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3节

魔游天下_第3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5: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还好这边没有那一大块的突出部,要不那下边就是悬空的了。一般山岩突出部下边是没有冰雪的,那里都是黑色的岩石。而希望之崖岩石的质地都太硬,就算鸿饮也无法在短时间开出足够的支撑点,那样结果最终只有力尽堕崖,就和那些牺牲的前人们一样。

随着一步步向下,冰开始慢慢变薄,他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山风急鼓,在耳边呼呼做响,还不时夹着水滴打在脸上身上,同时带来彻骨的寒冷。体力很快消耗,鸿饮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山崖上短时间的休息并不足以让他完全恢复。往下身入云中冰基本已经消失,而身下依旧还有千多米的高度,要是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可以前功尽弃。”鸿饮觉得胸口象塞了团火在烧。

他不得不把脸贴在岩石上,依靠双脚踏在支点上借力,让双手获得稍微回力的时间。

眼睛往下搜索崖壁,这里总算不象那边都是平滑如镜,那上边总算能有些象树皮一样的裂缝。他稍喘了口气,咬牙、松手,身子急往下沉。看准的那块岩石就在下边五米左右,眨眼不及就到跟前,他双手猛的扣住那块突起。真是艺高人胆大,仅凭手指就将稳住身子,一下就把住了岩石。他深深吐出口气,身子开始在崖壁上荡来荡去,就象只矫捷的灵猴一般。此刻的情景看起来真的够惊险,也充满力量的美,可其中的苦也只有鸿饮自己知道。谁愿意在现在近千的高空荡来荡去啊,从这样的高度向下看都会觉得眩晕。

可那些缝隙比从下边看去要远很多,也更大。有的叉开双腿,依靠脚尖才能勉强顶住两侧。头开始有些发晕,手脚酸溜溜的乏力,加上剧烈呼吸带来胸口的疼痛,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顶住两边岩石的脚尖猛的一滑,身子失去支撑终于掉了下去,毫无阻拦急速的直落向海面。那一刻脑子里好象忽然间全空了,身子下降带来本能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大声喊起来。就好象身体在上升时会有种安全感,象膝跳反应一样,都是出于身体自然的本能。

但他还没有失去意识,下落已经无法控制,死亡的威胁却让他开始剧烈的挣扎。手脚在空中乱搭乱蹬,只希望可以触到点什么。就在那一瞬间,右脚尖真的踢中岩石,可身子却一个翻滚蹬得离悬崖更远。

“完了!”鸿饮心道。

哗啦一声,身子破开水面直往下沉,在水中滑出很多气泡。剧烈的冲击加上本身的疲惫,他再也扛不住昏死过去。

好象一切又要从头开始,托雅族人终究逃不出被奴役的命运。也许这样的命,将一直持续到他们放弃抗争,进而失去自己的本性。然后认同这种似乎天生就该被奴役的生活,失去自己的思想、文明、生活,彻底的沉沦下去。

海浪层层叠叠撞向崖壁,好象要用千古不灭的毅力将它冲垮。可那阻拦一切的坚硬,令这种冲击变得那样无力,总是能将它们一次次粉碎。海浪是否有天终于放弃这份挚着?而山岩是否终有一天会心软,而放弃对浪花的阻拦,让开路使浪花可以去到自己向往的地方?这样的问题实在太幼稚,它们间的抗争不会停止。海浪不会满足此刻将悬崖冲刷出的凹陷,而山崖也不会因轻微的伤口而退却。

海水汹涌的流动,强大的浮力将鸿饮托出水面,然后又用一个小小浪花将他扑打下去。冰凉的感觉加上强力冲刷,让鸿饮苏醒过来,顿时手脚上下死命的扑腾。大口灌下苦咸的海水,鼻子里却早已给水呛到。那强烈肿胀、转不过气的感觉,好象能让他又昏倒过去。他尽全力的挣扎着终于破出海面,立刻张大嘴猛的吸了口气,跟着身子又沉了下去。还好在他们的训练中有游泳这一项,要不就这一下他就得给淹死。悬崖南边的情况族人是知道的,对于渡海游泳的准备从来就是他们的必修课。

鸿饮总算再次把头露出海面,可起先呛进去的水,又让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他向悬崖边游去,手触到岩石,感觉这才稍微好了点。他抬手在脸上抹了把,忍不住摇头:“不行了、不行了,我就要死了。”

他说着抬起头来,天空依旧是灰色的,感觉与在山顶上完全不同。就好象那天幕是有沉甸甸的分量,随时都会整个压下来一样。他忍不住手上使力将身子从海水中拔起些,借以逃避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稍微稳定一下情绪,感觉也好了很多,给折腾离体的心魂也终于回来。

