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上前线 (五 下)

第五章 上前线 (五 下)

作者:酒徒 发表时间:2020-07-15 20:30:28 更新时间:2021-08-20 20:23:58
第五章 上前线 (五 下) 张松龄的双眼立刻变得通红,举起盒子炮,劈头盖脸向那几个持三八大盖的鬼子兵扫去。“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一口气扫了不下二十发子弹,只有一发可能打中了目标,其他统统不知道去向。鬼子的轻机枪手立刻发现了他的位置,放弃对朱老蔫的追杀,冲着他吐出数道火舌。所幸的是,他寻找的藏身处还比较隐蔽,鬼子的机枪子弹大部分都射到石头上,打得石头表面火星四溅。 趁着鬼子机枪手忙着压制张松龄的功夫,老苟和胡丰收两个变换着角度打了机枪,又干掉了一名轻机枪手。但是鬼子的副射手立刻推开死者的尸体,继续扣动扳机。成排的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将老苟和胡丰收两个压得无法抬头。 “嗵--”“嗵--”“嗵--”鬼子的掷弹筒又开始进行火力覆盖,将众人藏身处附近炸得尘烟四起。一名小分队员转移得稍慢了些,被飞起的弹片射中,哼都没哼,一头栽倒。另外一名小分队员冲上前营救同伴,被鬼子的机枪手盯上,整个人被扫得踉跄了数步,惨叫着跌下了悬崖。 关键时刻,朱老蔫的身影又在另外一颗大树后出现,双枪交替射击,将鬼子的轻机枪打成了哑巴。七八支三八大盖同时瞄准了他,子弹在树林与杂草间画出一道道直线。朱老蔫的肩膀和大腿同时中弹,他摇晃了几下,跌倒在山坡上。然后用没受伤的腿勾住一棵小树,单手继续与鬼子们对射。 “小鬼子,来啊,来啊。尝尝爷爷的厉害!”一边开枪,他一边大笑,仿佛正在赴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宴。一枚榴弹呼啸着落下来,掀起无数树枝树叶。火光中,朱老蔫身影陡然升高,顶天立地,手腕侧翻,盒子炮将鬼子挨个点名…… “老朱!”“朱大哥!”其他几名小分队员也红了眼睛,从新的藏身处探出胳膊,开枪替朱老蔫壮行。鬼子轻机枪又哑巴了一挺,两名副射手和一名主射手先后被击中,惨叫着死去。另外一个机枪组不得不仓促转移阵地,在跑动途中,一名主射手被老苟击毙,一名副射手身中两枪,生死不知。最后一名副射手虽然抱着机枪跳到了石块之后,但是没有同党配合,他的机枪已经制造不出持续火力。 “嗵--”“嗵--”“嗵--”新的一轮榴弹飞来,将小分队的反击节奏再度打乱。扯着这个空档,小鬼子的机枪手和普通步兵在一名小分队长的指挥下,趁机重新调整部署。 当榴弹溅起的硝烟和尘土散尽,鬼子的火力优势愈发明显。两挺轻机枪、四十多支三八大盖和三只掷弹筒互相配合,从多个角度,天空地面同时向小分队展开了进攻。老苟、胡丰收和石良材三人多次互相配合,凭着精准的枪法打断鬼子的攻击节奏。但很快,机枪声和步枪声就又像爆豆子一般响了起来。鬼子的士兵都经受了严格的训练,并且几乎每个人都参加过四、五场战斗,对于如何相互配合形成交叉火力方面驾轻就熟。对于如何艹作歪把子机枪,也像吃饭喝水一样清楚。即便打得没有正规机枪手那么准,凭着充足的弹药,也能威胁到战场上每个角落。 有两名小分队战士被鬼子的乱枪击中,痛苦地倒在了血泊当中。胡丰收也受了伤,一颗子弹从他腮帮子上穿了过去,弄得他满脸是血。他身边的一位弟兄勃然大怒,开枪撂倒了一名小鬼子。紧跟着,鬼子两挺机枪交叉着扫了过来,将这名兄弟露在外边的肩膀和脖颈打得血肉模糊。 “老子跟你拼了!”一名弟兄从张松龄前方不远处跳了起来,双手上的盒子炮左右开弓,打翻了两名鬼子,自己也中弹倒下。张松龄手脚并用爬到他身边,试图替他包扎伤口。却发现这名自己采认识了不到三天的弟兄早已经气绝,双眼兀自睁得老大。 伸出手去,轻轻合上了对方的眼睑。张松龄默默地顶替了前者的位置,探出右手盒子炮,寻找鬼子的身影。还是有点儿远,小鬼子战场经验丰富,知道盒子炮的缺点和优点。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轻易不肯将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五十米以内。张松龄咬了咬牙,强迫自己镇定,继续一丝不苟的瞄准儿,鬼子小队长的身影在他的瞳孔里慢慢变大,变得清晰,慢慢被准星锁得牢牢。 