内的研发投入加上橡树园今年的投资也要超过十个亿,这个数据拿出去,似乎也有些不妥……” “感觉今年赚了很多钱,原来花出去更多的钱,”张恪笑着叹气,一点都没有惋惜的样子,说道,“我想电子工业部这几届不会采纳这些数据作为评判指标的,就不要去管他好了。也不是电子工业部不愿意,他们是没有这个脸将创新投入、申请专利数量等数据作为评判的指标……”想想也真是可笑,去年上榜的电子百强企业,整个九七年申请专利的企业竟然占不到两成。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