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游天下 >魔游天下_第12节

魔游天下_第12节

作者:赌东道台 发表时间:2018-12-03 19:26: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06
脚下,再整个包裹住。这是先锋近万人合力的一击,本就是势无可挡,何况还得以天助。

港口里的船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动作,就被席卷进来。整个水面突然升高,不断往上,转眼那些船和港内的水就成了巨浪的一部分,它们被很自然的送到浪头的顶端。那里很多船并没有翻沉,它们保持着平行,甚至连摇晃都不会很剧烈。在那一瞬间,船上的水手们都呆住了,他们不知道是该跳进浪里,还是依旧在这船上呆着,显然两种都不是好选择。巨浪在继续推进,冲过港口与沙滩的连接,压上沙滩淹没那些高高的树木,再把它们连根拔起,夹杂着继续前去。

“听我命令!”卓垦的声音很大,用力的吼着:“前进!全体前进!”

战士们回应以嘶声的呼喊,杀声将风声海啸声压下去,大部队紧跟着涌进港口。

有水的地方就有他们,先锋部队第二轮齐攻已经发出,又是一个巨大的浪头形成了。从海边到城本有千多米,第一个浪头势尽时,这里的水已经淹没到城墙大半。攻击是连续不断的,一浪接着一浪,飞马城的守军似乎再无力做出抵抗。

“把他们送上去!全体准备!”卓垦举起了手臂,高声的喊起。

命令迅疾传送下去,处于第二梯队位置的他们,也要发起攻击了。

前边海水已高过城墙,可坚实的飞马城硬是将它们挡住,没有被推倒。先锋部队眼看就要和敌人交战,还在海中的卓垦现在也要发起同样的巨浪,尽量将城楼上的敌人冲走。攻击命令下达,港口里的海水似乎要被整个掏空,用以形成一道强力的攻击。可实际并非如此,这浪主要构成是他们本身的魔法形成。

人鱼族战士绝大多数都是修习的气系和水系,几千人一起发动同样的攻击,自是无可抵挡。鸿饮尽力跟在卓垦身边,他从没想过仅仅是水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力,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族人要被压迫六百年。

再起的浪终于高过城墙,从上边一下子猛盖下来,就如同跨过港口防护一般冲进了城里。跟着那巨大的浪头消失在城墙后,就象被城池吞嚼掉。从城里看去却是灾难性的场面。那海水本已淹没城头,穿过

城墙垛变成很多粗大的水柱,从上边冲刷下来。跟着再起的浪就是铺天盖地,挨近城墙的建筑一下子被压垮大片。跟着海水就汹涌着滚滚向前,大片城区地面瞬间全被淹没。水变得浑浊,上边漂浮着各种杂物。轰隆的房屋倒塌声,噼啪的物件撞击声,哗哗的水声连成一片,顷刻守军哀声四起。

先锋部队已经跟敌人接战,水对真正强大的战士并没致命伤害。虽然很多普通士兵都顶不住压力,被这洪流卷走,可依旧有很多人留了下来。他们使用各种魔法浮出水面,在那里跟人鱼族对抗,并在尽力阻止海水继续冲进城。

飞马的魔法结阵在逐渐加强,但数量上的巨大差距,袭击的突然性让他们防御作用甚微。海水没有下沉,人鱼后继部队如前一样在海面继续发动攻击。不过这次他们的力量再不足以掀起巨浪,仅够保持现在的水位不迭而已。

在这海水中他们的移动显然更加灵活,而陆地上的战士则不得不依靠其他方式保持平衡,压倒性的优势结局实际已见分晓。等卓垦的部队压上城楼,海水开始缓慢的退却,夹着各类杂物流回大海。先锋部队在赤台的指挥下已经进城,卓垦也发出最后冲锋的命令,人鱼族战士们纷纷向前冲去。

鸿饮依旧跟在卓垦不远处,所过处见到很多漂浮的飞马族人尸体,它们混在杂物中间随着水流后退。他已经小心的躲避那些东西,可依旧难免要碰上。那些脸总是冷不丁就闯进视线,他们已被海水冲刷干净,只剩下苍白的颜色。

他不由有些心悸,那些被魔法破坏的创口居然是那么清晰,红红的肉粘在白骨上是那么抢眼。他忽然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海水可以把它们直接送出去,最少快点从自己眼前带走。可卓垦和所有的战士们一样都不在乎这些,他只顾着不断向前,大声吼着指挥,看到敌人就毫不犹豫的攻击。

互相是在搏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战争的唯一法则。他们已经杀红眼,要直捣飞马族的宫殿才罢休。