天空中又传来榴弹特有的尖啸声,抢在榴弹落地之前,张松龄扣动了扳机。鬼子小队长的右侧胸口冒出一串血花,惨叫着摔倒。榴弹也同时从空中落下来,泥土和硝烟遮住了张松龄的身影。 “小胖子!小胖子!”石良材声嘶力竭地大喊,冒着被鬼子机枪扫中的危险,从后边连滚带爬地冲进硝烟中,寻找张松龄。在距离弹坑大约四米左右的地方,他看到一个被硝烟熏得漆黑的尸体。冲山前伸手欲推,尸体却突然自己翻了过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好像,还没死!”张松龄笑着爬起身,面孔上带着几分疯狂。两道新添的伤口出现在他左肩膀上,血珠成串成串往外冒,他却根本感觉不到疼。继续认认真真地举着盒子炮,试图寻找新的目标。 “后退,往后退!”石良材顾不上跟张松龄生气,揪着此人的脖领子,就往后面拖。“鬼子掷弹筒马上还得打到这儿,赶紧跟我一起退!” “哦!”张松龄晃晃被震晕了的脑袋,跟着石良材,趁这轮硝烟没有散尽之前,退到了新的隐蔽处。几枚榴弹追着他的脚步落地,将他刚才藏身的石头整个从地面上拔出来,狠狠地推进了山谷。 “嗵--”“嗵--”“嗵--”“嗵--”“嗵--”“嗵--”掷弹筒发射声不绝于耳。被张松龄击中的那名鬼子小队长应该算个重要人物。他的受伤,让鬼子们彻底红了眼。 “轰!”“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将小分队刚才藏身的地方,完全覆盖。借助硝烟的掩护,老苟和胡丰收两个,拖着受伤的黄小毛迅速后退。一直退到石良材与张松龄藏身之处,才喘息着停了下来。 十二人的小分队,到此刻已经只剩下五个人了。其中还有一个身负重伤,无法再与大伙一道冲锋。而此刻距离天空完全发黑,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 尽管心里头不愿意承认,营长老苟还是痛苦地得出,此次营救行动已经彻底宣告失败了。鬼子凭借人数、火力和作战经验三个方面的优势,夺回并且牢牢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再继续打下去,恐怕没等坚持到天黑,小分队就得全军覆没。 然而,他却不能立刻就带着弟兄们撤。鬼子的轻机枪和三八枪的射程都很远,并且队伍中不乏优秀射手。天没有完全黑下来就撤离,将后背完全交给鬼子,恐怕等待着小分队的,还是全军覆没的命运。 “老胡,老黄和我留下,拖住鬼子!石头儿小胖子回去,给池师长送信!如果他能腾出手来,让他派人救救老纪他们。如果他实在腾不出手来…….”看了看几位忠勇的弟兄,营长老苟轻轻叹气,“就让他将来多杀几个鬼子吧,我跟着老纪在天上看着他!” “让老胡带小胖子回去,我不认识路!”也许是平生第一次,石良材当面顶撞了自己的上司。 “滚!”老苟竖起眼睛,大声怒喝。“立刻带上小胖子给我滚,别忘了咱们特务团的账本儿还在你包里放着呢!” “倒卖旧枪和放高利贷的钱,我早就收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小胖子去收!”石良材犯起倔来,立刻变得不管不顾。梗着脖子,将特务团的秘密全都给兜了出来,“反正那些钱,军部也有份儿。只要账本在小胖子手里,就不愁收不回来!” “你这…..”老苟抬手给了石良材一个脖搂,试图用武力制服对方。石良材被打了个跟头,却又倔强地爬起来,抹了把嘴角的血,继续梗着脖子,横眉冷对。 老苟第二次举起手,却打不下去了。叹了口气,低声道:“也好,就交给小胖子吧。老胡……” “小胖子那么大的人,丢不了!”胡丰收理都没理,从藏身处探出盒子炮,打倒了一名正在猫着腰向前移动的鬼子兵。“小鬼子马上就要扑过来了,老子没功夫跟你嗦!” 营长老苟被气得呼呼直喘,却也拿胡丰收无可奈何。只好转过头枪口,拿小鬼子的脑袋发泄怒火。石良材看了看战场上的形势,躲回石头后,郑重地将背包从肩上解下,强行塞给张松龄,“记住,这个账本不能转交给任何人。除非你马上就要死了!” “石头大哥……”张松龄嘴唇颤抖着,将背包接在了怀里。刚才大伙的争执,他才旁边听了个一字未落。他想拒绝这个可能让自己活命的差事,看到石良材温暖的眼睛,鼻子酸溜溜的,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赶紧走吧,没有你这个累赘,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从鬼子眼皮底下逃走!”石良材笑着调侃了一句,仿佛摆脱了个大累赘般,轻松地转过身,趴在石块后向鬼子开枪。