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魅祸 >魅祸_第10节

魅祸_第10节

作者:方孔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7: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7
么也甩不掉追兵。

比埃尔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仍在伯爵府,怀里苏菲象小猫一样趴着。他长舒了口气。

“怎么了?比尔!”苏菲伏在他胸前,睁着可爱的蓝眼睛问。

“没什么,做了个恶梦。”比埃尔心绪不宁的答道。

“梦见什么了?”苏菲天真好奇的问。

“对了,对梦你们是怎么看的?”比埃尔反问。

“梦啊,一般来说会被看作是一种预兆或者神的喻示了。”苏菲说。

比埃尔才不相信,作为心理学家,他更愿意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的情景是他一直最怕的事情吧。大约是在过度激烈后,全身放松情况下,它就以梦境出现了。不过身在异界,又会魔法,他也不敢完全否定梦有没有预兆的作用。

“天要亮了,小丫头,快回你自己房间去。”比埃尔拍拍她的脸蛋说。

苏菲应了一声,慵懒的起床离开了。

比埃尔又将梦的事想了会,拿不定主意,只好暂时放开。心说顶多懒得去抢这个伯爵,好稀罕吗?我用催眠控制了他们还不是一样?

家宴一共持续了三天,比埃尔很是风流快活了一阵。不由大为感慨伯爵家的淫乱和奢侈,不过他很喜欢。遗憾的是这些人都太邪恶了,简直就是披着优雅人皮的魔鬼,如果不是出于把这当作后方基地的考虑,比埃尔觉得他们完全失去了祸害的价值。

或许事情可以反过来思考一下,让花花公子变成痴情的情圣,让贪赃枉法的贵族变成一心为民的清白公仆,让凶悍的骑士团长变成笑容可掬的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好孩子,似乎都很有可看性呢。至于淫娃荡妇们,比埃尔色迷迷的笑了,还是让她们继续淫荡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比埃尔一改闭门不出的作风,三天一晚归,五天一夜不归宿。邪恶的足迹遍布大街小巷,淫乱的身影进出于各贵族家的卧室。

苏菲不管他,一心修练,闲时就管管法师塔里的杂事。可怜的瓦尔妮势力退缩回了厨房。

荒淫的岁月过得很快,比埃尔终于权倾全城了。苏格拉城在一帮清心革面的贵族统治下空前繁荣起来,成为附近数百里最为人向往的城市。城市和领地收入翻倍上涨。当然这些钱再不会是苏格拉斯家的,而是比埃尔的了。

可爱的兰斯某天夜里被比埃尔在索琳被中抓个正着后,就去了军营苦练骑士技能,对女人再不正看一眼了。他是全城唯个因为淫荡而洗心革面的人。

第一卷 惊蛰篇 第九章 神恩日之变

时光飞逝,又到了荣光节,这是埃西亚重要性仅次于新年的节日。这一天是秩序神降临凡间接受凡人朝拜的日子。节日前三天,方圆二百里的人就开始往城里赶。附近的贵族富豪们个个拖家带口而来。
去年的荣光节,苏菲错过了,今年她可就不会了。轻轻一个眼神发过去,比埃尔赶忙讨好不叠邀请她同去。

清晨五点,每一缕阳光照耀在神殿的尖顶上,巨大的铜钟响遍全城。城里的人口由平常的十万,暴增到二十万,这些人全都出来拜倒在地,神殿宽阔的广场上更是黑压压一片,数都数不清。

比埃尔和神殿老祭师并肩站在高台上,率领信徒们祈祷。台下是伯爵等贵族。苏菲当然就站在比埃尔身后。她习惯地暂时催眠自己跟着祈祷。

荣光节也称降神日,据说这一天,至高无上的秩序大神格罗斯莱特会降临人间,接收信徒的朝拜。只有最虔诚的信徒才能睹见神容,并获得神恩。

祈祷完毕,苏菲清醒过来才发现仪式早结束了,信徒们都四散游行狂欢了。她拍了拍脑袋,怪自己定的催眠时间过长了。

看看四周,比埃尔和老祭师都不见了,苏菲跳起来,就想去逛街。今天不逛什么时候逛,今天是一年中除新年外商品最丰富最热闹的时候。很多平常看不到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今天都可能买到看到。

一群祭师围了过来,不让她走。

苏菲问:“比埃尔大法师去哪了?”

