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_第5节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_第5节

作者:天风黑月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6: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7
由得不让人奇怪。在好奇心驱使下,我曾问过大叔相同的问题,可大叔总是笑而不答,接着就把话岔开了。我也曾在无意中听村里的人谈起大叔的往事,只是说他年轻的时候曾在外游历过一段时间,而后便回到了村里定居了下来,直到现在。至于游历期间到底做过些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了……

“好小子!”见我一脸的自信,大叔举起粗糙的手掌赞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进屋拿出了他的双手大剑,活动了一下筋骨摆了个剑姿:“来!让我看看你又进步了多少!”





第一卷 第二章 剑试

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战意缓缓的笼罩了整个场地,就连一旁嘻闹的鸟雀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拍打着小小的翅膀,“扑楞楞”的飞上了半空。只见大叔面色一肃,神光璀然的双眸中射出两道利箭般的目光,方才微躬的脊梁瞬即挺的笔直,就好像一柄精铁打成的标枪,那并不高大的身材中此时却给人一种如山如岳的压迫感,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高和矮原本便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就如同天空和大地,永远也不能合到一起。但此时我却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这种矛盾,这是一种纯精神上的感觉,我明白,较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了。

“大叔的功夫也精进了不少呢!”我由衷的称赞着,脸上依然带着笑容,手中的大剑一横将剑尖正对着前方,随着全身气劲的逐渐凝聚,整柄剑轻轻的振颤了起来,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就仿佛是某种活物想要摆脱双手的掌握一般,强大而锋锐的力量蓄势待发。

“准备好!你大叔可要来了!”话音还未落下,就只见一道身影已然闪到了我的眼前,巨大的剑身挟着“哧哧”的破空声闪电般直击而下。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击,刹那间我不禁生出了一种退无可退的感觉。心头微微一凛,我下意识的一拧腰,手中的大剑划出一道圆滑的弧线凭借着巨大的惯性迎了上去……

“噹!”随着一记震耳欲聋的巨响,两把剑毫无花巧的碰撞在了一起,爆起了一串明亮的火花。只觉得一股绝大的力量朝我的双手涌来,抵挡不住下我禁不住连续退出三步方才稳住了身型,紧了紧有些发麻的虎口,心中不由得暗自惊骇:好强的力量啊!

并没有给我过多的喘息时间,浪涌般的攻击接踵而至。只见大叔手中的剑势一变,那把重达数十斤的双手大剑轻快的舞动了起来,就仿佛是一根轻巧的小木棍,带起漫天的剑影,铺天盖地的向我罩来。数十年的火侯果然非同小可,我暗自赞叹着,手中可也毫不含糊,大剑一挥迎了上去……

刹时间,只见两条闪动的身形交错盘旋在一块,如同穿花的蝴蝶,游走不定。虚空中爆出一片密密层层的剑幕,将一切都包裹了起来,风雨不透,两道忽隐忽现的身影更是让人眼花撩乱,仿佛一切都不那么真切起来,只闻得一阵叮叮噹噹的撞击之声在四周回响着。

“哈哈哈哈哈!好{炫&书&网}久没那么痛快了!”随着最后一声撞击之声响过,空中的人影暮的一分,交手的双方又回复了之前的对立。大叔驻剑而立,发出了一阵酣畅淋漓的大笑,笑声中的痛快喜悦之情认谁都能听的出来。相比之下,我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胸腔剧烈的起伏鼓动,满头的黑发就好像被水浸过一样,因为力量上的差异,刚才的那一击花费了我很大的精力。我心里明白,方才的一击其实并不真的如同看起来那么势均力敌的,如果有高手在旁就一定能够看的出来,就在刚才那双剑连续不断的碰撞之中,我的剑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小的收缩动作才堪堪化去对方猛烈的冲击力,可以这么说:我和大叔的力量其实并不在一个水平上的!因此,相对来说,我花在刚才那一击上的精力也要远远的大于大叔!

“好!再试试能不能接下你大叔最后一击!”一声雄浑的啸叫声暮的冲天而起,带着一种深深的震撼,隐隐的预示着紧随其后的一招决不会那么平凡!大叔双眸圆瞪,两道夺目的目光已然罩定了我的四周,一股若有若无的精神压力已经在无形间缓缓升腾了起来,中的大剑一寸一寸的高举过头了顶,缓慢的动作却偏偏带给人一种行云流水的特异感觉。此时此刻,大叔的全身散发出一股莫可匹敌的雄豪意态,凛凛间与人一种好似天神下凡般的错觉!方才散布于四周的劲气此时竟都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就仿佛百川汇海一般向着那柄微微颤抖的巨剑聚集了过去……

这绝对是非同小可的一招!招还未发,我已经从这股山雨欲来的雷霆气势上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不能让这气势再继续凝聚下去了!不然,这一招我干脆弃剑认输算了。心念急转间,我暗暗的下了决心!

