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上)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上)

作者:酒徒 发表时间:2020-07-15 20:33:01 更新时间:2021-08-20 20:23:59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上) 这种对大难临头的直觉,令他非常的不舒服。两个太阳穴立刻开始狂跳,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还是黄谯松理解一个军人对袍泽的担忧,想了想,低声向他通报最近两天的战局进展,“故关上的小鬼子补给全靠空投,正面又被咱们第三军压着打,肯定不敢再分兵下去夹攻核桃园!而咱们黄总指挥,这两天又陆续投入了好几支大军去包抄老鬼子川岸文三郎的后路。第二十师团处处被动挨打,兵力捉襟见肘。谅川岸那老家伙也不敢分出更多的人马来,去对付你们苟团长!” “是啊,小张你尽管放心养伤!”冯安邦也笑着出言安慰,目光里却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凌厉,“黄长官乃辛亥元老,吃得盐比咱们几个吃得米还多。连你这新兵蛋子都能看出来的局面,他老人家心里能没有数么?!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不是想这想那,而是尽快把身体养好。我们二十七师,可正缺象你这样的年青骨干呢!” 这句话明着是拍黄副司令马屁,暗地里头所藏的机锋,却只有张松龄这个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蛋子听不出来。其他几个人,脸色登时瞬息数变。特别是黄副司令,竟然难得地谦虚了一次,轻轻摆了摆手,干笑着说道:“化民老弟,你这话就太高抬老哥了。老哥我虽然名义上是前线总指挥,实际上真正能指挥得动的人马,恐怕加起来也不到一个军!唉,其中苦水,我就不在小张兄弟面前倒了,免得他说咱们这些老家伙太没担当。总之,就一句话,老哥我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却也会尽最大努力去争取最好结果。” “季宽公过谦,季宽公过谦!”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同时向黄副司令拱手。 黄副司令摇头而笑,不再于这个话题上继续浪费精力。转过头,又向领大伙进来的吴护士长吩咐,“你回头给李营长说一声,让他给小张兄弟尽量用进口的好药,别心疼钱。别的事情我做不了主,几千块大洋,却还是批得下来的。” “多谢长官!”吴大姐和张松龄异口同声地回应。 “不用谢。”黄副司令看了看满脸稚嫩的张松龄,笑着说道,“你是英雄,我不能让英雄流完了血继续流泪。好好躺着休息吧!我手头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就不多打扰你了。” 张松龄挣扎着要起身相送,却被黄副司令再度拿手按住了肩膀,“不用起来,真的不用起来。你这小家伙很合我脾气,看到你,我就想起我自己年青的时候。唉……” 长长叹了口气,他摇着头离开,头上的花发从军帽下露出老大一截,被张松龄看了个清清楚楚。 级别最高的黄副司令要走,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做下属的自然得出去送一送。只是他们二人并不想再跟长官挤同一辆车,找了个过得去的理由,便双双留了下来。护士长吴大姐也追出了门外,目送着汽车一溜烟跑远,扯了扯冯安邦的袖子,低声说道:“老冯,你跟我交个实底儿,那个黄副司令的计划,究竟靠不靠谱?!我刚才怎么听怎么觉得,他好像是诚心想要把苟有德丢给小鬼子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黄长官可是辛亥元老,桂系智囊,每走一步都要看十步的主!”冯安邦吓了一跳,敏锐地举目四下张望。确信四下没有不可靠的人偷听,才压低了嗓子,向吴护士长交待,“小吴,不止你一个人担心苟有德那厮,咱们二十六路上上下下,谁手心里头没捏着一把汗?!可你我都是军人啊,再担心还能怎么样?难道还真能用枪逼着长官,让他把特务团给撤下来不成?!” 吴大姐一听就红了眼睛,拉着冯安邦的衣袖乞求“你,你就不能跟老营长说说!那,那特务团,可是咱们二十六路的培养种子的地方啊?!” 冯安邦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 “种子又怎么样?杨虎城的教导总队,不照样是种子么?!结果你也看到了,一千多人上去,最后撤下来几个?!唉!不说这些丧气话。如今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前,争取早曰将故关里的小鬼子全歼。故关拿下来了,咱们跟特务团就能直接联系上了,无论怎么给苟有德那小子撑腰,别人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拿下故关,拿下故关,这话你们几个两天前就说过了?现在呢,谁的部队摸到过故关城墙一回?!!