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突破

作者:更俗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6-04 08:21:20 更新时间:2022-06-28 15:07:30
6月1日夜里,建邺也是连锦阴雨,屋檐滴雨声淅淅沥沥的传到屋里来,还有雨滴给风吹溅到窗玻璃上。 室外起了风,树梢沙沙作响声与晴夜有细微的区别,在建邺府青河路的博旺春日式酒屋,池佐秀藏无瑕去分辨窗外的树叶给风吹翻动的声音与平日有何区别,他刚刚得到消息说是中国高层对稀土产业政策已经做出重大决策,决定复制日本综合商社模式实现国家对稀土产业的垄断性经营。 虽不知细节,但是这样的消息已经能让他刚才饮酒作乐时欣然舒展的脸冰冷得能结出白霜来。 “516案追不追查下去,已成鸡肋!”三井物产中国区前总代表、现任总顾问大野信行听到这消息脸色稍变,“仅能保存我们的几分颜面而已!” “他们的速度为什么能这么快?”池佐秀藏冷峻的眉头像山一些皱起来,离案才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中国高层不仅完全废除原先的稀土产业政策调整计划,而是采取一种更激进的形式加强了对稀土矿资源的垄断,这完全出乎他之前的判断,“锦湖真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我们是不是该袖手返回日本,终止这次的谈判?”NEC电子分管半导体业务的总裁小泽雄是三井财阀最高决策机构经理会议的成员,地位比大野信行、池佐秀藏都要高,但是池佐秀藏是来自三井财阀核心家族的继承人,在最讲究论资排辈的三井体系,二十九岁就能够到中国来代表三井物产独挡一面,他在三井体系的未来注定要比经理会议的普通成员辉煌,说不定能很快领导三井物产这样的核心企业,小泽雄对池佐秀藏的语气一向都很客气。^^ ^^ “中国高层做出明确地决定就很难再更改。”大野信行对中国的研究颇深,他觉得此事要小心谨慎的对待,“贸然终止谈判。可能会造更恶劣地影响,毕竟在516案上,我们并没有能够态度强硬的立场。另外。与华夏电子合资建晶圆厂,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无需承担项目建设的风险,所建成地晶圆厂命脉都在我们手里,甚至能够成为我们本土工厂抵抗市场风险的缓冲器……” “接下来的谈判寸步不让,可不可以?”池佐秀藏问小泽雄。.com 李在洙只比池佐秀藏稍晚些知道消息,他之前还在为锦湖这次提出的技术合作条件愤愤不平,要不是金南勇拦着,他甚至想回函羞辱锦湖一番:竟然觊觎三星的闪存技术也太自不量力了! 知道中国高层对稀土及其他稀散金属产业政策的最终决定消息后。李在洙迅速拿出一叠钱请在房间扭扭捏捏半天不肯爽利脱衣服的师大女生离开,将金南勇叫到他的公寓里来。 池佐秀藏或许对锦湖有所忽视,李在洙恨不能将眼睛钻到张恪的肉里去。 “推动地速度太快了。锦湖何时具备这样的能量与手腕?”李在洙皱着眉头,有些地方想不通透,“一定有我们疏忽掉的地方……” “所谓地对日新战略思维,在中国高层并没占有多数的市场,”金南勇说道,“三井抛出诱饵,会让中国有些人欣喜若狂。也会让另一些增加恶感啊。” “但是锦湖在作用并没有给削弱。^^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李在洙说道,“稀土等稀散金属的价值。你我心里都清楚,我想中国高层心里也不含糊。让一家民营机构在这么一家类似康采恩的垄断企业里持股,哪怕不超过10%的股份,也是很难想象的。即使中国要在鼓励民营企业发展方面有所突破,那也不应该三五天内就突破旧有的体制限制……” “或许中国高层没有充分意识到稀散金属地价值也说不定,这无疑会减轻锦湖持股地压力……”金南勇说道。 他们还无法得知细节,不知道此次的计划本就是锦湖极力推动才得以实现,参与此方案地主要关联方可以说都对锦湖有极大的善意,即使中央高层也不得不考虑锦湖在印尼排华骚乱中发挥地作用,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将功劳让给国家,保证海外华人华桥对中央政府的信赖与好感。 在现有体制下尽可能的保证锦湖的利益,也是多方达成的共识。 