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6节

魔游天下_第6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到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心里有些着急了。

不等卓沙回答,卓垦已经惊讶道:“怎么立刻就走?你不是要寻求援军吗?这里的伯南克叔叔和我们不是现成的?难道你有具体求援的目标?”鸿饮微微一楞,看了看卓垦摇头。

族人对南岸的了解是六百多年的事情,就那时侯那里各国战争就是不断,各种王朝生生灭灭,到今天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可以说鸿饮现在对阿拉丝提大陆的情况是一无所知,更谈不上什么已定的求援目标,这一切都必须靠他自己去了解。

看他摇头,卓垦立刻大声说:“那就是啊,你不如先把问题说出来,听听我父亲和叔叔的意见也好啊。”

卓沙依旧靠在椅臂上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从儿子身上挪开,看了伯南克一眼。伯南克对鸿饮却好象很感兴趣,也许是两人都被晒得一样黑的缘故吧。鸿饮虽然依旧是穿着自己的麻布衣服,可那健硕的身材、粗糙的双手和机敏的双眸,已经将他经受过艰苦训练的事实暴露无疑。

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一个这样的人类武士,决不会无缘无故的掉进旋涡里。何况这个人还是要去阿拉丝提大陆求援,伯南克有些感兴趣这个人是怎么来的,最重要,他是不是与敌人有关系。

看到他的表情,卓沙想简单打发掉鸿饮的打算也不得不落空。此刻卓丝誊也劝说起来,不过是对着自己的父亲:“他的族人遭遇很苦的,爸爸你就听听,看我们能不能帮他啊。”

卓沙爱惜的看着女儿,坐直身子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身边,微笑的问:“真的是这样吗?如果鸿饮方便的话,那我们就到后院去坐坐吧,那里说话比较随便些。”

他说着就站起身来,看了眼伯南克又微笑的望着鸿饮。显然在这城堡里,他的话是不容质疑的。

“好的。”鸿饮微点头回答。

卓沙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点头:“要是卓垦也有这样的稳重就好了,可惜……哎。”

转眼那点头却变成了摇头,眼角瞟了下儿子,便率先转身离去。他希望卓垦将来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可这一事业却是要掌握几万人的生命。要是没有一份忧心和持重,那是绝对无法继承的。

时间吧,也许长大了就会了解更多,卓沙希望儿子可以快些成长起来。一如很多父亲一样,他将这份关爱藏在了心里。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苛刻的要求,和对他犯错时的严厉。其实这却是他真正关心的另一种表达,因为在他看来男儿就该有不可战胜的气魄,而绝不会象对待女儿一样的要求他。

卓垦好象感觉到什么,似乎父亲有些不满意。可他又不知道刚才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微微一怔老实起来,和鸿饮一起并排跟在后边。他边走边回想着,眼角刚好瞟到鸿饮正在奇怪的望着他,顿时挤出一脸的笑容,很有些傻傻的味道来掩饰自己的走神。鸿饮不知道他怎么回事,稍怔也一歪头,一紧

两边嘴角也回敬他一个莫名的怪笑。一下子两个人好象做了件很开心的事情,无声的乐到一起。

大殿后边有一个宽敞的平台,这里摆着好几张很大的长餐桌,都铺着雪白光滑的丝绸花纹边桌布。椅子是木制高背的,靠背中间和坐垫都是厚厚软软的绒布,坐在上边会觉得舒服些。几个人围其中一张坐下,鸿饮把他来到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讲这些,不过这回他记得在最后补上一句:“我们族人之所以不能够靠自己战胜敌人,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我们的魔法和其他各种文化,被残忍的萨仁本族完全灭绝,可以说我们的历史现在仅仅只存于我们的记忆里。”

“你真的不会魔法?那、那你……”

老实好一会的卓垦差点站起来,接下来他不知道该问什么。一个没有战斗力,更几乎被灭绝文化的种族。

卓沙和伯南克也不禁为之动容,两人对望一下,那眼神中充满了疑惑。没有到他们这种地位,没有他们这样高度的人,是不能理解这样事情的可怕。在两人看来,灭绝这些比杀光一个种族的人,绝对要难上千万倍,应该说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鸿饮目光扫过他们的脸,那种震惊全都写在脸上。他站起来深吸口气,抬头无惧的望向卓垦然后转向长老卓沙:“所以我必须为族人带回强有力的援军,把他们从苦难中解救出来,什么困难都不能阻止我!”

