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盗香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19:53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22
夜里与罗君、王维均、姚文盛等人一起用餐,用餐后还寻了一处咖啡厅聊了许久。 虽然有三五小丑跳出来蹦达,有心利用金山与建邺两座城市地域经济竞争的关系成事,张恪却更希望两座城市之间能够放弃成见,加强交流,促进经济的共同发展与繁荣。两座重要城市搞对立,不利于小江流域的整体经济繁荣是肯定的,对建邺的发展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在咖啡厅里,张恪慎重其事的请罗君、王维均重新审视与金山的关系。 张恪想着夜里去找晚晴,就早早将傅俊他们打发走了。 从咖啡厅出来,张恪若是回学府巷就要与王维均同路,只能装作顺路的先开车将王维均送回家。与王维均在一起,说话要随便一些:“建邺与金山是既有竞争,加强交流之后又能相互促进。我看竞争,就与周瑾瑜竞争好了,能有机会削她的脸,也不会手软;加强交流互相促进的工作,可以跟江南的梁伟法省长、金山的赵有伦市长加强联系啊……” “你这是打击一帮人、拉拢一帮人的分化做法啊……”王维均摇头笑了笑,张恪会顾全大局,但针对怨家也不会心慈手软,在经济工作中支持梁伟法、赵有伦,实际上也可以利用这个打击到周瑾瑜。^^^^ 将王维均丢下车,张恪惦念着晚晴香艳地**。拐入岔道里,往青山公寓开去。 月朗星稀,天边还浮着几缕暗云,暗蓝色的天空静寂的覆盖在这座城市的上空。 与罗君、王维均他们讨论问题常常会忘了时间。夜都这么深了,晚晴应该已经入睡多时了吧?张恪手里有钥匙。不用将晚晴从睡梦中叫醒来给自己开门。 翟丹青一个人住在复式公寓,仿佛身居空旷地野地里,她不大喜欢这种感觉,就是在新芜,她喜欢住那种很狭窄、很紧凑的一室户公寓。享受孤独但也怕太寂寞地感觉。确定晚晴抵达海州见到三个小丫头之后,翟丹青才钻进被子里关灯睡觉,那时已经过午夜十二点了,渴睡得很,闭上眼就熟睡过去。 翟丹青没有听见张恪进门的动静,倒是张恪走到楼上的起居室无意撞到玻璃茶几时。她才陡然从梦中惊醒,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谢晚晴会忘了跟张恪联络这件事,除非张恪故意来占他的便宜,绝没有想到会是张恪摸黑进来,脑子里陡然闪过一个念头:有贼进屋了。 屋里进贼,最恰当的处置方式就是装睡让贼偷些财物离开,不过为了避免贼见色起心,还要拉着被子蒙着头脸装睡。 翟丹青听着隔壁起居室里簌簌作响地摸索声,摸黑将包里一把小刀拿出来握在手心里拉起被子蒙住头脸摒息宁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张恪摸着给玻璃几角撞疼的小腿。没听见房间里有动静,还以为晚晴睡得死沉,蹑手蹑脚的拧开房间的门,月光从玻璃窗外洒进来,张恪适应了黑暗里的微弱光线,只见轻薄地鸭绒被勾勒出妙曼诱人的曲线:晚晴竟然蒙着头在熟睡,张恪笑着摇了摇,看到恋人睡觉跟小女孩子似的,心里却十分的甜美。 女人有时候只需要露出简单抽象的线条就能让人**炽烈,特别是在暧昧幽明的月色之下。看着鸭绒被下的线条。能想象出被子里的绝色佳人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说不定什么东西都没有穿等着自己过来呢。这分想象就诱人之极。开始还担心闹醒晚晴呢,这时候哪里管得了太多?张恪将外套脱下,蹲到床尾,手探进被子轻轻握住光滑地脚踝,心里想着趁晚晴没有醒多玩玩她那双诱人的小腿,晚晴穿着睡裙真是方便,不晓得睡裙里有没有穿着内裤,这么想着,骨头都硬了三分。 脚踝给人捉住,翟丹青心里一紧,没想到进屋的贼竟然是个贪色的淫贼,她握紧手心的小刀,努力让身体放松下来,对待这种恶贼,她晓得体弱力微的自己只有一次出手制服淫贼的机会,所以要忍耐住。 张恪识女人再多,也不可能从同样柔滑的小腿肌肤上感觉到晚晴与翟丹青有什么不同,再说他也就目视过翟丹青的**,皮滑肉嫩看上去很是诱人,却没有拿手去感触过。在朦胧夜色中摸心爱女人柔滑的肌肤,真是极致地享受,忍不住要去轻轻去吻…… 翟丹青身子上地汗毛都立起来了,她哪里想到深夜进屋的淫贼竟是小腿癖地变态狂,感觉到他的舌尖在小腿内侧的肌肤上轻轻的打着旋,虽然心理很是厌恶,很想一脚将这淫贼踹开,身体里却有着痒痒的异感,翟丹青都怀疑自己会不会控制不了提前一刀扎过去。 