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_第9节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_第9节

作者:天风黑月 发表时间:2018-12-03 19:36: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7
    



    “妈妈!妈妈!”

好不容易待到这群怪人走远,玄月迫不及待的自藏身处跳了出来,拍打着翅膀,不顾一切的往村中猛赶,口中呼唤着那令她迁肠挂肚的名字。

    事实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村中那一幢幢风格特异的椭圆形木屋已经遥遥在望,可是平日里喧嚣嘈杂充满欢声笑语的村落此时却安静的仿如沉睡,这不能不说是有些诡异……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心中拼命的为自己打气,玄月极力的劝服自己将满心的惶恐压抑至心底,拼命的将飞行速度一提再提……

※※※

红色!

    这是女孩进村后看到的唯一色彩,墙上,地面上,屋顶上,甚至是村中的树木上……只要是肉眼看的见的地方,都已经染满了红色!

    不是天边晚霞那种赏心悦目的瑰丽的玫瑰红色,而是一种沉重的暗红,是血液凝固后那种带着腥味的死亡的色彩……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甜的味道,玄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虽然头顶的阳光依旧灿烂,但在女孩的眼中,天空却正一寸寸的崩碎开来……手中的花束茫然的撒落在脚下,整个心脏仿佛被一只魔鬼的爪子紧紧的楸住然后猛烈的撕扯成无数碎快……

女孩低下头,腹中一阵翻江倒海,不由自主的伏地呕吐了起来,连腹中的酸水都倾泻了出来……直到再也吐不出什么……



    “妈妈……妈妈怎么样了……”

忽的,似是想到了什么,玄月跌跌撞撞的爬身,不顾一切的向着家的方向奔去……

顷刻之后……一声凄厉已极的惨呼声自村中的一处院落中传了出来……



    “妈妈!你醒醒啊……醒醒……不要吓我啊……”在一具早已了无气息的中年翼人妇女的身旁,泪流满面的女孩正徒劳的试图唤醒她,一声声杜鹃般血般的悲泣,恐怕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落下几滴泪珠吧!

    

一身雪色的衣衫此时早已是血迹斑斑,那是母亲的鲜血啊……女孩紧握住插在母亲胸口的长箭,青葱般的玉指因为过度的用力已经变色发白……



    “噗!”长箭终于被抽了出来,箭尖在巨大惯性的作用下在女孩的手背上拉开了一条可怖的伤口,顿时鲜血直流。

    

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仿佛那伤口根本不是自己的,玄月只是一个劲的用手捂住母亲的伤口,竭力的想止住那汩汩流出的,已经微微发黑的血液……两道同源的血液交融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土地上,留下一个个黑褐色的暗点……



    “妈妈……箭我已经拔来了……你醒一醒……醒来看看女儿啊……你不是说永远不会丢下女儿的吗?你不是说今天要做好东西等我回来吃的吗……”玄月梗噎的抽泣着,两行晶莹的泪水中竟泛着血色!

    



    “天哪!这是为什么!我已经没有了爸爸!为什么连妈妈都要带走……呜呜呜…………”女孩痛苦的趴伏在母亲的尸体上,哭着哭着,终于昏迷了过去……

※※※

我背着弓箭走在林间,不时的伸手抚摸一下身上崭新的龙皮软甲,一屡忍不住的笑意自嘴角偷偷的逃了出来,看的身旁的守护兽银牙一脸的不解,心中暗暗纳闷:主人到底在笑什么呢,那么贼悉悉的表情……



    “吼呜~”

轻轻的咆哮了一声,银牙猛然止住了脚步,双耳转动着仰起脑袋嗅着空气中的气息,前抓躁动的拍打着地面,似是注意到了什么。

    



    “银牙?怎么了?”

自从收服了银牙之后,我打猎的效率就大大的提高了,敏锐的听力和嗅觉,使得银牙在搜寻猎物方面表现出的天赋足以让最优秀的猎犬瞠忽其后。

    凭此之助,我的猎获量自然也上生了几倍。



    “吼!”显然是有所发现,银牙犬赤微龇发出一声阵耳的咆哮,滚滚的音波直冲一旁的树丛灌了过去。

    

树丛一阵剧烈的晃动,里面的生物明显是受到了惊吓,只见嗖的一道绿光闪过,一个猎犬般大小的动物自我眼前一窜而过,风驰电掣般的逃了开去。

    



    “风狐!”