此刻另一边进攻的米威敦也已经突破防线,迎着天空铺洒的冰冷的雨水,准备做最后的清扫。可飞马族的抵抗并没停止,似乎没有人后退,他们在抢占城内的高地,准备做最后的殊死搏斗。这些人,这些战士们,大概是因为事先的鼓动,让他们知道此战关系族的存亡。此刻曾经强悍民族的血让他们抬起了高贵的头颅,也许只有将生命从他们身体里夺走,他们才会肯倒下。

又是一个有着坚韧意志的种族,就如托雅族先人们一样,他们的所做只为了后辈们的生活。难道这就是婶的旨意?那个混帐东西现在在哪看着呢?如果是,那神就是最应该被诛灭的东西。鸿饮再不忍心看下去,他停下了脚步。

海水退得很快,象来势的汹涌,退却也如此迅速,水转眼就只有齐要深了。

前方忽然骚动起来,喊声急促杂乱,有人要从这边突围。

“他们可以逃掉吗?”鸿饮看着前边的卓垦,心动着又跟了上去。

“不要让他跑了!”

“抓住他!”

“他是佐冰!”

“杀了他!”

前边喊声嘈杂。

“佐冰是谁?”鸿饮心想。

“放弃部下的东西,不要脸!”卓垦愤怒的骂声让他明白一些。

“难道他就是飞马族的首领?这个时候他的战士们还在抵抗啊?他就要逃?”他满心疑问,向前快进了几步。

第一卷 与命运抗争 第八章 冷暖两重天(一)

来人很快,是一大群铠甲鲜明的人,强横的战斗力硬是将前边队伍撕开一个口子。鸿饮听到有人在喊城主,是那些站在高处的飞马族战士,他们已经被彻底分割开。显然他们都没得到命令,更没有人组织他们。

佐冰这是彻底的抛弃,无耻的背叛,亵渎了部下的忠诚。这个鼠辈被亲信们保护着,正对着卓垦这边撞过来。他身后的披风忽然飘起,噗啪的打出一声响,手中的一刃斧握得紧紧。那斧头特别,象一个大Z字型,总有一米多长。刃和柄成两行各自突出,中间两根半尺长粗柱连接,刃似一轮渐宽的弯月。

作为将军身边都有贴身保卫,他们的眼中只有一个人的安全。即使卓沙在,他们也只会保护自己的将军,而不是一族的长老。而这点卓垦也不例外。可现在这些人都被他的力量推开,成环状一齐散到四周。

他们一齐抬起手中的兵刃,平至胸前,一双双眼睛紧盯着猛扑过来的一群人。接近了,前边战士嘶喊着扑上去,立刻被不同魔法闪光劈开,有的就这样失去了性命。亲卫们都没动,可手里兵器已经握得咯咯做响。

海水已经退下,地面露出,丝毫也没被血色感染,反是透着洗刷的新色。鸿饮的泡泡消失了,他自己都没注意魔法的时效已经到头,脚“啪”的一声破水踩到实地。他猛的清醒,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眼睛已经看到那被人群包裹着的穿金甲的人。海水在他们身上残留下潮湿的痕迹,有的人伤口已经迸裂,自然的落到后头。

鸿饮不知道看到的事情是真是假,总觉得他们中有的受伤的,是被同伴拂向后边。而那些人都是在各自逃命,决不会为了佐冰去做什么。他们之所以在一起,莫非仅仅是因为这是活命最强力量的存在?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一方要逃,一方要阻止,他们都必须要拼命。各自目的是什么已不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苍白的。抛弃了什么,背叛了什么的说辞,这一刻只能是可笑。

那些东西不过是胜利者的宣言,不过是饱食者无所事事的谈资。真要把那些人摆到这时候,恐怕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逃跑?突围?恐怕已经是屎尿满裤裆吧。求生与灭绝才是此刻的主题,平日里多么崇高的思想都被砸个粉碎。这就是现实,战争的真正残酷就在于此。愚化与否,信仰与否,好象瞬间已经崩溃。

生与死的最后关头,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生,本能在此时占了绝对优势。卓垦的亲兵们咆哮着冲了上去,就在前边人群冲散的一刻。同时各种魔法相继发出,气系的刃让敌人身边布满钢丝般

锋利的网,水凝结的冰柱,带着锐利的尖刺扎向敌人。跟着风和水的护盾加身,阻拦敌人的攻势,双方的力量顷刻交织在一起。强魔法碰撞发生的爆炸,激起碎片纷飞,场中刮起股股强风,让人躲避不及。

敌人破竹似的冲锋赫然而止,在亲兵们全力出击下,前边的敌人不得不与他们各自为战。终于看到佐冰了,一身精致的铠甲。大部分是银白色,只有胸前从腰而上,上部分叉至两肩是红的。身后的披风还在,已经被雨水和污秽涂鸦,头亏也已经歪斜,这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可他手里的宽刃剑依旧雪亮,双眼中跳跃着凶狠的光,让人知道这是一头在发出最后嘶吼的困兽。他依旧保有锋利的爪牙,残忍的本性,他依旧有能力摧毁阻拦者的生命。

