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第833章 捉奸在床

第833章 捉奸在床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20:58 更新时间:2022-06-28 15:07:29
张恪推了推卧室的门,门没有锁上,心里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卧室里没有亮灯,月光从敞开的窗户散射进来,柔和的洒在天蓝色的半弧形大床,看两个女人拥被横卧的媚然睡姿,张恪得到小心的捂着胸口,免得剧烈的心跳声将睡梦中的人吵醒。 多年夙愿一夜得逞,难怪梦里都要笑醒啊。 建邺五月下旬的天气,已经相当炎热了,虽说拥被而卧,但是两个女人都只是拿薄绒被压着小腹,穿着睡裙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晚晴穿着浅色绸质睡裙的一角掀起来,露出月光下乳白色的大腿肌肤,肌肤有如绸缎一般细滑,睡裙正好不好的掀到大腿根处,在两腿之间留下一片阴影,让人感觉里面未曾有再穿什么的感觉,张恪心里一乐:两个大美女睡在一起都不穿内裤,难道还有什么内情不成?许思脸给散乱的乌黑长发盖着,只露出嫣然的一角嘴唇,她是一个浑身上下无一处细节不让人心魂激荡的尤物,张恪站在床边痴痴的看了她完美的唇形好久,才想起夜里潜过来的意图。 张恪琢磨了许久,觉得还是先对许思下手为好。许思怕羞,即使惊醒了也会因为怕吵醒睡在身边的晚晴而任自己胡作非为;晚晴比较纵容他,等将许思得手之后,就算将晚晴惊醒,挺多花些软磨工夫,晚晴多半会遂了自己地心意。要是次序反过来。多半会将许思惊走。最终晚晴要顾虑许思地感受,肯定也不肯遂自己的愿,到头来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这次序绝不能错了。 心里邪念生了。张恪更是无法自我控制,手贴着许思的睡裙伸进去,许思在睡梦中有感觉似的将双腿**。给许思弹性十足地双腿夹住,张恪更觉得心魂激荡,也不管会不会将佳人惊醒。将被子掀掉,将这具性感撩人的娇躯压在身下,另一只手往她丰挺的**上摸去,隔着一层薄薄的绸质睡裙传来弹软丰翘的触感让心绪激荡到无以复加地地步,果然面对如此绝色的美人儿,有这么邪恶的念头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承受的。 “你…你做什么?” 身下的娇躯动了,凌乱的长发散到两边,露出孙静檬那张妖孽横生的美脸来。惺松的睡眼散透着迷离地光芒,想必是对张恪趴在她身上这件事疑惑不解。 张恪见静檬也没有十分的拒绝,而自己的手还在她的双腿之间,便想着将错就错的进行下来,身边又传来一声娇呼:“你怎么还是这德性?上回还想对我将错就错。这时候故计又施到别人身上……” 张恪谔然回头。睡在旁边地人赫然变成翟丹青了,给这一吓。欲念陡消,想要逃离开。给静檬纤细地小腿绊了一下,从床上栽了下来。 “啊……”张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坐在楼顶庭园茶屋里聊天的四个女人看着张恪睡得好好地突然就从藤椅上翻身栽到地板上还发出一声惨叫,都不明所以。孙静檬噘着嘴,看着张恪摸着给撞疼的额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嘲讽地说道:“跟我们说话竟然还能在藤椅上睡着,睡着了竟然还能从藤椅上翻倒了,你还真是不简单啊……” 乍从梦中醒来,张恪还能记得睡梦里静檬大腿肌肤的弹性与触手的腻滑,一时间还提不起勇气跟她争口舌之利。 “做梦了吧?”许思侧过头疑惑的问了一句。 “啊,”张恪应了一声,“嗯,听你们聊美容的事情,就睡着了……” “做什么梦,美梦还是噩梦?”翟丹青就背对着张恪而坐,离得最近,回过头来问,“听见你有一阵子呼吸蛮急的……” 五月的建邺夜凉如水,孙静檬在睡裙外还穿着一件宽大的格子棉质衬衫,张恪看这衬衫眼熟,但看到衬衫下摆露出来白嫩纤细的小腿,也无从追究她为什么要随手将自己丢沙发上的衬衫穿起来。^^ ^^翟丹青她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裤,**裹得紧紧的,印出里面内裤的红色底纹,她抱膝背对着张恪而坐,背臀弓着,露出红色内裤的边缘与一截白嫩的腰肉,上身是件相对她性感身材来说有些小的白棉T恤。 竟然在梦里遇到这两个女人,这倒是算美梦还是噩梦?张恪苦笑的摇头,没想到夜里与许思、晚晴三个人之间的幽会,竟又硬生生的给静檬、丹青插了进来。晚饭前跟晚晴通过电话后再回座位就被告之许思已经答应静檬的邀请夜里住进青年公寓去,翟丹青又在晚饭之后从新芜返回建邺----所有期待的暧昧气氛就这样给破坏殆尽,张恪最终沦落到没有一个女人搭理的地步。 “都什么时间了,你们都不睡觉?”张恪抬头看了看天,月至中天,校园里宿舍灯光早就熄灭了,就算通宵供电的研究生宿舍到这时也没有多少房间的灯光亮着。 “你要睡先去睡了,难道还要挑个人侍寝不成?” 听了翟丹青貌似挑逗却暗有喻指的这话,张恪只能落荒而逃,就怕静檬听出什么意味来。晚晴与许思也是心里有鬼,俏脸微红,顾左右而言其他。 晚晴打着哈欠站起来说道:“是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拖着许思与翟丹青的手一起下楼去,孙静檬鼻头微嗅着,鼻翼皱起了细小可爱的皱纹,也跟着下了楼。 张恪回到房间里门虚掩着,听见四个女人下楼来的声音,心里想着夜里怎样才能将许思骗到房间里来。^^^^翟丹青住在楼下地公寓里。推门离开后。晚晴与许思还有静檬又站在过道里说了一会儿话,张恪在房间里听见静檬说:“客房里地床比较窄,要不你们谁跟我睡一个房间?” “许思下午乘飞机太累,怕是夜里睡不踏实。还不让她单独睡张床……”晚晴说道。 张恪心里听了暗喜,听见她们各自回房休息,就给许思打了电话,无赖的说道:“刚刚做噩梦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你过来陪我说会儿话吧。要么你过来。要么我过去?你那边墙薄,说话指不定会给她们听见。” 等了片刻,许思推门进来,关门时还做贼心虚的回头往过道里看了两眼,不敢将门反锁上---万一有谁来找张恪见门反锁着,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掩上门,见张恪嘴角挂着坏笑。没好气的说道:“你个无赖,有什么话要聊……” 张恪拍了拍床垫,让许思坐到身边来聊天,待她走近就将她丰盈地身子搂住,贴着她的耳边说道:“你怎么跟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不经骗。你说我这时候会跟你聊什么天?”嘴唇探着她温热滑腻的脸颊去寻她火热的红唇。 许思抿着嘴唇无声地挣扎着。实在挣扎不过就求张恪将灯关了、将窗帘挂上,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在。似乎房间有一点光都会觉得很难堪。丰满的**给张恪的手握住,浑身火热。下身更是湿得厉害,越是挣扎心里的**越是涌动得厉害,真是个无赖啊,待张恪无赖的将分身挤进来,那一瞬间许思也情不自禁双腿紧环住他的臀,只得拿一只手捂住嘴唇,不让自己发生一丝的呻吟出来----另一只手深深的抓住张恪地背肌里。 “吱……” 听着门给人推开,许思条件反射似的心脏跳到嗓子眼,立马抓紧在身后耸动的张恪不让他动弹,但两人的身子还连在一起,清晰无比的感觉张恪在自己身体里那部件地形状与火热地温度,虽然停了动弹,可是那根东西竟然还在自己的体内跳动,真是叫人好受。===听见有人悉悉簌簌地摸黑走进来,走进来还随后门带上,“卡嗒”一声还将门给反锁上,许思心里又羞又急,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先将门给反锁上就不用沦入如此尴尬的境地,偏偏此时地身体又敏感得紧。 “呀……”摸黑进房间的那人碰到桌角,吃痛的喊了一声。听是晚晴的娇呼声,许思手掐到张恪大腿内侧,让他不要发出声音。张恪虽然很期待三人大被同床,但是这时候给晚晴撞到还是蛮尴尬的,再说静檬还是房子里,张恪有几个胆子敢在这房子里胡作非为? 张恪与许思都摒息宁神,过了片刻,才听见晚晴在黑暗里等了片刻没听见屋子里有人吭声只当张恪不在屋子里,就抱怨的自言自语:“这偷心贼果然胆大妄为的溜到许思**蹄子房间里去,不用过来查夜就应该想到了……” 晚睛这话一说,张恪大腿内侧就给许思掐得生疼,还不能发出一点声响,下身给环紧着却**得要命,也愈发的胀大。许思身体的感觉也敏感到极点,只等着晚晴离开再好好的教训这无赖一通,没想到在黑暗里的晚晴又说了一句让她魂飞魄散的话:“这偷心贼不会今晚绝了念想死睡过去了吧?”过了几秒就有一只手伸过来摸在自己的腰上。 张恪的肌肤在男人中也算难得的细腻,但与许思堪比婴儿娇嫩的肌肤相比还要差许多,晚晴入手就知道是许思躺在这里,她万万没有想到许思能胆大妄为到溜到张恪的房间里来偷情,心里吓一跳手就没有及时抽开,却感觉到许思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竟然绷紧痉挛起来。 这**蹄子!晚晴当然清楚许思这时身体的反应是什么,也不能这时候打断他们,站起来要走,手却给许思紧紧抓住。 