“终于下来了,我还没有死。”随着感觉的恢复,脑子里又可以思考,同时对身体的感觉也恢复过来。

当他想用脚去踏悬崖时,右脚大拇指猛的传来一阵刺痛。那是一种冷冷的疼痛,完全是从里边透出来,象是骨头给什么东西从里边刮了一下。

“哎哟!啊……”他不禁哼了一声,这才想起落下来的时候,自己的脚在岩石上撞了一下。也许所有被授予重任的人都需要更多的磨难,也许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资格在某一天接受族人的顶礼膜拜,也许这本就是神的意旨。

鸿饮紧咬牙关强忍住痛,目光顺着悬崖边搜索,然后向一块露出水面的岩石游去。等他爬到岩石上赶紧先检查脚趾,到底还是经过训练没有伤到骨头,只是关节处红肿着气血被阻。可就这也够他受的,按上去那刺骨的痛顿时蹿了上来。他咬牙忍住,双手不停的搓着强自活动血脉。后边的路还长,如果不做处理,那到海上的危 3ǔωω.cōm险就会更大。脚趾给他搓得热起来,暖暖的感觉让疼痛也消退很多。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二章 游到对岸去(二)

他解下腰后的皮囊灌下两口乳酒,探眼往里看了看,已经喝掉一半。他迟疑了一下,就把皮囊紧紧绑到腰上,双手继续搓起脚趾红肿的地方来。这阴雨的天气,海也显得格外暴躁。浪头好象一个比一个大,接连不断的扑来,有的竟能推得他都坐不稳。

“不能再等了,到天黑就连方向都难以辨认。”他想着站起身来,深吸口气猛的跃入海中。坐了一段时间,他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现在是向南极快的破浪而去。他要凭自己的力量,靠游泳横渡到海的另一边。

听前人的故事说,这南面是与阿拉丝提大陆的一个突出部形成一段海峡,不过其宽度就是乘船也需要七个昼夜。而且这里的水流是很急的,随着季节的变化,海的深处会产生很多暗流。这对鸿饮来说绝对是个坏消息,因为旋涡总是暗流的忠实伴侣。暗流的不断变化,也使得这种致命的危机变得不可测。而且现在还是秋冬交替的时节,大量的雨水涌入,使得水流的速度变得更快。这真是个要命的差使,可偏偏鸿饮却没得选择,即使再危 3ǔωω.cōm险百倍也只有勇往直前。

海上的漂泊真是度日如年,他只是不停的游,几乎是机械的划动双臂。到了实在划不动,就仰面躺在水中,任由海浪把自己推到什么地方去。这样的强度感觉比自己经过的,整整十七年的训练还要苦,这是他记忆里的第一次觉得徒手运动也会累。过去的十七年里,他徒手挖了十年的墓穴,然后在采石场被了五年的石头,最后的两年里更是什么重活都要做。那时候他整天都是穿着一件长袍子,袍子下边全身都被绑上石板,这些额外的重量直到出发的前一天才取下来。

在悬崖下的坟场徒手挖了十年,锻炼了他超人的指力。背运巨石锻炼出他过人的体魄,下盘的力量和坚韧的意志。其他的象游泳和文字等等,那都是夹杂在这中间学的。十七年的时间,每天都被排得满满当当,那日子过得……就是个忒充实了。可即使这样,他依旧觉得远不如现在,战胜过无数困难的身体也开始撑不住了。他还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有累的感觉,最少可以很快适应各种疲劳,可现在那久违的感觉已经不止一次袭扰他。

“还要飘多久啊?”他仰面躺着心想到。

伸手摸了摸后腰上的皮囊,迟疑着终于还是没有去解。尽管现在喉咙已经干得象火烧,他还是没有喝。那乳酒是要留着救命的,两天过去已经剩下不多,他都不知道能不能熬到头。力气也没有了,肚子也早就在咕咕直叫,解决粮食问题成了当务之急。空了大半的皮囊现在就象个气垫,托在他的腰上撑起,到也帮他省了不少力气。就这么躺了一会,他翻转身来,深吸口气猛的潜进海里。两天来他都是靠捕鱼填饱肚子的,真的饥渴起来,就连那浓腥的鱼血也挡不住食欲。

海水是清澈的,阳光透过水面照进来,可以看到不时有鱼群从下边游过。鸿饮看中一条有半米多长大鱼,立刻滑溜溜的扑了上去,现在游泳的速度比以前确实有进步了。那鱼似乎已经察觉想躲,可背脊已经被他抓住。那鱼大头掉转就想咬,鸿饮手一收力,五指顿时破体而入。那鱼脊椎骨立刻就断了,再想挣扎也没了力气。

“还是条吃肉的,居然还想吃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鸿饮心说着几下划出水面,伸手扣住鱼头,一下就把那头盖骨给揭开。