身型急速的晃动了起来,我以迅雷般的速度电射而出。由于功力上的差距,要想从正面硬碰硬的接下大叔的这稳重凝实的一招,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因此,我选择了移动!这并不是躲避,更不是逃跑,躲避与逃跑都不能称之为破去了这招,移动的目的是要造成对方的防守漏洞,削弱对方的气势,从而使我有机可乘。只见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原本便轻捷灵巧的的体型在移动中展现出其惊人的优势,正顺着不规则的运行路线在大叔的四周快速的闪动着……

果然不出所料,身型处于急速动中的我,对大叔的出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大家都知道,无论多么强的招术都必须作用于对手的身体上才能产生作用,但如果你连对手的位置都无法确定,那招式再强又有什么用呢?卡比大叔很显然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因而很快的作出了反应,迅速的提气刺激自己的感官来捕捉我的位置,当然,在此消彼长之下,其手中那柄双手大剑上的强烈劲气也在一定程度上被不可避免的削弱了。

就在大叔快要适应我的速度并且即将捕捉到我的身型的时刻,暮的精光一闪,我骤然加速,全身的功力瞬间推至极限,连人带剑的向大叔电射而至,竟是先发制人的爆起发出全力一击。锋利的刀刃划破空气带起一阵咝咝的啸鸣声,就像一条攻击中的饥饿毒蛇,卷起了层层叠叠的暗劲,端的是非同小可。然而数十年的功力毕竟并非易与,大叔只是稍稍的错愕了一下便迅速的作出了反应,那柄沉重的双手大剑毫无花巧的直劈而下,沉着而坚毅,一双握剑的大手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颤动……

“剑手之间的较量,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犹豫。”记得我六岁那年,大叔曾这么对我说,而今天的比试恰恰就证明了这一点。正是大叔方才那一瞬间的错愕使得积蓄在重剑之上的力量终于没有能完全发挥出来,虽然剑身上的劲力依然强劲而沉重却也不再是那么不可抗拒了。

只听“啵、啵、啵、啵……”的一阵兵刃交击之声响起,我手中的大剑骤然加速,幻起一片剑花,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剑影准确的击打在大叔的剑脊上。剑身不断的振颤着,就如同抽丝剥茧一般,一丝丝,一毫毫迅速的削弱着大叔剑上那庞大的劲力。这也是我早先就预想好的手段。要知道,光凭力量单纯的硬碰硬我决不是大叔的对手。

随着击斗的继续,大叔的重剑不断的向我压迫过来,而我则是拼命的舞动着双手剑一退再退,只见那不断逼近的剑锋愈来愈近,我似乎已完全落于下风。

然而事实却未必就如同眼睛所看到的那样,就在大叔利剑缓缓逼近的同时,剑上的劲力也因为我的不断蚕食而急剧减少。

“呀!”

就在大叔手中大剑终于达到我身前的一刹那,我虎吼一声,运起全身最后的力量,剑上劲力一变,全力缠上面前的大剑向身旁一卸……

“轰!”

只闻一声震耳欲聋的巨爆响起,就好似九天之上响起的霹雳,强大的剑劲完完全全的击在了我身旁的空地之上,带起了漫天飞舞的尘埃,细小热充满劲气的石子狂飑般的四散溅射,有几粒甚至击在了我的面颊上,竟也颇有些疼痛之感。

“呼……”我呼出一口长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终于破去了大叔的一剑,我只觉得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一般,浑身上下空荡荡的,简直连站都站不稳了。

“哈哈哈哈!破的漂亮!好小子!可比我当年强多了!”

绝招被破,卡比大叔并没有展现出什么不快的神色,满脸都是极畅快而真诚的神色,豪爽的大笑着,一双粗糙而有力的大手宠溺的揉了揉我的一头黑发,没口的称赞。

我疲惫的坐在地上,耳中听着大叔的称赞,心中着实也是有些得意的,面上呵呵的傻笑着,反复的拿手抓着脑袋,不知不觉中便将整个头发弄个跟鸟窠一般。纵横流淌的汗水在我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泾渭分明的鸿沟,甚至能看见一缕缕蒸腾的白气散逸在空气中,粒粒温热的汗珠流过下巴滴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褐色的湿润。

“来!今天晚上咱爷儿两好好吃一顿!”