此时的许思条件反射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跟溺水的人遇到一根稻草似的感觉,大概有十多秒持续的剧烈感觉,才惊羞的松开手,拉了被子将整个人连头都脚都蒙在被子里,还顺带将张恪踹下床。 晚晴将灯打开。看见张恪正慌手慌脚地跟许思抢被子但是抢不过。指着张恪还穿着雨衣地下身说道:“丑死了,赶紧找样东西遮遮。”张恪只得先找件枕头挡在身前。 “趁着静檬熟睡想过来查夜,没想到是许思这**蹄子按耐不住跑到你的房里来,早知道这样就不过来。”晚晴说道。 “是小恪那家伙骗我过来的……”许思蒙着被子瓮声瓮气的小声为自己辩解。“小恪是个无赖,我给骗过来就完蛋了,丢脸丢死人,晚晴姐你不许笑话我!” “随便你们,我回去睡觉了。你们早上不要睡过头……”晚晴笑了起来。 “晚晴姐……”张恪见晚晴没有生气样子,伸手拉过她,示意她也留下来。 “就知道不学好……”晚晴看懂张恪眼晴里地意思,瞥眼看了拿被子紧紧蒙着自己的许思一眼,心想自己留下来,许思肯定不会说什么,心魂一荡,双腿之间潮热得厉害。心想要不是静檬那丫头还在房子里,倒是不想拒绝这个小冤家,伸手摸到张恪的下身握了握,附到张恪的耳朵轻声说道,“你总要给我留一点点的颜面。不要给静檬那妮子醒来发觉了……” 晚晴刚走。许思掀起被子像四脚章鱼似地缠到张恪的身后,怨道:“你让我以后怎么跟晚晴姐见面啊?你个无赖!” “没关系。什么时候你来捉我跟晚晴的奸就是了……”张恪说道,没等他话音落。肩头就给许思狠狠的咬了一口,刚要叫,许思就伸手捂住他的嘴,在耳朵轻声说:“不许叫,要忍着。”张恪忍着痛,反手搂着许思光溜溜的腰肢,在她不着丝缕的嫩滑臀肉上轻轻的抚弄着,让许思拿微凉地手指轻抚肩头给咬的地方,或许是自己太贪婪了,但是又有几个男人能抵得住这种诱惑。 在房间里温存了片刻,许思当然不敢留下来过夜,穿衣服鬼鬼祟祟的溜回自己的房间了。 睡梦里感觉有一具丰腴白嫩的娇躯贴趴在自己地身上,嫩滑地手伸出内裤里缠握着自己的下体,张恪睁开惺松地睡眼,是晚晴丰腴美丽的脸庞深情地凝望着自己:“惹得人家一夜都没有睡踏实,心里给塞了团火似的,真是冤家啊……许思跟静檬刚出去,你要好好的伺候人家……”将张恪的内裤褪下,握住那根东西对自己下体主动的坐上去。 张恪有几个胆子敢不好好的伺候晚晴,能不能实现人生的梦想,指望许思不是可能的,那就只能指望晚晴积极配合了。 许思脸皮子太嫩,不敢跟晚晴见面,至少今天不敢在其他人的面前跟晚晴见面,上午就躲到世纪锦湖里去了。 经过这些时间的准备,湖东新城商圈项目的住宅规划区域拆迁工作已经完成,眼下正开展土地平整工作,十二栋高层公寓楼与别墅住宅区马上就可以动手施工了,许思的工作室承揽了住宅项目的施工设计,蓝图都已经出毕。另外在住宅项目东北角临近东华大道的一侧还要建造一座大型的商业建筑作为湖东新城商圈早期的商业配套,设计任务自然也交给许思的工作室,不过这个商业项目从早期设计开始就要与世纪锦湖餐饮娱乐集团的策划团队合作,所以许思与工作室的设计人员要在建邺完成设计工作,这恰好遂了张恪的心愿,晚晴这段时间也是要将大量的精力都投入到建邺分校的筹备中去。 比起张恪的悠然自得,周瑾瑜与谢汉明等人则陷入空前的恐慌当中。 从章州那条线深查下去,几乎没有可能会触动到周瑾玺的筋骨,而任何想调查三井驻华机构的人都必须要考虑三井物产这家超级企业在中日关系之间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以及调查三井可能产生的深刻影响,谁能想到印尼排华骚乱虽然高层及主流媒体都进行了冷处理给予温和的外交回应但此次事件绝非对中央高层以及军方高级将领全无触动----恰恰从三井特种金属驻华事务所这条线查下去就一下子给周瑾玺致命之击。 中央甚至不再谨慎对待中日关系也要彻底调查稀土产业上存在的问题,比起中日关系,周瑾玺个人又何足道哉?眼下最好的结果就是周瑾玺这一倒能十年八年不醒过来。 “停止用药!”周瑾瑜即使性子薄凉,听到丈夫谢汉明如此的建议,也忍不住惊讶万分,“他毕竟是我的亲哥哥,你竟然建议我下这样的决心?” “也不是说完全停止用药,而是采取保留治疗,在稀土案没有了结之前,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只要调查下去就会直接影响到你,”谢汉明苦口婆心的说着,但是眼神的光芒又是那样的无情,“我想你哥哥要是有意识也会让我们这么做的,难道你哥哥希望醒过来就给国安局带走接受调查?” 连夜赶到建邺,周瑾瑜到现在都没有去休息片刻,眼晴里布满血丝,其他人都等在外面的厅里,等着她来拿主意,现在就动手术还是有恢复意识的希望,只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时候又不是周瑾玺恢复意识的时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