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魅祸 > 魅祸_第29节

魅祸_第29节

作者:方孔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8:2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0:37
仆人的新衣花了二十万。这还不包括送给公主的大批珠宝首饰和兰斯一身的珠宝。送给公主的珠宝就价值百万。苏菲最后对兰斯说了三个字:败家子。

到了神殿,那里已被上千的禁卫军警戒着。外面上千对的新郎新娘,眼巴巴等着呢。苏菲这边刚下车,那边国王的车队就到了。

苏菲和兰斯上前迎接国王与公主。两边人相视而笑,相携向礼堂走去。

进入礼堂,各人坐好。比埃尔一看,这里简直成了各大贵族的集中地,各位贵妇人和小姐们个个争奇斗艳。

比埃尔恶意的想,如果此时出来个恐怖分子把这帮人全杀了,只怕埃西亚立即会四分五裂。

台上女牧师开始祝福新人,婚礼奏鸣曲响彻礼堂。比埃尔收敛暇想,向礼台上看去。

洁白的婚纱下,公主幸福的微笑着。兰斯此时也颇象个帅气的新郎。一对新人在外表上还是相配的。

看着穿着婚纱,格外美丽动人的希兰公主,比埃尔心里涌起一阵惋惜。真要把她让给兰斯笨蛋去糟蹋吗?太可惜了。

比埃尔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决定要找个机会去害害兰斯,至少不能让他就这样轻易抱得美人归。兰斯居然敢利用苏菲逼他帮忙娶公主,这要不害害兰斯,比埃尔岂能善罢。

比埃尔决定一会要让兰斯一见到希兰公主的裸体就萎掉。他要让兰斯看得到吃不到,考虑到兰斯是头大色狼,肯定会在萎了几次后用春药来帮忙,比埃尔决定要再设下一个命令,只要面对公主,如果兰斯吃了春药就会昏倒。

想着兰斯以后苦闷的神情,比埃尔就猥亵的笑出声来。

第二卷 雷鸣 第三章 醋海

比埃尔是如此激动,以至旁边的苏菲都有点担心,轻轻拍拍他的手。
看到苏菲,比埃尔清醒过来,忙向她示意没事。

这事要让苏菲知道了,还不定会产生什么后果呢!比埃尔可不想去面对。

欢快甜蜜的婚礼进行曲奏响了。身穿白衣的牧师们唱起了婚礼祝福歌。

一对盛装新人在婚姻女神前立下永不背弃的誓言。生命牧师微笑着宣布婚姻成立。

众人大声欢呼起来,玫瑰花雨从空中撒下。大家以国王和苏菲为首簇拥着新婚夫妇出门。

等新人坐上马车,大家也分头上车,一起绕城一圈,然后进入王宫。

王宫里摆满了大陆各地名花,婚宴上的菜肴极尽精美,上千道菜的花色品种绝不重复。上千名侍女身穿盛装,如花蝴蝶般来回穿梭。

宫廷乐队分散在婚宴四角,保证每个角落都能听到乐声。

各国使者,上千贵族华服而来,王宫的马车排出了三条街外。

兰斯收到的礼物装了五十辆大车。

主席台上,兰斯与公主携手而立。国王陛下感慨的首先发表嫁女感言。然后是公爵与长公主对妹妹婚姻祝福。接下来苏菲代表苏格拉斯家表示感谢,欢迎公主成为家族一员。

她的圣女服理所当然的引起下面人的注目。

又有几位王子上台祝福希兰公主。最后,陛下宣布婚宴开始。

婚宴仍是采取埃西亚人喜欢的自助式,大家不固定座位,随意取用酒菜。累了,边上就有座位。稍远点还有各种歌舞表演可以欣赏。

场地中央是大型舞池。贵族们正围着兰斯和希兰公主大跳宫廷交际舞。

比埃尔很喜欢这种宴会方式,感觉和前世在欧洲留学时的宴会一样。他本想去大吃一顿的,可是只要他一起身,苏菲就跟着,然后三十多个人就都跟着他。这么多人一动,众人的目光全跟过来了。他只好跟着苏菲拿了些没吃过的佳肴,只好找了个视线好的高处坐着。苏菲命亲卫们也各自去取爱吃的一起坐这吃。

