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星盗风流 >星盗风流_第22节

星盗风流_第22节

作者:泻佳泉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8:5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女人下不了台,以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就给了江亚蓝充分发挥的机会,反正我这样做对自己绝对没有坏处,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十章 第一美女(一)

我把这一个多月来的一些设想施展了出来,江亚蓝的身法虽然很飘灵,但是脱不了一定的轨迹,而且,她的功力并不能完全发挥出她的身法,这样,她不仅成了我练功的靶子,还给了我学习的机会,虽然她的身法并不完全适合我,但是,有些精妙的地方是可以学习、借鉴的,上次和她交手有许多地方我没看清楚搞明白,这次我可不会再错过了。我在她身上取经,江亚蓝同样也在我身上吸取经验,比试本来就是互相学习的机会,关键要看谁的领悟能力更强,收获更多。

江亚蓝如飞舞的蝴蝶般轻灵地跃过我的头顶,在空中她的身体自然地舒展着,姿势非常美,不过,在绝美的姿态中却又暗藏着无限的杀机,她手中的软剑仿佛蕴涵着无数的变化,我敢肯定,只要我稍一大意她手上的软剑绝对会毫不留情,说不定还会以优美的姿势作用到我身上,美妙之中隐藏着杀机,让人防不胜防。江亚蓝的姿态虽然很优美,但是在比试中我把全部心神都放到了比试上,根本没有分心去注视她的仪态,在我认为,比试是为了学习和磨练自己的武功,没有必要去理会其他无关的东西,当然,有时候并不是受自己控制的,决斗场上是瞬息万变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情况。不过,当人全新心投入到某一件事时,往往会忽略某些无关的东西。

当江亚蓝以优美的姿势飞跃我上空时,我诡异地轻移了一下身子,握刀的右手稍稍改变了一个角度,立刻封锁了江亚蓝暗藏的杀招,让她失去了出手的机会。身子还没有落下,空中的江亚蓝突然身影一折,出现在我身体的另一边,看似缓慢美妙的身影,刚刚所移动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在对手还停留在刚刚的视觉冲击中时,她的软剑已经以迅即无比的速度,如锋利的手术刀一样准确地刺向我的胸膛,此时的江亚蓝没有了不久前的急躁,比试中的她显得特别的冷静,双眼如鹰般犀利,紧紧盯着我,脸上是一种不悲不喜的神态,让人无法看清她内心的想法。

江亚蓝的这一招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想不到她在空中居然还能如此快速地变换方位,而且,招式的运用还能达到似慢实快的程度,由此可见,她在这一个半月的进步是非常大的,她一定下了很大的苦功,她的身法、招式和把握时机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尤其是她的身法。难怪她一见到我就急急地要跟我比试,只是,她还是低估了我的实力,更低估了进步的速度。以前,我从父亲身上见到和江亚蓝类似的攻击,而且,我并没有被江亚蓝的身法所迷惑,当她身体漂移般移动到我另一边时,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等我看清江亚蓝刺向我的软剑时,软剑离我的胸膛大概还有五公分,在某些情况下,人的本能反应是不需要经过大脑的,会直接做出有利于自身的行动。有时,大脑反应的速度快到让人惊讶的程度,一刹那间就能对某些信息作出正确的分析。

我并没有用上我的本能,我的大脑在一瞬间考虑了许多种变化,在江亚蓝内力的灌注下,软剑坚硬的程度绝对比许多名剑都要坚硬,我匆忙之间发出的功力绝对不可能布下足以抵挡的坚固防护罩,何况以我现在的功力布下的防护罩实在太微弱了,绝对抵挡不了一个武师刺出的一剑。当我能突破《浩然正气》第七层进入第八层时,估计能接下江亚蓝眼下这绝妙的一击。既然抵挡不住,何必蛮干呢?我身影诡异地移动了一点点,右手的短刀同时滑到了肋前,在软剑刺到我的胸前时,我已经避开了,短刀在最后时刻挡住了刺向我肋部的软剑,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击打声。

短刀挡住软剑时,我并没有因为挡住江亚蓝这致命的绝妙一击而放松警惕,身影借着短刀与软剑相击的力道滑退了两三步。果然,在我滑退时,江亚蓝的软剑一顿后,剑的前端大概十厘米处突然发生了一下弯曲,要是我没有退开,而是继续用短刀挡住软剑,软剑绝对能够给我致命的一击。真的好险,幸亏我见机快,还有就是江亚蓝刚刚这一招还不到火候,用得有点牵强。在剑前端弯曲时,明显有一个停顿,要是她的功力和控制能力增强,她一定能够熟练使出刚刚那一招。

