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魅祸 >魅祸_第9节

魅祸_第9节

作者:方孔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7: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7
    

比埃尔微笑道:“为美丽的索琳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索琳自信的媚笑,拉着他避过众人,只往自己的卧室去。

    

比埃尔此时哪会声张,热血沸腾的跟在后面。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她圆润动人的屁股。

    

索琳觉察到了,加快脚步。到了她的房间,关上门,她回身轻笑道:“一直以为你是个无趣的木头,没想到今天却懂得浪漫了。”

比埃尔大胆地抱住她,说:“浪不浪,等会你就知道了。”

索琳娇笑着,逃入卧室。

    比埃尔将她扑倒在床上,她却偏又装作正经起来,说要拿耳环给他看。

    

比埃尔懒得多说,幸好他魔戒指里还放着几块魔晶。他取出两颗说:“钻石太小了,不如魔晶大。”

索琳吃吃的笑着,将魔晶塞到枕下,这才任由比埃尔脱去身上的衣裙。

    



    “丫的,什么伯爵小姐,就一高级妓女。”比埃尔心中暗骂,毫不客气地将伯爵大小姐脱得一丝不剩。

    

用精神力刺激索琳艳丽的性敏感处,不消几个呼吸,索琳就春情泛滥得不可收拾。

    比埃尔迅速脱光,狠狠压了上去。一颗魔晶最少值一千金币,不狠狠地干岂不是太亏了。

    

索琳显然是床上高手,花样百出,侍候得比埃尔心中大叫值得。

    

事毕,比埃尔躺在丝被里,把玩着索琳又大又圆的乳房。一时不舍得起身。

    

家宴是什么?苏菲在哪?都不及眼前妙物重要。



    “比尔,你当时为什么不选我进塔?”



    “能和法师生活在一起的人,只有法师。”比埃尔用大陆的嘲讽法师怪癖的话推脱道。

    

索琳不依的扭动娇躯。

比埃尔笑道:“索琳小姐是如此的美,如果关在塔里,我怕有无数的勇士会冲进塔里来找我拼命。再说,就这样不好吗?”



    “以后可要经常出来见我。不许躲着我!”索琳娇柔的说。



    “我怎么舍得不见你呢?”比埃尔还没玩够呢。



    “嘻嘻,好了,你该出去了。不然别人会起疑心的。”索琳抓住他的要害揉了揉。

    



    “宝贝,想我的时候就叫人通知我。”比埃尔轻佻的大力拍了下她诱人的大屁股。

    唔,手感很好,比瓦尔妮的还要好,不愧是锦衣玉食养出来的高级货。

    用伯爵给的钱玩他的女儿真是爽啊。

索琳痛呼了声,飞了个媚眼。

    

比埃尔很是舒畅的出了门,没走几步,撞上了二小姐苏娜,她的身边还有几个小姐。

    苏娜不同于索琳的丰满艳丽,纤秀高挑另有一种端庄温柔。

她意味深长地越过比埃尔望了望大姐的房间。

    比埃尔没遇过这种场面,老脸微红,点点头就想走。



    “比尔!”苏娜叫道。



    “有什么事吗?苏娜小姐?”

苏娜魅惑的侧了侧身,展示出优美的曲线。

    比埃尔晕了一下,心道又遇上个会魅惑术的。



    “算了,晚上舞会见。”苏娜伸了粉红的舌头,魅惑的舔了下红唇。

比埃尔心中一动,狠狠点了点头。

    望着一群少女的背影,比埃尔颇为后悔自己怎么会傻到在塔里憋了半年多。

    

亲爱的苏菲,你再不来,你亲爱的未婚夫就要被淫荡姐妹们吃光了。

    比埃尔春风得意地暗自调侃。

走过一条回廊,望着一排排伯爵家先祖的画像,比埃尔做了个鬼脸。

    



    “亲爱的比尔,能和你谈谈吗?”走廊的尽头,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比埃尔循声望去,在窗户投下的光照下,显出一个美妙的人影。

    丝裙在光下仿佛不存在了一般。

定神细看,却是苏菲的妈妈艾微儿。

    



    “当然!”

艾微儿轻轻一偏头,向一旁厢房走去。她的每一步都好象在舞蹈一般,丰满的胸部随之不住的弹动,修美的腿应和着不存在的节拍。

    

成人版的苏菲啊,她的秀丽稍逊女儿,可女性的温婉动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比埃尔神魂颠倒地跟在后面。

到了无人的厢房,比埃尔坐在沙发上,望着艾微儿想象着苏菲长大后秀丽无双的模样。

    



    “比尔,我非常感激你为苏菲所做的一切。苏菲是我的至爱,你可能无法了解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



    “哦,不,我明白。一位母亲为孩子的爱的牺牲是永无止境。”比埃尔说。

    他注意到女士不安的表情。



    “谢谢!”艾微儿强笑道,“苏菲还小,希望你能多疼爱她点。”



    “那是自然,你不用担心。”比埃尔兴致缺缺的说。



    “如果,如果你真的有需要,可以来找我。”艾微儿艰难的说。她的脸瞬间红透了。

    

比埃尔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等她长大。”



    “我明白了,听说女士的脱衣舞在当年是城中一绝。不知我是否有幸欣赏。”比埃尔很无耻的说。

    

艾微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呆了半晌,吃吃地问:“就在这?”

