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魅祸 >魅祸_第19节

魅祸_第19节

作者:方孔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7: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8
要想逃,大天使都追不上。老胖子可不认为苏菲会是和人拼命的人。

老胖子在一边蹭吃,还从自己空间戒指里掏出瓶葡萄酒来喝。

苏菲早就想喝酒了,只是以前没机会,在伯爵家又不敢喝。现在对着老胖子和比埃尔,哪有顾忌。她抢过来一杯干了,老胖子吓了一跳。他护住酒说:“丫头,你还小,不能喝。”

苏菲看着酒瓶,舔了舔舌头,哀求道:“一杯,就一杯。”

老胖子看得可怜,给她加了一杯。

苏菲细细品品,还真不错,甘甜淳厚,细细回味又有一种深长的苦涩。一如她与比埃埃尔的恋情。不胜酒力的她顿时从内心深处泛起阵阵失落迷惘与悲伤。

老胖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苏菲这个样子,不由一时心软,心想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啊。可怜才十一岁就被关到塔里,被家族象货物一样送人。虽然比埃尔那小子对她还好,可又不会哄小女孩。在塔里呆了两年,又被送到这,连玩下的机会都没有。

别人家的小姐可是天天玩得开心,有几个象她这样的。怪不得成神恩者后对她的家人那么狠。听说她小时,兰斯对她还好,这可能就是她现在护着兰斯的原因吧?她急着见国王,可能是想为她哥哥在陛下面前说点好话。我推了国王的邀请,难怪她会生气。

小丫头也不是全无心肝,还是挺有人情味的。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只要你真对她好,她也会对你好。格罗图斯被苏菲的悲伤所打动,又只看到表象,得出了完全错误的结论。

“丫头,精神修练者不能喝多了。不然会有损实力。今天你成功晋级了大主祭,我才让你喝两杯。今后不能喝了,懂吗?”格罗图斯慈祥的说。这一刻,他还真有点爷爷看着淘气的小孙女的感觉。

“知道了,少啰嗦。我也不喜欢醉醺醺的,人生是要时刻清醒着,才能细致无缺地体会。”苏菲随口用比埃尔的话回答道。

“来!干杯!”比埃尔从桌下爬出来,举杯凑过来。苏菲一脚将他重新送回桌底下。“规则要再加一点了,我最讨厌喝醉酒的男人!以后永远不许喝醉。”

格罗图斯嘿嘿一笑,一个十一级驱散术砸过去。比埃尔从桌下翻身而起,惊讶的问:“我怎么倒到地上了?”

苏菲朝老胖子竖起大拇指,她现在有办法让比埃尔永远也醉不倒了。

“吃饱了,我要开始玩了。”苏菲站起来,精神抖擞的嚷道。

“呵呵,你想玩什么?”格罗图斯兴致勃勃的问。

“先去换徽章和大主祭袍。”苏菲得意的说。

格罗图斯当然愿意,他早把苏菲当成是自己人。裁决殿多年被人看不起,现在有苏菲可扬眉吐气了。

在圣殿无数人心情极其复杂下,苏菲弄到了新的五条金边的大主祭服和徽章。

苏菲绝对是有史以来由主祭晋级大主祭最快的人。她所花的时间不到二十天。史上最年青最秀丽最强大的美少女大主祭华丽丽出现了。或许还应该加上最邪恶三个字。

大主祭晋级对圣殿来说,也是一件大事。首先是通告各处神殿,然后在圣殿里举办庆祝会。出席人最低都是主祭级。乘着小魔女高兴,圣殿殿长乘机将两头变猪的家伙送了过来。

在比埃尔指点下,以忏悔和捐赠为名,苏菲收下五千金币后才解除了魅祸术。那两头猪一变回人,立即头也不回的逃走了。其他的使者早就走了,只有他们才淹留此间苦苦等候。

苏菲和格罗图斯坐在一起,得意洋洋的接受祝贺。圣殿的庆祝会比较质朴,就是把些大人物请来聚聚,连酒都没有,幸好食物还是比较精美。味道不浓不淡,颇合平衡之道。

国王陛下也派来了使者,送来一件精美的大主祭袍。苏菲借此传达了希望明天晋见国王的事。使者当然满口答应。

在宴会上,比埃尔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仰慕已久的守护圣女。她是闻讯特意从外国赶回来道贺的。守护圣女名叫露娜,长相端庄秀美,神情和蔼可亲,一副大姐姐模样。几十岁了还保持着二十来岁的青春。她最近正忙着在赈灾。

守护圣女的任务是扶助弱小国家,呆的地方长年是灾难暴发的地方。真是哪里有灾难哪里有不幸哪里穷困不堪,她就带着一帮人和大批财物去哪帮忙。经常跟她在一起的就是生命圣女了。她们真是对难姐难妹。

