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2节

魔游天下_第2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膊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多少人的牺牲啊,多么艰难的道路,而今他也必须勇敢的承载这一切。低沉的祈祷声在身边响起,随着身子迅速的节节上升,慢慢进入到他的心里。那是永远不灭的祝福,是此刻全族十多万人的祈祷,是他们精神力量的附加。鸿饮知道他再也不需要什么,即使真的如前人般跌落,那也一样无怨无悔。

希望之崖顶部随山势打横的两边都看不到头,露山有多长顶部的宽度也就是一样。这上边只有终年不化的冰层,和一些大大小小的岩石,此外再没任何东西。萨仁本族的强者上来搜查过,早已确定没有藏任何东西。从前托雅族勇士也上来过,让后人们知道山的南边就是汪洋大海,而崖壁同样是削直而下、滑不着手。就从前托雅族勇士们来说,攀登希望之崖只能算是一种娱乐,强悍的魔法防御加身,穿过滚滚雷云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当所有的武功练法失传,当所有魔法咒语流失,希望之崖就此成为隔绝世界的天然屏障。

一道霹雳闪过,巨大的轰隆声就在耳边响起,同时雪亮的光将云的黑色撕开。世界乍的安静下来,只有那疾风在耳边发出呜呜声,证明雷电停顿的时间终于来临。

“感谢你们赐予我力量,感谢你们为我虔诚的祈祷。伟大的神啊!请你助我完成这最后的冲刺吧!我发誓为全族人带来强大的援军,带来生的希望!”鸿饮在心中祈祷。全部的力量灌进十指,左手松右手拉,身子往前一探就扣住一小块突出的岩石。他的身子垂直起来,下边守侯族人们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鸿饮此刻心里却没有任何想法,眼睛极快的搜索岩石的突出,寻找那些可以用来接力的地方。这十多米的距离六百年来都没人能通过,是什么样子更没人能说清楚,今天他却必须要硬闯过去。他身子往上一提,左手伸直扣住突出使力,一直往下直压到腰,匆匆间才看清楚原来是扣住的一块冰。举目看去只有晶莹一片,天光在冰上折射出明亮的光,这里竟然也是同样的光滑!“拼了!”鸿饮心中狠道。霹雳停止的时间只有不到二十分钟,对十多米的距离来说是够充分,可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右手按在冰面上,十指灌进全身的力气猛的一抠。一阵轻微碎响,那冰硬是给他抓出五个指印。从悬崖底到顶上有一千多米,即使每半米就有一排前人开掘的小洞,他也需要凭指力提升身子最少两千次。所以他们修炼有个主要的科目就是手指的力量,从三岁到成为最强者,他两手已经可以连续握碎一千四百块坚硬的岩石。每只手都可以这样,为此一些人双手就是这样废去,那是过度的劳累加上体质不能适应的结果。可鸿饮终于还是挺了过来,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记录,艰苦训练的成果今天总算是用上了。

右手也是往下直按到腰,左手上前再一扣,脚趾已经可以夹到冰块,身子的重量顿时轻了很多。已经这样爬过了一千多米,那本来不起眼的分量已变得格外沉重,如果没有超人的耐力和意志绝对已经坚持不下去。希望之崖的雷云真的很奇怪,无论是何时,无论外部的天气是怎样,它总是保持那么宽那么厚,紧紧的包裹住悬崖的北面。在托雅族鼎盛时期,这到是王国一道亮丽独特的风景。即使刮起飓风,或者平原山坡上都是晴空万里,也不能把它吹散或者消淡。而那云中的霹雳也决不会打到山腰以下,它总是在云层里闪耀,不停的展现出各种图样,生动的总会让人为之神往。

鸿饮的手终于扣到了悬崖的顶部,酸痛的感觉几乎让他失去控制,那刺骨的严寒似乎就在此刻要将他冻在悬崖上。

“呀!”他忍不住暴喝一声,牙关咬得死死。再次拼力发动,他的上半身终于挪到山顶平地上。跟着两手向前连抓,让整个人远远逃离那悬崖边,就好象在躲避会带来死亡的瘟神一样。全身终于放松下来,脸贴着寒冷而坚实的冰面,再也不想挪动一下。一切都静止下来,那本来坏天气带来的满天乌云开始迅速的流动。就在悬崖雷云之下,象大群被牧者驱赶的黑马,无声的流向下一片天空。

悬崖上居然是被金色耀眼的阳光拂照着,在这冰雪寒天之地,也能给人带来一丝温暖的感觉。鸿饮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寒风在肌肤表面结上一层冰壳,好象愿就此变成冰雕一般。唯一可以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那背因为剧烈喘息,依旧在不停的上下起伏。不知道过了多久,悬崖边的雷云又开始活动,轰隆噼啦的巨声再次响起,将鸿饮的意识从昏昏欲睡中惊醒。

