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782章 楔入计划

第782章 楔入计划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9:09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16
晚晴中午之前就接芷彤乘飞机回海州了,张恪中午到徐学平家吃饭,这样两人就错开,不需要在徐学平家见面。张恪还特意将翟丹青捎上,介绍翟丹青给徐学平、周淑惠夫妇认识。 “晚晴刚带着芷彤乘飞机回海州去,这时候都还没有到海州降落呢,你要是早些时间过来,就能看到芷彤了,芷彤都在抱怨好些日子没看到你了。”周淑惠帮他们倒茶,絮絮叨叨的跟张恪说着话。 “最近也要抽时间回一趟海州的,到时就能看到芷彤了。”张恪说道。 “小翟啊,你不晓得,当初幸亏小恪,才将芷彤的小命从车轮下给抢出来,她爸爸就没有那么好运,”周淑惠也坐下来,端起茶跟翟丹青拉家常,“也亏芷彤她妈了,赚了那么多钱,再找人家就不容易了。” 翟丹青含笑听着周淑惠拉家常,心里盘算谢晚晴个人名下的资产可以说是中国最富裕的女人了,像她今天的地位与财富,再找人家的确不容易,也根本不需要再找人家,就是不清楚张恪何时将如此美丽又有风情的未亡人沾染得手,听周淑惠唠起当年往事,心想谁要是在那样的时刻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又即将给毁灭的东西千钧一发的给拯救出来,心房都会轻易的失陷吧!又想起卫兰那个傻丫头来,竟然还有着蛾扑火的心思。 “都快中午了。还在这里唠叨,小恪与客人还等着吃中饭呢。”徐学平说道,“小恪领着人过来又不是来听你这些地话。” “好好好。不耽搁你们谈正事……”周淑惠手撑着腰站起来进厨房与保姆一起准备中饭。 翟丹青听徐学平夫妇两人唤张恪亲昵的语气,心想他们都要融为一家人了,不晓得徐学平夫妇知道谢晚晴与张恪之间的禁忌之恋会说什么。 “小恪身边是需要有个细心、有能力地人照顾。”徐学平早知道翟丹青的事迹,可以说是畸形的官场催生出翟丹青独特地魅力。对她并无成见,邀她一起到书房里坐下,“锦湖所涉及到的领域还是颇为广泛地,要做好这个工作,还是有一些困难的。” “希望能够适应不用给恪少炒了鱿鱼才好。”翟丹青笑着说。她对徐学平是充满敬意的,不仅仅锦湖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了徐学平的声望。主要还是徐学平在东海任职期间确确实实为东海做了许多实事。对于许多人来说,六十二三岁还不是一个苍老地年纪,晚年丧子的徐学平两鬓斑白,神色困顿而疲倦,显得尤其地苍老。 “呵呵,”徐学平微微一笑,说道,“小恪他看人还是有一套的,听说你要读东大的工商管理硕士,想必对经济也有自己的看法。等会儿就要多听你意见了。” 看到徐学平苍老憔悴且疲惫的模样。张恪心想或许彻底退下来是个更好的选择。去年深秋的北京会议上,徐学平依旧维持中央委员的党内地位。而没有像有些人所猜测那样彻底退居二线,甚至以副组长的身份领导国务院经济清查小组对各省市国投公司进行清查。 张恪这次来见徐学平,主要是他每回经过北京都要尽可能抽空来看望徐学平夫妇,另一方面是要跟徐学平讨论亚洲经济形势会在未来半年时间里再度恶化的事情,不仅香港方面,国内还要为此做些准备。 “广东省国投目前查出二百二十亿地坏账窟窿,这还仅仅是当下查出来地,最终的窟窿可能将超过三百亿,”徐学平从书架里拿出几份资料放到书桌上,声音低沉、痛心疾首地说道,“江南的省国投目前查出来的窟窿已经接近百亿,是江南两年省级政财收入的总和,最终的数字可能更恐怖。这些都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海水之下的冰山到底有多庞大,还不得而知。三十个省市自治区,整个窟窿有多大,两千亿亦或四千亿亦或更大?事前谁都没有注意到会有这么大的窟窿,关键是窟窿要怎么填?都要中央财政补贴,就很可能将中央财政给拖垮……” “外汇储备貌似很多,但是中央真要堵这个窟窿,就要消耗大量的外汇储备,还不一定就会有效果。我看中央应该下决心,让各省市自行解决,还不行的话……那些国投都是按照当代公司制度成立的,还不行的话,就按照当代公司制度实行破产;烂摊子不应该都集中到中央来。” “叶臻民的那篇文章,我看过了,现在他在国内的影响力这么大,他的意见很受重视,国务院已经开始警惕亚洲金融风暴会卷土重来。另外,叶臻民一直兼任着香港中联办副主任的头衔,这说明中央一直都对亚洲金融风暴卷土重来始终保持警惕。”