苏菲现在很讨厌美女,尤其是这种绝色美女。尤其是看到比埃尔目不转睛欣赏露娜以后。貌似守护圣女对她也不是很热情。在圣殿传说中,守护圣女与裁决圣女是对冤家,神教史上鲜有她们相处友好的例子。

因为裁决圣女代表着灾难与破坏,一个地方裁决圣女祸害完了,通常就是守护圣女和生命圣女去补救。有着这种原因,谁想她们好好相处都难。

大陆的国王都欢迎守护圣女来,却都希望裁决圣女去邻国和敌国。

越强大的国家越讨厌裁决圣女,越弱小的国家越喜欢守护圣女,这是大陆的常识。

庆祝会开得级别够高,场面却有点冷。苏菲正无聊中,兰斯的使者一脸大汗的跑来了。

使者伏在她耳边急切的说着。苏菲听了心情激动,开心的大笑起来。

格罗图斯好奇的问:“什么事啊?这么开心?”

“不告诉你,我先走了,你在这顶着。”苏菲跑去和掌控者,守护圣女说再见了。不说不起,那两位是圣殿两大头目。别人可以不理,他们不能不理。苏菲还要在圣殿混呢。要等到当上裁决圣女才有和他们叫板的资格。

从圣殿出来,叫了辆马车,苏菲和她的影子比埃尔就往比武场赶。比武场是贵族子弟决斗的地方。

兰斯笨蛋被一群年青贵族子弟截到那了,上百号人等着和他决斗呢。可怜兰斯不过是个六级骑士[炫`书`网`整.理提.供]。等他的却有上百名九级以上的骑士,几十名七级以上法师。

要不是没去过比武场,苏菲一个瞬移就过去了。

希兰公主向来被认为是王都最理想的美女,无论美貌,地位、才智与血统都非常完美。本来如果公主爱上了那四大公子中任何一个,其他贵族青年都没话说。

可是她偏偏和兰斯在一起,只要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兰斯就是个风流白痴。官职不过外省中等城市骑士团副团长,爵位不过小小的子爵。在王都这种贵族云集之地,比兰斯身份高的贵族少说也有上千名。子爵算什么?伯爵都一大堆。再加上四大公子明里暗里的挑动,他们就很不服气地来找兰斯的麻烦。

兰斯虽然笨,但有自知之明,要说哄女人他敢称高手,要说比武决斗,他是决计不干的。那帮热血贵族多次要求决斗不果,于是在今天邀集了几百人,乘兰斯和公主出游的机会,将他们强行请到了比武场。

兰斯正在百般推脱,找借口拖延时间,就等小妹去救命呢。

他的借口是很感人的,很能打动少女的爱心的。诸如,爱情不是赌斗的财物,爱情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暴力只能伤害我的肉体,但决不能动摇我对公主的爱。为了避免公主纯洁晶莹的心受到哪怕一点点伤害,我,作为一名骑士,宁愿舍弃视如生命的勇敢,被世人唾弃为懦夫也坚决不决斗之类。

其他的还有什么他官职在身,要决斗的话必须要向国王申请。而他忠于职守,决不肯因私人原因耽误国家大事等等。

说得希兰公主痴迷不悟,死心塌地的掩护着他。不然的话,兰斯早被那些人扁成肉泥了。兰斯的这些话,本来是个憧憬着爱情的女孩就喜欢听,更何况公主早在潜意识里就信任兰斯的任何话。

进入比武场,看到一堆全副武装的骑士和法师围攻兰斯,苏菲的火就上来了。

这是对苏格拉斯家的挑衅,这是对她的侮辱,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她也恨苏格拉斯家,但要下手对会苏格拉斯家的话只能是她自己或者比埃尔。别的人,任何人要伤害苏格拉斯家的人都不可以。

她瞬发飞行术,飞到兰斯头上。放开神力的束缚,庞大的神力形成如山般的威势。

在场的人立即感受到巨大的压迫,纷纷安静下来,循着压迫的方向看来。

魅祸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覆盖全场,苏菲清亮如银铃的呤诵响彻云霄:“兰斯,苏格拉斯是我最亲爱的大哥,凡是得罪他的人都是在冒犯我苏菲。苏格拉斯大主祭。凡是敢于冒犯我的人,都有罪。我,以至高无上的秩序神的名义,裁定他们犯有不可饶恕的渎神罪。

在此,我庄严的宣告。任何敢于冒犯兰斯伯爵,冒犯苏格拉斯家族者,均等同于冒犯我。顺从我者得平安喜乐,与我为敌者将生不如死。以至高无上的秩序神之仆人圣殿大主祭苏菲。苏格拉斯之名,裁决如下:

既然你们如此愚蠢的敢于冒犯吾之尊严,谨裁定你们今世以愚蠢的猪之名而生,以猪之食为食,以猪之圈为屋。”

第一卷 惊蛰篇 第十九章 逼婚

第十三章
话音一落,全场猪声顿时响成一片。

这些猪可不同一般,个个锦衣华服,身穿上百年浸透着家族荣耀的盔甲。锦衣玉食养得他们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即使变了猪,那也是很帅很有风度的猪哥哥啊!