“我上来了!终于上来了!”他猛的清醒过来,心中一个念头闪过。跟着双手用力一抓,抠下地面的冰紧紧的握成拳头,那冰在他手中发出啪啪的轻响。

“我还活着,真的还活着。”一瞬间好象全身的血都涌上头来,让他全身为之一热,双手一撑站起身来。是啊,那是太阳明亮的光华,还有风在吹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下边雷云中白亮灼眼的霹雳交织,那轰隆声震动着脚下的地面,这一切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的!鸿饮一个跨步冲到崖边,狠狠的鼓了口气,倾全力对着下边暴喊:“我上来了!我成功了!”

那全力的嘶吼已经让他不成腔调,可他依旧不停的吼着,到最后只是在发出“啊……”的喊声。

千米的距离山腰处的族人是不可能听到的,可那喊声似乎让他们有了感觉。雷云已经开始活动,上空没有任何东西掉下来,而且鸿饮已经进入流云区有一段时间。这一切都让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鸿饮是真的已经上去,终于征服了这几百来不可战胜的悬崖。当雷云的第一声霹雳响过后,梢等片刻人群中便是一片嗡嗡声涌起。开始只是一个人向旁边人询问,跟着这样的问话便连成一片,在整个集体中迅速蔓延。跟着‘成功’二字作为一种假想提出,几百年了,有多少勇士为此献身。成功?已经是种不可乞及的奢华。

雷云挡住了视线,可是族人终于还是相信他已登上了希望之崖,几百年的梦想此刻终于成真。当十多万双眼睛一齐望向干瘦的长老,他缓缓的骄傲的抬起那满是皱纹的脸,有力的举起双手大声宣布:“我的族人们,我们伟大的勇士已经征服了希望之崖,我们的族终于有救了!”

几百年的梦在他手里完成,这足以使他感到无比的自豪。族人们忍不住尽情欢呼起来,那声音顷刻间汇聚到一起,汹涌向前撕破雷云的屏障,一直传达到山顶。这是族人全部的心声,是他们最大的渴望,此时也是无坚不摧的力量。

长老压下双手,场中的欢呼赫然而止。他转向悬崖在白骨路起头缓缓的跪下,双手十指扣在胸前:“伟大的神明啊,请你保佑我们的勇士吧,我们愿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他的成功。请你赐予他伟大的力量吧,保佑他有一天终于凯旋回来。”

此刻所有族人都跪倒,无比的激动化成满满的希望,身受的苦难让他们忍不住泪水滑落。场中嗡嗡的祈祷再次汇集成流,不!那应该是洋,一片为鸿饮虔诚祈祷声组成的汪洋。如父母之于子女的祝福,如爱者之于爱人的祝愿,都是世上最无私的奉献。

鸿饮此刻也跪倒在崖边,双目紧闭着,象是在接受那天音的洗礼。鼻子里酸酸的,眼眶滚烫烫的发热,他紧咬着牙关强忍住欲滴的泪。

“我的族人,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带着勇猛的战士回来。他们会用自己的真诚,会用热血救你们脱离苦海,等着我,好好的活下去,我热爱的族人们!”他祈祷着抬起头来,阳光在脸上镀上一层金黄的颜色。

他站起身来,疾风吹过将他过肩的金发荡起,丝丝缕缕飘向身后一侧。目光移向头顶,腰杆自然挺得笔直,他尽力的吸了口气,那身上本来依旧隐约着的疲累顿时消散。

到这里任务还没有完成,在他将族人成功救出之前,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还需要经过多少危 3ǔωω.cōm险没人知道,可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悬崖上下去。山南面到海的高度可不止一千米,整座露山有多高,这悬崖就有多高。山顶到海面是两千多米,从这样的高度跳下去,即使下边是水,那瞬间的冲击力身体也一定受不了。所以他必须慢慢爬下去,要不依旧有摔成肉饼的可能。鸿饮站在悬崖边向下望去。看到的只是厚厚的白色云团流动,就是一张巨大松软的地毯绵延至视线的尽头。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二章 游到对岸去(一)

鸿饮有种想一下蹦上去的感觉,那种柔软洁白和延伸真是种巨大的诱惑。好象那就是一张铺满雪白棉絮的床,如果可以躺在上边一定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可他很快就收拢心神,一切还刚刚开始,族人们正在苦难中翘首期盼,现在要想办法尽快下去才行。鸿饮摘下后腰束着的皮囊,仰头痛快的咕咚了几口,那甜甜的带着乳香的酒味顿时令他精神起来。皮囊里装的就是一半酒水和人乳的混合,为了补充体力,他到上边后必须要吃一些东西。