他发现鱼髓真是解渴的好东西,这人没淡水补充,是坚持不下去的。漂泊在这茫茫大海上,为了生存也只有这样了,他可不想就这样死去。等他躺着吃完,力气也回来了,翻过身来继续往前游。天空已经放晴,白云闲散的在空中漫步,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它们不断的从头顶流过,象是在和风追逐着嬉戏玩闹,充满了欢乐。鸿饮没有时间看它们,眼前只有水在不停的起伏,意识里只有一味的坚持。就连太阳似乎都已经疲惫,在海面上打了个哈欠,把天和海水染得通红,然后就匆匆的沉了下去。

夜幕降临,如前两天一样,鸿饮心里腾起一股焦虑的情绪。

“如果我有魔法该多好,哪怕是一点点都好啊,最少我可以游得更快。”他心里又在祈祷:“伟大的神啊,请你帮帮我吧,向我展示你传说中的力量,来助我一臂之力!”

他亲眼看到过萨仁本族守卫的魔力,只是浅淡的蓝光闪过,就把那扛石头的人和石块一起劈得粉碎。当时他真的惊呆了,从那时侯起他就明白,如果没有魔力族人是不可能成为他们对手的。可自己族的魔法应该是怎么样,他只能从那些鼓励他们的故事中得知,却从没看到过,哪怕是一个小魔法也没有。

“神啊!帮帮我吧,我真的不可以就这样死去。”鸿饮再次精疲力尽,又仰面躺在水面上,任凭海浪推着自己飘荡。

世间本就是不公平的,鸿饮是受过严格的训练,可那只是来自身体上的承受。即使有萨仁本族的不平,那也只仅仅来自一个方面,而这世间的不公平决不会只有种族压迫而已。忽然间水流好象加快了,起先还不怎么察觉,因为长时间的疲累让他的感觉变得迟钝。等到双脚的波动已无法保持平衡,再要做出什么动作都晚了。身侧涌起一股强劲的吸力,他只来得及猛吸口气,连转身都不行就给拖下水面。

“是旋涡!”这个念头闪电般划过心头。

他开始挣扎,倾尽全力的划水,想要摆脱那强大的吸力。

可那水流是那么快,旋涡明显的可以从海面上看到。一条条螺旋的水纹,组成一个粗长的半月型的漏斗状,将海面上的东西全都牵引着直到海的深处。面对这样的旋涡,即使小船都不能逃脱,何况只是个人而已。挣扎是徒劳的,鸿饮最终被闷进水里,被旋涡吸卷着转极快的沉下去。巨大的水压从四面八方挤过来,那一瞬间胸腔好象就要被胀裂。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人已经昏死过去。他已经太累了,被吸下去又深,那样的压力也决不是轻易可以承受。

大海没有因为将他吞掉而有任何改变,依旧显得那样平静,只有那浅浅的波浪依旧在荡漾。就在旋涡一侧忽然跃起两条飞鱼,那宽扁的胸鳍张开,在旋涡上空划出两条长长的弧线。星月应流云虚掩而变化令夜色升华,海以她的博大胸怀展示出容纳一切的气魄,在那无限延伸的深邃中孕育着无数的生命。风轻轻的吹着,带着些淡淡的海特有的咸味,却更能让人感到清爽的滋味。

海深处的鱼群生物似乎没有在意黑夜的来临,它们依旧在水中畅快的各自生活,有的成群结队,有的却是喜欢单独行动。这里比海面上显得更加宁静,因为它拥有着那种原始的和谐,从造物初始就保持的最基本的生存循环。一群小鱼被忽然惊散,原来是半米长的红鲧鱼出现在它们前边。宽阔的嘴巴,两边飘动的管状长须,可把那些小家伙们给吓坏了。就在这时候伏在海底的一块黄色岩石忽然动了,红鲧鱼正在冲刺中就给那岩石夹住,这才发现那原来是条鮟鱇。倒霉的家伙刚还想饱餐一顿,没想到反先成了人家的食物。

腾起的泥沙象一团淡黄色烟雾,凝结着缓缓向四周淡去,小小的鱼群又聚拢了。宁静中一阵如丝的声音传来,悠悠的飘荡着,却清亮得连海水也无法阻止它的传播。那是歌声?大海下怎么会有人在歌唱?而且还会是这样的悠扬,好象是山间少女的歌谣一般。与旋涡的距离很快拉近,那真的是人。同时依旧在旋涡中的鸿饮被一个透明的水泡包住,海水被隔开,空气回到了身边。跟着他被一个淡淡透明的圆盘托住,慢慢从旋涡中牵引出来,直飘向海中的两人身边。

“姐姐,这个人还活着呢,他是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的?附近从来没有船过啊。”问话的男子也有一头长发,却是绿颜色,后边被梳成辫子扎了起来。姐姐和他长得很象,特别是那双兰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