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793章 出口恶气

第793章 出口恶气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9:33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17
在赵有伦的极力邀请下,张恪与叶建斌答应随赵有伦去金山国际会展中心走一走,那里是电子产业发展论坛的主会场。 金山的城市建设要落后于建邺,跟惠山相比还有些差距,新落成的国际会展中心由五座大型会展建筑构成,座落在金山市城西的郊区,五座会展建筑环抱着一座数万平方米的中心广场,气派非凡。 赵有伦特意让车开到会展中心南边的一座百十米高的山上,站在山顶的观景台凭栏往下看,视觉上的感触要更强烈一些,可惜山的北面,除了这座气派非凡的会展中心之外,周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了,还零零散散的散落着一些没有拆迁的民居,除此之外,在会展中心的东边有一处正施工中的大型工地,再往东略过一些民居就是金山市的主城区了。 “这里将是金山市新城区的中心,市委、市政府以及下属的行政机构都要从交通拥挤的城中区迁出来,”赵有伦跟张恪介绍会展中心周边新城区的规划蓝图,有着指点江山的气概,他指着东面那处正施工中的大型工地,说道,“那里就是新的市政大楼及广场工程……这个项目早就由我的前任提出来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拖着没有去实施,我心里就想,新城区要吸引开发商过来的投资,光有这会展中心还不够,开发商的眼睛都盯着新市政大楼的建设,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将新市政大楼先建起来,这才有今天的进度……” 以规模的行政机构迁移来聚集新城区的人气,以此促进新城区的地产投资,拉动新城区土地价格、房产价格急速上升,这不过今后十年国内城市建设的惯用伎俩罢了,张恪对此不予置评。十分有耐心地当一名倾听者。倾听赵有伦抒发他担任金山市长之后地抱负。叶建斌偶尔会插几句话。身为世纪锦湖地大股东、对地产投资有着极浓厚兴趣的他,自然喜欢在城市建设上有大手笔、有大气魄的官员。 站在山顶,转身往南远眺,能看见正泰集团与嘉信电子联合投资并推动的电子工业制造基地项目的工地。浑浊浩荡地饮马河就以青山为笔书写的“一捺”横亘在工地与规划中的新城区之间,饮马河的西南是金山的高新区。东北是新城区,有座新建的公路大桥连接着饮马河的两岸土地。这座山不够高,加上前方有连伏不定的山岭挡着,更远处地金山湖只能看到黄绿间染的一片水天之色。 张恪指着那边的工地,问赵有伦:“金山软件产业园地选址也在那边?” “在电子园的北面,与电子园紧挨着,过一段时间就动工了,”赵有伦点点头。说道,“那里是刚并入高新区的土地,与规划中的新城区紧挨着。锦湖若能近期内决定投资金山,可以在河边拿一块地……” 张恪目光凝着横亘在大地怀抱里的饮马河,没有说什么,叶建斌在一旁小声跟周游说话:“河水的颜色有些不大对劲……” 浊黄的河面上泛着一片片的白色浮沫,饮马河上游有企业在肆无忌惮的排污。 张恪想看赵有伦听了叶建斌这话会有什么反应,转头看去,赵有伦正看向来时的坡道,有四部轿车正沿着坡度不大地泥路开过来。那四部车驶到近处才注意到山上有人,在离张恪他们还有四五十米地地方停下来,周瑾瑜、葛建德、谢汉靖、葛明信、林雪等人依次下车来。 张恪当然能明白周瑾瑜为什么要带着人到这山岗上来。谁掌握着一座城市。都会有向外人炫耀与描绘未来发展蓝图的心思。对于市委书记或市长而言。这座城市大概就是他们最奢华地画板了,又不是什么羞于见人的心思。可惜同一张画板要给两个心思各异、争着拿画笔的人去画。 肮脏的官场或许充满着尔虞我诈、阴谋算计、勾心半角。当面撕破脸的情形倒是少见,周瑾瑜看到赵有伦陪同张恪站在山顶,虽然离四五十米就下了车,下车后还是朝这边走来,远远的就喊:“赵市长也带着客人过来看新城区的发展规划啊?那正好,我身边这几位客人,也劳烦赵市长您再费神给他们讲解一下。” 赵有伦听了周瑾瑜貌似请求、实际指使的话,心里隐有不快,没有表现在脸上,脸上还堆出笑容来,往前迎了几步,说道:“今后的新城区建设,周书记你是总策划人、总设计师,我来讲解不是喧宾夺主吗?” 周瑾瑜脸色略沉,说道:“那你先说,我来补充好了。” 张恪站在原地听了他们这两三句对话,只是淡淡一笑,心想周瑾瑜还是颐指气使、事事想压人一头的脾气。在惠山时,她是市长,赵阳是市委书记,就是这样,她的脾气已经很让赵阳头疼了;在金山,她是书记,赵有伦是市长,真有赵有伦好受的。 眼看赵有伦下不了台面,旁边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肖为军想要站出来打圆场,没想到张恪在他身后眉头一扬,轻笑着说:“刚才听赵市长说了很久,正想听周书记您补充呢!”