苏菲手下尽是美女,吸引来不少年青的男贵族。比埃尔极力寻找着单独活动的机会,于是极力怂恿苏菲和手下去跳舞,可没人去,亲卫们个个表示要保护圣女。

苏菲自己是不会跳这的舞,一般贵族也不敢来请圣女跳舞。国王陛下来了一次邀请,当听说苏菲不会跳舞时,装出大吃一惊的样子,然后让人叫来了长公主。让她教苏菲跳舞。

苏菲推辞了一下,琴伦在边上劝她说圣女以后也会遇上不少宫廷舞会,先学会还是有必要的。苏菲想想现在很无聊,也就抱着长公主学起来了。

苏菲下了舞池,亲卫队们想想要紧跟苏菲,也就成双成对搂着跳起舞来。不过她们可是紧围在苏菲和长公主边上,阻止其他人随意接近呢。

比埃尔当然不会放过搂抱美女们的良机,混在美女亲卫队里进了舞池。

他跳了一曲,就找借口溜之大吉了。他找到兰斯,装出诚挚友好的样子向兰斯祝贺。兰斯哪知比埃尔心怀歹意,乐呵呵的接受了。

比埃尔装出羞涩的样子,说:“我是个穷法师,没什么钱。但今天是你的新婚的日子,我总得送份礼物以表庆贺。只是这礼物我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下拿出来,被别人知道会笑话我,也会嘲笑你妹妹对手下刻薄。所以,我想请你到一个没人的房间去,我再送给你好吗?”

兰斯好奇的问:“是什么礼物啊?”

比埃尔继续装不好意思的尴尬样子。伏在兰斯耳边小声说:“我收集到一套有趣的床上春宫图和配套的淫器,虽然不值什么钱,可是很有意思。你总不会让我在这里拿出来吧?”

兰斯听到是这种东西,顿时兴奋地拉着比埃尔进了一个小房间。

一进小房间,比埃尔当然毫不客气的催眠兰斯笨蛋,设好命令后,比埃尔阴笑不已,心说:兰斯笨蛋你就帮我养着公主,等我回去宠幸她吧。

为免他人怀疑,比埃尔还是随手送给了兰斯一些淫图淫物,那是比埃尔在苏格拉城的贵族小姐夫人们玩时弄到的。

兰斯眉开眼笑的收下礼物,毫不知已被害,搂着比埃尔的肩膀象兄弟一样走出了房间。做为新郎,兰斯很快就被国王叫去认识埃西亚王室成员。

比埃尔心情爽快,眼角扫见露娜也来参加婚宴。他大喜的跑过去邀请她跳舞。

苏菲学了一阵,就跳得象模象样了。长公主直夸她有跳舞的天分。

长公主功成身退,国王陛下早等着呢,立即上来邀请。

苏菲不能驳陛下面子,轻轻将手搭在国王胳膊上。二人步入舞池,贵族们时刻都在留神着国王的动向呢。立时舞步一滑,自然地将这对老少配拥入舞池中间。

苏菲一边跳着,一边东张西望,不经意间还发现守护圣女,生命圣女也在身边跳舞。这让他颇为惊讶。再看时,还看到其他几个圣殿头子,只是没看到掌控者。

“圣女殿下,什么时候有空?我再给你举办一个庆祝会。”陛下小声道。

“不用了,今天这个婚宴就是最好的庆祝。”苏菲不以为意的说。

国王又说了几句,苏菲拒绝了。当初国王的庆祝本就是个借口,此时再提出来,也不过是因为上次说了。苏菲心里明白,当然不会傻傻的答应。

要庆祝,也应该是由圣殿出面举办,她偷偷在外面让国王举办算是什么回事?名不正言不顺啊。

一曲完毕,不等苏菲退出舞池,长公主的老公大公爵又来邀请了。苏菲对这大公爵还是挺有好感的,他没有拒绝。一曲跳罢,老胖子居然过来了。苏菲大怒,使劲踩啊踩,老胖子居然一直坚持到跳完一曲。然后才捧着脚瞬移到张椅子上坐着咧嘴。

苏菲眼见一群贵族围了过来,立即也瞬移逃回座位上。她再不想被人抱着跳舞了。她怕自己被那些贵族吃豆腐时,说不定忍不住干下什么自己会后悔的事。

她本能的找找比埃尔,发现他正与守护圣女在跳舞。看着他们那亲密无间的舞姿,苏菲额头青筋直跳。

“来人,去给我守着,舞曲一停,就给我把死比尔揪回来。”苏菲压低声音恨恨地说。

琴伦会意,派出几名队员分别守住舞池几个方向。

舞曲停了,比埃尔并没有出来,他居然又和露娜舞了起来。

苏菲头一回感觉到事态严重。比埃尔好色,但向来不把女人当回事。苏菲偷偷见过他很多次和女人调情亲吻。他对美丽女人向来看似温柔可亲,但眼神一直是冰冷无情的。可是今天他看露娜的眼神,却让苏菲感到她的世界在崩塌。

好不容易等到这支舞曲结束,苏菲亲身瞬移过去,抓住了比埃尔。

“嗨,能和我跳一曲吗?”苏菲用天真快乐的语调说。

比埃尔不悦地点了点头,歉意的望向了露娜。露娜很冷静的温然一笑,转身出了舞池。

露娜一走,苏菲顿时目露凶光。比埃尔为之一寒。

恰在此时,音乐响了,比埃尔大出了口气,搂着苏菲随着舞曲的节奏跳了起来。

苏菲可不是轻易饶人的主,一双脚不停地踩踩,踩得比埃尔呲牙。他真想把她扔一边去。可是他不敢,苏菲冷笑着说了一句:“你敢不跳完这支曲子,看我不用法杖打死你。”

