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804章 章州矿产

第804章 章州矿产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20:01 更新时间:2022-08-03 01:58:22
看着张恪掏出带着裤叉形状奔驰标志的车钥匙出来,那小子嚣张的神情僵在脸上,手表可以说不小心弄丢了,要是将偷开出来的车子给砸了,非要给剥一层皮下来不可,脸色青白尤现得狰狞,避开张恪无赖似的眼神,朝何弦轻蔑的鄙视了一眼:“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 “兄弟,你又说错了,”张恪看着这小子甩手要走,伸手搭着他的肩膀,“你不就是希望她成为这种女人吗,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杜飞、蒙乐等人围了上来,那小子与他两个同伴也识相,没敢多吭声就走了出去,还将路上那块破表捡走。 事情从发生到结束也就那么一会儿工夫,也没有惊搅网吧里的其他人。 “你发什么神经啊,”苏一婷没听到杜飞跟蒙乐说的话,风风火火的走过来教训张恪,“要帮何弦摆脱那只跟屁虫,也没有必要将一块江诗丹顿砸坏啊,你知道你那块表能让多少失学儿童重新走进教室里,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让何弦对你另眼相看?” “……”何弦扯了扯苏一婷的衣袖,不让她说下去,但看她的神色,也未必欣赏张恪的做法。^^ ^^ “多傻的女人啊!” 张恪坐在那里笑着不作声,杜飞乐不可吱的跳出来,捶了张恪肩窝一击:“你这牲口太阴了。一块三十块钱地地摊表,这表情跟真的似的,将苏一婷、何弦都唬住了……” “这上面是锆石吧?在灯光下看上去的确比钻石要差多了。”蒙乐跑到外面将张恪那块手表捡回来,玻璃面碎了,里面的表盘镶着假钻石掉了好几粒,表针也断了一根。可见张恪刚才摔的时间还是用上力气地。 “假的?”苏一婷愣了愣,疑惑地问道。 何弦将表接过来。在灯光下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所以然,递给苏一婷:“你认识钻石?反正我不认识!” “你看这个,这上面的钻石纯度也不高,看上去很大。其实也不值钱……”杜飞将兜里的手机递给苏一婷,他手机功键上嵌了一粒钻石,又回头跟张恪笑着说,“那小子那只卡地亚好像是真的?” “我只认得表上的标识,谁知道真假?”张恪坏笑起来,又跟苏一婷她们解释。“我本来有一只嵌钻地江诗丹顿表,不过送给我堂哥当结婚礼物了,随随便便送人家一只江诗丹顿其实还是蛮心疼的,后来在地摊上看到这种仿冒品,看上去不比真品差多少,觉得以后送人家手表还是送这种手表不会太心疼……要不要买一块送给你?”张恪笑着问苏一婷。 “呃!”苏一婷与何弦面面相觑,“神经病!”苏一婷又笑了骂起来,“要让唐忠知道还不要气吐血来?” “那小子叫唐忠?”张恪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个家伙回到街对面的风云网吧还忿恨不平的隔着玻璃窗看着这边。这才九八年,国内富豪是不少,但是能戴卡地亚表又有勇气砸表的二世祖不会太多,这个叫唐忠的小子出身未必简单啊。 这年头,亿万富翁,地产、工厂、股票、资金等资产加起过亿,就能称亿万富翁,不是说每个亿万富翁手里都有上亿地现金。 像孙尚义夫妇早就是亿万富翁,要不是这两年手头宽裕些,孙静檬刚进音乐学院里的生活费也就每个月三四万的样子。就这样。他家每年的生活开销也要三百万。不过拿孙静檬举例子也不恰当,这妮子还真有可能因为斗气将十多万一只的卡地亚表砸掉。 “师大有名的二世祖。缠着何弦不是一天两天了,是江南章州的,好像家里开矿业公司……”苏一婷不屑的说道,“这年头似乎开矿赚钱容易?” “是啊,开矿赚钱容易,不过那钱血腥气太重。”杜飞说道。 江南章州、矿业、唐家……张恪脑海里闪过这三个词,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章州的水太深了,在前尘往事里,章州当时地市委书记、市长、纪委书记包括之前市委书记、当时的江南省纪委书记在内的四位大佬在零二年底给一窝端了,捅出江南省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桩窝案,震惊全国。 章州**大案里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章州的矿产,有色金属及稀土、萤石等矿产是章州最主要的资源,也是小江流域唯一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也是国内有色金属、稀土及萤石最重要的矿区之一,是章州官场滋生**的罪恶之源。