徐学平说道,“中央也的确要捂紧钱袋子……另外,今天经济的下滑已成定局,但是要保持稳定的发展,就需要中央拿出更多更有效的措施出来。” 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赵济东提出许多刺激经济的方案,其中一项就是可以将房地产业当成支柱产业来发展。这种种措施在赵济东上台之后会迅速推行,留下来的时间也不会太多的。 “这些事情大概你想起来也会头疼吧,”徐学平笑着说,“先将这个话题放到一边,锦湖眼下的进展如何?” “一切还如意吧,但也不是特别的如意,我相信不久之后,组建信息产业部,原邮电部与电子工业部的内耗就将消失,成为强有力的实权部门,华夏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也将会凌驾于其他国内电子企业之上。锦湖也要匍匐在他们地膝下。” “你可不是这么悲观的人,”徐学平笑着说道,“你是从易云飞那里知道将组建华夏电子信息产业集团的消息地?这首先要邮电部电信业务与电子工业部合并才能实现。但是一旦合并,华夏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所拥有的规模将是相当惊人的,锦湖或许在国内也会遇到些障碍吧。易云飞有些事情不能跟你说透。我来说也无妨,耿重阳执掌信息产业部地可能性最大。他近来与葛建德的联系密切些,真要组建华夏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他可能会推荐用葛建德……” “要是如此,那就是对锦湖最不利地组合了。”张恪料到葛建德多半会在未来信息产业部窃居高位,耿重阳想要如愿以偿的登上信息产业部部长的宝座。的确需要跟些实权人物达成某种程度的默契才行,这地确是很头疼的问题。只能无奈地笑着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无非如此。” 吃过中饭从徐学平家里出来,坐上车,翟丹青瞄着张恪轮廓分明的侧脸,这么一张年轻的脸,眉头皱着有如山崖陡立。从昨天见叶臻民到今天见徐学平,讨论的都是宏观经济上的事情,翟丹青却很容易想到谢晚晴在张恪身下承欢的情形,心臆间流淌着异样的情绪。还想起年前在天云山温湖岛上给张恪撞破赤身**的惊慌。都是这些年从未有过来的情绪。翟丹青微微摇了摇头,想要将这些念头从脑海里驱赶出去;作为一名合格的助理。是不该探寻老板私生活上地秘密地。她能坦然从容的戳破谢晚晴心中地秘密,但是在张恪面前却不大敢太放肆。 “你在想什么?”张恪看到翟丹青在微微摇头。 “没想什么,”翟丹青避开张恪的眼睛,“只是觉得对锦湖了解还不够……” “是吗?”张恪问道,还想多聊几句,北京分公司就赶到了。 位于海淀中路的北京分公司所在地里,北京分公司将召开记者会,陈信生将在记者会上公布爱达新手机的信息以及上市的时间。 这次公布的新手机只是i08、i19两款手机的升级产品,一经推出即将停止老款的i08、i19手机上市销售,原计划就不想闹出多大的动静,恰好陈信生在北京,就让他在记者会上出面宣布消息。目前国内手机品种单一,主要是功能单一造成的,张恪宁可推出i19的升级版式来维持其高端手机的形象,也不想一下子推出太多款型的新手机,许多时候还要看竞争对手的反应。 船帆型的独立楼标在海淀中路上格外的抢眼,司机将轿车一直开进员工转用的停车场。张恪与翟丹青走出停车场进大厅,看到联信南方公司的总经理周兴东正在前面走,与他并肩而行的还有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周兴东回头看到张恪、翟丹青从后面走过来,微微一怔,但是很快又摆过头去,低头跟身边的青年悄声说着话,就独自转身走出去了。 “他不会看到我们才离开的吧?”翟丹青诧异的问,因为数字手机技术促进协会的事情,她与周兴东见过两次面,初见面他还对自己有着兴趣盎然的热络,一听是自己代表锦湖出席协会的理事会议,立即就给阉割似的躲得远远的,看来锦湖还真给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啊。 “呵呵,人生最爽快的成就不就是让你的敌人看到你就远远躲开?”张恪笑了起来,“没想到他也在北京,大概是过来看我们会在记者会上公布什么新玩艺儿。可惜啊,即使他来了也会失望的,锦湖目前盯住摩托罗托、爱立信、三星等竞争对手的新品策略,怎么可能会受联信、联讯以及东兴的影响呢?”乘电梯到顶层,那里有张恪独立的办公室,虽然他人不常到北京来,但是分公司这边还是替他准备着。