比埃尔知道苏菲很生气,问题很严重。大哥和公主结婚的快乐已然被冲天的嫉妒赶得无影无踪。

好不容易盼到舞曲结束,比埃尔强忍住脚钻心的痛,摆出笑脸挽着笑得开心的苏菲出了舞池。

“你可真会挑时间啊!居然在我大哥的婚礼上去勾搭她。”苏菲冷笑道。

望着远处,正优雅舞动的露娜。比埃尔默然不语,他心情不好,刚才只顾得回味露娜身上的美妙了。最重要的问题没问清楚,下一次的约会也没定好。

“勾搭她有什么用?她是圣女啊!你个白痴!”苏菲伏在耳边骂。

比埃尔不耐烦了,寒声道:“知道你还闹,你闹够了没有。”

苏菲扁了扁嘴,不是现在人多,她或许真的会哭出来。比埃尔已很久没这样对她了,苏菲的内心却松了口气。她想他敢这样对我,只能是他真的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是不是最近他没得女人碰,所以才这样火气大?

苏菲暧昧地望了眼比埃尔,心说是不是该让他尝到点好处了?

比埃尔给她看得毛骨悚然。

苏菲坐了会,本想呆到婚宴结束的,但为了杜绝比埃尔与露娜再勾搭的机会。她让个亲卫队员去向国王告辞。苏菲带着比埃尔等人回圣殿了。

第二卷 雷鸣 第四章 被推到了~

婚礼第二天,兰斯来请。苏菲到侯爵府和希兰公主混了一天。其间,比埃尔到是很想和公主重温一下春梦。可是苏菲看得太紧,公主又春意满怀与兰斯不离。
比埃尔很好奇兰斯的新婚之夜,偷偷问了问。兰斯颇为不屑的望了眼与苏菲站一起的公主,说:“操,我还以为她是处女呢。谁知道她和苏格拉的贵族小姐没什么两样。”

比埃尔暗笑,很哥们的安慰了兰斯几句。

不过看兰斯那样子,并不是很介意公主婚前不是处女。

腐朽淫乱的贵族阶级啊!比埃尔慨叹一句,也很满意兰斯的态度。想必以后,他摸上了公主的床被兰斯发现了,兰斯也不会声张的。

做客完毕,比埃尔和苏菲又回到圣殿接见属下,熟悉圣女职责。

当晚,比埃尔祈祷完毕,正准备活动一下,舒展一下筋骨好接着锻练精神力。

刚站起来,听到卧室里有响声。他取出冰矛法杖,暗道莫非有人来暗算?

悄悄地放出精神力场向外一探,就听房里有人说:“死比尔,还不出来。”

比埃尔手一抖,宝贵的冰矛法杖都差点掉了。

“出来!”

比埃尔收起法杖,犹豫不决地走进卧室。

苏菲穿着件白色镂空睡袍躺在他床上。秀丽的脸上春意浓浓,半裸的酥胸隐约可见小巧的乳房。侧卧的姿势很好地掩饰住发育不全的弱点,稚嫩的曲线也变得诱人起来。

“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还穿成这样!你想不想当圣女了?”比埃尔不满的说。

何必呢何苦呢!年纪小小就学人爬男人的床。

能看不能吃,让你挑逗得一晚上睡不着,你知道有多痛苦吗?

“比尔,过来!”苏菲象不知道他的痛苦一样,腻声道。

比埃尔痛苦地踱过去,坐在床边说:“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苏菲魅惑地一笑,轻轻解开衣带,说:“死比尔,看你这些天忍得这么苦,今晚好好奖赏一下你。”

比埃尔吓了一跳,忙抱住她给她胡乱遮好衣服,怒道:“不要乱开玩笑,快回去睡。”

苏菲尤不死心,媚笑着伸出嫩藕般的纤手,抱住他的脖子,将秀丽的红唇噘着凑了过来。

要玩火是吗?比埃尔恼了。他不再推挡,反而更进一步地亵玩苏菲犹显稚嫩的少女娇躯。苏菲哪堪这种老手的刺激。不一会便娇喘吁吁,情难自已。媚眼如丝,浑身无力。

比埃尔伸手探入她怀中,发觉小丫头内里居然寸丝未挂。欲火腾腾燃遍全身。轻轻褪去小丫头的睡袍。苏菲柔弱无力地配合着。比埃尔大感惊异,暗想这丫头真的想献身?

少女青春玉体横陈在床,一副任君采撷的动人模样。

比埃尔反缩手不敢再挑逗她了。谁知道圣殿有没有什么隐蔽的手段能侦知圣女是否失贞。要是有的话,明天他和苏菲非一起上断头台不可。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大不了,事后我们一起远走高飞。”苏菲睁开眼睛,魅惑的笑道。

“死丫头,你真想清楚了?”比埃尔惊喜道。

苏菲红着脸坐起来不答,一双手却来解比埃尔的衣服。

很快两人裸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魅祸】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