在父母的心中孩子无疑是最重要的,可为了攀岩的勇士们,为了那近乎渺茫的希望,所有的人都在为之付出全部的努力。此刻山崖下族人们开始遭到守卫的驱赶,大队绿色皮肤的萨仁本族人涌了过来。他们一手提着雪亮的大刀,一手提着盾牌挡住身侧。那长出下巴的大鼻孔里发出愤怒的哼哼,就象猪在拱潲时发出的声音一样,他们和托雅族人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分散的队列直插进人群中,很快就把人群割开,分成很多的小块。是起先族人忍不住的欢呼惊动了他们,异常的举动令他们警觉起来。

对他们的到来,托雅族人只有惊恐的躲避,熙攘着分片的在闪动着寒光的刀锋胁迫下跌坐在一起。萨仁本族的先头小队还在往前,一个妇人躲避不及正好被当先的守卫撞上,一个趔趄就跌倒在地。那丑陋的家伙立刻哼哼的举起了大刀,寒光过去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旁边的族人都呆住了,那一瞬间象是有什么东西,刺激了他们对族人死亡几乎已麻木的心灵。人群继续在散开,可那眼神、周围那么多人的眼睛居然都在望着他,望着那个砍死妇女的丑家伙。

那是充满仇恨的目光,有多少双眼睛,就有多少摄人心魂的怒火。那守卫的心里猛的颤了一下,连那难听的哼哼声也赫然而止,连头顶那对竖起的狗耳也不由得耷拉了一下。可他好象立刻就意识到什么,那尖耳朵绷的又竖了起来,发出更大的哼哼声,手里的大刀更是向人群中砍去。托雅族人神情却没有改变,虽然在拥挤着往后边躲闪,可那眼睛依旧紧盯着他,象是在心里已经把他杀死千百回。那是愤怒,是挑衅,是前所未有的怪事。守卫们感觉到了今天的不同,这些人往日在被驱赶时,只会低着头到处乱蹿四处躲藏。有时候还会有人因为恐惧,自己一下子撞到刀尖上死去,就不要说盯住自己看了。

可是今天,这些人都变了。这种改变绝不是敢望着自己那么简单,那是来自他们内心的苏醒,那种勇气源自于他们坚韧的天性。在长老的安抚下,族人排着队慢慢走回居住区。嘴上的祈祷声早已停止,可那声音却又在他们心里响起。今天的一切真是太奇怪了,看守长官错温很快意识到不同的气氛,“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在坟场都干了些什么?”他满心狐疑的盯着缓缓行进的队伍。跟着目光慢慢抬起,那雷云中的霹雳似乎闪得比往日更加激烈。

“难道是在拜什么?哼!”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回身向自己的住所走去。

他没有抓人问,几百年来萨仁本族就没把托雅人看在眼里,无论是告密者还是被告者都只有一个下场。托雅人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能算是人,最多就是工具,会自我修复的工具而已。面对不趁手的工具,要不就是丢掉,要不就是彻底销毁。而且他们早已确定托雅族人没有反抗的能力,无论怎样都不过是砧板上任斩的肉而已。也许就是因此托雅族从没出过叛徒,几百年来这么多人的生死更替中,从来都没有过。

悬崖下的事因族人的散去暂时结束,萨仁本族守卫也仅仅是沿着悬崖下搜索了一圈,墓地森森的鬼气让他们很快离开。这里的怨气实在太重了,而且给人感觉是针对他们而来的,这样无形的压力即使强悍凶狠的萨仁本族人都无力承受。何况鬼灵的力量并不是传说,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可以魔幻般吞嚼掉真实的生命。鬼族总是这样阴森恐怖,即使他们有的并不象传说中那么难看,可他们的来历总会让人联想起腐败的尸体等等。弄得这些绿色皮肤的家伙们全身汗毛倒立,总觉得身后象是有什么东西在跟着。

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而现在的情况似乎刚好相反。一阵闹腾后悬崖下终于彻底的平静下来,也许是冥冥中先辈们的庇护,托雅族人九就这么鬼使神差的逃脱了一次被屠杀的命运。山顶上鸿饮双手十指相扣不断的滚动,同时两脚尖也轮流点着地面活动关节,使肌肉的疲劳尽快得到恢复。一刻后他双手扶住悬崖边,然后慢慢把身子放下,脚寻探着崖壁上有没缝隙。这边还没人攀登过,更不会有人开凿出那些小洞。岩石同样坚硬冰冷,表面同样被厚厚坚实的冰块覆盖。

这些冰虽然已经冻过很久,可它的硬度毕竟不能跟悬崖的岩石比,这倒是给鸿饮提供了一些帮助。就象起先冲过那最后十多米一样,他使劲在冰面抠出指印,两手轮流下来的速度很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