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救人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20:32 更新时间:2022-06-28 15:07:29
在梅园酒店,梁伟法迟疑再三,最终选择锦湖提供的第一套全资收购晨曦纸业的方案,虽然他知道他为此要承担一定的政治风险,但是这套方案对解决江南省当前的困局最有帮助,与此同时,他也表示不会容忍章州矿产资源给地方政府与私人勾结起来疯狂盗采、破坏生态环境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 下决心容易,作为一个刚刚从异地调来的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连自己的根都没有扎稳,就想要去触动地方上的利益,难度也是可想而知的。梁伟法也没有妄想能一蹴而就,打算在稀土产业政策的调整问题上先卡一卡,总要先解决晨曦纸业收购这道难题,然后才能有余力去收拾章州的烂摊子。 梁伟法见张恪这时候又打来电话,心里觉得奇怪。 张恪派马海龙他们三线人马去章州暗访了半个月也差不多将章州的情况摸了一个底,差不多能将章州这个窟窿捅破他,这时候就缺乏像梁伟法这样既有实权、又有直接管辖权的人物站出来去处置这些事情,崔郁恒等三名新华社记者若是因为事情给耽搁了才导致无法联系那就算了,这边还会继续按照原计划逐渐的收网,若是崔郁恒他们真在章州出了问题,那这边就不能拖延,正好可以借势一鼓作气的直捣黄龙,先将章州的毒瘤铲除掉。^^^^将章州的问题暴露出来,中央自然知道在稀土产业政策方面该如何取舍。 张恪将情况跟梁伟法略说了一下,也没有说太细,只说新华社三名记者在章州暗访失去联系。若新华社总社那边确定崔郁恒等三名记者在章州给非法拘禁,多半也会第一时间知会江南省政府,知会梁伟法。张恪提前告之一声,也是希望梁伟法能有所准备与应对:若能确定崔郁恒等三名新华社记者失踪与这次被调查的地方势力有关,那就是大案子。 “是不是要省厅马上派人介入调查?”梁伟法对三名新华社记者的安危也不敢懈怠,他早前听张恪暗示过章州地方政府的问题比较大,当然将章州警方首先排除在外。 “这边已经请了武警部队派人协助,我看还是等有确切消息之后再知会警方会好一些。毕竟现在失去联系还没有太长的时间。” 关键时刻张恪能通过关系请武警协助找人,梁伟法也没有觉得多意外,也没有细问,只说道:“一有确切的消息,你随时联系我。” 张恪这边与梁伟法结束通话,那边傅俊刚通知完翟丹青联络建邺晨报与昆腾在线地事情,张恪喝了一口水,问傅俊:“崔文毅这个名字你有没有听说过?”傅俊与马海龙都是军队出身,既然怀疑崔文毅是军队系统的人,那他们或许听说过这个名字。 “崔文毅中将。是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是从二炮出来的,担任过总参谋部的军务部副部长……现在要算总装备部副部长吧,这个月初,总装备部在国防科工委原班人马的基础上正式挂牌成立。”傅俊从军队出身,对军方将领的资料如数家珍。“崔文毅将军祖籍还是海州呢,他父亲是五五年授衔时地少将,可惜逝世早……海州可没有出过多少将军,他家就出了两个。” 九八年国务院机构改制之前的国防科工委是总装的前身,虽然在国务院的序列里,却受中央军委的实际领导。^^^^隶属于军队系统。在总装备部成立之后,国务院又重新成立完全受国务院领导的国防科工委,只是与前者的性质已经迥然不同。 张恪能想到崔文毅是军方的大佬,只是没有想到还是一个技术出身的将领,总装备部由于其特殊的性质,主要领导多半是学者将军,不过像崔文毅这样在总参谋部担任过要职地将领在军队里的影响力也是不容置疑的。 “崔郁曼还在楼上呢,”张恪看到傅俊眼里有疑问,朝天花楼指了指。说道,“当初我们调查她的背景调查不到,这个的确很难调查到……” 傅俊也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摇头笑了笑,当初幸好没有硬着头皮追查下去,不然引起有关部门的误会还真有些麻烦。 