刚开始江亚蓝灌注功力入软剑,把软剑当成一般长剑使用,大概也是为了迷惑对手,让对手不知不觉把软剑当成是一般的长剑,从而忽略了软剑的一般特性。从刚刚短短的两招之间我感觉学到了很多东西,江亚蓝的身法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是招式和武器在比试中的灵活运用。发挥出刚刚的一击后,江亚蓝的脸色终于变了,她显然没有想到我能躲过她刚刚准备了多天的一招绝杀。而且,刚刚的一招仿佛消耗了她太多的功力和体力,她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身法也不如先前轻灵而飘逸。明眼人都知道,胜负之数已定,江亚蓝已经失去了取胜的锐气和功力。

我并没有趁胜追击,现在我学乖了,谁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要得罪女人。江亚蓝借着和我的一个错身,轻灵地闪到了一边。“谢随风,你果然有击败我的资格,我输了!”江亚蓝有点落寞地说道,她能自动认输,这是我最乐意见到的。我还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江亚蓝脸色一变对我说道:“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还会再找你比试的。”江亚蓝紧紧地盯着我,眼中满是求胜的欲望和一些令是看不懂的东西。“你不是说输了以后不再找我麻烦的吗?”我忍不住叫道。“我是说过输了以后不再找你麻烦,但是我没有说过输了以后不再向你挑战,我这又不是找你麻烦。”江亚蓝向我解释道,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见到我的焦急表情大概才是她露出笑脸的原因。

尽管她此时笑起来有闭月羞花的美感,但是,在我眼里却仿佛是阴谋得逞的邪恶笑容,唉!女人!看来,我以后的日子还有得熬,我觉得我之前想打败她凭条件一劳永逸的想法非常的幼稚,一点也不现实。我开始相信某位哲学家在日记中写的一句话了“女人是善变的动物,出尔反尔是女人的天性,跟女人讲道理的男人是愚蠢的。”还有一位思想家曾经跟朋友开玩笑说“跟女人讲道理,还不如却劝母猪上吊”,一个科学家曾经说过“要求男女平等,还不如倡导女权至上,省得那些女人一边喊着男女平等,一边又要求女士优先。”由此可见,女人实在是个大麻烦,可是,人类的生存发展好像又离不开女人,连战争中也有女人的影子出现,美人计成功的范例还真不少,这些都是奇怪的现象,一旦和女人扯上关系,就变得难以解释了。

江亚蓝的话让我无法辩解,有一点我可以很确定,那就是当我说“你找我比试就是找我的麻烦”时,江亚蓝绝对会让我以后的日子更难过。刚刚和江亚蓝比试时,我就发现别墅上的玻璃前有个人在观察我们,我大概地看了一眼,好像是中午那位让我非常尴尬的女人,随着小芬和江亚蓝走到别墅门前时,我踌躇了,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

第二十章 第一美女(二)

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该来的终究会来。我硬着头皮跟着小芬和江亚蓝走进了门,它们两人仿佛知道我此时的心态,尤其是江亚蓝,大概是刚刚又输给我的缘故,我觉得她望向我的眼神尤其狡黠,有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想想中午时发生的那一幕,我怀疑那是小芬和江亚蓝故意设计我的,不然的话,事情发生得很太巧了吧?尤其是那时小芬和江亚蓝的表现,现在想想,她们应该早就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

“小芬,中午那件事是不是你们故意的?”我终于没能忍住心里的疑问。“你现在才想到啊?是不是晚了?呵呵!怎么样,小敏是不是很漂亮?你的眼福真不小,她可是我们学校美女榜上的第一美女,小风,是不是很感激我们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机会?”小芬笑嘻嘻地对我说。果然,我被她们给设计了,不过,那个叫小敏的女孩不愧是第一美女,的确够漂亮的。

“土包子,是不是想小敏了?要不要我把她介绍给你?她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江亚蓝望着我笑眯眯地说道,我怀疑她是在借此机会报复我。“不用了,我现在还小呢!”我连忙拒绝。“还小?我看你不小了,比我和小敏都高,而且功夫比我还好。对了,土包子,你现在多少岁?”江亚蓝没有因为我的拒绝而放过我。

“是啊!风哥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有多大呢!”小芬也跟着插上了一脚。“我十六岁,快十七了。”我无奈地答道,反正我现在的年龄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看到我的身份晶卡就知道了。我是不会傻得告诉她们我其实只有十三岁,要是被小芬知道我只有十三岁,她非整死我不可,她十四岁了还叫我哥哥,我却不提醒她,这不是个天大的罪过吗?