祭师们七嘴八舌,说比埃尔大法师正与老祭师商谈要事,请苏菲小姐去神殿内等候。

苏菲鄙视了他们一眼,祈祷过后精神焕发的她哪在逛过无数次的神殿内呆得住。轻轻一个瞬移术。甩开苍蝇们十米开外,苏菲动作异常敏捷地跳下台,三步两步挤入狂欢的人群。众多祭师追到广场全傻了眼,哪也找不到小女孩了,满眼是涌动的人潮。

苏菲买了一大堆零食,边走边吃,哪热闹往哪凑。

逛着逛着,觉出不对劲了,走哪都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她。狐疑的看看自己身上,脸上没花,裙子也没走光啊。懒得理他们。

继续往前走,事情越来越离谱了,一个荣光节哪来这么多跪在地上向她乞讨的乞丐。苏菲可是个邪恶的小魔女,偶尔扔一两个银币装装可爱还行,根本不可能当散财童子。你看那位大叔,一身穿金戴银地也学人跪在地上讨钱,麻烦你回家化好妆再出来先。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苏菲本想乘人不注意,踢那不要脸的家伙一脚。可是大家偏不配合,十个人有五个人盯着她,弄得她只好叹口气,悻悻然走开。

前面是享利服装店,本城贵族小姐们最喜欢的地方。橱窗里挂着一件从未见过的精灵弓手服。暗夜影豹超短皮裙,上身同质小马甲,要是穿上这身,说不定晚上就能推倒小比埃尔,把他办了。苏菲想到邪恶处,唇边掠过一丝优美的弧线。

说也奇怪,那衣服飘啊飘就到了苏菲手里。苏菲清醒过来,二哥弗雷德霍姆讨好地举着衣服对她笑呢:“喜欢吗?二哥送你。”

苏菲诧异万分,这位二哥可是个小狐狸,因为没有继承权,所以拼了命从家族里捞呢。他的钱从来只有进不带出的。

二哥的脸红了,说:“拿着,二哥钱少,比不得大哥。”

苏菲哪会客气,迅速收进银戒指里,笑道:“那多谢了。”

“说哪的话,我们是亲兄妹啊。”

苏菲点头,拿人的手短,笑问:“二哥怎么也来逛这啊,哦,我知道了,是有了中意的小姐吧?”

二哥摇头,说:“哪有贵族小姐看上我啊,要也是大哥。”语气里的酸味满大街的人都闻得到。

苏菲当然知道,二哥这种没继承权的贵族子弟,一旦父亲死后,就是被大哥扔掉小钱打发走的货色。贵族小姐要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怎么样也不会打他的主意。顶多逗逗他玩。

那他在这干吗?过眼瘾吗?苏菲疑惑地望着二哥。本来她还想呢,在搞定死比尔后,把老狐狸伯爵杀了,大姐喜欢花钱,就卖到别国去抵帐,二姐喜欢男人,就卖到别国妓院去,二哥喜欢捞钱就卖到金子矿山。留下没用的大哥催眠了当管家,从此这个城就整个落自己手上了。现在二哥这样,倒还让她有点小小的内疚。不过内疚归内疚,主意是不会变的。顶多卖的时候替他挑个好点的矿山。谁让他们生在贵族之家呢?享了十几年的福,是要还的。

“我没事干,想着小妹无聊,就来找你一起逛街啊。”二哥的脸上泛出慈爱的笑容。

苏菲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她想弄清楚今天怎么会这样诡异,拉着二哥的手,纯洁的笑道:“好啊,我正想找个人陪我一起玩。”

兄妹二人貌似亲爱无比地向前逛,沿路苏菲多看啥几眼,二哥是立马掏钱啊。苏菲爽死了。二哥在旁是一边掏钱,一边拼命讲兄妹情深互相帮助。

苏菲假装天真,一边应和,一边挑好东西。

走不多远,大哥率大队人马杀来了。

大哥比较粗鲁,一手将二哥推出老远,抱起苏菲上马扬长而去。这下弄得苏菲很不爽,回头假作悲声:“二哥。。。。。。”

二哥顿时流下两行热泪,双手握拳作有恨难伸状。

苏菲转脸就笑了,鼻子一皱,不屑地小声道:“傻瓜!”

大哥大喜,赞同的点头:“说得对,他就一傻瓜,天生就一蛀虫。要不是看老头面,我早把他卖去矿山了。”

苏菲顿生心有灵犀之感。果然本是同根生啊。

“大哥找我有事?”

“嗯,小妹,你今天可露脸了,咱苏格拉斯家从没这样风光过。”大哥一脸喜形于色。“我带你回家,咱们和老头好好商量商量。”

苏菲脑门一脸问号,小声问出什么事了。

大哥是个没头脑的,问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刚在祈祷时,秩序神降临了,天上仙乐飘飘,彩云中一道光柱直照在苏菲身上。现在满城人都在称颂伯爵家教女有方,苏格拉斯家是神佑之家。

“怪不得街上老有人拜我。”苏菲无力的呻吟道。

“小妹,这是天大的好事!”大哥就是个没脑的。

苏菲骑在马上,看到她的人更多了,成正比的是拜倒在地的人也更多了。真是走到哪,哪跪下一片去。苏菲凉凉地暗自感叹:“神权啊,就是那浮云!”