只是这家伙头钻进被子里身体趴在床尾玩自己的小腿整个身子却很有耐心的不爬上来,翟丹青暗暗心急,她知道自己一动就会将这家伙惊退,起身一刀就扎中的可能性就不大,扎不中,那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这时候只能忍着让淫贼占些小便宜,还配合着曲起小腿让那家伙吻膝盖背面的腿窝窝。 不得不承认这淫贼还真是很温柔,要不是入室盗色,应该是个会让女人快活的家伙,翟丹青不得不东想西想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会让身体的异样感觉让自己变得焦躁不安。哦,这家伙头还埋在腿窝窝里下面,手却顺着膝盖内侧的肌肤往上游,是一根纤细修长的手指,翟丹青的心脏差点要跳出嗓子眼,绝不能让那家伙摸到那里,正打算跳起来一刀扎过去,那根手指在停私处还有两三寸的大腿根停了下来,感觉到这家伙是在拿手指肚子擦着大腿内侧的柔滑肌肤。^^ ^^ 翟丹青是有着正常身体感觉的女人,虽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握着刀的手心都渗出汗水,但是身体却不受大脑控制的起了反应,私处有着痒痕像细微的电流在流过,刺激得那里有些潮湿了。翟丹青又羞又急,但要冷静下来去感觉这淫贼身体的部位,脑子模拟着自己跳起来之后,这淫贼可能有的反应与动作,保证一刀下去就要让他失去反抗力,然后自己跳出来拿钥匙将房门反锁上报警…… 张恪可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嫩滑的肌肤细细的摸上去就让人有着极致的享受,只是闷在被子里有些热了,手停下来,将床尾的被子掀开来,透一口气。 翟丹青想暴起将刀刺出的计划不得不暂时中断下来,她能想象到这淫贼在月光下凝视着自己露出被子的一双腿的贪婪样。 暗蓝色的鸭绒被轻薄就像冬天的积雪覆盖在曼妙动人的身体上,勾勒出这世间最动人的曲线,修长大腿齐膝上十一二公分的位置暴露在被子外,微微曲着,在月光下,雪白粉嫩,没有一点瑕疵。就凝视着这一双美腿,张恪都觉得心脏有些发紧了,见晚晴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觉得这么玩倒很有情趣,又坐到床尾,嘴唇凑到大腿内侧的肌肤吻过去。 翟丹青都确认这家伙是有着恋腿癖的变态淫贼,感触到他湿滑的舌头在细微的电流一样在大腿内侧的肌肤上游走以及胡子茬的刺痒,心想再不动手就要出丑了,她都感觉到私处潮湿得厉害,绝不能让这淫贼知道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 这时候张恪又将被子往上卷了一卷,他想玩关键部位了,手里却没有停止在大腿内侧抚摸着,看到睡裙的下摆随被子一起卷起来,露出包裹着私处的内裤上已经透出很深的湿痕,内裤湿贴着,半透明的,印出美丽的形状,情不自禁的感概了一声:“哇哦……” 张恪这一声轻叹让他免遭一劫,翟丹青脑子却给一股强大的电流击中,有几秒钟的时间停止思考,俄尔省悟过来张恪误会自己是谢晚晴了,原来他与谢晚晴之间的**是这般模样。是误会了,是误会了但是又能怎样,就在自己脑子空白的那几秒钟,这家伙的一根手指已经从内裤的边缘伸进去揉弄着湿得不像样子的私处,难道说这时候假装醒过来? 刚才给这家伙摸着吻着小腿不醒过来,这时候醒过来,他会怎么想?还有手心里的小刀要怎么解释?可是不醒过来就来不及了。动弹一下,或者说一句梦话惊醒他让他退走,他要是将错就错怎么办? 他要是不将错就错怎么办? 翟丹青心里百回千转,纷杂错乱,不知道该是要阻止还是装假不知的享受,的确很享受啊,这家伙温柔的嘴唇在吻自己的胯骨,谢晚晴做女人真是太幸福了,竟然有这样的温柔情人!那快感冲得头皮发麻,冲得有强烈的电流在全身肌肤与肉的中间层在游走着。 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哦,来不及了,那家伙的手指已经刺进去像搅蛋器一样的在搅动---一股强烈的**感从背脊窜向周身,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的骤然绷紧。 PS:狗血段子太难写,感觉头发都掉好几根,兄弟们可怜可怜俺,赏几张月票吧!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