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星盗风流 >星盗风流_第2节

星盗风流_第2节

作者:泻佳泉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客的要求按顾客的要求制定外型。质量是所有星球公认的,他们的口号就是:“天堂最好”和“就怕你想不到!”。天堂系列的交通工具是身份和地位的象【炫|书|网】征,是领主和其家人显摆的工具之一。

如果你想享受速度的快感,专门有地方让你驾驶,完全手动。不过,除了专门的地方,在其他地方是禁止手动操作的,一旦发现将受到严肃的处理。由于交通工具速度极快,飙飞车的危 3ǔωω.cōm险性是很高的,手动很难在网般的线路中安全形势,很容易岔到别的空中道路上,有许多人就死于手动操作相撞上。

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已经把中学要学的内容都学会了,只是,由于年龄的原因,武技和魔法的火候还不到家。父亲说我是天才,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天才,我只知道,他给我的书,我只要看三四遍就是想忘也忘不了,他讲的东西,我的理解能力很强,许多时候甚至还能触类旁通。因此,我神通的名号也就不胫而走,听我妈妈说,还有好几个领主和富户闻名而来,像让我给他们的孩子做伴读,都被父亲给婉言谢绝了。

不过,在这些学习生活里我失去了和其他小孩子一起玩的权力,好像我生来就是为了学习似的,父亲连去教书都把我带着,当人家在写一年级的课程时,父亲却已经给我布置初中的作业了。

我学的东西很杂,父亲什么都让我学,他说多学一样东西就多了一样生存的本领,连打铁都让我跟着他的一个学生家长学了几个月,由于我们这些人都很穷,他只让我学那些古董般的汽车,连飞上天空都不行,更不用说自动驾驶系统了,这种车子是只能在地面上行驶的,完全的手动。一个月的学习,我的技术比开了几十年这种车的那个学生家长还要厉害。这是我兴趣比较高的项目,疯狂的驾驶使我感觉到无比的兴奋,这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快乐这个词的含义,只是,好景不长,见我地方技术如此熟练之后,父亲就不让我碰汽车了,改让我学别的东西。

我十一岁以前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快乐可言,看着别人在一起玩,我是多么的向往,多么多么的想加入他们,可是,他们就是想和我一起玩也不敢来找我,因为,当父亲知道我和他们玩时,惩罚我是必然的,但是也不放过他们,几次之后,谁还想来找我玩?跟自己过不去啊?

就有那么两次,我趁下课期间偷偷地和父亲的学生一起玩,不幸的被回来的父亲发现了,让我狠狠地吃了一顿“教鞭炒臀肉丝”,其他学生打得虽然比我轻,却也是见血了,学生的家长总是相信“大棒下出政权”,老师打孩子在他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能很好的教好自己的孩子,尽管我不这么认为,但是,我有反对的权利吗?

晚上,当妈妈心疼地为我上药时,不住地语言折磨父亲:“你,你真狠心啊!孩子这么小你还打得这么重,你是不是因为没有生过孩子,不知道生孩子的痛苦?这可是我的心头肉啊!你……”

那时候,父亲总是一声不吭地任凭母亲把他说得体无完肤,但是,从他望我的眼神里,我还是可以看出怜惜的,当他打我时,我没有流下一滴泪,因为他曾经教导过我“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我知道,一旦我哭了,他会打得更重,这才是我没有流泪的真正原因,要不然,怎么对得起我天才的名号?

不过,在多年后,当我名传星际时,我才真正地感觉到父亲对我近乎残忍的爱。

就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所学,让我的人生观、星际观有了不同于别人的认识,并以此生存下来。从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果,当然,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名传星际的星盗就是我,他们只是知道星盗这个称号,连名字都不了解。

九岁之前,我虽然没有自由,但是日子过得还是很平静的,从来不用为衣食操心,可是,人生的变故不是我所能掌握的,我清楚的记得,在我过完九岁生日后的第五天,那天,父亲和母亲显得很不对劲,一向对我严格要求的父亲居然没有怎么管我的学习,脸上露出淡淡的忧愁,母亲的脸色也不好看,望向我的眼神是那么犹豫而不舍。聪明的我明白,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面对一贯严肃的父亲,我什么也不敢问。