等你们把故关拿下来了,苟有德和他麾下那几百弟兄,早就被鬼子杀干净了!”吴大姐一着急,直接就揭了大伙的短。 “小吴,小吴,我们也着急,可着急并不等于能有办法。小鬼子天天有飞机助阵,咱们这边,可连一门山炮都找不到啊!”两个将军被数落得满脸通红,讪讪地辩解。 “你们不敢去跟老营长提,是吧!不敢提,我去。反正我是女流之辈,天生就头发长见识短!”吴大姐发作起来,根本就不与别人讲道理。甩开冯安邦的胳膊,伸手就去拉拴在医务营门口的战马。 冯安邦见状,赶紧追了几步。不顾男女之妨,从背后紧紧将她抱住,“小吴,小吴,你冷静,冷静!” “有德他被人丢在了虎口里,你让我怎么冷静!”吴大姐流着泪,拼命挣扎。“亏他还拿你们当朋友,你们这些个王八蛋,为了自己的官帽,连良心都可以不要,还在乎什么朋友!” “大姐,大姐,我的好大姐!”黄谯松被骂得面红耳赤,也跑上前,帮助冯安邦一起劝阻吴护士长。“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找过老营长?我们早就跟老营长通过电话了!可如今的情况,甭说老营长不敢命令特务团撤下来,就是你找到南京那边的蒋先生头上,他也没勇气下这道军令啊!” 吴大姐被黄谯松的话给吓住了,停止挣扎,瞪起泪汪汪的眼睛,愣愣地看着他。黄谯松左看右看,然后长长叹气,“我的好大姐啊,你这叫关心则乱啊!如今不但是整个二战区,全中国的眼睛,都看着娘子关这里呢。无论黄副司令的作战计划有多不靠谱儿,只要特务团往下一撤,苟有德他就得背上“临阵脱逃,使得全歼曰军第二十师团的计划功亏一篑”的责任!届时,他就是全中国眼里的懦夫,罪人!以前无论立下多少战功,都照样得被当众枪决!” “到时候,不但是他自己身败名裂,连带着咱们二十六路,还有给他下撤退命令的那个人,都要万劫不复啊,我的好大姐!”冯安邦放开双臂,后退了两步,气急败坏地补充。 “那,那……”吴大姐在军营中打了这么多年的滚,有些猫腻并非真的不明白,只是不肯往深处想而已。经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一提醒,立刻把眼前的所有迷雾看了个通透。直吓得眼泪都不敢流了,半蹲在地上,仰起的面孔上充满了绝望,“那怎么办?难道就让苟有德他,他死在核桃园阵地上?!” “他也是枪林弹雨里打过多少年滚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在小鬼子手里!”冯安邦也半蹲下去,看着吴大姐的眼睛,低声安慰,“如今全部希望,都得压在黄副司令的作战计划能尽快完成上面。只要能重创了二十师团,苟有德那边自然就能转危为安。即便不能重创二十师团,咱们这边攻得越狠越猛,苟有德那边的压力也就越小。反正上面现在也是朝令夕改,说不定明天计划就又变了。核桃园营地失去了原来的作用,特务团自然就能悄悄撤下来了!” 这些话,说了等同于没说。吴大姐继续愣愣的看着冯安邦,绝望的眼神令后者恨不能立刻转身逃走。黄谯松受不了这种气氛,咬了咬牙,低声保证:“大姐,你放心。当初反捅小鬼子一刀的方案,是我跟有德两个提出来的。他如今被当作了棋子使,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边。真的到了情况完全无法挽回的时候,我会直接给他发电报,通知他放弃阵地。反正英雄我已经跟他一起当过了,狗熊干脆也一起来当!” “我也向你保证!”冯安邦将手举起来,对天发誓。“该到让他撤的时候,我绝对会跟小黄一起给苟有德发电报。咱们二十六路的人,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兄弟去死!” 有了这两句话做铺垫,吴大姐心里终于好受了些。低声向冯、黄两位将军道了句谢,抹着泪返回了军营。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本来还想再去张松龄床边坐一坐,说几句嘘寒问暖的话,以便曰后有机会将他挖到二十七师来。经历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再也提不起什么精神。 二人互相看了看,带着各自的亲信,转头去找医务营的人借战马。走了几步,又不约而同地停住脚,相对着低声叹气。 “克立,你跟有德那天的事情,有些莽撞了!”叹完了气,冯安邦低声责怪。“虽然黄副司令颇有心胸,可你们不该趁他不在场的时候,越俎代庖!更不应该直接软禁了他身边的那些人!这等于在拿大耳刮子,一下又一下地抽他的老脸啊!“ “我,我只是不甘心让小鬼子那么嚣张!”黄谯松脸色瞬息万变,又是尴尬,又是痛恨,唯独不见半分后悔,“我是个军人啊,长官!近十万大军被一万出头鬼子压着打,我受不了啊!!” 好像早就料到黄谯松会如此回答自己,冯安邦咧嘴苦笑,“可这世道,几曾容得下真正的军人?!事情已经做下了,我这当上司的,就不多说你了。反正这回,有老营长和我替你们两个扛着。如果哪天,我是说如果,如果哪天老营长跟我都不在了,我希望你遇事多留几分心眼。你跟老苟都是好军人,我不希望你们两个最后落得死无全尸!”。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烽烟尽处】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