比埃尔坚定的点头。

    艾微儿犹豫了会,缓缓摇摆起来,嘴里轻声哼着轻柔的曲子。

随着她身上衣物越来越少,曲调也越来越淫靡,艾微儿秀丽如苏菲的脸上显出妖媚的春光。

    她的腰是那么柔,她的腿高举到比埃尔肩上。望着诱人的私处,比埃尔激动得直喘粗气。

    

当她坐到他怀里时,比埃尔却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厌恶。这是一个为了女儿甘愿沉沦甚至牺牲色相的母亲。

    他无法去蹂躏她,心里却又涌起强烈的践踏她的欲望。

狠狠抓住她的波浪金发,冷冷的说:“其实你不必要亲自出马,不是吗?你完全可以出点钱替我买个漂亮的女仆。不要忘了,苏菲身边就有一个瓦尔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艾微儿忍痛,轻轻地说:“我没有钱。”



    “哼,说实话吧!不然你什么也得不到。”



    “这不能怪我,伯爵老了,兰斯是个好色无厌的花花公子。我在伯爵府里无依无靠的,只有一个女儿。可她又怯懦没用,我只有出卖自己去换取后半生的幸福。给我钱吧,越多越好,求你了。你是魔导士,又是塔主,我知道的,塔里的钱永远不会少于几十万,你随便给我点,就足够我安稳的度过下半生了。求你了,看在我女儿的面上。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陪你上床。”在比埃尔的精神力控制下,艾微儿褪去了苦难母亲的外衣。

    



    “不许你碰这个贱货!”苏菲红着眼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比埃尔微微一笑,松开手,站了起来。

    

苏菲跳过来,一脚踢开妈妈,抱住了比埃尔,忧伤地说:“求你了,别碰她,不然我一想到你碰过她,我会恶心死的。”

比埃尔点点头,命令艾微儿穿好衣物,再给她下了个睡觉的命令。

    搂着苏菲,他去了花园。

躲开人群,苏菲含泪的问:“比尔,你会不会瞧不起我?”

比埃尔摇头,说:“你是你,她是她。”



    “比尔,你很好色耶!”苏菲轻叹道。



    “哪里?别乱说。”比埃尔当然不会承认。

苏菲举起右手,让他看手上的秘银戒指。

    说:“哼,我出门的时候找妮妮拿回了这个。有了它我随时可以知道你在哪?你说你在索琳的房间呆那么久干什么?”

比埃尔无语地瞪着那该死的戒指。

    半晌恨恨地说:“是又怎么样?不好色的哪还叫男人?”



    “我不管,反正跟在你身边的人只能是我。”



    “那没问题。”比埃尔很轻松的回答。

苏菲仔细端详着他的眼睛,象要看出他有没有说谎。

    



    “真的了。那些女人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就象人渴了会想喝水一样,你这碗水现在不能喝,我当然要去找碗别的水。”



    “不许将她们放在心里,你的心里只准容我一个人。”苏菲娇媚央求道。

    



    “放心了,我还看不上那帮淫娃。”比埃尔信誓旦旦地说。同谋向来是越少才越安全。

    至于女人吗?渴了喝口水,不渴了,水自然就扔开。这个世界上的水还会少吗?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菲寸步不离的守着。二人俪影成双在伯爵府各处漫步,宛若一对甜蜜的未婚夫妻。

    一直到晚餐,一直到新年舞会。

第一卷惊蛰篇第八章快活生活

比埃尔和苏菲跳了第一支曲子,他们就被人分开了。

    比埃尔自然是大受欢迎,被一群女人争着拖入。不知是否血统和遗传的原因。

    苏格拉斯家年青一代的几十位女人中居然有半数以上是中等以上的美女。

    
环肥燕瘦,或端庄或文雅,风格各异,容貌还都或多或少有点相像。

    美女们个个暧昧的望着他,言行里做着些隐隐约约的挑逗。比埃尔一时不知身在何处,乐不思归。

    

苏菲则被一帮中年夫人拖住,伯爵大夫人拉住她,语言文雅地教育她一切都要听大色狼的。

    二夫人挖苦她攀上了高枝。三夫人,也就是他的亲妈,出身歌姬的她只知道怂恿她多向伯爵要钱,还不停暗示她要以美色讨好比埃尔。

    

天哪!这就是伯爵家的家教吗?苏菲心里憎恶,简直想割掉自己的耳朵。

    脸上却摆出乖巧的样子。

愚蠢的寄生虫,只知道乞求男人一点可怜的赏赐,然后千百倍的夸大它在同伴面前炫耀。

    这就是你们可笑的人生。而我决不会象你们一样,我要努力,强大到让男人来乞求我的赏赐。

    当然我只会将最好的赏赐给亲爱的比尔。

可怜的比尔,又踩了苏娜一脚。

    可怜的苏娜,她的脚一定肿得象煮熟的猪脚了。天哪,比尔太丢人了。

    明天他会被笑死的。唔,他们抱得好紧,该死的,苏娜也想插进来吗?