只有离得远的,在边上看热闹的几个贵族幸免于变猪。他们吓得掉头就跑。苏菲懒得追,光顾得看着一地猪娇笑。

兰斯大喜,甩开公主,跳起来对着猪哥哥们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他可逮着耀武扬威的复仇机会了。

希兰公主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惊吓,又被一地的猪刺激,忽然眼神有点迷茫。

比埃尔可是一直关注着这位美人呢。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乘苏菲的控制因刺激过大松动之际,悄悄地做了些手脚。

猪毕竟是一种聪明的动物,挨了兰斯的拳脚,四下嚎叫着逃散。

苏菲忍笑,叫上自己人扬长而去。

马车轻快地向公爵府行去,车上苏菲说:“公主殿下,我明天晋见国王陛下,我将向陛下为我哥哥求婚,你看可以吗?”

公主羞红了脸,低下了头,答应太羞人了,不答应又怕得罪苏菲,引起兰斯误解。

兰斯当然连声道:“好。太好了!”

拉过兰斯,苏菲小声问:“跟公主上床了吗?”

兰斯尴尬的摇摇头。

“笨蛋!快点搞定她。”苏菲低骂了声,不再理笨蛋的便宜大哥。转头坐到公主那,和公主聊些女孩子喜欢的事。

感觉到有不少人跟踪着,苏菲心里冷笑。懒得理他们,继续陪着公主闲聊。

送二人到了公爵府,才下车。国王的使者已快马赶来邀请苏菲进宫。

让兰斯进府躲好,苏菲带着公主进了王宫。为防意外,比埃尔当然是要跟着的。进宫里,遇上那些猪哥哥的父母兄弟,搞不好就要打架呢。缺少攻击手段的苏菲当然不肯放比埃尔闲着。

与公主独处车中,当然就是苏菲下手的方便时刻,一个眼神,公主即进入深度催眠状态,苏菲细细调整了一下命令,不过就是让公主学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都是为了配合求婚了。

进了宫门,比埃尔被拦下了。临分手前,比埃尔向苏菲指了指手上的魔戒指,意思是有危 3ǔωω.cōm险就叫他。同为法师塔的控制戒指,具有一定距离内魔法通讯的功能。

望着苏菲走远了,比埃尔向公主微笑道:“殿下,可以聊聊吗?我和兰斯可是极好的朋友。”

公主殿下本正想和他告别回宫的,听到这话心中一动。微笑道:“好啊,请!”

她带着比埃尔往后殿走去。他们后面跟着一群侍从与女官。

比埃尔挑了些兰斯小时候的趣事说,这些事在苏拉斯城贵族中流传广泛。比埃尔在那混了近一年,却也记住了一些。

其实不外乎普通贵族少年时都干过的一些傻事,希兰公主却听得入迷,时时忍俊不禁的大笑。她每听完一个,就笑着催促比埃尔多讲一些。恋爱中人都恨不能了解恋人的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到了公主寝宫内,看看除了几个侍女没外人了。

比埃尔淫笑一声,魅祸术之沉醉发动,将房内众女悉数醉倒。

他抱起美丽的公主闯进了她的卧室内。埃拉西亚第一名花,美丽的容颜泛着醉人的红晕,娇喘细细,无力地躺在他怀里。

比埃尔情不自禁地俯首吻了下去。邪恶的舌头探入公主芬芳的红唇内,挑开编贝玉齿,尽情品尝女儿家的香液。

甘液入口,欲火如焚,比埃尔飞快探出罪恶之手。西式袒胸露背的长裙,极大的方便了比埃尔。

细细把玩了一会娇艳的胸部,比埃尔总算记起了时间紧迫。来不及脱掉公主的长裙,他只将长裙摆往上一撩,除下公主的内衣。

赏鉴了会裙内名花,看看露滴牡丹开,比埃尔挥枪上阵了。

一边大力杀伐,一边感应着苏菲的位置。发现苏菲在花园迅速移动了几次,又停了下来。没有接到她求援的信号,比埃尔估计是没大事了。他暗想不用拿公主做人质去威胁了,可以好好享受了。

身下美人不知身在何处,怀中何人,只顾得忘情呻吟。

比埃尔一时亦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快乐如仙。

希兰公主的呻吟渐趋高亢,端庄的神情冰消雪化。

比埃尔一泄如注。抱着公主温存了会,他开始给公主虚构出一段她与兰斯的幽会记忆。

然后他又出去将外面侍女们的记忆同样改掉。刚弄完这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魅祸】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