卓垦暴吼一声冲了上去,象一头发怒的猛虎般,夹着惊人的气势挡在他的面前。斧头从上至下劈落,水系魔法的冰刃让斧头的寒芒暴涨,这是他全力的一击。佐冰的剑横插进一个亲信的腰间,卓垦的气势把他逼退一步,迅速拔出剑横架在上方。就在那一刹那,那剑暴出火红的光,

象是忽然着火燃烧起来,腾起旺盛的火苗。“砰”一声闷响,两人的魔法撞到一起,一个为水,而另一个却是火。

卓垦被震得反弹回来,凌空一个翻身落地。“哧”的从鸿饮身边滑过,继续往后退出老远,撞翻好几个躲避比及的士兵才稳住。那边佐冰也不好受,脚下的地面被轰开一个半球型的坑,他就半蹲在坑里。触地的膝盖和另一只脚都被土覆盖,半晌都没站起身来。离他们不远的人都被气浪推开,一个个人仰马翻的滚到一边。

四周的战士们立刻围上来,突围人的攻势被彻底止住,人鱼族已经处于绝对优势。鸿饮扭头看着卓垦,他站在那没动,头低下向着地面。绿色长发湿漉的垂着挡住脸,看不到他的表情。

鸿饮想过去扶他,不知这一击有没给他造成伤害。可还没挪步,那边佐冰已恢复过来,同时发出一声怒吼。匆忙间的迎击,居然可以先清醒,两者间的实力差距显而易见。鸿饮只知道有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推向一边,那边就有爆炸声传来,卓垦和佐冰再次撞到一起。

这次是佐冰的反扑,生路被眼前人阻拦,他哪里会不恨!这一击跟卓垦要击杀他一样拼尽全力,大有临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味道。

水已退去,潮湿的地面上只留下些积水,陆地上移动笨拙的弱点突显出来。虽然只是稍微欠缺灵活,可在高手对决中这样的缺陷就变得严重,甚至是可以致命的。卓垦脚下虚浮,尾巴好象撑不住压力,歪斜的扭成“S”。

跟着地面被裂开,随着他的后退,划出一道深刻的痕迹。不等身子停稳,卓垦腾身反冲上来。佐冰的攻击勾得他心头火起,他也不顾一切要拼命了。佐冰的力量确实强过他,身为一族之长绝不会那么简单,何况现在他现在是在求活。

卓垦凝力的对抗没有将他逼退,等卓垦攻击临头时,他身上忽然出现一圈圈缠绕而上的火苗。这是他火系的防御,居然在这眨眼的时间里形成,一击得手让他心里又升起了希望。再次撞击的魔法光让人都睁眼不开,

场中疾风劲荡飞沙走石,鸿饮扭头伸手挡住那飞溅的泥水。就在那一瞬间他眇到卓垦吐出一口鲜血,他已经受伤了,可他这次硬是顶住没有被击退。“不好!”鸿饮心里一颤。就算再不懂魔法,局势谁优谁劣总能看出来。同时佐冰“呀!”的暴吼一声,身上红光一闪,已再次加力。

鸿饮也管不得那多了,什么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双手伸得笔直,那肌肉块块鼓起,目标就是佐冰的双肩。这个时候什么魔法都不记得了,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搏斗方式,他还没养成使用魔法的习惯。

所有人就他离得最近,加上心里着急,他几个跨步就冲近佐冰背后。卓垦在那跟他死叫劲,让他一时间都没注意身后。而那火系防御也被卓垦一击打散,就在这旧力去,新力未生之时,被鸿饮从背后钻了个空子。他咬牙顶住两人搏斗产生的魔法压强,一双铁钳般的双手硬是扣住佐冰的双肩。

那可不是一般的手,那十个指头可以连续捏碎千多块花岗石,一般来说被这双手逮到就别想跑。何况鸿饮一心想救卓垦,扣到手上就使了全力,

“我捏死你混蛋!打谁不好,偏要打卓垦。”

鸿饮的牙已经咬得咯嘣响。可惜他的对手是佐冰,一个具有高强魔法的人物,即使被偷袭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捏碎锁骨。他本身的抗性就可以抵挡这种纯力量的攻击,体内场自然做出反应,让鸿饮根本就捏不下去。鸿饮就觉得捏到的肉比石头还硬,同时手掌火辣辣的痛,他已经被佐冰的火魔法灼伤。

这回就好象抓到了烧红的铁条,痛是痛得要命,可他死活也不肯松手。

“呀!”的暴吼一声,就把个佐冰从地上提了起来。比魔法是不行,可比力气那就是佐冰要倒霉。不知道多少年没碰到这样的事情了,记忆里好象只有儿时不会魔法,同伴间摔交才会这样。突然的变化让佐冰一时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游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