^^ ^^ 江南省委在窝案后对章州矿业进行清查,发现无数各级政府机关成员在章州大大小小地矿业公司参股、持股,除了四大首犯之外,正是这种官商深度勾结地模式,正种这张密集的网,致使在章州矿产资源在十多年地时间里遭到掠夺式、破坏式的开采,生态环境给严重破坏不说,矿产资源遭到严重破坏以致各类矿产资源原来可供开采上百年的探明储量给浪费过半,在简陋的开采条件,在那些未给统计的采矿事故不知道有多少工人为了那点真正意义上的血汗钱而丧生矿下。 章州唐家?那不仅仅是章州的地头蛇,而是章州的一条毒蛇。 世间的不平事,张恪管不过来,但是遇上了,不插手也不是他的风格,特别是唐忠离开的眼神颇为不善,看情形似乎不是很甘心,以后多半还要添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也就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而已,地头蛇有地头蛇的生存之道,咬中对手释放毒液也是他们最后的手段,通常是不会主动去攻击去他们更强大的对手的。 不大不小的麻烦也是麻烦啊,要想办法先将这条毒蛇的牙给敲掉……但是梁伟法似乎也没有魄力与能力提前四年将章州**案滋生出长更大毒瘤之前铲除掉啊。不过江南省的官场也偏离了历史轨迹。 这不是铲掉一个人,还是要彻底的铲掉一窝人,几乎要将整个章州市错综复杂的势力都铲翻掉,而章州作为革命老区之一,在革命年代颇多了几位将军。张恪对章州的黑幕不是很清楚,也不是清楚章州此时的市委领导以及唐家在中央有没有很深的关系,但是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就算徐学平在中央纪委掌握实权,都没有能力将章州的班子一窝端掉。 想当年徐学平查新芜市委副书记罗归源案牵涉出东海水利系统内的利益链被迫黯然离开东海,要彻查章州案的难度可想而知。 窝案是最让人头疼的,没有狗咬狗的好戏可看,也没有狗咬狗的空子好钻,而且章州矿业的利益链也绝不会仅仅只局限章州当地人的手中。东海水利系统的利益链才值几何?章州矿业九七年出口额明面上就高达十亿,不过这还没有到最疯狂的时候,因为国有企业体制改革还没有彻底的拉开帷幕,官商勾结的盛宴才刚刚拉开帷幕,像唐家在章州也算是大户,但是在章州矿业里可能更多的还是明目张胆的盗采,手里握有采矿权应该在章州矿业里占不到太大的比例。 骤然遇到这种事,张恪也不记得太明确,具体的数据还要让人去查。 那只砸坏的表给何弦拿在手里把玩,张恪拿过来,将杜飞叫到一旁,将表交给他,说道:“找个镜框裱起来……” “……”杜飞疑惑的看了张恪一眼,这么做无疑是要彻底的将唐忠这小子激怒,虽然不用怕这姓唐的什么,对人睚眦似乎不是张恪的风格?再说姓唐的也没有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 “这里面水很深、很浑,我所知不多就已经让人咬牙切齿了,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要去搅一搅!”张恪拍了拍杜飞的肩膀,便不再多解释什么,这件事要好好的布局才行,不然惹得疯狗乱咬也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眼下逗逗狗崽子玩倒是闲趣得很,另外通过晨曦纸业将势力渗透进江南省的步伐也不宜拖太久了,需要加快步伐,不然就根本没有去触动章州利益链的力量。 杜飞点点头,他当然也不会真做那种拿镜框将碎表裱起来的傻事,只要让人将唐忠给张恪戏弄的消息传出去就可以了。让唐忠知道张恪摔只地摊货骗他摔只真卡地亚,他能咽得这口气才怪。他又说道:“你也要小心些,疯狗会咬人的。” “……”张恪笑了笑,他对潜藏在暗处的威胁看得很淡,一是他能深刻了解这潜在的规则与人性深处的**、恐惧,再则就是他莫明能从九四年夏天重新来过他的这一生,有些事情再看不开,也真是白白的拥有这重生的体验了。另外,他也相信马海龙、傅俊他们的专业水准,现在给自己专配的保卫就有四人,虽然在建邺不喜欢有保卫贴身随行,但是发生意外事件,他们能保证在五分钟之内赶到现场。 “哦,对了,今天你跟蒙乐怎么在网吧里熬通宵?”张恪想起来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杜飞与蒙乐都还在网吧里,跟平时不一样啊。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