大哥在一边控制不住地喷口水,内容不外乎某某家族一向与本家作对,今天灰溜溜上门请罪。某某家族历来小气,今天抬着大礼来被赶出去之类。进入伯爵府,所到之处,仆人跪倒,贵客弯腰。苏菲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诗,苏菲如此多娇,令天下英雄竞折腰。

不理众人,兄妹直入伯爵府最机秘处——伯爵书房。

老伯爵正在那等着呢,兄妹一进屋,结界就张开了。没有人再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老头紧张得一榻胡涂,见了苏菲,一把抓住她,恶狠狠地问:“快说,你有没有和他上床?”

苏菲当然明白老头的意思,却故作天真的说:“你是说比埃尔的床吗?”

老头紧张地点头。

“上过啊!我经常上啊!怎么了?”

老头顿时瘫倒在沙发上,满脑门的汗。大哥也是一脸铁青。突然他拔出腰间佩剑,虎吼一声,说:“我要杀了那变态。我小妹这么小,亏他下得了手。”

老头厉吼道:“回来!你给我闭嘴,不要冲动!”

苏菲摸出几个蜜饯,闲闲地吃了起来。

“吃,还吃,蠢丫头,就知道吃,哪天撑死你。”大哥骂道,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

“算了,她还小,不懂事,这不能怪她,只能怪我们目光短浅。”老狐狸沮丧的说。

如果女儿不是处女了,那么眼前虽然风光一下,也就到此而已。如果女儿还是处女,那么就有可能借此杀入秩序神殿权力核心,苏格拉斯家将借此极速扩大权势。对于热心家族发展的老狐狸来说,眼看着千年难遇的家族中兴机会从指间溜走,那个伤心不是一点半点。

瞅瞅折磨两男人可以了,自己也实在想知道他们在捣什么鬼,苏菲又摆出了纯洁的假面具:“我做错什么了?我经常要给老师铺床啊。他的床那么大,我又小,不爬上床怎么铺得好啊?”

老狐狸顿时精神大振,双目如炬,小心地问:“那,他有没有对你做过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叫奇怪的事情啊?”苏菲一脸天真的问。

老狐狸尴尬的咧咧嘴,搓搓手,他还没无耻到能和小萝莉女儿谈性爱的事。半天方委婉地说:“就是做一些一般人不会对你做的亲密的动作。”

大哥果然没头脑,大声说:“比如说脱光你衣服什么的。”

“切,大哥好没羞,老师才不会对我做那样奇怪的事。对了,抱抱,亲亲,算不算。”

“不算,不算,那就好(太好了)!”两个臭男人,乐得什么似的抱在了一起。

苏菲懒得理他们的情深意长,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老狐狸亲热地抱着女儿坐到了沙发上,大哥紧挨着坐在一边。父子二人盯着苏菲,就象巨龙看见了一座金山。

坐在父亲膝盖上,苏菲天真的睁大了双眼问:“父亲大人,你这样算不算是在对我做奇怪的事情。”

老头张口结舌,老脸刷就红了,吃吃地说:“我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是男人吗?”

老头全身一僵,不知说什么好。大哥在一旁顿时就笑倒了。

苏菲跳下来,坐到办公桌上,吃着蜜饯果品,居高临下正色道:“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还是处女,有什么事直说吧。”

老狐狸眨巴眨巴眼睛,一时没回过神来。在心目中单蠢怯懦的女儿似乎突然变成了经验丰富谈判对手,还不大不小摆了他一道,这让老于交际的他也一时懵了。

老头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严肃的问:“你爱比埃尔吗?”

第一卷 惊蛰篇 第十章 谈判

比埃尔此时正在秩序神殿内堂,老祭师带着一大票人围着他。堂内气氛剑拔弩张,十分火暴。
“比埃尔魔导士阁下,我再奉劝你一次,解除婚约吧。这对你对我对大家都有好处,否则的话,最终受害的只是你。”

比埃尔怒道:“凭什么?苏菲是我未婚妻,全城人都知道。现在解除婚约,我还怎么在城里生活下去。”

“神恩者属于神教,是大陆公认的。它是不可改变的,任何试图挑战它的人,都将是自取灭亡。”

“我是法师,我不管你们神教的事。现在我要出去,如果你们硬要阻止,我将向魔法公会提起申诉。”比埃尔的态度同样强硬。

他是决不可能放弃苏菲的,不说苏菲的秀丽无双,单说她已学会他的所有本领,熟知他邪恶的底细这一点,就决不能让她落在外人手上。

他心里后悔的不行,就一下忘了提醒苏菲。傻丫头居然当众催眠自己祈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魅祸】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