摆出一付洗耳恭的模样微侧着脑袋。 周瑾瑜看到赵有伦陪同锦湖众人在山顶,心中就有些不悦,再让张恪一撩拨,胸臆间的气血翻涌,目光跟刀子似的剐过来,看到张恪脸上貌似无辜的微笑,又不能真的就当场发作。 赵有伦倒是心情大好,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他做好跟这个蛮婆子长期抗战的准备,当然清楚锦湖与谢家之间难以化解的恩怨,不过也没有想到张恪撩拨人的功夫倒是了得,也不吭声说话,只是冷眼旁观周瑾瑜会不会真要补充的说两句。 叶建斌、周游听了这话解气。翟丹青站在张恪身边,看着他脸上无辜的浅笑,双手抱在胸前,一手抬起托着下颔。一根手指压着粉润的嘴唇。压抑着笑意;只有许鸿伯颇为无奈的摇头: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张恪这模样是硬跟对方杠上了。 别人都想不到,这时候会是谢汉靖站出来化解双方地势若水火地对峙,他拾步走到山顶,看着张恪说道:“恪少这么关心金山市新城区地建设规划,是有意来金山投资喽?” 张恪手插在皮夹克的外兜里。看着谢汉靖,说道:“或许吧,不过站在这里看风景倒也不错,就是饮马河河水的颜色怪异了些……” 仅仅赵有伦在场,顾及到赵有伦的颜面,张恪不会直接说破饮马河与金山湖的污染现状,但是周瑾瑜也一并过来了,就没有那么多地顾忌了。身为金山的市委书记、市长,这种事总要他们担待的。 饮马河浊黄中泛着白沫的河水刺眼的横亘在面前,离河道这么远。空气里也若隐若现的漂着刺激的味道,谢汉靖微微蹙眉头。周瑾瑜听了也微微蹙眉,她蹙眉是因为觉得张恪这时候指出饮马河污染的问题既蛮横又多管闲事,倒也后悔没有安排好,至少让上游排污地几家厂这几天克制一下。 赵有伦说道:“上游是有几家厂子会时不时的偷排……”光天化日之下,这哪里是“偷排”?他如此说无非也是掩耳盗铃罢了,回头跟他的秘书长解珍华说道,“你通知环保局派人过去看一看,到底是哪几家厂子在偷排。” 张恪笑了起来,说道:“晨曦纸业就在饮马河地上游金山湖边。我旗下的新光纸业想要进入江南的市场。晨曦纸业可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我倒是很期待赵市长能派人狠狠的查一查他们的排污问题。” 有经验的人看河水的颜色就知道是有工厂在排放未达标的制浆工业废水。但是作为江南省最大的、旗下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地纸业集团,晨曦纸业地排污问题一直持续到十年之后都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新光纸业地营林工作推进到江南省受阻,有很多复杂的因素,但绝对也包含了晨曦纸业的因素。新光纸业推动的是林纸一体化的大工业体系,一旦让新光纸业布局完成,晨曦纸业在新光面前的竞争力就很显得很弱小而可怜。 张恪说的这么直白,赵有伦、周瑾瑜倒不好接话了,无论是周瑾瑜也好,赵有伦也好,都没有足够的勇气与决心在自己根基未稳的时候拿环保问题卡住让年营收接近三十亿、每年上缴利税六七亿的大型国有企业晨曦纸业停产整顿。 周瑾瑜她们自然再没有在山岗上指点江山的兴趣,很快就又沿原路下山了,在此过程当中,计委副主任、信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葛建德倒没有吭声。张恪注意到他与林雪的眼神皆是不善,王海粟与他们站在一起,眼神闪烁。 快到下午会场开放的时间,赵有伦、陈信生等人还要赶到山脚下的会展中心参加下午的活动。 张恪要避开媒体记者的目光,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与陈信生、赵有伦或周瑾瑜这些能吸引众人目光的公众人物公然走得太近,他没有跟赵有伦、陈信生他们一起去会议现场,提出在新城区、高新城附近转一转。 等赵有伦与陈信生等人离开,张恪在周游、许鸿伯等人的陪同下,乘车赶到饮马河边,站在河边,河水里传出来的味道更刺鼻一些。 周游说道:“像晨曦纸业这么大的生产规模,要想排水达标,每年投入的治污成本少说也要六千万……他们这样光明正大的排污,给环保局处罚能有多少?顶天每年给罚一两千万,大家都会算这笔经济账。各地的环保局都在搞创收,环保局大概也在支持他们一直这么排下去吧。我们的营林工作在江南省受阻,也与晨曦纸业有很大的关系。” 许鸿伯说道:“作为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本来就是培育中高级官员的温床,也使晨曦纸业与地方官场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关联,江南省副省长叶祝同、安顺市市长江钟平等多名江南省内的实权人物都是出身晨曦纸业……” 张恪微微叹了一口气,抿着嘴抬头看着天空偏斜的白日,又垂下头笑着说:“还是当名纨绔子弟容易些。” “是啊。