鬼子的全部剩余兵力已经都压上来了,借着机枪的掩护,三五个分成一组,交替向前推进。每推进几步,就趴在地上,射出一排排罪恶的子弹。 老苟他们不可能挡下这轮进攻,即便没打过几场仗,张松龄也知道死亡近在咫尺。举起盒子炮,他向鬼子射出最后几颗子弹。正准备转身撤离,却忽然发现,已经迂回到半山坡十几个鬼子,像被被冰雹砸了的麦秸一样倒了下去。 “啾!”“啾!”“啾!”“啾!”“啾!”“啾!”三八大盖特有的声音从山坡上响起,子弹没飞向老苟等人,而是射中了鬼子机枪手的脑袋。两挺鬼子机枪同时哑火,还没等鬼子的副射手推开主射手的尸体补位,又是一排老式汉阳造的枪响,两个鬼子副射手捂住自己的前胸,满脸不敢置信。 “咱们的人来了,咱们的人来了!”张松龄兴奋得大声呼叫,头晕目眩地扣动扳机,驳壳枪中剩余的子弹全都不知道打去了什么地方。但是,鬼子已经顾不得他了,侧面的山坡上,至少有五十余支不同型号的步枪在开火,打得小鬼子们抱头鼠窜。 “轰!”“轰!”“轰!”几枚木柄手榴弹在鬼子堆中炸开。与鬼子的榴弹相比,杀伤效果简直不堪入目,唯一的好处是,浓烟瞬间腾起老高,几乎遮断了敌我双方所有人的视线。紧跟着,一阵凄厉的唢呐声在山坡上响起,数以百计的精壮汉子,穿着各色衣服,拎着大刀、长矛、步枪、手枪,甚至还有鸟铳,呐喊着从山坡上冲下,见到小鬼子,兜头就是一记。 负责掌控全局的鬼子中队长大岛从藏身处站起来,举着指挥刀大声叫喊。几颗子弹飞了过去,将指挥刀打断,将他的胸口打出数个血窟窿。 在稳艹胜券的情况下,突然遭到数倍于己的中国士兵偷袭,又亲眼目睹大岛指挥官阵亡,鬼子的队伍迅速崩溃。那名被张松龄打伤了右侧胸口的鬼子小队长在两名士兵的搀扶下,从隐蔽处窜出来,慌慌张张向南逃走。一名端着红缨枪的精壮汉子追上去,从背后将鬼子小队长捅了个透气儿凉。搀扶着上司的两名鬼子兵大骇,绝望地回转身,用根本没来得及上刺刀的步枪朝着杀死上司的中国人乱捅。红缨枪颤了颤,就将两杆步枪挑上了蓝天。紧跟着,雪亮的枪锋从鬼子逐次胸口捅入,拔出,捅入,拔出,将两名鬼子兵彻底给了了帐。 更多的中国人从山坡上冲下来,与鬼子们战在了一处。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手里都只有大刀或者红缨枪。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衣衫上都补丁摞着补丁。但他们与张松龄先前接触到的那些中国农民完全不一样,他们面对小鬼子时,表现得跟普通士兵一样勇敢。 “他们,他们是……”同样被惊呆的,还有石良材和胡丰收。特别是后者,不知道是出于激动,还是因为腮帮子上的伤口,指着那群既像农夫,又像战士的援军,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句子。 “撤!”老苟第一个从惊愕中缓过神,一手扯住胡丰收,一手扯住石良材,转头便走。他已经不用再担心黄小毛了,在刚才那阵唢呐声响起来之后,黄小毛已经欣慰地闭上了眼睛。 “老纪,老纪……”胡丰收不敢违抗上司,一边挣扎,一边用手向身后指。 “小鬼子的后路被人家给断了,他们知道消息后,哪还顾得上再追老纪!”不愧为营长,老苟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大部分问题。但是关于救命恩人的身份,他却只字不提。非但自己只字不提,还竖着眼睛威胁大伙,“回去后,不准说是谁救了咱们。人家根本没打算救咱们,人家早救埋伏在山坡上了!” 后半句话,未免有些欺心。张松龄偷偷看了胡丰收和石良材,见这两个资格远比自己老的家伙不反驳老苟,只好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当四人的脚踏上山顶的时候,山下的喊杀声已经完全平息。张松龄悄悄地回头张望,恰看到几名满身补丁的汉子,走到刚才大伙最后藏身的地方,抬起了黄小毛的遗体。其中一个,背影非常像方国强,但是彼此之间隔得太远,他根本看不清楚。 当他努力揉了揉眼睛,准备确定一下对方到底是不是方国强的时候。那几个农夫打扮的家伙已经消失在人群当中。拥挤的山路上,到处都是打满补丁的衣服,除非走到极近处,否则很难分清他们彼此之间的差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烽烟尽处】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