    死比尔在淫笑,他在看花园的方向。是要在那里幽会吗?

以补妆为名,苏菲从大妈们身边逃走,悄悄地先去了花园。

    她还记得苏娜喜欢去的那个阴暗幽深的花径。魅惑了一只路过的猫,抱在怀里,给自己加上飞行术,苏菲轻轻的飞上树,躲在重重树叶背后。

    

不一会,苏娜来了。她靠在树下,轻轻的笑声是那么狡黠。隔了一会,比尔来了。

    

他猴急地抱住苏娜,黑暗里看不真切。苏菲只能看到两人纠缠成一团。

    她的手一紧,抱起猫儿就想往下扔。



    “等等,我不习惯在这种地方了。亲爱的比尔,如果你真的爱我,晚上请留门好吗?”苏娜娇喘着细细地叫道。

    

比尔没有理会,继续动作。



    “哎,有点绅士的风度好吗?人家又不是不答应你。只是实在不喜欢这种地方啦。求你了,别让我讨厌你。”

比尔停下了,苏菲缓缓收回猫儿,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它柔顺的毛。

    

树下二人前后离去。

夜深了,曲终人散。仆人们前来引导着客人入住。

    

比埃尔和苏菲住在三楼,与苏娜等人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

比埃尔送苏菲进房,临别时来了个晚安的拥抱。

    苏菲清晰的闻到二姐喜欢用的香水的味道。

推开比尔,关上门,苏菲瞬移到比尔房间,钻到床下躲了起来。

    

比埃尔心心念念着苏娜,回到房间,将门虚掩,脱去衣服就倒在床上了。

    

外面渐渐地安静下来,床上床下两个都有点睡意朦胧了。

门轻轻地开了,一个窈窕的人影闪了进来。

    房间里黑黑的,看不真切,苏菲只知道那是个穿着睡裙的少女。

少女一声不发,悉悉索索脱去睡裙,露出洁白的胴体,象猫一样爬上了比尔的床。

    

苏菲在床下感觉到床剧烈的振动,听着少女如泣的呻吟。她的手揪紧了心口的衣服。

    脑门的青筋直跳。死比尔,我会记住你每次的风流,我会让你知道风流的后果。

    

幽幽的目光落在床边的鞋子上,苏菲忽然无声的笑了。死比尔,你上当了,这不是苏娜的鞋子,苏娜那个爱鞋狂,每双鞋子都极尽奢华。

    这双式样简单做工粗糙的鞋是谁的呢?

摸了摸那双鞋,再细听呻吟,苏菲脑海忽然现出七表姐可恶的样子。

    苏娜果然狡猾,居然用替身上场。惯不得她身边总围着一群表姐堂妹,原来是派这个用途的。

    这就是了,淫荡的大姐人气不如端庄的二姐的原因找到了。

可怜的大姐一个人,怎么拼得过二姐一群人?

    苏菲大受启发,躺在床下冷冷的地板上,热血奔流地想着将来对付比尔的办法。

    

床安静下来,床上的少女赤身下床,穿起睡裙象猫一样无声的走了。

    

苏菲感觉身上寒冷,开始打主意想离开了。



    “菲儿,出来吧!”比埃尔倦意浓浓的说。

苏菲瞬移时的魔法波动早引起了他的警觉,一进房他就用真实视野察看了整个房间,一下就发现小姑娘躲在床底下了。

    

只是比埃尔想着在妹妹偷听下,干她姐姐太刺激了。所以才没点破她。

    刺激完了,就没必要让小丫头窝在下面受凉了。

苏菲吓了一跳,缓缓地爬出来,爬到比埃尔身上。

    



    “冷吧!到里面来暖暖。”比埃尔还不想小丫头生病。苏菲听话的脱得只剩下内衣钻进了被窝。

    



    “比尔,做那种事很快乐吗?”

比埃尔嘿嘿一笑,敷衍道:“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抱着她温凉的玉体,比埃尔舒适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不露痕迹的干掉了伯爵和兰斯,催眠了三大主官。

    正踌躇满志地在王宫接受伯爵的封号,突然秩序神现身。神的容貌一如世间流传的神像。

    他身高千米,在云中发出雷鸣般的吼声,他的身边万条闪电如游龙盘旋。

    他宣判比埃尔是个异界游魂,是邪神的走狗帮凶。天空和王宫里冲出大批人马要抓他。

    他惶急地到处逃跑,却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魅祸】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