那天,父亲很反常,没有去上课,在家里烦躁地走来走去,眉头微微的皱着,连他珍爱的狂野刀都随身带着。从他和母亲不多的言语中我听到一些内容,“他们找来……”“风儿怎么办……”之类的,我聪明的小脑袋瓜子推算出,可能是父母的仇人找上门了,可是,尽管有这样的认识,年小的我什么也帮不上。

第三章 逃亡之路

沉闷地吃过晚饭,父亲好像终于做了决定,表情严肃地对母亲说:“桂英,你带着风儿走吧!他是我们唯一的骨肉,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不……不,我永远都要跟你在一起。”母亲摇着头,泪流满面地说道。“啪!”向来对母亲疼爱有加,从没有对母亲大声说过话的父亲居然狠狠地给了母亲一个耳光。“桂英,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到我们的儿子被那帮家伙给杀死吗?他才九岁啊!他还有很长的人生,我们做父母的怎么能这么自私?”

在父亲的一再劝说下,母亲含着泪抱着被父亲封住了穴道的我飞驰向远方,我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表现柔弱的母亲居然是一个武技高手。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母亲突然停住了脚步,在我的感觉中不是太长,黑漆漆的夜空显得特别冷清,夜空中回荡的蛙鸣好像异常的凄切。

“风儿,爸妈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答应妈妈,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等穴道解开后立刻离开这里,永远也不要回来。”母亲把我塞进一个树洞,呜咽地对我说道,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在了饿的脸上,如果我有夜视眼,我就会发现滴落在我脸上的是母亲的泪水。母亲深深地看了我最后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疾飞而去。

“贤哥,我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你等着,我来陪你了……”母亲边飞驰边自语着。

我全身穴道被制,连说一个字都不行,只能无助地接受着一切,处于冰冷的树洞中我感到非常惊慌,既担心父母的安危,又害怕自己的处境。聪明的我意识到,这一次我可能将永远失去我的父母了,抑制不住的泪水从眼眶中冒了出来,顺着脸颊轻轻地滑动着,直到从下巴上滑落,滴到了衣服上,或者“啪!”的一声滴落到树洞中摔得粉碎。这时候我完全忘记了父亲教我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很简单,因为父亲不在我身边。

僵硬地待在树洞中,刚刚九岁的我显得无所适从,再聪明我也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在温室中成长的小孩子,内心中经受着无限的煎熬。母亲的话在我心中不断地翻滚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发现自己能够动了,我连忙从树洞中爬了出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我发现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村西边,离村十几里靠近流天河的树林,这个树林一直延伸到山里面,里面非常危 3ǔωω.cōm险,是一大片没有人迹经过的原始森林,听父亲说那是水球上最大的山脉亚马逊山脉。辨别出方向我就运起飘影无形身法就往家跑。

此时的我一心只想早点回到家里,看看爸爸和妈妈怎么样了,一不小心被突起的树枝绊了一跤,这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的,对我要求非常严格的父亲怎么可能允许我在运行轻功身法时摔倒?这一跤摔醒了我,自从母亲强行带走我,我的大脑就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如今,理智回到了我身上,我的小脑袋瓜子开始认真思索起发生的一切。

不久,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脱下破旧但还算干净的衣服,放到地上擦了几下才穿上身,抓把泥土,对着手上的泥土吐了几口口水,然后把微湿的泥土抹到了脸上,把剩下的泥土抹到了头发上,把头发使劲地揉了揉,然后运起身法迎着灰蒙蒙的天色小心地飞驰着,此时,就算是熟悉的人也不能一眼看出我就是村里那个教书先生的儿子谢随风,何况,由于父亲对我的严格管教,村里认识我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一身如一个标准乞丐的打扮,能把我认出来那可真的不简单。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还在床上没有起来,我没有碰到几个人。我家在村子最南边,由于父亲喜欢清静,我家离最近的人家有一里多路,当接近村子时,我停下了身子向家的方向走去,虽然武技和魔法很普及,但是一个小乞丐会一身不错的轻身功法会让人起疑的,尽管我心中很着急,但是我必须耐着性子慢慢地走。

当快到达家里时,我发现家里聚集了许多人,房屋已经倒塌了,我的心不由一沉,不详的预感充斥着我的脑海。这时候天已经亮了,完全走近时我才发现,聚集在家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村上的,让我警觉的是,有十来个陌生人在小心地观察着周围,好像在寻找什么人。平时我们村虽然也有陌生人过来,但是很少有这么多的,我怕露出破绽尽量表现得很自然。