张恪手指顶了顶脑袋,想到一个关键地地方,吩咐傅俊:“你去确认唐英培、唐英育今晚在建邺落脚的酒店,你再联系何纪云做好准备,如果晚上的首次营救失败。可能有需要当机立断对唐英培、唐英育两人进行人身控制……” 张恪他们这时候只能坐下来等章州那边的消息。马海龙与黎建明大校亲自率领的一小队武警乘着两部吉普车在西塘镇外汇合是凌晨两点钟了。 到凌晨两点还没有崔郁恒等人进一步的消息,西塘镇也没有传出确切地发生意外的消息。初步能确认三人是在西塘失踪了。新华社总社那边对崔郁恒三人失踪事的反应最起码还要等到天明才会有。 马海龙在与黎建明汇合之前就派人绕过章州警方设立的检查哨岗潜到西塘镇与留守西塘镇的记者汇合,已经初步确认了几处可疑地点,为免打草惊蛇,还要武警到来之后才能展开进一步的动作。 张恪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他之前接到傅俊的电话,唐英培、唐英育兄弟以及随行人员住在建邺大酒店,两兄弟都住在顶楼的豪华套间,随行人员不在同层楼上。唐英培在拘留所给关了半个月,找了两个小姐进房,唐英育也找了小姐进房,现在都没有出来,想必包夜了,想要对他们进行人身控制,随时都可以。 张恪感觉到肚子有些饿,到楼下拿了一袋方便面,冲了开水,小心翼翼的端上楼,看着杜飞他们不为所动地样子,疑惑的问道:“你们都不饿?” 这时候谁会都注意到肚子的问题?崔郁曼连晚饭都没有吃,整晚上都在紧张的等章州那边的消息,饿得身子发虚,但是哪有心情想到要吃饭, 席若琳闻着方便面的香味,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尴尬得恨不得将头埋进胳肢窝里去。席若琳再过两三个月就要从东大毕业了,她是可以保送研究生了,杜飞还有蒙乐都希望她能放弃保送研究生的机会,与施新飞正式加入创域。创域的管理层太缺人手了,但是想要做的事情又太多,特别像席若琳这些跟创域一起成长起来地人,杜飞怎么可能不连蒙带骗地将她抢过去?她今天与杜飞一同走出青年公寓的小区给崔郁曼撞上,就是杜飞找她谈相关地事情。 张恪将方面便往席若琳面前一推,说道:“不用客气……我再给你们每人拿一捅碗面上来,这样的服务,再过十年二十年,够你往外吹的!” 席若琳要照顾到崔郁曼的情绪,也不能跟死皮赖脸的张恪说什么,只有别过脸去。 桌角的手机震动起来,崔郁曼眉眼一跳,眼睛盯着手机,却不敢伸手去接,张恪拿起来手机,是马海龙的电话,等到现在应该是有确切的消息了。 “三个人都找到了,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给关押在西塘北面的一座废矿场,看押他们的四个人,我们控制了三个,让一个人跑到矿场附近的村子里,村子里的人都已经惊动了……我们现在要带着人离开现场。” 张恪不在现场,很难想象救人的惊险,他一边听马海龙在电话简短的汇报救人的情况,一边用另一只手机拨通何纪云的电话:“你那边可以动了……”西塘是唐家的老窝,唐英培、唐英育兄弟在那里根基深厚,而且那里有许多人都靠盗矿牟利,找到人还不算完结,要是让人煽动围攻武警,事情还是会很棘手。对唐英培、唐英育两兄弟进行人身控制,就是要让唐英培、唐英育两兄弟无法对西塘的事进行遥控,也防止这两兄弟在案件侦察期间外逃。 张恪当即又拨通梁伟法的电话,听他在电话里的声音,知道他回到金山后还没有睡觉,或许也在等张恪关于新华社失踪记者的进一步消息,也或许在考虑晨曦纸业的收购问题,他在电话里问:“新华社失踪记者有消息了张恪说道:“人已经找到,三名新华社记者确切是给西塘地方势力非法拘禁,在武警的配合下救了出来,还控制了恶势力的三名打手,给非法拘禁的新华社记者其中一人是总装备部崔文毅将军的儿子……这个案子,是不是合适让江南省厅直接介入?” 崔郁曼见张恪闷了一晚上,这时候突然说破她爸爸的身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座机也响了起来,大概在北京的崔文毅同时也知道人给救出的消息打电话联系这里,张恪朝座机呶呶嘴,示意崔郁曼先接电话。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