风狐,大陆上公认的最迅速的魔兽之一,作为风系魔兽的一员,它有着一身水绿色的漂亮皮毛,这就使它成为了猎人们竞相追捕的猎物。

    但是与生俱来的速度使的大多数窥视它皮毛的人只有望风兴叹的份。物以稀为贵,黑市上,一件风狐皮制的大氅可以卖到天价,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各国贵族用以炫耀身价豪富的资本。

    

我反手取下背上的黑铁硬弓,半眯着眼略略一瞄,弓弦连振间,三支箭矢已成品字形射出,落点准确的封死了风狐的所有躲避路线。

    



    “任你再快也没我的箭快!”我轻轻的嘟囔了一句,唇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

    

不出所料,其中的一支箭准确无误的自风狐的眼眶中射了进去,强大的冲击力甚至将风狐带的飞了起来……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从风狐身后的灌木丛中也传来一声痛呼……



    “啊~”

声音尖尖细细的似乎是女子的声音,听来颇为痛苦和压抑……



    “难到我误中副车?”此时也顾不上捡猎物了,我急冲冲的跑过去,将灌木扒拉到一边,抬头向里看去……

一个满身血迹的翼人族女孩正面色苍白的蜷曲成一团,左臂上插着的长箭使她全身轻微的抽搐着,捂着伤口的右手满是鲜血……

天哪!

    真的有麻烦了……我心下暗叫一声糟糕,刚才我便已一眼看出,射中那女孩的利箭正是我射出的三支箭之一,刻着风字的箭羽还在轻轻的晃动着……



    “你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我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托起女孩的腰部,谨慎的不去触碰她的伤口。

    女孩看起来14~5岁的年纪,身体很单薄,抱在怀里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女孩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脱出我怀抱,手臂的创口受到震动被猛烈的拉扯了一下,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后,女孩剧烈的喘息着,全身都有些痉挛了。

    



    “别乱动,你的伤的很重,我不是坏人,放心,我会治好你的。”我放缓语气,以一种柔和的语调平伏女孩有些不安的情绪。

    

或许是我的话语起到了作用,女孩渐渐的不在挣扎了,抬头一双大大的凤眼打量了我一会儿,虽然眼中还存有一丝抹不去的疑虑,但却也不再像开始时那样怕我了。

    

我注意到,她的眼神十分的黯淡。也许是受伤的缘故吧!我心道……

※※※

四周是一片黑暗,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在哪里?”玄月疑惑的看着四周,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孤零零的,只有她一个人……



    “有人吗?!!”也许是寂静的环境触动了女孩心底那惨痛的回忆,她有些慌张了,竭力的奔跑起来,大声的呼号着,希望能看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光明。

    

也不知跑了多长的路,这黑暗的世界就仿佛没有穷尽一般,玄月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血色,惨人的血色,女孩猛然间发现周遭的环境发生了突变,那无穷无尽的黑色空间此时已被满天满地的红色所取代。

    低头望去,整个大地都被浓重的腥红所浸透了。女孩惶惑的抬起自己的双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掌上也满是淋漓的红色……



    “啊”一声惊叫,女孩睁开了眼睛,原来只是一个梦……她轻轻的松了口气。

    

玄月伸出左手想将身子撑起来,却不曾想刚一移动身体,一股钻心的剧痛就从手臂上传了过来,对了!

    自己是受伤了啊!玄月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处境,自从村子被毁灭后,自己就仿佛形尸走肉一般,整个大脑都似乎停止了转动,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血腥的地方,越远越好……在滴水未尽的飞行了两天一夜后,自己终于支持不住,降落地面寻了个隐蔽的灌木丛想要休息一会儿,却不想被飞来的流矢击中,只记得最后似乎是被人救了……

女孩费劲的转过头,想打量一下四周,抬眼便发现一双明亮的双眼正激动的盯着自己,竟有些惊喜的表情……

※※※

我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注视着床上的女孩,自从被我救回来开始算起,她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了……手臂上的伤口我早已帮她包妥当,还敷上了一些自制的草药,血早已止住了。

    只是……这种手臂上的外伤真的有这么严重吗?我有些不解。也许是女孩子身体比较弱吧!

    我暗自猜想着。



    “唉!要是会魔法就好了,处理这种伤口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苦恼的拍着脑袋。

    

身后的炉灶上,一只陶制的药罐正突突的吐着白气,一阵浓浓的肉香在屋内弥漫了开来,激的趴在一旁打盹的银牙都翘起了脑袋,扯着鼻子嗅着。

    这是我专门熬制的碎肉粥,里面还特意的加入了几味补虚的草药。

我舀了一碗热粥走到床边,用木勺搅了搅,轻轻的吹了口气。

    看着女孩那苍白的惹人怜爱的面颊,我不禁暗想:要是我也有这么一个妹妹该多好啊!