大叔还剑入鞘往背上一挂,矮下身双手分别握住地上那头鹿的两条腿将其扛在了肩头,动作依旧是那么轻松自如,就好似前面的一场打斗根本没有能花费掉多少气力。大叔疾步向着屋内跨去,一身健硕的肌肉在阳光下反射着红彤彤的光蕴,映射在我视线之中,竟给我一种耀目生光的错觉,就好像力与美的和谐统一,在大叔身上得到了体现……

※ ※ ※

早晨,一阵阵的鸟鸣和魔兽的喧嚣声此起彼伏的{炫}高{书}涨{网}了起来,构成了暗夜之森独特的“交响乐”。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直直的射进小木屋中,驱散了最后一丝黎明前的黑暗,带起了一缕缕淡淡的松香味,若有若无的四处飘荡着,仿佛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被浓郁的香味吸引着,我早早的来到了饭厅。桌上,一大碗热腾腾的鹿肉汤和几片切好的黑面包早已准备好了。大叔正靠在门边表情专著的反复擦拭着他的双手大剑,拉碴的胡子上还留有一丝没抹去的油滓,显然是已经吃过了。

“早啊!大叔!”我使劲的搓了搓因为睡眠不足而变得有些麻木的面容,笑着打了个招呼。

“睡的还好吗?”大叔并没有回头,只是在脸上闪过一抹慈祥的笑意,看来他早就已经注意到我的到来了。

“嗯!还不错!只是肌肉还有点酸!”我的注意力早已被桌上的早点吸引了过去,口中含含糊糊的回答着大叔的问话,手中早已抓起一块鹿肉迫不及待的往嘴里送去。

“快些吃吧,今天是村市的日子,吃完了陪我去集上把这些毛皮卖掉。”

卡克村每逢月末的那天都会举行一次村市,代表着一周的结束。村市那天,村民们都会把各家产的农货、山货和一些特产摆到村中的广场上去出售或交换一些缺乏的物品。同时,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淳朴的村民们都会格外的热情和慷慨,无论在平时多么吝啬的人也总是会欣然花上几个铜纳尔请人去酒馆里喝上一杯,联络一下感情。故而每逢村市,村中的酒馆总是会多加几张桌子来应付突然增多的客人。在这个全村最热闹的日子里,一些外地的行商也纷纷来到村里兜售一些日用品并且收购一些土特产。甚至平时不易见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可以在村市的日子见到踪影。

所以说,“村市”这个词对每个村民来说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啊!对了!今天是村市的日子!太棒了!”我兴奋的喊了出来,也许是乐极生悲吧,手中的汤匙猛的一抖,一瓢热汤猛的腾空而起冲着我的鼻子执着的钻了过去,饶是我颇为敏捷的身手也终于没能躲开,被生生呛个正着……





第一卷 第三章 命运

走在通往村子的小径上,举目便可望见一座座白色的山峰延绵起伏至那不见尽头的天边。卡拉奇山脉——这是大陆上最著名的山脉,在这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终年沉积着厚厚的白雪,四季不化。这也使得邻近地区的后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一些影响。

“啊~泣!”一阵冰凉的山风激的鼻孔痒痒的,我忍不住猛的打了个喷涕。伸手揉了揉刚才被汤烫的至今还有些发红的鼻头,暗暗的抱怨了几句……

一对巨大的雪狮鹫快速的自我头顶飞过,尖锐的蹄叫着,在天空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洁白而硕大的羽翼搏击着云层间凛冽的寒流,就仿佛那反复淬练的宝剑,映射出点点眩目光晕。这是一种卡拉奇山地区所特有的魔兽,数量非常的稀少,就算在圣山脚下也只是偶尔才能看到它们的踪迹。有人说,它们是圣山的精灵,守护着众多英雄的亡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那翱翔九宵的高贵姿态与强悍的力量使他们获得了大多数人的喜爱。“圣山之灵”——这个尊贵的称号也逐渐的神化了起来。甚至有人认为,遇上雪狮鹫将给人带来好运气!

“大叔你看!好大的一对雪狮鹫哦!”

“也许咱们要交上什么好运道了!”大叔乐呵呵的摸着我的脑袋,语气中含着一丝戏谑的意味。

“没准今天的兽皮能卖个好价钱呢!”

※ ※ ※

叫喊声,欢笑声,吆喝叫卖声,牛马的嘶鸣声……在这个每月最热闹的日子里,卡克村中央广场中的气氛就如同一壶醇厚的艾姆酒,浓烈,香醇。

一头缺乏疏理的蓬乱头发,因久历风尘而变得粗糙的棕褐皮肤和一张始终挂着职业化笑容的面孔。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杰洛都有着作为一个行商的最典型特征,和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