话却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大家都在打量他。

即使卓垦也是一样思索的表情看着自己,好象自己就是个演说者,而说的却是一件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鸿饮以为是自己族的遭遇可怜,让他们太意外,便也沉默的低下头来看着桌面。

“啊,也就是说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求强援?”卓沙打破沉默,缓慢的语气连续的问道:“可你对外界几百年来的变化却知道得很少,或者应该说是一无所知?也没有明确的联盟,甚至你还完全不懂任何魔法。也就是说,完全不具备自保的武力?”

他好象在总结刚才鸿饮的话,听起来真的象是天荒夜谈。可一个是问得很认真,另一个却是点头得很肯定。

“切,说什么呢?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援助。”卓垦终于忍不住了,看到鸿饮尴尬的表情,他立刻补充道:“你们想完全依靠别人,那根本就办不到。”

“完全依靠别人?难道没有武力就找不到援军?”鸿饮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心里理解卓垦话的意思,卓垦的直爽令他无言以对。如果一早双方是对立的话,在这个重要事情上这么说,他一定不能原谅。

“你坐下。”卓沙的声音有些变了,好象很用力才隐忍住怒火爆发。

他用眼睛盯着儿子坐下,跟着望向鸿饮,看了会才继续说:“鸿饮……如果你们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话,那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我想还是应该提醒你,很多事情光有勇气是不够的,甚至在一些时候,它会让你做出些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卓沙的话好象忽然深奥起来,鸿饮一时间无法懂得他话里所指的意思。就理解也就是字面上的那些,他迟疑一下没点头,只是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卓沙。侍女恰时送来饮料,却让伯南克立刻失了常态,站起来一把接过侍女手中绿底银花的水瓶说:“哎呀,这是什么东西的味道?啊呀、哎呀,不行了,海牛露啊!来来,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的样子让卓丝誊扑哧一笑:“叔叔还是老样子啊,闻到这露的香味就变谗了。”

伯南克也没空答话,急急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小抿一口陶醉的闭上眼。好好享受一会才回答:“你老爸这除了你们两最让我喜欢外,就是这海牛露了,可这家伙太小气,每次就来这么一小瓶,真是不够朋友。”

卓丝誊和卓垦连同旁边的侍女们都被他逗笑出声来,卓沙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吩咐侍女:“再拿一瓶来吧,其他人没有了。”

伯南克好象没听见他在说什么,闭上眼继续享受着,一只手却放在离瓶子不远的地方。海牛露有股很特别的香味,有点象桂花却比那更浓,象是凝结着成形的丝丝缕缕。就同一个地方正面可以闻到,稍微偏一下头却闻不到了,就象烟一般只要没风吹过它就不会散开。鸿饮也发现了这个特点,这让他感到很新奇,而一时凝重的心绪不觉间也被他们分散开。

话题好象自然的就从是否援助,或者讨论他是否能做到上移开,然而鸿饮心里依旧隐约着似乎有点空落落的。他跟着大家淡淡一笑,没有再说话。卓沙目光从他身上挪开,抬眼看着城堡护罩上边的鱼群:“你们看那条鲨鱼,它要开始捕食了,身手一定很敏捷。”

众人被提醒着一起抬头看,那鲨鱼个头并不大。就在大家齐望向它时,它身子柔软的弯曲,打了个漂亮的弧线。跟着猛的伸直,尾巴连摆,就象一支离弦的利箭,直扑向上边一条大旗鱼。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四章 鲨与鱼与神(二)

那鱼想要逃脱却已来不及,给它一口叼住摇头连甩了两下,海水里顿时飘起一丝淡红。

“真的很厉害啊,那些牙齿一下就把鱼咬死了。”鸿饮赞道。

其他人却是看得多,并没有他那样惊讶。

“又来了一条,你们看是头青鲨,它可游得很快。”卓沙又发现一条,似乎对那些鲨鱼是否开始捕食,他都可以了解。果然一条青鲨摆动着流线形的身体,两尖分叉的尾巴摇弋,从下望上猛扑向一条吞拿鱼。那张开的胸鳍就好象在借着水力滑行,敏捷的动作,优美的姿势,真的太漂亮了。

“怎么样?这些鲨鱼很有趣吧?呵呵。”卓沙笑着问,对这些经常能见到的搏杀,他似乎百看不厌。

鸿饮也为它们的力量打动,不禁点头道:“恩,这些鲨鱼真的很强,游得好快,呵呵。”

侍女又送来一瓶海牛露,卓丝誊起身为每人都满上一杯,当然还包括那个眼巴巴望着的伯南克叔叔。他一个人有一瓶,还要占这一小杯的便宜,看来确实是喜欢得很了。

对这伯南克都感兴趣的液体,鸿饮已经很想尝试一下。端起酒杯浅浅的试了一小口,却是清凉浓香里带着一点微腥。跟着那种香味迅速扩大,软软的溶溶的,好象吞了大口上品的蟹膏,从喉咙一直舒服的梗下胸口。跟着一股