张恪与翟丹青进了办公室,许鸿伯与叶建斌很早就在这里等他。叶建斌瞥眼看着翟丹青,又歪头跟张恪笑着说:“你小子就不怕遭人忌恨?跑那里都带着美人儿在身边。” “谁能比叶大少家里有个能让叶大少冒充正人君子地贤妻呢?”翟丹青笑着说。 张恪摊手朝叶建斌笑了笑:“羡慕是羡慕不来了,要不我让丹青给你当助理。看丁姐这次会不会有激反应?” 叶建斌拿起身边的茶杯作势要朝张恪丢去,他不是羡慕翟丹青,而是羡慕唐婧与许思在香港见面竟然没有操起菜刀大打出手。 许鸿伯眯起眼睛打量翟丹青。那眼神似能钻进人的心里去,有着给搜肠刮肚给看透地感觉。翟丹青也是心虚的避开许鸿伯的眼神,只说道:“我给许老师、叶大少添茶水去。” 陈信生片刻之后上来,张恪就随口问了一声:“记者会地情况还好吧?”也没有等陈信生回答,就请陈信生到一旁的沙发上一起坐下来,他对记者会上公布改进型新手机地事情不大关心。直接说到正题,“谢家与嘉信电子联合在金山筹备电子工业制造基地。这件事本不足为虑,但是看这两个月的趋势,他们与三星的关系越来越密集,而且我们也知道,三星会在近年内将其全球制造基地悉数迁移到国内来,如果任局势这么发展下去,三星可能会选择金山作为他们的主要迁移地。我昨天还听到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就是耿重阳可能会在邮电部、电子工业部重组之后积极推动部委所属地电子企业的重组,规模会比较庞大,就目前所知道。耿重阳地计划里肯定要将联信、联讯、东兴这三家企业捆绑到一块去。可能整合成一家副部级甚至正部级的超大型国有电子企业。” “看来还真是不能算太好的消息,”陈信生摇头笑了笑。“锦湖去年之所以能这么成功的运作几个项目,可以说是在邮电部与电子工业部,是在联信与联讯、东兴的缝隙里折腾。重组之后,在耿重阳的铁腕之下,只怕电信与联通这两家运营商之间的矛盾都会暂时给遮蔽住,想要迫使未来的信息产业部在产业政策上做出让步几乎不再可能了。” “要考虑长远,但不能因为考虑太多就束手束脚,新光的营林计划在东南受阻,我在考虑,橡树园第一个分园是不是可以先设在金山?”张恪说道。 “楔进去的策略好,不仅要在嘉信电子、嘉信地产获得话语权来间接影响金山市电子工业制造基地地发展,”许鸿伯点点头,说道,“将橡树园分园首先选择建成金山,也是要楔进去,至少不能让金山市、江南省形成针对锦湖地铁板一块。” “楔入金山还是晚了一些,”张恪说道,“周瑾瑜可是我们的大对头,她都在金山出任市委书记了,我们再进金山受钳制是必然地,还好只是先设立一个研发机构,难度会少一些……至于如何在嘉信电子、嘉信地产获得话语权,我们可以先虚张声势,动用越秀、爱达电子的部分资金少量增持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海外账户里资金也要动用起来,要给葛明信、葛荫均父子造成我们不顾一切要争夺控制权的假象,迫使他们抢在我们前面增持股票,消耗嘉信集团的现金流,然后再静待局势变化。” 此时正值港股反弹期,静待局势变化,不是说形势会变得更加好,而是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出来之后,人们会陡然发觉亚洲金融风暴对实体经济的损害会如此之剧,证券、金融市会再度恶化。迫使嘉信集团在高位时大量增持嘉信地产、嘉信电子的股票以保证两家公司的控股权在他们手里,一旦局势恶化而嘉信集团的现金流枯竭,嘉信集团就会处于更危险的境内----张恪就是要诱使他们走上更危险的道路,才有更多的方式压制、攻击他们。张恪还在北京滞留了一天,直到2月13日,东海大学新学期报名的最后一天,才与翟丹青离开北京匆忙赶回建邺。 赶回建邺,张恪没有到其他地方耽搁,而是最先赶回国商院办理注册手续。这学期不用交什么费用,到年级办公室打声招呼,就算报名注册了,推开门看见年级办公室里,除了其他最后赶来报到的学生之外,就席若琳与其他两名主任助理在,没有看到魏东强的身影,与席若琳招了招手,让她看到自己已经到学校,便要退出去。 “哎,”席若琳喊住张恪,让他在门口等自己一下,将报名用的册子推给办公桌对面的另一名主任助理万啸,就朝张恪走了过来,与张恪一边下楼梯一边说道,“你知不知道,魏东强从这学期起就不再担任国商院九七级的年级主任了……” 对此张恪只是唏嘘一声,没有什么话要说,侧头看着席若琳:“是吗,我还是听你说起,他离开东大了吗?” “他没有走,给调到后勤公司当办事员了,还以为你知道呢。”:昨天更新较少,先更五千字求月票!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