“风哥哥,难怪你这么厉害,老哥和蓝姐也是十六岁,比我大两岁,要是你不喜欢小敏,我把蓝姐介绍给你,她可是美女榜排名第四的大美女,呵呵!”小芬笑呵呵地说道。“死小芬,连我也敢耍,我看是你自己想把自己介绍给那个土包子,说我是美女榜排名第四,你不是排第三吗?还在我前面。”江亚蓝娇斥小芬道,脸上露出了娇艳的羞红色,看来,她的脸皮也不厚嘛!

看着小芬和江亚蓝互相调侃,我趁机偷偷地跑回了房间,我可不想遭受池鱼之殃,谁知道她们恼了之后会不会拿我当出气筒,我虽然是一个小男人,也不想去欺负女人,搞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

“风哥哥呢?”大厅中的两人一会之后才发现他们谈论的焦点已经不见了。“算你跑得快!”江亚蓝气呼呼地说道,看来,刚刚与小芬的交锋她落了下风。“走,小芬,我们去找小敏,她刚刚居然不给我加油,害得我输给了那个讨厌的土包子。”江亚蓝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她输给我和楼上那位没给她加油有什么关系。对于这样的事,小芬当然是最积极的一位,立刻喜呵呵地跟了上去,漆黑灵动的眼珠狡黠地转动着,大概又在考虑什么整人的妙招。

“小敏,开门,你今天怎么不看电视了?你不是最喜欢看《白蛇》吗?”江亚蓝边敲门边说道。敲了十几声门里也没有什么动静。此时的小敏,神情慌乱,脸上羞急交集,芳心乱如麻,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两姐妹。虽然中午时两女已经安慰过她。

“小敏,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不开门我自己开了?”小芬捉弄似的说道,只是房间中的小敏根本没有留意到小芬语气中流露的捉弄之意。无奈之下小敏满脸羞涩地打开了门,头垂得很低,不敢看自己的两姐妹。捉弄自己这个害羞的姐妹,是两女的乐趣之一,一般人还真不能理解,性格差距如此大的三女为什么会成为亲热的好姐妹,一旦谁得罪了她们其中一个,其他两人绝对会调准矛头一致对外。

“小敏,你头垂得这么低干什么?”江亚蓝语带笑意说道,说话间用手托起了小敏的头,小敏脸上的羞涩之意更浓了,此时的小敏穿地蛮整齐的,再也不像中午那样暴露,看来,她是怕了。“哎呀!小敏,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小芬突然叫了起来,小敏羞急的脸色更急了,“哈哈!”“哈哈!”……看到小敏慌乱的表现两女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她们虽然喜欢捉弄小敏,但是都很有分寸,绝对不会出现过度的情况。听到楼上传下的笑声,我就知道那个叫小敏的女孩成了小芬和江亚蓝捉弄的对象。虽然我想去帮忙,但是,想起小芬和江亚蓝的手段,我只能发出爱莫能助的感叹,把自己搭进去就惨了,我估计她们应该不会搞得太过分。

“小敏,我和小芬很饿了,你可以做饭了吧?”玩闹之后江亚蓝小心地对躺在床上的小敏说道。小敏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厨艺,尝过她的厨艺之后,小芬和江亚蓝立刻“惊为天人”。不久之后,小敏就和小芬、江亚蓝住到了一起。

她们真正的友谊是从饮食开始的,这句话可以说一点也不为过。她们之间深厚的友谊是在小敏搬进别墅后才慢慢累积的。对于江亚蓝的话小敏当作没有听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过,她脸上没有任何掩饰的表情出卖了她的想法,对于她非常熟悉的小芬和江亚蓝哪还不明白?她是在闹小脾气,在对自己两人对她的捉弄表示不满。

只是,小芬和江亚蓝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两人一个眼神交流后就心动了起来,很快就哄好了小敏。看到小敏在门前踌躇的样子,江亚蓝一句话打消了她的顾虑:“你放心吧!那个土包子躲在房间里没有人叫唤他是不会出来的。”

看到小敏出了房间,小芬和江亚蓝相视一笑,“啪!”两只娇嫩的小手击到了一起,这是她们的庆祝方式,也是她们默契的一种体现。江亚蓝虽然也很喜欢整人,但是,她在学校里并不怎么嚣张,很收敛。

也许,只有对那些她讨厌的人和熟悉的人她才会显出性格的另一方面。这种人一般被称为熟人热,不了解的人常常会将这类人归为老实人或者不近人情的人,江亚蓝大概应该属于后一种。

“时尚!”江亚蓝打开某个开关后轻叫了一声,房间的电脑在空中的投影立刻出现了一个网站,时尚是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人最喜欢的一个网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星盗风流】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