暖流在体内缓缓升起,伴着这热力那感觉就是痛快淋漓,就连那一丝淡淡的腥味也变得非常特别。那热气还在变强,连耳朵脸颊都开始发热,有如做了错事紧张脸热一般。他不禁闭上了眼睛来适应这潮热,这种舒服的却又不会头晕的醉。鼻息间满是芳香,在呼吸中回荡浸人心扉,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果然是好东西!”闭眼好一会鸿饮才不禁赞道。那薰热渐渐消退,他舒服的睁开眼,却觉得头脑特别清醒。卓沙脸上却露出异样的微笑,瞟了眼伯南克,他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鸿饮察觉不对,来回看看大家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好吗?”

“你的身体好棒啊,这么③üww.сōm快就能清醒过来。我头次喝这海牛露可是睡了一整天,呵呵。”卓垦说着不好意思的笑起,跟着又辩解道:“不过我是这一酒杯子一口喝下的,当时就倒下了,呵呵。”这家伙真是乐天派,心里纯得让人感动,做什么都是那样的活力。

鸿饮明了的一抬头,停着再一点下,笑道:“我觉得很舒服啊,不过刚才真的有点想睡觉,不过现在却觉得很精神,呵呵。”

“恩,海牛露是由深海火谷的十三种不同的动植物精华汇集,经过特殊的加工才制成很难得的。”卓丝誊给他解释:“我还以为那种腥味你会不喜欢的,没想到你也懂得欣赏,咯咯。”

鸿饮一楞,便故意骄傲的一抬头:“那是当然啊,我觉得那股淡淡的味道,在后来就是够劲,要少了反到是少了个好滋味。”

旁边伯南克这回象找到了知己,连点头立刻拥护道:“不错不错,这话就是叫有见地。哎呀,看不出小朋友还蛮有见识,不错不错,东西好喝人也不错。”他说着却扫了眼卓沙。

卓沙长老一直在静静听着他们的说话,看到老友的目光,他挪动了下身子:“是啊,有时候腥的东西并就不一定会不好,它反会给人一种不错的感觉。也许很多人都会讨厌腥气,所以这就给那些自以为懂得欣赏的人,一个自夸的借口了。才好说自己具有如何高尚不群的品位,真是骄傲的好借口啊。”他说着话,眼睛却直看着伯南克,显然是在拿老友开玩笑。

伯南克顿时有些郁闷了:“喂!你个老家伙怎么就是跟我过不去?我是看你有客在,要不我把你家儿女都带走,让个你个老家伙一个人孤苦伶仃!”

赫然间的发怒让鸿饮有些无措,这可是从他身上引起的。可再看卓家两姐弟都跟没事一样,而且还在偷笑的厉害,象正等着看一出好戏。卓沙可最讨厌人家拿孩子整事,本是想气气伯南克好玩,没想到反给他气个要死。

两人眼睛瞪得溜园,谁也不服气的顶起牛来。可这时候鸿饮却感觉气氛忽然间融洽起来,忽然有了一种亲近感,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对他的认同。

终于已没了长老持重风度的卓沙,咬牙切齿的蹦出一句:“我懒得跟你计较!下次别想喝到一滴海牛露,我急死你!”

伯南克一楞,顿时捏了气:“你不会吧?那么残忍?”

“就是!急死你个猴精!”卓沙真生气似的,挺直的身子一往后靠在椅背上,扭头一边也不再看他。

“老家伙啊!你个死老家伙好残忍啊!”伯南克呻吟起来,一把将桌上的两只瓶子都抱在怀里,那意思死活都不会再松开。

现在鸿饮可以肯定卓垦是卓沙长老的正宗遗传了,简直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会寂寞。而现在他也同那两姐弟一样笑做一堆,这感觉真的从来没有过,真是让他羡慕不已。因为他的父母都已去世,那是早在他还未成年的时候。

护罩上空又有鱼群在追逐起来,大的扑向小的,小的开始落荒而逃。生命就是这样循环不熄,它们都按着自己方式生存。

“你就打算是这样一个人去寻求援军吗?”卓沙忽然间问起这前边的话题,就在感觉已经离他们很远的时候。鸿饮有种掉进现实里的感觉,这让他不由得停顿了一下,适宜这情绪的突变。他疑惑的看看卓沙,依旧是肯定的点头。

“是啊,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