    

都想什么哪!面色微微一红,我迅速的回过了神来,心虚似的望了那女孩一眼,却发现她的眼皮正微微的悸动着……

由于是刚醒过来,女孩的眼眸红通通的满是血丝。

    “你醒啦?”可能是由于太高兴的缘故,我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缓缓的点了点头,女孩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有些羞涩的开口道:“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女孩的声音脆脆的,很好听,但却明显有些虚弱的感觉。

    



    “这儿是我家……你的伤口是我在打猎的时候误射的……真是对不起啊……”我越说越小声,头也低了下去,偷偷的拿眼瞟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象中那种愤怒的表情。

    

自己还真是被魔鬼缠上了啊……女孩悲哀的想着,先是村子,再是母亲,现在连箭矢也不明不白的射在自己身上……想到死去的母亲,女孩的眼神禁不住又黯淡了下来。

    



    “来!先喝点粥……”察觉到女孩的情绪有些异常,我急忙岔开了话题,伸手稳住女孩的左臂将她扶坐了起来。

    

因为手臂受伤的缘故,女孩红着脸小口小口的吃着我喂的粥,也许是有些饿了,再我问要不要再来一晚时,女孩窘着脸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在哪儿?”看她吃的差不多了,我随口问了一个问题,这也确实是我所疑惑的,因为剧我所知,这副近并没有翼人族的踪迹。

    

我敢发誓!在这之前,我绝没有料想到,这个简单的问题会引起她这么强烈的反应……



    “我的家……我还有家吗?”女孩喃喃的嘟囔着,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虚空。

    猛的扑倒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顿时闹了我个手忙脚乱。



    “我叫玄月,大家都叫我月儿,14岁了。我……我已经没有家了……”女孩抽抽噎噎的,大滴大滴的泪水自眼眶中滚落下来:“妈妈……我最亲爱的妈妈……唯一的妈妈……整个村子……都没了……我在村外玩……回来的时候……都没了……都死了……那些强盗……他们杀光了村子里的所有人……到处都是血……我再也没有家了……呜……再也没有了……”双手掩住了面孔,女孩柔弱的肩膀微微抽动著,泪水顺著指缝不住的流下……

真是和我相同的遭遇呢?

    真可怜,那些可恶的盗贼团!看著月儿的样子,我心中不禁一痛,只能伸手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才好。

    



    “我也是个孤儿,从小就想要个妹妹……月儿,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大哥吧!”

充满温情的话语在玄月听来无疑是雪中送碳一般,真是个好人呢,女孩感动的想着,口中不由自主得就叫了出来:



    “大哥!”

话刚说出口,女孩的小脸就已经涨了个通红,害羞的不敢看我,整个人也仿佛找到了依靠,一时间又是哭又是笑的……





第一卷第七章神剑



    “风……阿风……”

一声声隐隐约约的呼唤,好似从九天之上传来的,那么的熟悉,一股淡淡的温馨和怀念萦绕心头。

    就像是久别的……朋友……不!就像是……恋人!!



    “谁?!是谁在叫我?!”

我茫然四顾,四周是白茫茫的一片虚无,一切都仿佛被雾气笼罩了起来,看不真切。

    我不由得有些心急,大声的呼喊起来。



    “风……来找我啊……快来找我……我在等你……”

声音仍旧缥缈的回响着,任我如何寻找也察不出她的具体位置,只是约摸有些清楚,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你在哪里?!出来!!出来让我见见你啊!”

终于,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浓雾中,明明近在眼前,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楚,这真是一种很矛盾的怪异感觉,似乎真的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一般……我疾跑两步想捉住眼前的影子,无奈的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却总也无法碰到她,似乎我们中间真的有堵透明的墙,不可逾越。

    



    “我会等你……永远永远的等下去……”声音渐渐的远去,人影也逐渐淡化了,渐行渐远……终于没有了踪迹……

※※※



    “呼~”猛的睁开眼,我重重的喘了口气,又是这个梦,接连几日我都作着同一个梦,奇怪的是,梦中的细节都如同亲历的一般历历在目!

    甚至连细节部分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真是怪事!”难道是身体有了什么隐疾?我胡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风剑圣(天风再起)】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