我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只在半倒塌的一面墙壁上看到一个用鲜血画的实心圆,也许只是父母的仇人行凶后留下的标志,我强忍住悲伤的情绪把它牢牢地记在了心里,父母的仇我一定要报,当我有力量的时候。因为,从村里人的谈话中我已经了解到,父母已经被杀害了,尸体被村里人给收了起来。得到这些资料已经足够了,我现在必须要逃离这里,为了不连累村里人,以及保住自己的小命。

我的危 3ǔωω.cōm险还没有过去,因为我发现那些陌生人已经留意到我了,我咬着牙强忍着失去父母的悲痛,尽量保持着脸上发轻松,那些杀害父母的人肯定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不不怀疑对方会做出斩草除根的举动。稍微待了一会我就慢慢地离开了,尽苦恼地表现出正常的样子,路上遇到村里人时,对那些我不熟悉的我还假装着向他们乞讨。

从我“不经意”的动作我发现我被一个人给盯上了,而且那个人正是我在家里见到的那些陌生人中的一个。我的心忍不住“扑通扑通”地乱跳,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定自己紧张的心绪,这时候不能慌,不然被对方看出破绽我就死定了,父母的一片心意也将白费。

我不怕死,但是我不想死,而且,父母的仇还等着我去报。我沿着小路晃悠着走向村子西边,因为穿过流天河边的那片树林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那里是我逃命的最佳场所。我不知道敌人的势力有多大,如果我逃向村子的其他方向,将很难找到逃命的场所,因为其他几个方向通向别的村子或者城镇,根本没有我藏身的地方。

深山老林虽然有着许多未知的危 3ǔωω.cōm险,但是更有利于我藏匿。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甩开后面跟踪的家伙,我边走边苦思着如何甩开跟踪我的那个家伙,见到路半上那一望无际的玉米田,我顿时有了主意,我可以从玉米田中绕到流天河边上,因为玉米田里的玉米基本上都超过一米四,有一定的间隔,九岁的我可以轻易地在玉米田中穿梭而不被人发现,非常有利我摆脱后面那个“跟屁虫”。还有就是,流天河边正常都有村里人停放的木筏,而且,流天河正好流经小树林边,从流天河乘坐木筏利用水流我可以很快到达树林那边,然后进入深山老林逃避追踪。

我适当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岔开路走向田边,后面那家伙好像意识到了我的目的,连忙加快了脚步。在到达玉米田前时,我突然停了下来,后面那家伙不明所以连忙跟着停了下来,不解地望着我。看到我在田边缴水费才知道我想干什么,他就停在路上看着我,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手或者查问我的来历,因为这时候已经有一些村人准备进田工作了,那家伙怕被村里人看到他的举动,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对付我。

交完水费我不慌不忙走向田旁边一位刚过来的大叔,停在路边那家伙连忙打起精神,不知道我想干什么,等我拿着纸走进玉米田他已经知道我要做什么,因为他听到我和大叔的对话了,我是在向大叔要纸方便。

不慌不忙地进入玉米田,直到出离了跟随我那家伙的视线,我运起飘影无形身法在玉米田中飞快地穿梭起来,没有带动一株玉米梗,我知道,我细微的动作都无法逃避那位跟踪我的家伙的眼睛,他在路边正疑惑地望着玉米田中的情景。很快他就发觉到不对劲,鬼魅般的速度冲向玉米田,进入玉米田不远他就发现被我扔在地上的纸。

“呸”,那家伙对着地上的纸吐了一口痰,叫骂道:“***,居然敢耍老子,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整你。”那家伙飞快地找出了地上留下的行迹,没有任何犹豫就追向远处,我不敢做任何停留,更不用说制造假的信息了,此时的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些,我一心只想越过玉米田到流天河边上,乘着木筏顺流逃开。

在玉米田中使用飘影无形身法比起在平地上要困难许多,更不用说不触碰到玉米梗引起后面那家伙的注意,而且,从小树林回家时已经消耗了我大部分的功力。我知道后面那家伙很快就会追上来,发动全力在玉米田中穿梭着,清晨的露水已经湿透了我的衣服,我却一点都没有发觉,此时的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摆脱后面的家伙,这这股意念的坚持下我发挥着逃生的潜力,为自己的命运奋斗着。

当我全身湿漉漉地穿越玉米田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星盗风流】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