李在洙眉头大皱,他眼下在中国的主要职责就是帮助三星的电子产品开拓中国的市场,但是作为想角逐三星接班人位置的他,却不得不为三星考虑一些自己职责之外的事情。.com 三星物产是韩国稀土企业从中国进口稀土精矿的主要贸易商,由于长期以来,韩国对中国稀土矿资源的需求量远远低过日本,在对中国的稀土产业影响上,从来都是跟在日本综合商社的身后而坐享其成,宁多摇旗呐感。此次516案很敏感,三井以及日本政府都没有公开发表言论议论此事或指责中国措施不当,韩国自然是更加的沉默,静观三井能否力挽狂澜。 有一点是肯定的,锦湖将有足够的能力影响中国对日、韩两国的稀土矿资源出口,想到这里,李在洙吩咐金南勇说道:“锦湖昨天发来的传真,你知道帮我明天传一份到汉城去,这事还要总部决定。” 要是将锦湖种种有利的条件加起来作为筹码来谈,李在洙也不再认为没有谈下去的可能。叶建斌与曾如圣副总理的会面时间不长,张恪与父亲张知行站在雨帘下的阳台聊天没结束,就又接到叶建斌的电话,却是在国防部长肖伟烈与曾如圣副总理的亲自干预下,在稀土产业复制综合商社模式的计划就在这三天时间里迅速获得关键性进展,建邺会议形成的方案原则性获得通过。 叶建斌与曾如圣副总理的见面,与其说是商议,不如说是接受通知。 为了尽可能迅速的推动相关工作,现有的稀土产业政策不会做仓促调整,将暂时由陈荣昆代表国务院出面联络相关机构组建稀土工业协会与稀土工业联合基金会,再与锦湖联合成立华稀矿业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负责具体层次的运作,华稀矿业在业务上受稀土工业协会指导,由稀土工业联合基金会实现对锦湖矿业的绝对控股。 此华稀矿业与章州唐氏兄弟的彼章州华稀矿业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国内所有不带地名前缀的华字或中字开头企业,多有特殊含义。 所有拥有稀土出口配额的贸易企业都必须接受华稀矿业的并购,国有股权关系整并到稀土工业联合基金会,华稀矿业可以根据市场情况在法定配额范围内自主决定对外的稀土贸易量。 除了推动之迅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其他结果都是能够预料到的,刚才还在跟父亲说起这段时间来稀土案的细节,挂了叶建斌的电话,张恪舒了一口气,说道:“总算放下一件心事,日韩稀土企业这下子要跳起来叫娘了。” “听电话里说这次还要增加稀土出口的配额?”张知行问道。 “增加出口配额是为了平缓欧美等国可能有的怨气,就算出口配额增加一倍,只要能彻底封锁盗采矿的流出渠道,实际出口量将下降一半不止,”张恪说道,“我们拧成一股力量,就能将日、韩企业打散,毕竟我们还是拥有产业上游的天然优势,能分化对手,接下来再谈技术引进的事情就容易逐一突破了……” 梁格珍跑过来,提醒他们父子俩已经很晚了。张恪多晚都没有关系,张知行明天要起早去乡下,需要早睡觉。 不到凌晨一两点,张恪不会有什么睡意,下了楼梯打算煮咖啡喝,看到卫兰站在餐桌前温书,翟丹青也坐在餐桌前看资料。 卫兰家楼下有家铝合金店夜里也请工人在做铝合金门窗,为了不影响她夜里复习功课,她这段时间来跟她妈一直住在别野里;底楼有专门的客房给她们母女住。 张恪将他家并排的那栋别野也买了下来,像傅俊或马海龙等随行人员每次过来就不需要住进宾馆里去,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吩咐下去。翟丹青虽然在新芜有自己的公寓,但是夜里孤零零的回自己的公寓,还不如与卫兰挤床睡。 张恪将叶建斌打电话过来的事情告诉翟丹青,说道:“我在新芜还要留几天,你看看,关于成立锦湖商事的讨论,能不能安排在新芜?让大家也顺便到新芜来渡一次假!” “讨论用的资料,我这两天不一定能及时整理出来……”翟丹青说道。 “你也可以找两名助理,”张恪说道,工作都压翟丹青的身上,他也于心不忍,将翟丹青留在身边以来,不仅分担了自己的压力,很多工作可以做得更细、更全面,似乎也可以专门在建邺成立一个专门的办公室,“没必要什么事都要你亲自去做……”倒想加一句“按摩例外”,卫兰在场,就没有画蛇添足的说出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重生之官路商途】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