要容易多了。”许鸿伯笑着应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不选择一条艰难地道路去走,锦湖也不可能有今天地模样,但是走到这一步,锦湖也必须选择一条艰难地道路去走。才能真正的将局面走开……这么说,也有些天将降大任的意味吧?” 张恪笑了笑,低头沿着河堤往东南走去,心里盘旋着“天将降大任”这句话,莫明其妙的重回九四年,总不至于只是为了做一个纨绔子弟吧?前方到底有怎么的宿命在等候自己?考虑这些问题,多少有些沉重,却是一直以来都盘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地疑惑。 沿河岸走了许多。河水里传来的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都能看见晨曦纸业厂房的影子,张恪站住脚。看着脚下在泛黄的河水,张恪转过身,对众人说道:“我们去会展看看……下午不是有葛建德的发言吗?倒要看看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两部车都跟在后面,张恪他们下了河堤钻进车,转眼就赶到会展中心。张恪他们没有入场证,还是打电话请赵有伦的秘书陈明帆出来领他们进去,正赶上葛建德在台上发言。 张恪他们走进会场的时候,葛建德脸上微有诧异,演讲稍稍停了两三秒钟,惹得会场里地列席代表都回头看过来。都有好些熟人看到张恪出现在会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张恪与翟丹青笑着说:“葛建德或许以为我们是专程来听他发言。不要给他太多的压力才好……要不你抛个媚眼上去?要能让葛建德在台上出丑,今天晚饭我请你。” “去。我地媚眼就这么廉价?”翟丹青笑眸横了张恪一眼,顾盼间风情无端,让张恪赶紧坐位子上去。 葛建德也就停顿了片刻,又继续他刚才的演讲: “……随着信息化建设的发展,对各行各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人们在建设过程中也在不断的探索与探讨:如何让信息化与自己所处的行业更融洽的接合起来?我国电子政务建设才起步不久,除了初期的网络建设与简单的信息发布之外,我们还要达成有效整合政府内外部资源为主体、政府监管能力和服务水平获得提高的目标……目前在该技术领域处于前沿地产品对各种数据库和业务数据出现地异常情况分析和处理已经能让人感到满意了,如在建邺大数据量的实际处理中经过考验地金粟城市数据中心基础信息处理系统,就是技术处于前沿的产品……目前各地方相关职能部门都在加快信息化的步伐,同时对建设项目中的基础数据采集与整合相当重视,对于相应的系统软件提供商及其产品和服务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不仅要能胜任各种城市基础数据的采集和整合工作,有极高的数据质量,以后还可与城市数据中心的数据交换平台一起捆绑使用,具有很强的环境适应性以及灵活的功能扩展性。从而帮助政府部门建立统一的数据中心,使各地区各部门的业务数据能有规范的互联互通……” “还以为他要为华夏电子信息产业集团的组建造势呢,没想到还是一心扑在软件产业园上……”叶建斌低声说道。 金粟就是金鼎与海粟的合称,所谓的“城市数据中心基础信息处理系统”其实主要还是金鼎的技术。王海粟拿出软件产业园的立项策划之后,葛建德、林雪、胡宗庆等人就决定以海粟科技为核心运营相关项目,将中科院软件研究所以及东海省科技厅下属的实力最强的软件集团金鼎科技的部分技术资产与人力资源都以合资的名义并入海粟科技,将海粟科技从一家所有员工人数都不满二十的小公司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硬生生的吹肥成东海地区最具实力的软件公司。“金粟城市数据中基础信息处理系统”自然也就成了海粟科技当前的拳头产品,在胡宗庆等人的运作下,在肖明建的支持,该信息处理系统运用于建邺市的电子政务工程建设。 该系统建邺市还正在调试中,对于具体的性能,张恪手头还没有相关的评测报告,葛建德这时候谈电子政务、谈城市数据中心基础信息处理系统,自然是为软件产业园造势,毕竟软件产业园的运营不可能完全建在没有一点基础的空中楼阁之中,而电子政务系统恰好又是下一个软件市场的热点。 海粟科技若能将两省主要地市的电子政务工程拿到手,倒是能支撑住一段时间,不用担心在软件产业园建成之前就给被人戳破老底。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